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洪鸡 第二十四章 认可
作者:诚薇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壁立千仞,无欲则刚。.org

    那如果有**呢?想必是有欲则软吧。

    惦记着自己都城公安局局长兼一军军长职务的洪鸡在大厅里很是忐忑的等待何进的到来。

    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就在洪鸡混混欲睡的时候,一声铿锵有力的问话响起。

    “你就是洪鸡?”

    迷迷糊糊的洪鸡揉了揉眼睛,只见一人穿着赤色官服,身高八尺有余,不怒而威,有些发福的身形,更是增添几分领导威严。

    “你是?”

    见洪鸡默认,何真的语气柔和了许多:“父亲他还好吧?”

    已经清醒过来的洪鸡哪还会想不到眼前这人就是自己走上人生巅峰的关键,乖乖答道:“义父他一切都好,平常时不时的我都会带着义父打打拳,钓钓鱼?!?br />
    少年不识愁滋味,年少的洪鸡有段时间特迷恋武功,到处上网搜的瞎练,别说还真给他练成了一套辉耀千古,流芳百世的武功:太极拳。

    见何真老是坐着的洪鸡就教何真打太极,别说老爷子气色越打越好,就坚持每天练。

    “打拳?”

    何进开心的笑出声来“父亲的身体还能打动拳?”

    “能的!”

    “哈哈哈,好!”

    何真寄给他的信中自然也有提及洪鸡教他打拳的事,只是他不信老人家的身体还能打得动拳,以为只是宽慰他,让他觉得他身体健康罢了。

    待见到洪鸡也如此说,相必何真的身体情况绝对是好的,这与月前收到的病危消息一比简直是天大的好消息,由不得他不高兴。

    看着洪鸡的一头白发短发,何进想起了信中何真写的雷虎误会的猜测,道“你的名讳虽然难登大雅之堂,但既然你坚持也没什么关系,陛下用人不拘一格,也不会计较这些小节。至于你的任职,明天我会跟陛下讲的?!?br />
    喜形于色地洪鸡立马道谢,各种马屁想的到的一股脑都拍了出来,可惜书到用时方恨少,拍了几句的洪鸡竟然发现自己拍不出新词了。

    “对了,听林动说,你今天跟曹操和袁绍听曲了?”

    洪鸡心里一紧,忐忑道:“是?!?br />
    “别紧张,曹操跟袁绍都是一时俊杰,且家势雄厚,你与他们交好这为官的阻力也少了许多,要知道身在官场就要明白官官相互的道理?!?br />
    “谢大将军指点”

    何进点头,和气道:“没有外人的时候就称呼我为大哥吧!今天也不早了,就先去休息吧!”

    “是!”

    买官并没有何真想的那么简单,若是大官谁都可以买,那么满朝文武都是大商人了,但事实是大官都是世家中人,钱只是条件之一而不是全部。

    初次见面,何进对洪鸡甚是满意,所以下定决心给他拿下执金吾得官位,而不是其他闲职。

    翌日,朝堂之上,灵帝如往常一样没来,何进也不以为意。只见张让宣布退朝,百官陆续离开,他却站在原地不动。

    “大将军今日有何雅兴留于皇城内?”

    “我想跟你商量一个事?!?br />
    张让怪笑一声“大将军居然有事跟咱家商量,这让我着实好奇诶,说说吧!”

    “明日早朝我会让人举荐士孙瑞为卫尉!”

    张让一脸怪异,要知道之前张让就举荐过士孙瑞为卫尉但被何进及其党羽已各种理由给档了下来,愣神片刻的张让一喜道:“大将军有何吩咐,咱家照办就是!”

    “同时我想举荐我幼弟洪鸡为执金吾?!?br />
    “幼弟?”

    “家父义子?!?br />
    “看在大将军孝感动天的份上,此事咱家就不予为难了,只是你幼弟的名讳恐让陛下及众文武不喜?!?br />
    张让的意思很明确,他不为难,但别人为难让事情办不成就不关他的事了。

    “此事我自有计较!”

    “既然大将军成竹在胸,咱家就告辞了?!?br />
    看着张让离开的背影,何进一声冷笑,对这个贪得无厌之人他再了解不过“洪鸡的官职即便不用我出手,想来也没什么大碍,只是让阉党之人再掌握皇宫禁卫,其势更加庞大了。不过皇宫禁卫皇上再怎么样也不会留给我的人,用一个鸡肋换一个现在的好处却也值当?!?br />
    为保万一,何进又去太尉曹嵩、太傅袁隗府上转了转,再他表示了洪鸡与曹操、袁绍二人交好与有意举荐洪鸡为执金吾的意思后,两人都心领神会的跟何进传达了支持的态度,让他明白此事几乎已板上订钉,如果灵帝不出幺蛾子的话。

    该打的招呼都打过之后,回府的何进会见了洪鸡,让他跟管家学习上朝的礼仪以及要注意的东西后便离开了。

    骤然听闻第二天要去见国家主席的洪鸡既兴奋,又紧张,更有些忐忑。别看洪鸡成天一副天老大,他老二,见谁都不服的样子,但真的要见能随手拍死他的大人物的时候,他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很识时务的。

    第二天一大早,还迷迷糊糊的洪鸡就被侍女给叫醒了,让他恶狠狠的想道:“要是老子长枪还在,一定要让你知道花儿是怎么变红的?!?br />
    再怎么不习惯、犯困,洪鸡还是老实的起床了,毕竟今天可以说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

    皇宫的路途很短,短的在他还没收拾好心情的时候就已经抵达。

    迷糊的双眼,看着辉煌的皇宫大殿,等着传讯的洪鸡不禁热泪盈眶。

    “爸,妈,我出息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只是以前没有完成的愿望,在他们在也看不到的地方完成了。

    “宣洪鸡觐见!”

    “宣洪鸡觐见!”

    听到太监特有的嗓音响起,收拾好心情的洪鸡,走进了大殿,而好奇大将军举荐之人是何模样的众人也在翘首以待。

    洪鸡刚一入场,众人就被他那头奶奶灰的短发所吸引,就连刘宏都被勾起了兴趣。

    洪鸡山呼万岁后,刘宏干脆的让他起来后问道:“洪鸡,你名讳里的鸡字是哪个鸡?”

    “鸡ba的鸡!”这问题洪鸡都没经过脑袋,本能的回答了出来。

    此话一出,满堂禁声,一脸怪异的看着他,何进的脸色更是黑成了平底锅。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