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洪鸡 第三章 兀那伧夫,尔母婢乎?
作者:诚薇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高山安可仰?徒此慕盛名!

    “呼!……此战可为我洪鸡的成名战,够老子吹一辈子牛逼了。.org ”

    爽完了的洪鸡又困又累,加上左臂骨裂般的疼痛,更觉难熬。

    进得大厅内,见桌上摆放着吃食,犹豫了下终究没有吃。不是他有绝对不能吃别人吃一半东西的洁癖,而是才饿一天,没逼到那份上。

    随便找了个干净地,跟大牛说了声:“你也早点休息”就沉沉睡去。

    洪鸡粗俗不假,但对兄弟是百分百的信任,哪怕这个兄弟几十分钟前还是个山贼。

    大牛也是明理之人,见刚认的大哥这么信任自己,又想起明明大哥饥肠辘辘却不好意思吃自己仅剩的干粮更是感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绝对不能背叛洪鸡。

    翌日,晨风微凉。

    一哆嗦,被冷醒的洪鸡睁眼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左手撑地站起身来。

    突然他的脑袋犹如闪电劈过,“等等……我好像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事!”

    惊疑,奇怪种种复杂的念头萦绕脑海,只是片刻肚子的轱辘声就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

    “草,老子不会被活活饿死吧!”

    谩骂一声,他走到昨晚司马长风吃肉的地方,想看看有什么能吃的。

    走进一看,看那所谓的肉食有点惊疑不定“这肉的形状怎么看得这么眼熟?猪脚?”

    想到这他颇有些兴奋出了山寨大厅,找个锅热热。

    晨曦射入眼中很是温柔。

    入眼处司马长风的尸体更让他得意,他颇有兴趣的走到尸体旁边看看昨晚他是怎么摔倒的。

    走进一看,原来山寨内的石子路本就不平,司马长风昨天脚踩的位置更是有块突起的****要命的是,他本来的方向紧靠着坚石还有个小坑。

    “真是漂亮!”洪鸡的语气颇有些唏嘘。

    他也不避讳,就搜了搜有什么战利品。

    结果他看着手里的2串铜板有些无语“这狠角色还是个古董爱好者?”

    随手放兜里的洪鸡吐槽了一句,继续找锅大业。

    只是抬头一看,他吓的重心不稳坐在地上。

    不远处的一颗巨木旁边,一个无头单脚的尸体被挂着树架上,他的旁边还有一些晒着的肉条,一个架着大锅在尸体的正前方静静伫立。

    暮然间,洪鸡觉得自己的左肩被人拍了拍。

    本就一身冷汗的洪鸡浑身一哆嗦,冷汗直冒的慢慢转过头去。

    “我草尼马!大清早的装神弄鬼吓老子”

    见是大牛,洪鸡瞬间爆发,一翻拳打脚踢后,那害怕的情绪也渐渐遗忘。

    “说,干嘛去了?”

    “大哥,我给你找吃的了”大牛很是委屈。

    “啥?”

    大牛不言,只是从怀里拿出几个鸡蛋。

    洪鸡这才想起,刚才自己打他的时候他死死护着怀里的模样,不由的有些羞愧。

    “好啦,好啦,别委屈啦,大哥我错了,以后有好的马子,先让你玩可以了吧!”

    这次洪鸡没矫情,直接先生吃了两个鸡蛋,留下两个想找口锅煮煮。

    只是刚想到过,他就想起了刚才看到了毛骨悚然的一幕。

    “大牛,那人是?”他指了指无头尸体。

    “那是司马长风,抢劫了过路的行人后,抓来吃的肉粮?!?br />
    “???还有没有王法,还有没有法律?”

    “唉……”大牛重重的叹了口气,没有多言。

    而一向呆板的洪鸡也有点明白了大牛的叹息,如果有法律,他又怎么会落草为贼?只是有一点他想不通“我大中华哪个省这么落后?”

    “对了,看你这么贫困,给你这个去卖点钱,我们兄弟两大吃一顿!”随手从兜里取出那两串铜板丢给了大牛。

    “大哥,这就是钱啊,怎么卖钱?”

    “你说啥?这b犊子玩意是钱?”

    “对??!”大牛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这玩意能直接买吃的喝的?”

    “对??!”

    “这玩意能直接买妹子过夜?”

    “对??!这2钱可以去县城里的醉风楼跟花魁过一夜了!”

    “啥?你们这边小姐合法的???”

    “什么小姐?”

    “就是失足妇女,公交车的那种?!?br />
    大牛只是满然的摇摇头。

    “我草尼马,赶紧给我找点米去,我炒蛋饭吃!”

    赶走了大牛,洪鸡满脑子都是200钱可以跟县城的花魁过夜的心思,再没了半点害怕的情绪。

    最终大?;故窃谧约旱男〕坷?,取出了自己珍藏的一小袋粟米。

    见大牛依依不舍的模样,洪鸡没好气的骂了几句,将炒好的蛋饭,分成了两份,一起吃了。

    “大牛,你这边有啥来钱的活计?”

    “这……”

    “我草,就是你以后靠什么养活自己的,支支吾吾个鸡ba!”

    “抢劫?!?br />
    “抢劫?”

    “对的,抢劫?!?br />
    “怎么抢?”

    “寨子边上有条路,是县城与外县联通的几条小道之一,由于路小,人来的少,加上这边地势崎岖,官府也就没派兵剿灭山寨。以前司马长风就是让我守点,有行人路过他就拿着开山斧拦于路中央,点子硬就要点好处费,点子软就掳人越货?!?br />
    洪鸡听的热心沸腾“你们这边还能光明正大干这事?”

    “官府都不怎么管?!?br />
    “好好好!你立马去蹲点,抢他丫的!”

    天工作美,午时的时候正好有一队车马经过,看到大牛摇动白旗信号的洪鸡操着一把在库房里找到的钢刀提前在路边等待。

    ……

    “将军,传闻这狮驼岭有强人出没,不知将军为何选这路去普县?”

    马车内一绫罗少女不无担心的问道。

    “卑职不过是统领百人的屯将,算不得将军,只是这狮驼岭是我们去普县最近的路,大老爷危急,能早些赶回兴许小姐还能见到大老爷最后一面?!?br />
    绫罗少女点头,放了了马车窗户的帘子。

    “yu……”

    车队骤然停下,屯将欧阳天大声喝道:“汝乃何人?”

    绫罗少女闻言,拉开车帘好奇看去,只见路中央一白发男子横刀立马,甚是怪异。

    “我草尼马,听好了,我叫洪鸡,鸡ba的鸡,此山是我开……”

    只是洪鸡话还没说完,欧阳天可不是个骂人不还嘴的主,讥讽道:“兀那伧夫,尔母婢乎?”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