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洪鸡 第二十五章 新官上任
作者:诚薇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就在洪鸡觉得自己好像说错话,气氛陷入冰点的时候,爽朗的笑声在大殿内肆意的回荡。 .org

    “哈哈哈!朕好久没这么开心了,洪鸡你很不错!”

    “宣!准大将军举荐,封洪鸡为执金吾,掌管北军,至于卫尉一职,暂且搁置!”

    说完这话的刘宏,在哈哈大笑中离开了朝堂,一点也没理会已经呆滞的众人。

    张让:“我草!我的卫尉呢?这就搁置了?”

    何进:“我草!这特么的也可以??!”

    众臣:“我草!差点忘了,这货也是个抽风的,活宝遇到活宝,惺惺相惜了!”

    不管众人怎么想,怎么懵逼,洪鸡就从一个草民一跃而成中二千石的朝廷大员了,只在皇帝、大将军与三公之下,与九卿并列。

    天意难测,圣意难料,这些年越发摸不透刘宏想法的何进突然有点庆幸自己举荐了洪鸡,这个不安常理出牌,自己又可以绝对信任的人也许会给自己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

    回到大将军府,对着自己官服的洪鸡思绪波动,复杂难明,他想起了很多人,有何簌,有何真,甚至有大牛。

    良久,他心念一动叫道:“林动!”

    “属下在!”守在门外的林动进门应诺。

    “你可会写字?”

    “会!”

    “你帮我写几封信,我念你写!”

    “是!”

    信不多,就三封。来这个时代不过一个月,他能想到可以写信的人不过三个。

    话也不多,想到哪就说到哪。

    “好了,就先这些吧!大牛这封,你可能要问下路?!?br />
    见林动领命出发,洪鸡露出了微笑。虽然不能像微信一样立马得到回复,这个时间可能会长到几个星期,但这种等待就像在酿酒,时间越久,滋味越醇厚。

    刚升官的洪鸡自己急于向自己的亲朋好友传达自己的快乐,但无奈自己只留了曹操跟袁绍的姓名,连住址都没有下,想装逼却没地方装的洪鸡很是郁闷。

    第二天,凌晨4点就被叫醒的洪鸡第一次对当大官有了郁闷的情绪。

    “早朝有必要这么早么?”

    “大将军吩咐我这时候叫你?!?br />
    甜糯糯的声音响起,弄的洪鸡心里甚是痒痒。

    “看来以后还得早些睡,不然一天都没精打彩的?!?br />
    嘟囔一句的洪鸡在侍女的伺候下穿好官服,陪何进吃过早饭就进宫去了。

    上了朝的洪鸡才明白,原来平日多数的早朝都是例行公事,刘宏几乎不来,文事就三公处理,武事就大将军处理,只有涉及到国家大事的时候才会奏请刘宏,让刘宏上朝处理,比如昨日大将军举荐之事。

    就在瞌睡中,长达两个小时的早朝结束了。

    下了朝正准备回家补个觉的洪鸡就被何进拉住。

    “贤弟,这是何珅,待会就由他带你去执金吾府,我还有事就不陪你去了?!?br />
    楞楞的告别了何进后,洪鸡一脸茫然的问和珅:“去执金吾府做什么?”

    “秉大人,自然是执行公务?!?br />
    “你的意思是早朝之后我还要上班?”

    “上班是什么?”

    “就是工作?!?br />
    “噢,对的,早朝是把平时的公务遇到难以解决的事或者不好解决了事,向上汇报的场合,平日的一些日常事务需要大人在执金吾府自行处理?!?br />
    “什么时候下班?”

    聪慧的何珅一下就明白了洪鸡的意思,答道:“酉时两刻?!?br />
    “啥玩意?”

    “额,差不多是太阳落山的时候?!?br />
    “可有休息日?”

    “《汉律》规定吏员五日一休沐?!?br />
    “什么意思?”

    “就是工作四天,休息一天?!?br />
    “也就是说工作八天才休息两天,比公务员差远了,还要天天早朝……等等”想到这洪鸡开口问道:“何珅,早朝不会要天天去吧?”

    “对??!陛下哪天想起来要了解国家大事了,你没来不是惹陛下生气么?再说天下那么多要决断的事可是一天都不能停的?!?br />
    瞬间洪鸡有种绝望感袭来,觉得当官也不是那么好玩的事了。

    突然他灵光一闪“不对??!老子又不是当劳动模范的,我慌什么??!”

    想通了的洪鸡心情大好,跟着何珅就来到了执金吾府。

    在跟何珅细致的了解了自己的属下及其职能后,洪鸡不由的有了个困惑:“那我干什么?”

    洪鸡带着困惑,在执金吾府召开了他上任以来的第一次全体大会。

    坐在大堂之上的洪鸡,看着下方一众低眉顺眼,战战兢兢的属官,不由在心里感慨:“当大官真好!”

    意淫陶醉过后,洪鸡开口道:“初次见面,我也不知道你们的名讳与职责,从我左手一个个来轮一圈来个自我介绍吧,主要是自己的名字还有职责,开始吧!”

    第一开口的是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男子,高虽不过七尺有余,面容也甚是平凡,但一眼望去却有种扑面而来的威严感。

    “禀大人!我叫陈真,任职为左中候,负责皇宫宫门前守卫?!?br />
    陈真介绍完第二个开口了“禀大人!我叫托尔,任职为右中候,负责皇宫宫门前守卫?!?br />
    见托尔说完,一个高瘦儒雅却难掩一身英武之气的青年开口了:“我叫叶问,任职为寺户令,掌管城门守卫?!?br />
    “我叫巴尔,任职为寺互丞,掌管城门守卫?!?br />
    “我叫聂风,任职为武库令,掌藏兵器?!?br />
    “我叫步云,任职为都船令,治水官?!?br />
    “我叫雄霸,任职为京辅都尉,负责京师治安巡检工作?!?br />
    最后开口的是一个一眼看去就忠厚老实的青年男子,细细一看他握刀的右手,边缘处露出的厚茧,不难想象他是个有真材实料的勤学苦练之辈:“我叫郭靖,任职为中垒校尉,掌北军营垒之事!”

    “不错不错!”见属官各个分工明确,洪鸡一脸的满意,更让他满意的是他忽然发现自己的工作就是没有工作。没事的时候去各个属官的工作地点逛一圈,叼叼人;有事的时候再去各个属官的工作地点逛一圈,叼叼人。

    让各个属官该干嘛去干嘛去的洪鸡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感慨:“当大官真好!”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