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洪鸡 第一章 我叫洪鸡,鸡ba的鸡!
作者:诚薇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草尼马!小b崽子!你飞哥今天把话撩这里,今天这钱你是还也得还,不还也得还!”

    二丫大排档前,一个1.7米个光着膀子,露着左青龙纹身,脚踩人字拖的少年右手举着把西瓜刀对一个一眼看上去就敦厚老实的胖子骂骂咧咧,浑然不顾越来越多的围观群众指指点点。 .org

    接话的是一个穿着短裙素颜可人的小妹妹“叔,我哥这个月生意不好了,真的拿不出钱还你的利息??!”

    “草尼马!你说什么玩意?”

    丹丹看着近在咫尺的西瓜刀,吓得哭出声来:“哇!……叔,我们真没钱啦!”

    “我草!我草!我这暴脾气!”少年就像得了失心疯一样拿着刀对着空气一通乱砍,最后,拿起一张椅子在小妹妹面前砸成了两半“我警告你哦!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叫我啥?”

    “……哥?!?br />
    “草,早这么说不就对了么!”

    “小b崽子,回正题哦,你也不到十里八乡打听打听,你飞哥我可是枪扫快乐迪公主,脚踩洗发店女郎的一次七夜小朗君,你丫的想跟我耗,我看你耗得过谁!”

    说话间少年兴致起来,一刀砍向一旁的矮木桌,兴许是矮木桌年代过于久远的原因,竟被这用力的一砍,砍的散架,让现场的氛围更显凝重。

    胖子店主心想真耗下去生意都没法做了,拖延道:“飞哥,您看这样中不?再给我几天时间,我攒够钱一定还你?!?br />
    “我草尼马!你听不懂人话砸滴!”说着就拽起胖子的脖子,恶狠狠的盯着他。

    “哥……别打我哥……呜呜……”胖子的妹妹竟哭了出来。

    感觉衣服被扯动,青年低头看去,他忽然发现,刚光顾着骂了,浑然没注意,这1.5米的小妹妹虽然素颜,但却是可爱无比,那校服的制式短裙遮盖下的白玉细腿配上白色丝袜看的人心里发痒。

    “小妹妹,别怪我没给你机会,做我女朋友,你哥欠我的高利贷就一笔勾销了,你还可以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哦”青年诱惑道的同时就要把手伸向胖子的妹妹。

    胖子店主见此连忙拦到两人中间“飞哥,我们店是鸡哥罩着的……”

    见青年就要发怒,胖子店主连忙讨好道:“飞哥,我这不是拿别人压你啊,只是鸡哥他脾气不好,要不你宽限我几天?”

    “我草尼马!他脾气不好,我脾气更不好。你是听不懂人话咋滴,你妹妹让我玩……啊呸!你妹妹做我女朋友我们不就一家人了,还还什么钱?!?br />
    就在气氛一度陷入诡异的时候,围观人群中传来些叫嚷声。

    “都围在这里干嘛,找事???”

    声音刚传开来,人群就散了部分,一群穿着黑色裤子,黑皮夹克扑面而来。

    为首之人是一个染着奶奶灰飞机头的高瘦青年。

    “亲哥啊,你终于来啦!”胖子店主赶忙招呼道,心里顿时有种如释重负之感。

    “你谁???”少年微微仰头不屑的看着飞机头青年。

    “我叫洪鸡,鸡ba的鸡!你又tm的谁??!敢放高利贷给我朋友!”

    “我叫庄飞,打飞机的飞!我不仅在放你朋友高利贷,我还要泡你朋友的妹妹,你想怎样!”

    少年说话的时候,在他后面为他撩阵的五人也围了上来。

    己方人人带刀,加上自己又有6人,对面没武器不说,还只有4个人,少年大致算下胜率越发嚣张。

    “小b崽子,你可真嚣张??!不怕夜路走多了遇见鬼??!”对这种明显还在上学的混子,说实话洪鸡有点耸。且不说现在他们人数比自己多,还带着武器,而且这些没长大的混子真敢拿刀捅人。

    虽然他也敢,但绝对不敢光天化日之下做这种事,毕竟重伤人是要坐牢的。

    洪鸡的危险对少年来说就是个屁“我草尼马!有种就干,没种就滚,今天这钱我是收定了!辣鸡!”

    “我草尼马!”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怒气上涌的洪鸡如发怒的公鸡,什么顾虑都没了,抓起少年的头发重重的下拉,目标赫然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抬起的右脚。

    “轰!……轰!……轰……”

    三连撞后,少年的刀早已拿不住的掉落在地,整个人更是意识模糊。

    但少年的意识模糊了,他的5个帮手可没有,纷纷冲上前来。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洪鸡4人虽然有着格斗的优势,洪鸡更是先声夺人废了对面一个。

    但五个带刀的打4个带电话的,结果还是不言而喻。

    “草尼马,给我等着,先给你们点利息,等我叫人干死你们!”撂下句狠话,洪鸡叫上大伙拔腿就跑。

    洪鸡跑的欢实,浑然没注意最初倒地的少年已经清醒过来。

    少年能当这群不良少年的头,除了嚣张还是有其他本事的,只见他抄起掉落在他旁边的西瓜刀,瞄准角度一甩。

    本想扔到洪鸡身上报复一下,不想人品爆发,那激射而出的西瓜刀就像打出的飞机,biu得一声就刺向了洪鸡的脑袋。

    跑的正欢的洪鸡突然觉得脑袋要炸开一样,然后真的就炸开了,只是他的意识已经感觉不到炸开的模样了。

    惊风飘白日,光景西驰流。

    当洪鸡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来到了一处密林里,暮然间想起失去知觉前的一幕,他心有余悸得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呼……”检查自己的脑袋瓜子无恙,他狠狠的松了口气,只是马上有谩骂起来:“哪个龟儿子把爹弄到这鬼地方,饿死老子了,不行,出去后要马上找金玲泻下火?!?br />
    骂骂咧咧的洪鸡随便找了个方向就径直走去。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当太阳落山,饥肠辘辘却还没找到出路的洪鸡突然有种英雄迟暮,但见白头的落寂。

    “难道天要亡我洪鸡?”

    “谁?何方犬豕在此狺狺狂吠?”

    “我草尼马!”别看洪鸡没啥文化,但犬跟吠这两字还是听的懂的,当即大骂一声,朝来音处奔去。

    没几分钟,洪鸡就看到一个瘦成皮包骨的人,欺软怕硬的本性发作,当即上去报刚才的一骂之仇。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

    “我草尼马,你服不服?”

    “哎哟…疼死我了…我投降,我投降!”

    “叮!”随着瘦猴开口,洪鸡只觉得脑子里传来一声清脆的提示音,然后便有个甜美的声音传来:“宿主成功降伏第一个小弟,系统激活…激活中…”

    洪鸡觉得自己完了,早上还觉得自己脑子要炸,晚上就在自己脑子里听到了比苍老师还要甜美的声音。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