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洪鸡 第十章 去势
作者:诚薇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听到何真三言两语就把洪鸡定位何家家业继承人,何簌差点晕了过去,一众家仆更是如同死了爹一般,只觉得前途昏暗无比。

    休养不过一天,伤势痊愈按捺不住美貌侍女在眼前晃悠的洪鸡,一把揽住清晨时分为他洁面的美人。

    在一声娇呼声中,褪去他的罗裙。

    正欲行那苟且之事,做做早操之际,门口走近一个绝丽少女大喝道:“枉费老太爷还担心你身体如何,你就是这么养伤的吗?”

    洪鸡闻言望去,只见何簌脸色微红,侧面望去更是娇艳,连忙穿起脱掉一半裤子,跑到她旁边,讨好道:“簌簌,你听我解释,你要相信我的心里真的只有你的!”

    “你…你…请自重!”

    气的何簌转身就欲离去。

    洪鸡哪会如她所愿,大叫一声“别走!”就抱走了她。

    “你放开我!”

    “你答应原谅我就放开你?!?br />
    何簌不停的挣扎,那清幽的芬芳与醉人的柔软就这么透过他的身躯沁入他的灵魂。

    享受之际更不忘上下其手,占便宜的同时还不忘师出有名的道:“你答应原谅我就放开你!”

    终于,忍无可忍的何簌一计撩阴后脚踢踢了出来。

    也许是上天也看不过眼这匹夫如此亵渎人间仙女,那踢出的后脚不偏不已踢到了洪鸡早已硬如钢铁的滚烫上。

    “??!”

    霎那间一声凄厉的惨叫响彻整个何府。

    琉璃钟,琥珀浓,小槽酒滴真珠红。

    就这么被去势的洪鸡一度陷入了了无生趣的境地之中,每日只是饮酒度日,没了生机与活力。

    见洪鸡颓废苍白的模样,已经老糊涂的何真越发觉得他就是自己早夭的小儿子,小儿子走时也是这副苍白的模样,不由的更是心疼。

    “儿??!你难道真不想活了么?”

    “叮!”就在此时,洪鸡脑袋里系统美女再次出声了:“触发任务:击退黄巾军,任务奖励视完成度而定,任务失败视失败度而定?!?br />
    第一次听到系统美女的声音他有种发自内心的喜悦,那干枯的几乎失去生机的趋同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焕发着青春。

    “是哩,我还有系统,也许只要我的恢复天赋足够高,不是也许!是肯定!高到滴血重生,全身被打爆都能恢复的时候,还怕鸡ba回不来?”

    “哈哈哈!”想通关节的洪鸡仰天长笑。

    这一幕让何真更是心疼,暗叹:“我儿不是傻了吧?作孽??!”

    “义父,可否给儿一匹健马?”

    “我儿所求,但无不可!”何真霸气应到,更是说到做到,当即就带着洪鸡到马舍牵出了本是别人献给何进,何进留于家中的宝马。

    “洪儿,这马名叫“惊星”,今日为父作主赠与你了!”

    第一次见到宝马在手的洪鸡终于找回了久违的兴奋感,他毫不犹豫的翻身上了马背。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第一次骑在马上的兴奋感一点也不比第一次骑在女人上弱多少,兴奋异常的洪鸡一抽马鞭,大叫一声“驾!”

    惊星不愧是匹难遇的宝马,应声奔去,起速一点也不比寻常马匹慢。

    事实证明,见过猪跑跟吃过猪肉差别还是很大的,晃荡着双脚,挺立着腰背的洪鸡在惊星奔跑的那一刻就犹豫惯性向后飞了出去。

    “轰!”

    一声巨大的轰响后,洪鸡应声坠地。

    “洪儿,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br />
    “要不我们不起马了,做马车吧?”何真关心道。

    “义父不必担心,我已经想到怎么做了!”失败一次的洪鸡立马想到了问题的关键,就像骑摩托车一样,脚要踩稳,身体要前倾,减少阻力。

    一想到脚要踩稳,看向惊星的洪鸡瞬间就疑惑了,见那宝马装备齐全,唯独缺了让人踩脚的地方。

    “义父,为何惊星马鞍齐全,却少了马镫?”

    何真疑惑道:“马蹬?”

    “不就是让人在马上踩脚的东西么?”

    何真顿时感觉有道惊雷闪过,赞道:“我儿大才!”

    屠户出身不代表没有见识,作为大将军之父,他深刻的明白,刚刚洪鸡轻飘飘的一句话带来的改变是大汉不再是只有无敌于天下的步兵,还有无敌于天下的骑兵!

    许多东西没有做不代表难,而是习惯性的忽略,当洪鸡的想法提出后,不过半个时辰,能工巧匠就制作了出来。

    坐稳前倾的洪鸡时隔多日再次体会到了飙车,哦不,飙马的畅快。

    何家马场虽大,此时也容不下洪鸡驰骋的愿望,出了城后,他想到一个地方,说做就做,不过十几分钟小时就走完了之前走走停停,停停歇歇7、8个小时的路程。

    再回黑风寨,入眼处尽是断壁残垣,那烧焦的一切,无不向世人证明时间还没来的及掩去别人对它的伤害。

    拔开一层层已是木炭的山寨大厅,洪鸡眼前一亮。

    随着木炭被彻底挪开,洪鸡震惊了:“竟然有这种事?”

    只见开山斧熠熠生辉,斧刃凌然,更让人惊奇的是,被火烧掉包着斧柄的兽皮后竟露出的是在烈火中无损分毫的暗黑色木柄。

    洪鸡伸手一握,只觉得入手处传来淡淡的冰凉之意,想来是极为难得的材料。

    “叮!宿主成功装备神兵,力量+1?!?br />
    “哈哈哈!”手拿开山斧,兴之所起,洪鸡就颜练起梦中学会的三路斧法,越练越觉得浑身舒畅,越练越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劲。

    第一次洪鸡发现练武居然是在泡马子跟飙车外的第三大享受。

    只是练着练着,洪鸡又不由的懊恼起来:“可惜我嘴贱,只学了三招!”

    手拿开山斧,脚踏惊星,洪鸡仿佛又回到了当年报几个混子强辱了自己马子的仇,提着西瓜刀,开着摩托车,追着他们砍了17条街,逼的他们贡献自己的马子求和的光辉岁月。

    “只是系统说击退黄巾军,那黄巾军在哪?”

    正所谓瞌睡了就来枕头,洪鸡正要找寻黄巾军的下落,门口处传来急报声,他当即拦下:“何事如此着急?”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