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洪鸡 第十九章 出路
作者:诚薇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黄巾退去的第三天,已经吩咐家仆准备好白事物事的何簌深深的理解这句话。

    “你……你……你……”

    今天是医师预算的洪鸡的大限之日,准备好一切的何簌兴血来潮之下一大早来到洪鸡的房间,却看到洪鸡脸色苍白的坐在床上看着她。

    “簌儿…”

    只是轻轻说两句,洪鸡就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好在终于忍了下来。

    记忆也回想起自己晕倒前的那一刻,不觉得有一种绝望感袭来,暗道:“难道我得了传说中的见**不举加晕厥的绝症?难道我是诸天万界第一个因为女朋友太漂亮而要蒙女朋友面的男人?苍天??!”

    想到悲愤之处,洪鸡竟又华丽丽的晕了过去。

    吓的何簌以为洪鸡刚才只是回光返照,现在大限以至,赶紧跑过去查看。

    见他呼吸平稳,何簌放下心来,只是心里难免有些疑惑:“什么时候我居然会为他担心起来?明明之前还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

    很快,收到消息的何真一副患得患失模样的请来了大夫,在听到大夫一脸称奇的说“公子脉象平和,只需修养几日即可康复”的话语后开怀大笑。

    “真是上苍保佑??!”

    ……

    午时。

    洪鸡给何真夹了颗喜欢的青菜道:“义父,这十天来害义父担心了,是孩儿的不是?!?br />
    仗义毎多屠狗辈,虽然洪鸡以前是个在社会上没正经职业的自由职业者,但流落江湖最珍贵的不是贞操而是情意,别人对他的好,他能看到,也记在心里。

    “洪儿说的哪里话,你能平安无事就是对我最大的好啦!”

    因为口遁的力量让大病初愈意志薄弱的何真稀里糊涂的认了洪鸡当义子,但朝夕相处下来,却是真有了父子之情。

    而何真对孩儿应有的考虑对洪鸡也是一样不少。

    “洪儿,你今年几岁了?”

    “21了?!?br />
    “可有表字?”

    “婊子?难道义父的意思是问我有没有马子?”疑惑不已的洪鸡为了颜面无耻道:“这个当然有啦!”

    “噢?叫什么,说说看?!?br />
    看到何真一脸惊讶的模样,洪鸡心里腹诽不已:“老子有个马子至于那么惊讶么,怎么说呀,万一说了让我带回家看看怎么办……”

    大口吃一口饭拖延时间的洪鸡最后道:“这个名字不大好听,就不说了吧,知道有就行了?!?br />
    “哈哈哈!岂不闻母不嫌儿丑?罢了,罢了,本想给你取一个,既然你有了就算了吧?!?br />
    “娶一个?我草!要不要这么“吃鸡”,真是嘴贱啊……”虽然洪鸡懊悔不已,但想到自己还有心爱的何簌,还有自己现在还不能人道,终究没有厚着脸皮让何真真的给自己娶一个。

    “不知洪儿可曾读过四书五经?”

    “那是啥?”

    “额……那除了征战沙场可还有什么特长?”

    可怜天下父母心,见洪鸡上一次战场差点就挂了,何真是不敢让他参军了,想找关系或者花点钱让当些弄弄文书的闲职。

    见何真如此一问,洪鸡也不是木头脑袋,哪里不明白这是何真不想让他再做那刀口舔血的勾当,想让他做些其他活计,只是这可让洪鸡犯了难。

    “我的特长出了打架跟帅外就是修自行车了,可是这古代也没有自行车呀,怎么办……”

    想来想去想不到什么的洪鸡突然灵光一闪“义父,我会溜须拍马!”

    常年打架总有挨打的时候,挨打了就要认耸,说些好听的那是家常便饭。

    听到洪鸡的回答,何真眼前一亮,宽慰道:“你能领悟此人生真谛,我也不用为你的将来担忧了!”

    突然何真好像想到了什么开怀大笑:“我儿有如此武艺,不若做那执金吾如何?”

    “执金吾是什么?”

    “执金吾是诸卿之一,与九卿平级,秩俸中二千石,领京师北军,担负京城内的巡察﹑禁暴﹑督奸等任务,掌北军﹐和掌南军守卫宫禁的卫尉相为表里?!?br />
    虽然前半句是啥洪鸡听不懂,但后半句听懂了,暗自兴奋:“老子这是要从县公安局长升到京城公安局局长了?那以后什么御姐、萝莉、人妻岂不是……”

    “谢义父提拔!”

    “男儿志在四方,以后你在京师有你大哥照顾,我也放心?!?br />
    给洪鸡想好出路的何真心情更是愉悦让洪鸡感动不已。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还没有看到何簌的洪鸡不由的疑惑道:“义父,怎么不见何簌一同吃饭?”

    “他做下了错事总要有些惩罚的?!?br />
    洪鸡一愣神的功夫明白过来,他知道自己还有复原的希望,但别人不知道啊,都觉得他废了,何真更是为此难过跟愧疚呢。

    他也不会真的蠢到问何真什么惩罚,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问这话只会让何真多想是不是自己觉得惩罚不够重还是什么。

    好在洪鸡也有点小聪明,快速的吃完饭就跑到了厨房,见一貌美侍女提着饭盒装着菜就走到她背后,从后面抱住了她,脸贴着她的脸问道:“小可爱给谁送饭呢?”

    见洪鸡轻薄,感受着胸前的变形传来的酥麻感,何花又羞又恐,再想到他已经被大小姐去了势后放下心来,懦懦道:“给大小姐,还请少爷松开奴婢,被他人看到影响不好?!?br />
    洪鸡抬头一看,只见周围都在看着自己的厨师们都瞬间转头,摆弄着自己眼前的厨具,就好像在摆弄绝世美女一样,目不转睛。

    洪鸡还是要点脸的,暗骂自己一声手贱“怎么就顺着衣服往上摸了去”后就拉着何花走出了厨房。

    跟着何花去往何簌所在的洪鸡时不时的往身边的小佳人瞅去,越看越心里痒痒。

    一米56的个子,小巧的身子,一身绿色的罗裙虽然朴素却更显得他清纯、可人。

    终于,见越走越偏僻,何花突然间从裙底感觉到一阵凉风吹来,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感觉到一只火热的手掌贴在了自己下身的圆润上。

    吓的何花一身娇叫,手中的食篮差点就抓不住掉落在地上。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