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洪鸡 第五十二章 鸡打董卓
作者:诚薇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天时人事日相催,雨雪瀌瀌似冬来。

    寒风中施施而行的洪鸡疑惑道:“钧良啊,我难道记错了,不是还没到冬天么?”

    “现在虽然是十月(阴历),还是深秋,但北国的气候却是比南方来的早些?!?br />
    洪鸡只是单纯的郁闷了想找人聊天,闻言也没多做表示,随口道:“这什么时候才能到广宗啊,每天就耗在这路上,烦都烦死?!?br />
    “主公莫急,就快了,就快了?!?br />
    “快了,快了,7天前你就说快了,4天前你又说快了,现在都1天了,大哥!”

    刘钰一脸苦笑,他知道洪鸡并没啥恶意,只是单纯的想吐槽,作为小弟的他一时不知道说些啥,气氛围顿时僵在那里。

    “陷坑里了!陷坑里了!”

    远方传来士兵们的惊呼声,洪鸡连关注的**都没有了。

    打败张角,整理好战利品给洛阳送去捷报后的第二天,大军就向据守在广宗的张梁处开拔。

    只是天公不作美,刚出发那天就下起了小雨,之后转大雨,再后转小雪、大雪。

    御寒物资由于缴获了黄巾的战利品倒是不缺,但道路却是难行,加上5多巨钟尤其是那十多辆装载着纯铜铁的巨钟更是频频压陷因为雨雪而变得松软的道路,使得行程一拖再拖。

    巨鹿到广宗并不算远的距离,愣是走了1天还没看到个影。

    “还没好吗?”

    走到陷坑处的洪鸡一脸不耐烦道。

    “将军,这处道路本身就有个缺口,加上车轮的重量压开,如今整个车轮已经深陷其中,钟口也嵌入泥中,是故有些缓慢?!?br />
    已经让夏侯惇、夏侯渊等猛将帮忙抬钟的曹操回道。

    “把这十多个老是出事的铜钟扔了不就行了?”

    众将闻言都是一脸苦笑,几天前第一次出事的时候洪鸡就这么说过,当时卢植还好言相劝说:“将军不可啊,虽然贼酋已灭,但各地的叛乱却未靖平,一旦这重器外传,被贼寇发现大量制造,凭借着人数的巨大优势,对我们平叛将带来无法估量的困扰??!”

    然后每一次出事,洪鸡还是这句话,众将已经见怪不怪了。

    “到了广宗把这群铁疙瘩都融了,烦死了!”

    “要不将军先烤烤火吧,这天冷的不运动容易受寒的?!?br />
    洪鸡的恢复特性高达三阶,就是光着身子在大冬天里裸奔也只会觉得冷,穿起衣服后就啥事也没有,风寒这种小病他根本不care。

    但作为大哥,洪鸡还是很欣赏刘钰这种一门心思为大哥着想的态度的,话不多说,就烤起了火。

    手翻来覆去闲不住的洪鸡吩咐道:“钧良,去找军需官那找几只鸡过来?!?br />
    “???”

    “愣着干嘛,快去!”

    于是,让卢植等人苦笑不得是发生了。

    一边是将士们同心协力推几个陷坑里的车,一边是主帅洪鸡在一旁没心没肺没鼓励的烤着鸡。

    鸡快熟的时候,曹操如释重负道:“将军,车队可以正常行动了!”

    “急什么?来来来!大家都过来准备吃鸡!”

    “那是谁刚才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样?”只是这话大家都只敢在心里说说。

    对视一眼,尽皆默不作声的在钧良放好的毯子上坐下。

    “我说你们也真是,好好的有凳子不坐,非一个个的都要跪坐,难受不难受?”

    众人用沉默代替了尴尬。

    “钧良,把军需官找来?!?br />
    片刻,军需官一脸无奈的领着命令而去。

    “哇!美味??!”

    洪鸡小尝一口兴奋道,就要分鸡的时候,远方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

    众将纷纷起身握紧了手中剑,卢植、袁绍、曹操等人立马吩咐士兵做好备战姿态。

    一脸紧张的气氛中,汉军的旗帜映入眼帘,众将松了口气。

    对方看到如此多的兵马也很意外,待看到诸多旗帜中有“卢”字旗后露出一副了然之色。

    “驾!”

    大批骑军中冲出来三骑,为首之人一个胖子概括了所有,其左边是一个儒生模样的帅小伙,右边则是个身长九尺、虎体狼腰、豹头猿臂的绝世猛将。

    只见那胖子大声道:“我乃陛下亲封东中郎将董卓,卢植何在?”

    卢植疑惑不已,上前道:“不知将军找植有何要事?”

    “圣旨到!”

    众人见他拿出了份黄绢,不敢怠慢,纷纷跪地,见众人下跪接旨,洪鸡也不敢怠慢,手拿着两个烤好的鸡也跪了下来。

    李儒见人群中洪鸡身穿棉衣,手拿着两个烤鸡的模样也是一脸怪异。

    由于头发太长,加上有些融入现在生活的洪鸡,闲来无事,弄了个平髻的发型,原先的白发没有显露,旁人竟无法第一时间通过他那绝世的容颜分辨出他是谁。

    “卢值督军不利,贻误战机,现革去职务,回京职务,回京候审!”

    董卓念必,一脸冷酷道:“来人!给我拿下?!?br />
    卢值闻言,一脸苦笑:“臣,接旨谢恩!”

    就在董卓一脸的得意的时候,洪鸡带着鸡就走到了董卓面前。

    “我草尼马!”

    一把把木串上烤好的鸡连同木串砸到了董卓肥肥的脸上。

    董卓双目喷火,所谓主辱臣死,华雄操起宝刀就要结果了洪鸡。

    “且慢!”

    却是李儒大声出声制止了华雄不理智的行为。

    “敢问阁下是?”

    “老子是大将军之弟,当朝执金吾,汉征东将军,平西亭侯洪鸡!怎么,你有意见?”

    董卓,李儒听的一身冷汗,赶紧下马行礼道:“下臣拜见大人!”

    “我草尼马!”

    洪鸡操起左手上仅有的鸡又打了过去。

    “啪!”

    油腻的鸡跟油腻的脸撞在一起,虽然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那种屈辱,却让董卓死死的握住了拳头,仿佛要把手中的空气捏爆。

    “知道我为什么打你么?”

    “下臣不知?!?br />
    “卢植现在是我的兵,你问都没问我的意见就要抓我的人,我的脸往哪搁????”

    最后一个字声音陡然提升了八度。

    董卓觉得自己的拳头握的更紧了,一旁的李儒见董卓的模样,恐董卓按捺不住自己的怒气闯下滔天大祸,赶紧上前道:“将军勿怪,我家主公只是奉旨行事,实在不知将军在此?!?/div>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