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洪鸡 第十四章 斩首?然并卵!
作者:诚薇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好在虽然洪鸡无脑冲动,差点葬生沙场,但他无脑的举动也成功吸引了这支杂牌军中少量精锐的注意力,让跟他出城的5名青壮成功烧毁了井阑。

    可谓战术上的绝对失败,战略上的局部胜利。

    看洪鸡三两斧就轰开一道通路,任他如何喊阻拦洪鸡都做不到的赵弘破口大骂:“气死老子了!龟儿子!要不是老子麾下精锐打扮都交由渠帅围攻宛城,我早就把你脑袋割下来当夜壶了!”

    论骂人洪鸡还没服过说,见后面追来厉骂声,离城门的安全距离还有段距离的洪鸡顾不得其他,转身就骂:“傻逼,要不是尼马不在这,我一定让你这不孝子看看老子当初怎么造的你这孽障!”

    “呀呀呀!匹夫!”满脸血红的赵弘左手操起腰上强弓,抬手就是一记穿云箭。

    刚骂完接着跑的洪鸡浑然未觉身后追来的连珠恨天箭。

    “噗!”铁箭用力的在洪鸡身上一捅出来时已经染成了鲜红。

    一股彻心的疼痛从左胸穿到全身,痛的他蹦跑的双腿就像断了线的风筝,随着惯性“扑通”一声就重重的磕在路上。

    跪在地上的洪鸡低头看着透过自己左胸的箭头,呆呆的朝身后望去。

    这一眼,视线里全是一支直射眉心的精钢利箭。

    生死之际,他没有想起让他从纯情少男变为花丛浪子的女子,也没有想起他骑着摩托着操着西瓜刀追着人砍的辉煌岁月,而是想起了一个乞丐在月光中挥舞着斧子的模样。

    “叮!”

    在利箭就要贯穿眉心的前一秒,一把赤黑神斧已不可思议的角度立于洪鸡眼前。一秒之后本该夺命噬魂的利箭分成两半射向了洪鸡两边。

    而此时,早已怒发冲冠的赵弘骑着健马从精锐枪兵中脱颖而出,高举长刀而来。

    “我草尼马!”

    血气沸腾,这一瞬间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洪鸡不知哪来的力量站起身来就朝超本来的赵弘加速度而去。

    几米之遥的时候洪鸡纵身一跃:“开天神斧第一式:开天劈地!”

    见洪鸡用尽全身力量的下披,丝毫没有防守的意思,赵弘有了些微秒的迟疑:若是自己举刀捅之,洪鸡等于送上来串串,不用烤就死,但自己也可能会被他临死前的下劈让脑袋变成两半。

    生命对谁而言都只有一次,有生的机会很少人会选者死路,于是赵弘就借着马力举刀硬抗。

    “铛!”

    一声巨大的金铁相交声中,洪鸡露出了笑意,以己度人,即便是他自己也会那么做。

    不过刹那,巨响过后,两人就要错身之际早有准备洪鸡腰腹一用力,身随意动,斧刃的角度骤然一斜借着刀身的弧度与冲撞两人朝两方而去的冲撞力,就像过山车下了山坡,不过瞬间斧子就来到了赵弘左侧及肩处。

    “开天神斧第二式:横扫九州!”

    赵弘本就是个不入流的武将,怎能料的如此变故,须臾之际,一颗大好头颅应声飘落。

    而掉落在地,刚好得意一翻的洪鸡发现前方有万千长枪刺来,吓得一个懒驴打滚,把插在身上的箭柄都折断了。

    顾不得再次袭来的那种揪心的疼痛,拔腿就跑。

    黄巾精锐不愧是黄巾精锐,追杀之际还不忘保持阵势不变,以致于让夺路而逃的洪鸡逃之夭夭。

    在城墙上,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的叶景先是大喜,但稍后见黄巾军攻势不变,面露惊疑之色,仔细观察起战场来。

    细细查看之下真让叶景发现了两处不寻常的地方:其一,黄巾精锐中频频举枪示意下令,想来是个重要人物;其二城墙十几米处,站着一魁伟男子,与其周围头裹黄巾,手拿锄头等农具的农兵不同,其人一身简易甲胄,手拿“金背砍山刀”,相貌堂堂。

    叶景观之不禁疑惑道:“此乃何人?”

    一斥候见县令询问,稍一查看大喜道:“大人,那人我认识,是城外平溪村人,与我是邻村,名唤韩忠,天生神力,一次我我们两村人结伴上山狩猎不料竟路遇一头野猪王,高一米,体长2.5米,我们的劣质弓箭竟射不透野猪皮。绝望之际,韩忠斥手空拳肉搏野猪王,生生将那野猪王打死,其人可谓绝世猛将!”

    叶景闻言忧虑更甚:“如此猛士为何要做那反贼?”

    “几年前平溪村闹了瘟疫,全村人死的死逃的逃,其中际遇就不是小人所知的了?!?br />
    却说洪鸡刚跑没多远,只觉得周身疲惫袭来,视线也开始变得模糊,一副体力透支即将晕倒之相。

    一旁的农兵见身边这个明显是敌方大将之人摇摇晃晃一副醉酒之态,起了小心思,举起手中镰刀就往洪鸡头上招呼。

    千钧一发之际,骑着黄马,手握银枪,率领2杂牌军的雷虎终于赶到,只见他以迅雷之势挺枪刺死农兵,随即一拉缰绳停在洪鸡身边,二话不说拉他上马后,见敌军精锐袭来,命令道:“迎击!”

    孙仲见敌方初具阵势,不敢怠慢,高呼道:“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随着2亲卫齐声高喊,整个战场都弥漫起震人心魄的呐喊声。

    见士气无匹,孙仲大喜道:“举枪!”

    两百亲卫齐齐挺枪无惧生死的朝两百杂牌军碾压而去,即便有同伴被敌方刺死也是神色默然的踩着同伴的尸体继续挺进,反观杂牌军这边,见前排的同伴被刺死,更有甚者连尸体还挂在敌方的长枪上铺面而来,尽皆吓得普股尿流。

    他们觉得多数都是世家里混吃等死的家仆,哪干的了这种卖命的勾当,都不用雷虎下令,都纷纷往城里跑去。

    雷虎见此颇感无奈,好在敌军为保阵势不乱,追的不快,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只是这一切都已经跟昏迷了的洪鸡暂时没有了关系。

    观察全局的叶景,见黄巾精锐强悍如斯,倒吸一口凉气,不由的对这次守城战的前途有些忧虑。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