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老祖宗 第0007章 跟我姓
作者:老魔童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我不需要睡觉?!?br />
    邢九儿又瞥了邢可一眼,淡淡道:“难道你想让我陪你一起吗?你见过我的原型了吧,难不成你还会对我产生交.配的冲动?”

    邢可翻个白眼,“谁特么想和一颗球做那事???房间里站着个人我睡不着,你能别这么看着我吗?”

    邢九儿点了点头,走到电脑桌前坐下。

    “你无聊的话,可以玩玩电脑?!毙峡珊廖蕹弦獾匕参苛艘痪?。

    邢九儿看了眼桌上的笔电,淡淡道:“这玩意的运行速度太慢了,有什么可玩的?”

    “好吧?!毙峡伤柿怂始?,这才反应过来,邢九儿的本体是智能生命,超越计算机不知多少层次,玩个破电脑能有什么乐趣?

    关上灯,邢可闭着眼睛眯了一会儿,忽然出声道:“对了,邢九儿,你怎么对这个时代了解得这么清楚???”

    邢九儿也不隐瞒:“一部分是家族历史记载,还有一部分是来这里之后调查的信息,而且现在地球也是信息时代,大多数信息都可以一直保存?!?br />
    邢可恍然点头。

    以邢九儿号称举世无敌的黑客能力,再严密的防御网都挡不住她的侵入,获得任何资料都没难度。

    “别多想?!毙暇哦坪跏强赐噶诵峡傻男乃?,“我不可能无条件满足你的个人私欲,哪怕你是第一代家主,也必须遵循平等交换的原则,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信息、金钱等帮助,就必须为邢家做出贡献,为你的子孙后代打好基础?!?br />
    邢可无语,看来没法钻空子了啊,如果邢九儿愿意给他无偿提供资料,炒股买彩票什么的,也可以轻松发家。

    “对了,你说我是第一代家主?”

    邢可疑惑道:“可是,家谱上我是第二代,我老爹才是第一代吧?”

    邢九儿却是沉默了一下,才轻声道:“也是,你还不知道?!?br />
    邢可微微一怔,“知道什么?”

    “没什么,日后你就知道了?!毙暇哦戳诵峡梢谎?,便不说话了。

    邢可皱了皱眉头,也没继续追问了。

    虽然他感觉其中应该有什么秘密,但是既然邢可儿不愿意说,那再怎么追问也没有用处了。

    一夜无话。

    ……

    ……

    次日,清晨的阳光穿过玻璃,静静地落在房间内的地板上。

    “唔?!?br />
    邢可迷迷糊糊地从床上坐起身,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刺眼的阳光迎面照来,让他忍不住眯起了眼睛。

    清晨就有阳光落在房间里,听上去似乎很美好,但是实际上,再过半个小时,等阳光变得更强的时候,就会晒得让人想把太阳给射下来。

    没办法,这窗户上没有窗帘,只能任由阳光肆意照射。

    邢可以前上班的时候,基本上每天都是早早就去上班了,没有睡懒觉的机会,所以根本就没想着装窗帘。

    哪怕是现在,对于一个刚睡醒的人来说,这阳光也是很刺眼的。

    “靠,今天就换房子?!?br />
    邢可翻个白眼,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手机,打开银行余额的短信,瞄了一眼那七万块钱,他才感觉心情好了很多。

    起床之前,他顺便给中介发了一条信息过去,让中介来接他。

    昨晚就和中介说好了,那中介一听邢可要租海悦花苑的那处鬼屋,而且还是长期合同,简直就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一样,要不是昨天时间太晚了,恨不得昨天就来接邢可过去入住。

    果然,现在邢可的短信发出去没几秒,那中介就立刻回了信息:“邢先生您稍等一会儿,我现在就去接您?!?br />
    “真是热情,这么急着把那套鬼屋租出去啊?!毙峡衫趾呛堑匦α艘簧?。

    他也知道,那鬼屋对于租房中介来说,就像是拿着一块烫手山芋一样,有人愿意租下来,中介怎么可能不愿意?

    洗脸刷牙,换好衣服之后,邢可稍微收拾了一下行礼,除了电脑和家谱之外,其他衣物都无所谓,反正也不值钱,等去那边住下来了,到时候再买新的就行。

    “咚!咚!咚!”

    忽然,出租屋的大门被敲得震天响,只听一个狮吼般的声音在门外大喊大叫:“喂喂喂!别装死了!都几点了?今天该交房租了不知道吗?不然就快点给我滚蛋!”

    邢可嘴角微微抽搐一下,这几个月以来,每个月的这一天早上,房东老大爷就会像是催命一样来催房租。

    晚交房租?

    可以,晚一天,多交一百块。

    相比于其他地段,这一片的房租已经是最便宜的了,距离地铁站也不算远,对于邢可这种上班族已经是最佳选择了。

    如果更远的话,可能会便宜一点,但是上班就太麻烦了。

    房东老大爷可能也知道邢可这种上班族根本舍不得换地方,所以态度也很是嚣张,最经典的台词是:你不服气吗?有本事你就出去啊,你敢走出去一步,以后就别想租我的房子了!

    邢可摇头一笑,走过去开了门。

    “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呢?你该不会在屋子里藏人了吧?”

    房东老大爷是个五十来岁的胖老头,以前有过精神病史,脾气异常差劲,规定出租房除了情侣之外,不允许留人过夜,他最喜欢抓这些房客的错误,一旦发现出租屋有别人留宿了,就会想方设法地扣钱。

    现在邢可开门慢了点,他就怀疑邢可是不是藏人了,一开门就三两步冲了进来。

    出租屋里,除了邢可之外,自然还有已经扮演成邻家可爱少女的邢九儿。

    房东老大爷见到邢九儿的时候,愣了一下,这么漂亮的女孩儿,应该不是这个穷困年轻人的女朋友吧?

    “这女娃是谁?孤男寡女的,竟然在这里留宿过夜?”房东老大爷可算是抓到机会了,立刻质问邢可,他这个老传统思想,自然是见不得这些的。

    “她是我女朋友,这个不违规吧?”邢可随口胡诌,存心气一气这老大爷。

    邢九儿看了邢可一眼,并没有说什么。

    “女朋友?这么俊的女娃也不知道图啥……”房东老大爷暗自嘀咕一声,悻悻地看了邢可一眼,冷哼道:“该交房租了,最近这片地段的房价又涨了,所以这个月的房租也统一涨一百块,一千七,没意见吧?”

    邢可笑了,“大爷,您逗我呢吧,这片地段涨价,那是商圈的事,和您这破房子有什么关系???”

    “哟呵,你还嫌弃我这房子破?那你有本事别住啊,你要是真有这胆子,我就和你姓!”房东老大爷这个暴脾气瞬间忍不了了。

    他知道这个叫邢可的年轻人最近才失业,估计还等着找工作呢,哪有钱换房子?

    一个连工作都没有的小年轻,居然还敢说他的房子破,简直不能忍??!

    “嗯,好的,‘邢大爷’再见?!毙峡啥苑慷洗笠懔说阃?,特意在‘邢’字上加重,然后就拎起行李箱就朝门外走去。

    对了,这房东老大爷姓什么来着?

    邢可想不起来了,也懒得想。

    邢九儿也没说什么,直接跟上了邢可的脚步。

    房东老大爷一愣,还真敢走?

    眼看邢可都出门了,房东老大爷才有点急了,大喊道:“你敢走出去试试?你敢离开,就别回来了!”

    邢可才懒得理会这位暴脾气的老大爷呢,脚下丝毫不停,反而越走越快。

    房东老大爷连忙追出门,正好看到一个中介模样的衬衣男子从楼梯口走了过来,与邢可迎面相遇的时候,邢可忽然停下脚步,仔细打量了一下,问道:“中介?”

    那衬衣男子略带惊喜地看了一眼邢可,又看了一眼邢九儿,连忙热情地说道:“你就是邢先生吗?我是之前和你联系过的中介,你叫我小王就行了,这是您女朋友吗?”

    “嗯,现在就带我去看房子吧?!毙峡晌⑽⒌阃?。

    “车就停在楼下,我们直接去海悦花苑就行了,行李我帮您拿吧?!背囊履凶铀底?,连忙主动帮邢可拿行李,态度很是殷勤。

    房东老大爷眼睁睁地看着邢可几人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一时间有点愣住了。

    海悦花苑?

    他也知道那片高档小区的房子,每个月房租最少也是六千块起步,就这个邢可居然租得起?

    而且,这个中介的态度也未免有点太热情了吧,他还没见过有哪个中介主动来接客户,还把客户当成大爷一样伺候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房东老大爷终于明白邢可为什么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他这个破出租屋,比起海悦花苑的房子来说,的确是破房子。

    ……

    ……

    楼下。

    “邢先生你和你女朋友坐后排吧,我帮你装行李?!背囊履凶右涣橙惹榈厮底?,主动帮邢可和邢九儿开了车门,然后把行李放上后备箱。

    邢可却是暗笑,看来那套鬼屋真的是烫手山芋啊,一听他要租,这么快就赶了过来,还这么热情。

    车子发动后,邢可故意似有似无地问道:“对了,我有点好奇啊,海悦花苑的房租那么贵,我租的那套房子怎么才四千多???”

    衬衣男子脸色微微一变,故作镇定地笑道:“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业主急需用钱,所以才出个低价,想着早点出手吧?!?br />
    “哦?是这样吗?”邢可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samp>
<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video></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