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洪鸡 第二十九章 一天一个侯
作者:诚薇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哈哈哈!”

    刘宏举得洪鸡很特别,非常非常特别。.org 不过见了几次,就有好几次忍不住的欢笑出声。

    “回去问你大哥,哈哈哈……”

    洪鸡看着刘宏离去的身影,嘀咕道:“你当我傻??!我不会去问何珅么”

    说做就做,出了皇宫的洪鸡就找到了何珅“珅啊,侯是啥玩意?”

    “我大汉实行二十等爵制,奖赏有功之臣,爵位封为二十个等级,最低的是公士,其上是……其上是关内侯,最高的是列侯……”

    明白了的洪鸡很是得意“看来自己官运亨通??!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老子其实适合混官场呢?唉,埋没了……埋没了……”

    洪鸡却不知道他的洋洋得意已经碍了别人的前程。

    入夜,张让府中,十常侍齐聚。

    “不知让哥深夜召我等入府有何要事?”十常侍集团张让为首,赵忠次之,此时却是赵忠开口了。

    “各位可有耳闻洪鸡此人?”

    “这……”几人对视一眼,段珪道:“可是近些日子来颇受陛下赏识的执金吾?”

    “正是此人,而且此人今天还获封了关内侯?!?br />
    “什么!”

    几个人惊呼出声。

    “让哥是担心他威胁我等地位?”

    “不错,洪鸡此人与朝堂上那些道貌岸然的大臣不同,此人比我等还要像弄臣,你们可知今日我领洪鸡去见陛下,陛下怎么称呼他的?”

    见众人不语,张让冷笑道:“陛下称呼洪鸡为贤弟!我等爬了多少年才有今日,这洪鸡来京不过区区几日就有如此手段,若是不除,他日必将为祸!”

    “对,必须除掉!”

    瞬间,明白厉害关系的十常侍就统一了思想,身材壮健颇有武略的蹇硕当即道:“正好前段时间我培养多年的十名死士已经可堪一用,不若就用在此处如何?”

    “好!既然贤弟有意,那此事就全看贤弟的了,如有损失,我等均摊!”

    张让的话也得到其他常侍的纷纷附和。

    翌日,已经知道路的洪鸡,没有让张让带路,也没有去早朝浪费时间,而是睡足了觉,快到巳时才慢悠悠的来到了昨天会见刘宏的地方。

    开门一看,洪鸡震惊了。

    不过一天,刘宏就命人用锦绣做出了胸罩跟丁字状的小裤裤,虽然跟自己印象中的有些差距,但好像刘宏做的更方便他观赏和把玩。

    望着这群身披薄纱,穿着比基尼,肉隐肉现的宫女,洪**动了,佩服道:“大兄真是淫才??!佩服,佩服?!?br />
    刘宏等的早就不耐烦了,早上时按昨天的花样玩了一次,正准备梅开二度时,听见洪鸡的声音大喜道:“贤弟终于来了,快来坐。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挑一个?”

    若是自己那玩意还在,洪鸡自然二话不说拔鸟无情,现在么,他看着很乖巧的凑在自己怀里的年轻貌美的宫女,还是觉得憋的难受。突然看着少女鲜脆欲滴的红唇,沁人心魄的芬芳,他灵机一动:“大兄可喝过琼浆玉液?”

    “哈哈!不是为兄自夸,这天下的美酒就没有我没喝过的!”

    “那是大兄不知道世界上真正可口的美味?!?br />
    “噢?还请贤弟赐教?!?br />
    洪鸡也不答,只是让怀里的少女张开红唇,伸出灵舌。

    再也按捺不住的洪鸡也伸出了口中之物与之深深痴缠,良久,意犹未尽的洪鸡对刘宏笑道:“这才是琼浆玉液矣!”

    刘宏有样学样,很是陶醉,兴之所起,竟当着洪鸡的面做了起来,看的洪鸡只好摸向了怀里的天使解解馋,心里更会叹道:“不知道何时才能攒够足够的恢复天赋,来京这么久了也系统也没发任务”

    想到任务,洪鸡只觉脑海有道惊雷划过“不对,三次任务都可以跟打架扯上关系,难道来皇宫没架打,所以没任务了?”

    想起自己昨天还举荐过人率军平叛,洪鸡突然间冒出了要不要举荐自己也率军去看看能不能碰到任务的想法。

    就在洪鸡思绪飘飞的时候,爽完的刘宏正神亲气爽呢,看到洪鸡的表情当即问道:“贤弟在想何事?”

    “我在想率军平叛的事?!?br />
    真诚的话语听的刘宏很是意外,又有些感动,毕竟天下是他的,有人忧心他的东西,作为主人的感动下也很正?!跋偷芤蚝蜗氲酱耸??”

    洪鸡还没达到开口谎话就来的地步,也不能说自己觉得没架打才想起黄巾,一时语滞:“额……这个……”

    “我记得南阳也有是黄巾作乱的,可是心忧你义父?”

    正是瞌睡了就来枕头,想到好久没看到何真跟何簌不由的露出些想念“嗯,义父那的黄巾已经被我打退了,只是有点想念?!?br />
    “噢,你打退了黄巾?”刘宏是真的惊讶了。

    “嗯,一个名叫赵弘的人率领一万黄巾围攻县城,被我斩于马下!”

    “哈哈哈!好!不想贤弟竟是文能床上定群芳,武能上马安天下的全才??!”

    听到刘宏吹捧,洪鸡感觉整个人都飞起来了。马屁的效果很大程度上不是取决于辞藻的华丽,而是取决于拍马屁者的身份地位。

    轻飘飘的洪鸡毫不吝啬的用自己有限的词汇给刘宏勾勒了一副壮观的场面来凸显自己的形象。

    待听到黄巾各个都是年富力强,披坚执锐的时候刘宏也不由没了对卢植和皇甫嵩等人平叛不力与敌军僵持的不满。

    洪鸡全然没意识到自己一翻吹逼让刘宏加重了对黄巾局势的忧虑程度,对能维持不胜不败情况的前方统帅也更是欣慰,免除了前方统帅被小人进谗言的可能。

    “贤弟有如此军功不说我还不知呢,既然知晓岂能不重赏,就封你为亭侯吧,至于封地你自己挑!”

    经过何珅的科普,洪鸡已经不是侯都不懂的人了,见自己又升爵的洪鸡高兴之下又教刘宏怎么玩制服诱惑,嗨的一天都没去上班。

    洪鸡看着那些如花般的娇蕊,或穿着太学生服,在模拟课堂上,或穿着太学博士服假装给刘宏上课。声声入耳的他不由的揣测“以前的导演会不会拍嗨了,亲自上阵?”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