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洪鸡 第十七章 演员
作者:诚薇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叶景眼现讶异之色,眼珠一转明了应该是那韩忠的杰作,不由的升起一种“卿本佳人,奈何为贼”的感叹。.org

    “你与那韩忠交手有何感受?”

    “其人力大无穷,刚他长刀相击,我险些握不稳手中之枪,若是他继续使力我唯有以气相搏?!?br />
    叶景一听喜上眉梢,开怀道:“黄巾退去之日不远矣!韩立当居首功!”

    “全赖大人居中调度,韩立不敢居功?!?br />
    韩立很是上道,立马说道。

    “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你去给何老太爷报下捷,就说黄巾暂时退去了,让他老人家宽心!”

    “是!”

    见黄巾在韩忠的率领下如潮水般退去,城墙上的官军都欢呼起来。

    却说何府内,一雅致厢房的卧榻边,一倾国佳丽此时正一脸复杂之色的看着床榻上躺着的重伤之人。

    “咳咳!”

    在一阶恢复的帮助下,迷迷糊糊的洪鸡终于又清醒了过来,睁开眼的洪鸡只瞅见一副盛世美颜映入眼帘,一阵麻痹神经的清香让他浑身通透。

    洪鸡咧嘴笑道:“簌簌怎么来了?”

    见洪鸡坏笑的模样,何簌一脸恶寒,但想起来时听到的大夫的诊断,对这时日无多之人还是忍耐道“爷爷说你临死前想看看我,现在看完了,我也该走了!”

    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生活是最好的老师,告别了许多人后的洪鸡已经隐约明白,那些真正要走的人离开的时候连再见都吝啬说,而那些不断告诉自己他要离开的人,却不过想让自己挽留。既然何簌肯来,必定是有不讨厌自己的理由。

    在战场上无脑的洪鸡,在情场上则不愧是用下半身思考的人才,心念急转之下脱口而出:“你可知我为何会受此重伤?”

    洪鸡这套我为你流血,你也为我流血在以前可谓无往不利。

    何簌果真停下,随口道:“不就是斩杀了赵弘受的伤么,若非如此我也不会来?!?br />
    洪鸡一愣,才明白自己杀的那人居然是黄巾军主帅赵弘,瞬息之间激昂道:“那你可知我为何要迎着千军万万,在重重包围之中去杀那赵弘?而我本来的任务只是为这城中百姓烧掉黄巾贼攻城用的井阑?!?br />
    “那还不是你好大喜功,胆大妄为?!?br />
    “那全都是为了你!”

    说着说着洪鸡竟流出了眼泪(实则是情绪过于激动的大声说话疼哭的)

    女人都是水做的,再怎么拒绝,感受到热量还是会觉得暖。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庇锲膊辉偃绲背醯纳?。

    “赵弘那厮见我……咳咳……咳咳!”

    何簌立马坐到了床榻边安抚洪鸡激动的情绪:“好了,有话慢慢说?!?br />
    “赵弘那厮见我就要烧毁攻城器械,而他又离得挺远,就口头相激,想要激怒我不再攻击井阑转而攻击他,但我是什么人,任他如何辱我骂我我都不为所动,但那厮太过可恶,最后竟然将矛头指向了你,说破城后要把你……要把你……我激愤之下才迎着千军万马斩杀了他!”

    何簌已经被感动的一塌糊涂,洪鸡见小女孩单纯,又见天色昏暗,四下无人,蜡烛昏迷不定,哪里不明白现在是最好的下手机会,当即不在犹豫抱住了她。

    眼泪顺着她的秀发流入他的脸颊,那是痛的,但她不知道。

    “我怕有一天你真的要被那厮……我怕我再也不能?;つ恪遗隆?br />
    说着情话的洪鸡慢慢把泪流满面的双眼看向了另一双隐隐有感动泪珠的眼睛。

    见时机成熟的洪鸡不再犹豫,吻向了她的樱唇。

    被偷袭的何簌懵了,再感觉到自己的玉齿被撬开,有什么东西闯入的几个呼吸后,愣愣的看着晕倒的洪鸡。

    而昏迷前的洪鸡最后一个念头就是:“这一幕真他妈熟悉……”

    何簌一脸复杂的看着眼前这个夺走自己初吻的晕倒的男人,是又羞又怒,最后都化作轻轻一叹,替他盖上被子。

    “纵然你有千般不好,万般不是,终究为我而死,我会念着你的……”

    …………

    韩忠一丝不苟的看着众人扎营,时不时的还帮帮忙,好在黄昏攻城的时候他已经留人搭出了雏形,不然晚上天那么黑可能连像样的营地都没有。

    “忠哥!”

    韩忠回头看到孙仲的示意,跟大伙招呼一声朝最先搭建好的大帐走去。

    入得营账,见帅位空置,其右手处坐着孙仲,韩忠也不客气,坐到的帅位左手处。

    “大帅不幸战死沙场,但国不可以一日无君,美人不可一日不日,渠帅命我等攻下普县若是号令不一恐难完成渠帅重任?!?br />
    “孙将军所言极是,应该早日推举一个新的大帅带领我们!”金角见孙仲说完,立马附和道。

    “两位将军所言极是,我赞同!”金角胞弟银角紧接着开口了,一时之间帅帐内都统一了另选大帅的意见。

    “论武功、论谋略、论资历,这帅帐之中唯有韩将军与孙将军当得这大帅重任!”

    “黄眉说的对??!这点我赞同”黄风表示赞同。

    “但这帅位只有一个,人选却有两人??!”黄袍道。

    “不若我们7人投票吧,最多人认可的为帅如何?”金角倡议。

    “不用这么麻烦了!”

    韩忠一开口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忠哥这是何意?”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论武功,论谋略,韩忠都胜自己百倍,好在自己是渠帅的亲传弟子,在名分上却是比韩忠名正言顺。

    “自古以来凡是都讲究个名正言顺,今大良贤师顺天反汉,坐下渠帅尽皆为贤师亲传,我虽为一方统领却不是张帅的亲传弟子,这名分上不合,所以我举荐仲弟为新的大帅!韩忠叩见大帅!”

    孙仲一愣神的功夫就反应了过来,喜形于色道:“忠哥使不得啊,我深知你才能胜我百倍,这可折煞小弟我了?!?br />
    一翻谦让后,孙仲成了这支黄巾军新的统帅?!?br />
    “孙某感谢各位兄弟的抬爱,只是城池一日未破,大帅之仇一日未报某寝食难安??!不知各位兄弟有何良策?”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