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洪鸡 第四十八章 曹操的多疑病犯了
作者:诚薇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夜,黑夜。 .org

    抬头看天,黑云遮住了月色,让整个夜晚在寒风中增添了肃杀之色。

    看着远方曹操领着一百名先锋队的隐藏之处,洪鸡不由的回想起了帅帐议事时,曹操自高奋勇请命做先锋情景。

    ……

    “末将请命做这先锋统领!”

    “孟德何必如此冒险,若你要这功劳,回头上报的时候我把这功劳记你名下就好了?!?br />
    如此诛心,将帅离德之语恐怕也只有洪鸡才能一副理所当然的说出口了。

    虽然众将领心里不啻,但听到这话的曹操却是感动万分。如何才能最简单直接的证明两人的关系好呢?就是不顾后果的为了那人去伤害很多的别人。

    洪鸡无所顾忌,但曹操还是颇为惜名的,之前接受了洪鸡好意领了波才的大功那是不得不如此,现在有机会证明自己,他当然不会退缩。

    ……

    黄巾营寨的河边,迷迷糊糊的黄巾军谁也没有注意河边上插满了密密麻麻的管状物。

    少顷,一个管状物下飘到了处阴影的地方,一个人影随着浮出了水面。

    小心观察着黄巾动静的曹操随口赞道:“不想洪兄竟能想到如此水下呼吸法,让这夜袭少了几分周折?!?br />
    仔细观察了动静,胸有腹案的曹操勾了勾三下食指。若是一切都是透明就会发现,他的手指上有绳子与令一人的手指相连。

    发完信号的曹操与刺杀小队在一分钟内纷纷上岸,扑向了一队巡逻队的后背。

    这群黄巾长时间受噪音袭扰,早已经萎靡不振,突然受袭的情况下竟一分钟也没有撑到,在惨叫声中死去。

    只是他们的惨叫并没有引起其他没看到这方向的巡逻侍卫及岗哨的任何注意。

    得手的曹操及几个临近的士兵取出怀中的长布简单的将尸体覆盖后就找寻新的目标。

    在曹操寻找猎物的时候,位于高台上的哨岗也朝原来刺杀的方向看来过来,只是困倦加上耳边时不时的透过棉花传来的噪音让他心烦意乱,看到没人之后也就没多注意,转开头去。

    短短半个小时,小心谨慎的曹操频频得手,营寨周边多了许多突起的不平的“小土堆”

    站在营口的徐贤忽然发觉巡逻的密度好像降低了,十几分钟了都没有一队侍卫从他身边经过。

    “这群小兔崽子不会又偷偷跑到哪个地方瞌睡去了吧?”

    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并不是敌袭,而是睡觉,这也是他最渴望的事。骂骂咧咧的徐贤离开了营寨口,朝岸边走了过来。

    突然他看到一小块突起,露出了疑惑之色。

    无巧不成书,此时一阵大风吹过,吹熄了附近的一处火把,也把覆盖尸体的黄布吹了起来。

    徐贤瞳孔张大,心跳加速,大声道:“敌袭!敌袭!”

    惊慌失措的他忘了大家都暂时性的成了聋子的事实。

    待反应过来,他快步朝通知处跑去,那里有许多值班的卫兵,负责将消息迅速传递给每个帐篷里的人。

    砰!

    跑的太快,徐贤跟一队黄巾撞到了一起。

    “你们这群臭猪!”

    从地上爬起来的徐贤开口就是一阵谩骂,然后就是跟曹操等人的大眼瞪小眼。

    哪有将军不认识自己的兵,徐贤看到全是生面孔,哪里不明白眼前这对人马是敌军变装的结果,当下大声呼救,拔腿就跑,浑然忘了刚才想起来的大家都暂时性的成了聋子的事实。

    噗!

    严重失眠的徐贤哪里跑的过加了功名利禄buff的曹操,三两步追上就是一刀。

    又过了半小时,剪除了所有岗哨的他换上了原先的服装,命人登高台释放信号。

    觉得大局已定的曹操松了口气,站在岸边的他不由的回望漆黑的营寨。

    “为何营寨弄的如此漆黑?是为了省油,还是一点都不担心会有敌军从别处偷袭?”

    怀疑的种子一在曹操的心里埋下就像打了激素一样在曹操的心里生根发芽。

    暮然间他觉得自己已经背上冒出了冷汗“这次偷袭也太容易了吧?虽然我们很小心谨慎,但也不至于一点像样的反偷袭表现也看不出来呀!我都已经做好了强建木桥的准备,跟黄巾打一个集合的时间差,为何竟如此顺利?!?br />
    曹操越想越不对劲,感觉那漆黑的营寨就像只择人而嗜的凶兽。

    这时一人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吓的他立马拔??慈?。

    “将军是我!”随着信号的发布,洪鸡已经命令停止了噪音,大家纷纷取出了耳中的棉花。

    曹操看到熟悉的面孔时,才发现自己有些神经过敏了,收剑观察起了木桥的进度。

    此时一个宽达1米的巨形木筏已经被众将士合理推到了河的一半,待推到河岸边,这边的人提到岸上,一座简易的木桥就算建好。

    “夜袭,老子还没玩过这么有趣的花样呢!”

    随着洪鸡进攻命令的下达,袁绍跟曹操训练的新军就快速的过河。

    由于偷营并不需要太多的人马,加上新军洪鸡觉得跟自己比较亲,如此大功就想让他们立,将北军的人马留在身边。

    如此厚此薄彼让卢植等人不满之余也是无可奈何。虽然他也可以直接改功劳簿,用不着那么麻烦,但毕竟自己还是执金吾,北军说起来也是自己的人马,只是没有相处,没什么感情。

    都是自己的兵,洪鸡也不好施行对曹操的那套。

    近万的新军成功渡河后,曹操虽然还是有所疑虑,但也不会因为疑虑放弃近在咫尺的大胜,更何况决定权还不在他。

    “杀!”

    霎时间喊杀声震天,近万新军冲向了漆黑的帐篷。

    只是外面喊杀声再大,坐在一处简易营帐内的张角等人也没有任何反应。但没反应不代表张角没有准备,他在等一个信号,只是这个信号绝对不是以声音的形式发出来罢了。

    突然间,张角面前一个串着小铁块,不知道连向何处的细线剧烈的抖动起来,他笑了:“鱼儿上钩了!”

    众将也是喜形于色,对张角更是敬佩有加。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