天生大反派 第017章 都忒么不是好人
作者:吕天虾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然而身处环境十分堪忧,她们每人或是手腕或是脚腕,捆绑一条锁链与房间固定相连,一看就是囚禁在此地。

    画面之中,偶尔还会出现一个男人,无巧不巧,正是所见的小青年。

    而此时小青年似变了一个人,眼神凶戾邪气不说,还时而对7名女人进行体罚,或是干些泄欲之事。

    “卧槽,受不了了,赶紧停播!”赵岂在心中大叫。

    天地良心,虽说他本人也不是个东西。限制级小电影更没少看,却也从来不碰那种变态级的玩意,实在辣眼睛还摧残灵魂。

    系统立刻响应,所有画面消失地干干净净。

    此时再看小青年的模样,赵岂也不得不大写一个‘服’字。

    摸着良心说,其中某些桥段他也想干,但在没得到系统时,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干不了那种事。

    而如今又有了系统,也犯不着做这些没格调的逼事。

    “虽然我很佩服你,不过为了1%的经验,也只能说声对不住了?!蹦抗饨ソチ枥?,赵岂直朝小青年走去。

    当遭遇小青年时,对方已拖起那女人上了车,眼看就要关门走人。

    紧跟着赵岂也上了车。

    “你又想干什么???”小青年恼意质问。

    赵岂伸出了手“认识下,我叫邓磊,还不知小兄弟大名?”

    小青年却没有接手,只警惕简单说了两字“江夏?!?br />
    “好名字?!闭云竦懔讼峦?,忽的一巴掌向对方扇去。

    江夏早有所提防,奈何速度跟不上,当场被扇懵,紧跟着就被赵岂摁在了驾驶座。

    “干什么,干什么你???”江夏大叫,同时不断试图逃脱赵岂的禁锢,并眼看就要得偿所愿,却只感觉全身触电了一般,当时僵硬。

    卧槽,差点就翻了车!

    赵岂暗暗唏嘘,才意识自己,其实也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待业大学生一枚来着。

    “越反抗越吃苦头,我就一个问题,那7个女人你藏哪了?”赵岂质问。

    “什么?”即便身体僵硬,江夏也是一震。

    “我的耐心有限,别打马虎眼?”赵岂不耐烦道,他能感觉到不少人已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并为此交换意见,一致将他当做了欺负人的恶客。

    好吧,他的确不是什么好人。

    可不论出于什么目的,他这会也在做好事对不对?

    别乱给人扣帽子好吗?

    “那名客人我已经让给了你,你还抢现在这个?你是人吗?救命,救命??!救……”江夏却是不接茬,反倒大叫出声。

    他不知道赵岂对他做了什么,总之全身麻痹,一时反抗肯定没法。只得希望呼喊能引起别人注意,只要有人掺和,他发誓,他立马一脚油门逃离此地,十天半月不在冒头。

    啪!

    奈何他也只呼喊了两声,又被赵岂一个大耳巴子抽了回去。

    这一耳光不仅力气甚大,还附带了一串电流,直接将江夏电懵。

    随后赵柳也不再管他,先是把醉女人拖下了车,又将江夏拖到了后座。唯恐对方中途醒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从工具箱里翻出扳手,打断了手脚再说。

    期间江夏被痛醒了两次,不过在电疗刺激下,瞬间又嗝屁了。

    搞定这些,赵岂目光扫了附近跃跃欲试一群想看好戏的同行或路人,冷着脸吼“看什么看?没见过打架???”

    也不管这群人有何反应,赵岂关上车门便驱车离去。

    当面包车停下时,已到了一片出城公路边。

    麻溜地下了车,又拉开了后座车门,这时江夏还躺着,一点也没有醒来的意思。

    上了后座,关上车门,这就是一个狭小空间。

    五指涌入电流,一巴掌摁在了对方脸上。

    “??!”江夏终于醒了,却宁愿自己还晕着,他脑袋奇痛,四肢骨头还断了,当真惨地可以,他惊恐大叫“魔鬼,你这个魔鬼,救命,救命??!”

    赵岂都懒得回应他,不由分说开始扒他的衣服。

    虽然这样做会很痛,江夏还是义无反顾激烈挣扎,同时脸色再次巨变,身体一震再震,似地狱爬出来的厉鬼,惊慌大叫“不要,不要,不要强奸我啊啊啊??!”

    卧槽!

    不由分说一耳巴子扇去,世界安静了!

    三两下就将江夏上身扒光光,随之又将之翻了个身,使他匍匐在地。

    一丝若有若无淡淡的笑容浮现嘴角,赵岂四指并拢,漏出一节食指,期间食指间闪烁滋滋电流,就朝江夏脊梁戳去。

    “啊、啊、?。。。?!”

    江夏再次醒来,却疯魔般惨叫,什么也不顾地试图打滚,奈何脖子被踩着,腰也被摁着,在这个狭小的空间,还当真做不了什么。

    但就算如此,他也没放弃嘶叫与翻滚,因为实在是太折磨人。

    此时此刻他只感觉脊髓里有一百万只蚂蚁在爬,那种令灵魂都为之颤栗的刺痛与酥痒,短短的几秒钟,已让他尝遍人世间的所有折磨。

    “杀了我,杀了我啊啊??!”江夏继续大叫,并扭动脖子,试图把脖子扭断,奈何这一计划被赵岂发觉,又是带着电流的一巴掌扇了过去。

    这次江夏没晕,却僵硬躺在那里。

    然而那种令灵魂都为之颤栗的折磨并没消失,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的亿万神经。

    直到那种僵硬感消失,又能开口后,江夏已迫不及待嘶鸣“求求你别在折磨我,我说,我什么都说,我什么都说??!”

    “那你说呀?”赵岂不紧不慢问。

    你什么都没问,我说什么呀?

    江夏欲哭无泪,忍着那股令人发疯的折磨,努力回忆,稍有印象,便迫不及待道“她们都在我家地下室,在我家地下室!”

    “你家在哪?”赵岂问。

    “我家……我家……啊啊啊啊……我说我说,我家在丹桂小区11号楼……”

    啪!

    又是带着强电流的一巴掌扇去,江夏再次晕厥。不过这次却面带笑容,因为那个魔鬼,终于罢了手,不在折磨于他。

    回到驾驶室,面包车一个急转,又朝市区奔去。

    本来赵岂并不想这般着急,奈何他还得完成邓磊的许愿单,若长时间不在岗位上,系统非判他个失败不可。

    也是因为如此,赵岂才懒得磨叽,二话不对直接上了手段。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