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洪鸡 第四十五章 束手无策
作者:诚薇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雁南飞,又还秋色,又还寂寞。

    一阵风过,青年紧了紧并不怎么厚的棉衣,左手无意识的触碰着缠满了白色丝布的右手。

    这是他在军医简单的消炎后,无视军医异样的目光与好言相劝把断掌拼在一块在用木条固定后捆绑的结果。

    “将军,还在为浮云的事难过么?”

    昨天当众人找到浮云的时候,它已经把能流的血都流光了。

    有时候洪鸡也会想是不是当自己的马都没什么好下场,惊星如此,浮云如此,那么会不会当自己的马子也不会有好下???洪鸡不知道。

    也许是高手寂寞觉得空虚了,一向脑子里只有色情的洪鸡竟然也开始思考起了这么深奥的问题。

    “将军?”

    “???……哦……孟德啊,怎么了?”

    “……”

    见洪鸡精神有点恍惚,曹操没来由的有些怕。人会怕什么样的上司呢?也许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答案,但一个精神病上司,我想多数人都是害怕的。

    见曹操一副拘谨的神态,洪鸡哈哈哈大笑:“孟德,你怎么了,一点都不像你??!”

    “呼……”熟悉的语调,熟悉的表情,让曹操松了口气。

    “没有,对了,将军,要不要召集众将商量下破敌之策?”

    洪鸡转头看了眼脚下的宽达30米的大河,以及河对岸的黄巾营寨,点了点头:“也好!”

    半响,众将坐毕,洪鸡开门见山道:“现在张角就在河对岸,生死不知,是我们歼灭黄巾最好的机会,不知众将有何良策?”

    众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陷入冥思苦想之态,却不发一言。

    步兵营全灭,即便歼灭了黄巾,刘钰跟卢植也别想皇帝给他两好脸色,但即便他两对黄巾恨之入骨,对靠着大河死守营寨的黄巾却是没什么办法。

    洪鸡等了半天,也没见人发言,有点不耐烦的他开始点名:“孟德,你有何建议?”

    虽然心里直吐槽洪鸡把自己架火上考,但面上还是恭敬道:“回禀大人,黄巾军依水而守,更是拆除了木桥,若我军要攻只有两条路。其一,去河!去河有两法,一则上游筑坝,只是敌军粗略观之还有千余名黄巾力士,若是强拆堤坝,恐无所作为?!?br />
    没点智商,张宝也不敢做造反这种卖命的勾当。洪鸡的毒血攻击虽然厉害,但也只限于出其不意,毫无防备。稍加分析那天的死状就知道,一旦毒血碰不到皮肤也就无法发生作用,带把雨伞或者特制个防水的头盔跟手套,黄巾力士强行破坏个堤坝,很是容易。

    “二则取土填河,只是水流湍急,耗时长不说,若是敌军持盾射箭,恐有所伤亡,且填河工程遥遥无期。其二建桥,只是敌军岗哨紧密,出奇不意建起桥来很是艰难?!?br />
    众将纷纷点头表示赞同,洪鸡听了有点不知道说啥,问道:“那你的觉得我们该如何?”

    “这……”

    曹操说的三个方案他自己一个都不看好,只是不说又没东西说,所以说来给洪鸡听听,没想到这货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末将还未想到完全之策?!?br />
    “我草,早说嘛!”洪鸡暗道,只是给好友面子,没吐槽出声。

    “卢植,你有啥建议?”

    见众人期盼的眼神,卢植实在没脸说自己一个建议也没有,咬牙道:“回禀将军,敌军虽依水而守,易守难攻,但万事万物一体两面,敌军因交通不畅而让我军无从下手,但同时敌军的粮草也难补给,我们只需围困,派遣斥候侦察敌军一动,剪断其粮草补给,敌军不战自溃!”

    众将纷纷点头表示有理,洪鸡一听也觉得很有道理,顺口问道:“大概要多久?”

    “恐怕至少也要一个人,若敌军粮草充足,可能要一年半载……”

    洪鸡一听,当即无语:“那么久,张角要是没死,养好了伤带人冲出来,怎么办?”

    略一停顿,洪鸡环视众将:“还有没有其他快点的办法?”

    等来等去,洪鸡发现还是要点名“刘钰,你有啥好想法么?”

    “不若向地方郡守求援,再等皇甫将军到来,集兵力优势,强攻如何?”

    “多久?”

    洪鸡有点懒的废话,开口就是问要多长时间奏效。

    刘钰自然不敢乱夸口,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磕磕巴巴道:“一个两个月吧!”

    看着洪鸡反馈的眼神,刘钰自觉的低头画圈圈。

    看着众将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洪鸡觉得自己好像缺了一个人,突然他脑子灵光一闪,明白了自己缺了个什么人:狗头军师!

    纵观帐下卢植、曹操、袁绍三人,说大了是君主型人才,知人善任没什么问题,但要转行做谋士就有点隔行如隔山了。

    就在洪鸡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侍卫入门:“报!将军,陛下派遣的监军小黄门左丰已经营外,说是要来军中检查工作?!?br />
    没有快速的破敌之计,洪鸡心情烦着呢,直接撇手道:“不见!”

    还没等曹操规劝,刘钰开口道:“将军,左丰是陛下派来的监军,若是怠慢恐其在陛下那胡言乱语,到时一纸圣旨下来,就是有功也变成罪了!”

    “有这么严重?”

    曹操刚想开口,已经损失步兵营记一大过,生怕罪上加最的卢植抢先开口道:“将军,左丰既然为陛下亲派,自然代表着陛下的颜面,若是轻慢……”

    “打狗也得看主人,你们说的有道理,请那左丰入营检查工作!”

    刘钰适时道:“将军,属下听闻左丰爱财,不若给些好处,也好让其在陛下面前美言几句?!?br />
    曹操、卢植等人闻言虽然不屑刘钰的小人之道,但也没有多言,显然是默认这样才是最好的处理办法。

    只是他们默认了不代表洪鸡认了“我草!老子当那么大的官了还没人给过我好处,你现在要我给那小b崽子好处?”

    “大人息怒,这只是军中惯例,末将也只是怕将军被奸人所害??!”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