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洪鸡 第四十七章 海豚音
作者:诚薇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世界上最悲伤的事莫过于当你以为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时候,有个人拿了两团轻飘飘的棉花,一言不发,用血淋淋的事实告诉你,其实只有你醉了,然后还不愿承认的撒酒疯。 .org

    “这……”

    “将军想出如此奇招,有思虑不周之处也是情有可原,我这就让军需官挑取上好的棉花给将军?!?br />
    洪鸡愣住了,本以为碰上个打脸的,没想到遇到了吹捧的“奇在何处?”

    曹操笑道:“那末将就直言了?”

    “但说无妨?!?br />
    别人用赞叹的语气说出自己的谋划,这种舒爽无与伦比,曹操自然是体会过这种爽快的,所以也不介意吹捧洪鸡一次“将军用巨钟袭扰黄巾,黄巾若想安眠只有用棉花堵住耳朵,这就陷入了将军的圈套之中。不出四五天,当黄巾贼众人人习惯晚上戴着耳塞之时,我军派遣深谙水性的好手对黄巾的岗哨进行暗杀,黄巾贼众失去了耳朵的作用,我们的好手只需躲在视野盲区就能随意杀戮,更不用担心因声响过大而有所惊扰!”

    曹操顿了顿,见洪鸡一副惊讶的摸样,继续道:“待岗哨死去,我军再以迅雷之势搭起木桥,屠杀睡梦中的黄巾易如反掌!”

    “噢!……”

    洪鸡一脸笑意的看着曹操,暗道:“没想到老子的剧本的正确打开方式是这样的,还好,现在知道了也不算太晚。要是之前说出老子只想吵的他们睡不着觉,被迫出营应战就丢人了?!?br />
    洪鸡拍了拍曹操的肩膀“看来让你帮我做事确实没有选错,加油干,我是不会亏待你的!”

    “谢将军!”

    翌日,当洪鸡带着一票人马站在岸边观察黄巾动向时发现,音波袭扰的效果非常好,出现在视野中的几个岗哨精神极其萎靡,就连平常巡视营寨的卫兵的走路速度都慢了一些。

    当然走路速度是曹操观察出来讲的。

    “对了,孟德,你让他们在钟顶说什么?”

    “竟巨钟扩散的音就差不多,也就让士兵们喊喊“杀??!”之类的话”

    “……”

    洪鸡颇为无语,随意一看,看到了好像透明了好久的袁绍。

    “本初,你觉得让士兵喊什么比较好?”

    “这……”

    洪鸡一脸嫌弃的摇摇头,一种自己词汇量丰富的优越感油然而生。

    爬上用土垒砌的小高地,站在钟顶前的洪鸡环视众人瞩目的眼神,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天皇巨星,这一刻他想唱的有很多,突然他想到了一软萌软萌的二次元美女:洛天依,想到了一个当噪音最好的乐曲:海豚音。

    “呜呼哇啊……啊……啊,呜呼哇啊……啊……啊”

    作为从古至今人类发声频率的上限,好听的海豚音自然是天籁,但洪鸡的海豚音加上巨钟的扩散,简直是参无人道的声波武器。

    当洪鸡心满意足,从陶醉中醒转过来的时候发现,眼前哪里还有半个人影,都躲在他背后遥远的地方。

    “你们都躲那么远干嘛?”

    “将军这怪音简直突破了人类能忍受的极限……”

    见洪鸡脸色一黑,卢植赶忙补充到“将军你看,那岗哨都受不住,从高台上坠地身亡了?!?br />
    众将纷纷吹捧,洪鸡喜不自胜。

    高兴过后,曹操还有些忧虑“将军,只怕敌军见识了将军的本事后,不敢再坚守,转而选择从营寨背后的山地逃遁可就不好追了?!?br />
    现实可不像游戏,只能沿着规划过的路线行军打仗,实在惹不起,往深山一跑,茫茫山海,如何去追?

    卢植宽慰道:“孟德莫虑,山道崎岖难行,辎重携带不变,敌军几万一旦入山,若是轻装简行,必定补给困难,若是带上粮草,行军必定极度缓慢?!?br />
    “若是张宝觉得势不可为,壮士断腕,舍弃数万大军带着张角及几个心腹之人逃遁……”曹操想了想终究没有把话说出口,换了曹操自己他觉得自己肯定会要不犹豫壮士断腕,但是张宝他不觉得在还没大难临头的时候有这魄力。

    在洪鸡教会了士兵唱海豚音后,巨钟的喊话声都变成了海豚音,不分白天黑夜。

    一连几天,张宝觉得自己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这日,月黑风高。

    “好一个杀人放火的好天气!”

    洪鸡赞了一声,问道:“孟德,可都准备妥当?”

    “已经从军中找出了百名水性好的将士作为刺杀部队,搭建木桥用具也都一应俱全,只差行动开始了!”

    “好!”

    洪鸡踌躇满志的举起了令旗,前排的将士看到令旗,对身后的袍泽用手势比划了将军的命令,如此往复,大军缓缓开拔。

    此时,黄巾帅账内,张宝满眼通红,血丝勾连,对着躺在床榻上的张角发着呆。

    突然,张角的躯体微不可察的动了动。

    让精神恍惚的张宝气色一震,擦亮了自己的双眼,生怕刚才看错了。

    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过去了,张宝从希望就要到绝望之际,一声咳嗽声响起。

    全神贯注的注视张宝捕捉到了这个细微的动作,突然他脸色一变,赶紧扯裂自己的棉衣取出棉花,揉搓成球,正要有所动作之际,看到悠悠醒转的张角高兴的忘了动作。

    张角见张宝在侧,也是一脸喜意,只是刚恢复听觉的他就感受到空气之中有股音浪像潮水一样铺面而来,叫人喘不过气。

    张宝见他痛苦的模样赶紧用棉花塞住了他的耳朵,见他只是状态有点萎靡,并没有晕过去,长舒了一口气。

    “这是怎么回事?”

    张宝可没读唇语的本事,走到不远处拿着军中为了紧急沟通时方便准备好的绢帛将最近发生的事大概的写了出来。

    张角看毕,轻拈手指,淡然一笑“上天也不愿意看到汉军胜利,天命在我??!”

    见张角装模做样的模样,张宝这听不到的别提多好奇,当即写道:“大哥在说什么?”

    “命众将来此议事!”

    虽然没有解开刚才的疑惑,但张宝还是乐呵呵的去了。

    当天塌下来的时候,人就会发现,以前有巨人撑着天的感觉真好!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