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洪鸡 第八章 盘古开天七十二斧
作者:诚薇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玩十人行玩的正嗨洪鸡突然发现不知怎么的,胯下的美人竟然睡着了,身旁的娇花也都一副睡着的模样。

    突然耳朵传来异声,他好奇的起身,也顾不得不着寸缕,打开了房门,只看见月光下一处空地,一个老者手拿长斧,挥起斧来静若伏虎,动若飞龙,缓若游云,疾若闪电,欲穷天地之变,究造化玄奇。

    片刻间,老者回身横扫,那姿态仪容让洪鸡惊叫出声!

    “我草尼马,老乞丐,是你!搞什么鬼!”

    随着洪鸡的大叫声闯荡,他发现周边的环境竟如镜子般破碎,黑暗袭来。

    “??!”

    一声大叫,躺在美人身上的洪鸡做起身来,腚下美人吃痛,无意识的发出一声呻吟。

    “叮!”正要观察周边环境的洪鸡被脑袋里的声音震惊了。

    “宿主得异人传授盘古开天七十二斧的前三式,力量+6,当前属性为力量19,敏捷11,体质9,智力6,天赋:恢复一阶,口遁一阶?!?br />
    “我草!”洪鸡此时此刻悔的肠子都青了,恨不得扇,自己几个大嘴巴“晚点骂,多学几招也好??!”

    而随着洪鸡的大喊大叫,肢体控制不住的晃动,他腚下的美人也醒转过来。

    “大爷怎么还不消息?”

    “大爷这火还没泄,怎能休息!”

    “大爷,昨晚说好的,我年纪尚小,只给大爷摸,给大爷靠,不做那事的?!被叵肫鹨雇淼闹种?,小桃子整个脸都绯红了。

    “要不我叫醒为姐姐陪大爷如何?”

    洪鸡这才想起,昨晚自己硬是那老鸨筹齐十人陪自己,由于人数众多,还真没注意这朵小水仙,想来是老鸨让她来充数,并许诺了这事。

    “也是,晚上人太多,也记不得自己入了那个口?!鄙晕⒁幌刖醯米约好靼椎暮榧σ裁磺壳?,有时候他还是挺讲道理了,尤其是在有众多备选的情况下。

    就近找了个美人,抬起她腿,也不在意她醒没醒,在小桃子欲看又不敢看的表情下越发有劲。

    ……

    “何三、何四,大清早的,你两遇到什么好事了,笑容满面的?”

    “见过将军!”见上官鸿当面两人赶紧行礼。

    “不必多礼,说出来听听?!?br />
    “这……”

    “怎么,,这点不面子都不给?”

    “小人不敢!”两人吓的立马跪地。

    “知道不敢还不据实道来!”

    “是昨晚醉风楼有人包场,扬言所有费用记他账上,所以我们两人……”

    “所以你们两人就在老太爷大病初愈的时候去风流快活了!”

    “将军饶命!将军饶命,小人再也不敢了!”两人连忙磕头求饶。

    上官鸿自然不会真的杀了他们,他也没这权利,这是抓住了他们的把柄早晚有用到的时候。

    “好了,我不会对你们怎么样的,赶紧起来,让别人看见成何体统!”

    “谢将军慈悲,谢将军慈悲!”说完两人就要离去。

    “等等,我倒是好奇昨天谁那么大方包的场?!?br />
    “是个外来人,以前没见过,一头白发,嘴上总是爆粗口:“草尼马”,粗俗不堪……”

    听到洪鸡就在醉风楼,上官鸿眼中精光一闪,正愁怎么跟老太爷解释欧阳天的情况,真是瞌睡了就来了枕头,当即摆手道:“知道了,你两先下去吧!”

    见两人退下,他快速的来到了大小姐也就是绫罗小女的房前敲起了房门。

    “谁?”

    “是卑职?!?br />
    见屋内沉默不言,上官鸿只好耐心等待。

    半晌,绫罗少女从屋内走出。

    对这让自己被迫舍弃贴身婢女的无能之辈她是半点好脸色都没。

    “你来所为何事?”

    “大小姐,我发现那天劫道之人的踪迹了?!?br />
    绫罗少女闻言大怒:“那贼子不就在黑风寨,有本事就去剿灭??!”

    只是怒火过后她忽然明白过来:“你的意思是?”

    “他此时正在城内醉风楼风流快活?!?br />
    “好好好!老天有眼,天欲让其灭亡,必先令其疯狂!飞雁传我命令,召集家仆,目标醉风楼!”

    “是!”

    ……

    金风玉露一相逢,提上裤子便走人。

    看着小桃子身下的落红,洪鸡神清气爽的离开了房间,独留初经人事的小桃子小心翼翼的把一两黄金藏好。

    刚出醉风楼,洪鸡就敏感的察觉到一丝不妙“这天色不早了,怎么街上一个人没有?”

    在路中央察觉不妙的洪鸡就要回身返回醉风楼,突然最风楼里两个没见过的人将门紧闭。

    “踢嗒…踢嗒…”

    路两端走来人马无算,路两旁的屋顶上更是出现众多弓箭手持箭引而不发。

    一绫罗少女随着人流分开越众而出,让本吓尿的洪鸡硬了,呆呆道:“世间竟有如此出尘绝艳之女子!”

    “呸!竟说些流氓话!”

    由于路面极静,她走前时他才发出惊叹声,不由的脸色绯红的啜道。

    “说!我家婢女秋香被你怎么样了?”

    听到仙女的话,洪鸡这才明白自己为何有如此艳遇,当即一副正人君子模样道:“秋香我一根指头没碰,我那天把她带回山寨,她就跟我手下大牛一见衷情,现在他两在平溪村过着没羞没躁的幸福生活呢!”

    “呸!说话都没个正形,那叫只羡鸳鸯不羡仙!呸,我怎么能信你这无耻之徒的话!”

    见大小姐跟洪鸡斗嘴,俨然忘了此行的目的,上官鸿不由的越俎代庖道:“拿下!”

    见两旁众多人马围上来,洪鸡也不敢再凭嘴,瞅准一处人员相对瘦弱的地方就冲去。

    “轰!”两层的人墙在洪鸡高达19的力量面前瞬间被撞出一个缺口,而那些家丁手中的木棍打在洪鸡身上更是不痛不痒。

    毕竟他可以挨过几十刀的男人,这点棍棒有何用?

    看到这一幕的绫罗少女暗叫可恶:“兵器要去大库取,可是大库钥匙是在大总管身上,跟大总管说就等于跟爷爷说,不如也不至于如此地步,好在还有后手!”

    正应少女所想,前方传来洪鸡的痛叫声。

    “??!你们真卑鄙,居然在走过的路上撒了菱刺”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