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洪鸡 第四十六章 洪鸡定计
作者:诚薇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草tm的!”

    开半天一点办法没想到,洪鸡早就憋了一肚子火,借着这个由头全发了出来。 .org

    “去,把那个要好处小b崽子给我带过来!”

    那侍卫接了命令立马就跑出了大帐,生怕一脸抽风的洪鸡憋不住把火撒到他身上。

    少顷,衣着华贵的左丰就进入的大帐。

    刚一人账,就见一头白发的奇怪青年走了过来,左丰颇为疑惑的看着洪鸡。刘宏派他来的时候还不知道洪鸡杀了波才后直接去找张角的麻烦,自然没想到现在主持冀州战区的是洪鸡,不然也不会派什么监军了。

    “你就是陛下派来的监军?”

    一头白发的人,左丰在宫里只听过洪鸡一人,但洪鸡被刘洪派去主持颍川军务,听说还获得了大捷,陛下准备重重有赏的事他也是知道的,只是此地是冀州,本着小心谨慎的态度问道:“敢问阁下是?”

    “听说你是来要好处的?”

    “为陛下办事,自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哪能要什么好处!”

    “我草nm,当婊子还立牌坊!”

    洪鸡一记如来神掌就赏了左丰。

    左丰虚掩自己被扇肿的右脸,惊叫道:“卢植,你也不管管你的属下,我要到陛下那告你藐视陛下使者!”

    “我草nm,藐视使者是不是!”

    啪!

    “我草nm!”

    啪!

    一草一巴掌,扇的左丰怀疑人生,扇的洪鸡神清气爽。

    “真是霸气,我行军打仗多年,第一次亲眼看见居然敢打监军的,以前甚至听都没听过”不少将军暗自佩服道。

    左丰本就是个养尊处优的人,哪经得住洪鸡的摧残,硬生生的被扇晕了过去,看着被抬走的左丰,卢植不无担心的说道:“将军,此番得罪了他,只怕他日他在陛下面前诋毁我们?!?br />
    “就凭他?借给他几个胆!”

    说完也不在账中呆着了,反正也商量不出结果,洪鸡就想走走散散心。

    正如人总是会怀念初恋一样,不会因为多年后我们还清晰的记得初恋绝美的容颜,生涩的技巧,而是怀念当时最纯最真的自己,其实怀念的还是自己。

    洪鸡真的不想看到太监,看到太监就像是有人提醒他你现在其实也算一个太监了,即便还有复原的希望。

    当天,醒过来的左丰连夜离开了大营,那怀恨在心的模样让看到的人都忧心忡忡。

    “将军,要不把他追回来陪个不是吧!”

    “哈哈!钧良(刘钰)兄,那左丰掀不起什么风浪的!”

    “哦?这是何故?”

    洪鸡没有理会曹操跟刘钰的交谈,拿了把竹椅坐到了河岸边。

    论关系,论背景,左丰都跟洪鸡没有任何可比性,他确实没有什么可担心的??赡苡腥司醯每抗叵档娜艘欢ㄊ呛芪弈?,但有关系靠本身就是一种才能不是?

    月光很静,吹着河风,靠着竹椅的洪鸡也安静了下来。

    “咦?”

    他看到了地面上有个不规则的突起,强烈的好奇心让他伸出将那不规则的突起拔了出来,剥开黏连的土壤,他有些惊奇道:“竟然是口小钟,难道是古代的闹铃?”

    细细一观察,他又发现了处不同“钟顶居然是空的?!?br />
    他将钟顶置于自己的眼前,将钟持平,乐了:“看的到诶,可惜不能像望远镜一样放大?!?br />
    突然,他想起了在现代是看过的一部电影《功夫》:“没想到,狮吼功里还有招大喇叭!”

    “大喇叭!哈哈哈,老子想到啦!”

    领导张张嘴,下属跑断腿,因为洪鸡一句话,几个骑士连夜赶去了最近的大城,早铁匠铺定做了洪鸡要的东西。

    翌日,大河前,汉军列队整齐,严阵以待。

    见此情形,黄巾岗哨不敢怠慢,赶忙通报了张宝。

    透过营寨栅栏向外观察的张宝呢喃道:“不想动用《太平要处》损害这么大,到现在还没醒来,只是大哥昏迷的这些时候还是要以稳妥为主,只是汉军这番举动意义何在?”

    看着大河前一口侧立大约10米长,3米多高的巨钟,张宝很是疑惑,别说他疑惑,就连汉军众将也纷纷丈二摸不着头脑。

    “喂!都听得到吗?”

    在钟顶处,洪鸡清了清嗓子,竟试起音来。

    由于洪鸡语速较快,通过巨钟的扩大与震旦后竟模糊不清起来,只是即便如此,一声通透的杂响还是通过巨钟传遍了整个黄巾营寨。

    如此效果自然是吸引了所有人的持续关注,洪鸡既然不会让等待的人失望,又加大了音量,放慢了语速。

    只是多次试验后发现,巨钟终究不是麦克风,通过巨钟传出去的声音严重变形。本着建设和谐社会的高尚情操,为建设美丽祖国鞠躬尽瘁的洪鸡放弃了执行骂战这一肮脏策略。

    “孟德,你在去制作十来个这么大的巨钟,不过最好弄个车轮,可以随时推动,次次靠人抬算什么事!”

    “是!将军可是要袭扰敌军?”

    “孟德知道?”

    “刚听到将军从巨钟中发出的巨响是故有此猜测?!?br />
    洪鸡拍了拍曹操的肩膀“既然你都知道的话,那此事就交给你办了!”

    受命的曹操当即下达全军十里外再札新营的决定,同时命人赶到附近的大城赶制巨钟。

    虽然有些疑惑曹操为什么再札新营,但自认义薄云天的洪鸡向来不会驳了朋友的面子,很快洪鸡就知道曹操这么做的缘由了。

    不过第二天夜晚,正睡的香的洪鸡就被隐约传来的吵闹声吵醒,这喧闹声极具传统力不说,更是接二连三连绵不绝,让人好生痛苦。

    “孟德,看来往外搬十里不够啊,要不二十里吧?”

    “孟德!”

    走进曹操营帐的洪鸡一脸困惑,他惊奇的发现曹操居然睡的很香,一点都没有听到噪音的赶脚。

    洪鸡可不是能憋住事的人,走上前去动手动脚,把曹操弄醒了。

    “孟德,外面这么吵,你怎么睡的着的?”

    “啥?……哦?!?br />
    忽然反应过来的曹操笑着从自己的耳中取出了棉花,递到了洪鸡面前。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