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洪鸡 第五十一章 第二个小弟
作者:诚薇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天雷滚滚,仙音淼淼,否极泰来,白日飞升。

    再多的辞藻都形容不出此时洪鸡的极度亢奋,但是作为新时代的杰出青年,发廊夜店的???,他深刻的明白一个道理:一个女的一直对你爱答搭不理,突然变得热情了,肯定是看上你的钱了。

    换言之,系统美女看上自己的《太上平天真经简述》了,也就是说这本书的价值肯定远远超出她开的价格。

    再想到张角在战场上那逆天的如同仙神的表现,洪鸡毫不犹豫的拒绝到:“老子不卖!”

    这掷地有声的四字一发出,洪鸡整个人的灵魂都飞了起来了,拒绝了一个一直都对自己爱答不理的女的,这种舒爽感真有种爽上天的快感。

    只是爽过不三秒,当洪鸡兴奋的翻开《太上平天真经简述》的时候,天书忽然化作了一阵白光飞向天空,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系统美女难得的补刀道:“天书有灵,没有主人,又有人相要翻看天书的话就会自动隐遁找寻有缘人?!?br />
    “我草nm??!我的恢复啊,我的属性啊,我这是造的什么孽??!”

    后悔,沮丧,各种各样的情绪聚集冲击脑海竟让洪鸡华丽丽的晕了过去。

    当洪鸡悠悠醒转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床上,顾望四周才发现大家居然都在。

    “你们怎么都在,这里是?”

    “将军没事真是太好了,当时我看到将军居然直面贼酋张角,将贼酋击毙,自己也手握张角的九节仗生死不知的时候可吓死了末将了?!?br />
    无所什么时候,什么时间,刘钰总不忘吹捧上官,而且说的那么大义凛然,冠冕堂皇,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人才吧!

    曾经沧海难为水,刚刚失去了那么多天赋特性的洪鸡,听到这舒爽的马屁没有什么激动之色,只是一脸抑郁难明之色。

    刘钰见此又抢先道:“将军莫要为那些为大汉捐躯的勇士伤悲,他们的牺牲是值得,他们不仅为天下的太平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死后更是有将军这么一位大仁大义,智勇双全,德才兼备的无双统帅为他们哀悼,若是他们地下有知,也能含笑九泉了?!?br />
    卢植、曹操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刘钰,竟然半天说不出话来。

    就连一脸抑郁的洪鸡也露出了笑容:“不错,不错,以后跟着混,保你吃香的喝辣的!”

    刘钰面色一喜,顺着竿子往上爬,当即恭敬施礼道:“末将刘钰拜见主公!”

    洪鸡一愣,看他恭敬叩首的摸样想到:“难道古代拜大哥的说法叫拜主公?嗯,应该是!”

    “好好好!你是我第二个小弟,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贼酋不是有两个么,张角的功我要了,张宝的功就给你吧!”

    刘钰大喜,赶紧又磕头叩谢,其余众将虽然颇有微词,但这战最大的功臣曹操都没说什么,他们也不好开口。

    “孟德,战况如何了?”

    曹操恭敬道:“回禀将军,贼兵已经全部授首,更难得的是我们缴获了完整……”

    刚想说“完整的张角的尸体”的曹操想到刚才刘钰夸赞洪鸡击毙贼酋张角的话,当即改口道:“我们缴获了被将军击毙的贼酋张角的尸首可以呈献给陛下?!?br />
    “不错不错,孟德,那捷报如何书写就交给你了,张角的功我要了,然后第二大功就给你,张宝的功给钧良,其他人等你自己看着办吧!”

    “末将领命!”

    分好功,吃完饭,缓解了点抑郁的洪鸡就出帐门散散心,走出营寨的洪鸡还是有点不甘心的想回当时天书跑的地方看看,刚走到河边就看到刘钰站在河边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周边有汉军在收拾运送物资都没吸引到他的注意力。

    洪鸡颇为好奇的走上前去:“钧良,有心事?”

    刘钰闻言,缓过神来后赶忙行礼:“拜见主公!”

    “不用多礼,”

    “说说看呗!”

    “这……”

    “怎么,不给大哥面子?”

    摸不透洪鸡心思的刘钰哪敢拒绝,老实道:“我本为步兵营校尉,但巨鹿之战,步兵营全军覆没,原本回朝几乎是必死之局,幸得将军厚爱赐予张宝之功,只是死罪可免,这活罪怕是难逃,所以心有戚戚?!?br />
    “我还以为多大的事,不就是要将功补过么?这么简单的事,张角的功我让你了,有这么大的功顶着,陛下也不会为难你的!”

    洪鸡拍着刘钰的肩膀一脸随意道。

    但洪鸡随口一句话却让刘钰傻了,他愣愣的看着一脸真诚随意的洪鸡,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本是汉桓帝刘志与宫女一夕欢好的私生子,且是桓帝唯一的儿子,但这见不得光的事知晓的本就不多,荒淫无度的桓帝死后,本就对他不喜的皇后窦妙更是没有考虑立他为帝,也没曝光他的身份,与其父窦武等商议,最终选择了解渎亭侯刘宏继承大统。

    只是窦妙再怎么不喜欢刘钰,但终究是爱刘志的,在观察了几年刘钰对自己没有丝毫恨意,平日里碌碌无为后,终究是不忍对刘志唯一的子嗣下手,只是安排了他当步兵营校尉,他官方的身份也被随便安排成了一个宗室的嫡子,一直到了今天。

    “将军,你这是?”

    “瞧你这副模样,老子没了这斩首的功劳,还没有指挥得当的功劳吗?在怎么说老子还是征东将军,大官中的大官,你这个做小弟的要是没个官职装身,说出去也丢大哥我的脸!”

    “可是……”

    刘钰刚想说话,却被洪鸡粗暴的打断“可是,可是个鸡ba,婆婆妈妈的,这事就这么定了?!?br />
    说完也不理刘钰,回营找说曹操改捷报的事了。

    看着洪鸡潇洒离去的背影,平庸了几十年,也沉默了几十年的刘钰发现自己居然哭了,而且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只是与小时候默默抽泣的悲凉不同,他第一次发现原来眼泪也可以是热的!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