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洪鸡 第五十四章 被人海淹没的汉军
作者:诚薇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群生蒙昧迷歧径,世道崩坏济苍生?!?.szw. -》而今贤师撒手去,信众潸潸泪满襟。

    “为大良贤师报仇!”

    都不用将领煽动,就有涕泗横流的信众高呼起口号。

    刹那间千呼百应。

    巨大的声浪席卷了整个广宗,并以雷霆之势朝四面八方扩散。

    “咦?孟德,你有么有听到啥声音?”

    “确实有听到,只是声音太过模糊?!?br />
    “前方就是广宗了?!?br />
    刘钰说道。

    “噢?有意思?!?br />
    随口呢喃一句的洪鸡也没在意,就领着大军走出了山道。

    瞬间天高地阔,一望无际的平原映入眼帘,那平原视线的尽头,一座大城拔地而起,不用想洪鸡也知道它就是广宗无疑。

    “将军,要不要先造些攻城器械,等下若是攻城没有器械只怕是难办?!?br />
    卢值见洪鸡没有停下的意思,赶忙建议道。毕竟一样望去广宗附近可没有什么可砍伐的树木,都是草地或是黄地。

    “不必,不是有那些宝贝疙瘩么?”

    看着洪鸡随手一指的地方,卢值笑了:“却是末将多虑了?!?br />
    在一脸轻松的气氛中,大军行至广宗城下不远处。

    在看清城下的景象时,洪鸡倒吸口凉气。

    张梁并没有如同预料般据城而守,而是选择了倾巢而出,在一万多严阵以待的黄巾后面,站着的是密密麻麻毫无阵型可言的人海,那人海虽然一个个破衣烂衫,有的甚至不足十岁,但提着刀要择人而噬的双眼让人丝毫不怀疑他们敢杀人的决心。

    没有对话,没有交谈,见汉军抵达,张梁就下了全军冲锋的命令。

    霎那间鼓声大作。

    那咚!咚!的声响像是心脏的跳动,让冲锋的人们看见了自己的内心。

    没有对汉军装备整齐,军阵分明的恐惧,有的只是热血上涌的愤怒,为大良贤师报仇的决心,以及抢回大良贤师的信仰。

    “他们都疯了?”

    刘钰一脸不可思议的惊叹道。

    “他们没有疯,只是执迷不悟!”

    指挥着北军列阵的卢值很是复杂,他不能理解为什么他们明明是大汉的子民,为何要为一个叛逆,挥洒自己脆弱的生命。

    “越骑营拒敌,射声营射击,长水营、屯骑营侧翼杀敌!”

    看着卢值有条不紊的指挥战斗,洪鸡很是满意自己让他指挥的决定,毕竟看过他在巨鹿指挥的表现,他也不想弄出啥幺蛾子,方正最后功劳的分配都自己定。

    轰!轰!轰!

    两军终于短兵相接。

    但张梁麾下的黄巾青壮又如何比得张角麾下的黄巾先锋?越骑营半步都没退就死死的顶住了黄巾青壮的冲锋,然后就是理所当然的屠杀。

    侧翼,不,是越骑营旁边的正面战场,两大骑兵营对身无存甲的老幼、妇女发起了惨无人道的冲锋。

    鲜血,尸首刺激着众人的感官,也震颤着世人的灵魂。

    一只军队人多但是弱少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它有信仰。

    就是5万头猪让一万多人杀都能把人活活累死,更何况是5万提着刀要杀人的人?

    骑兵的冲击力很快就被厚厚的人海卸去,就在他们想退之时,他们突进去的人海就像海浪一样扑了上来。

    一个个奋不顾身的拿着手中的武器挥砍,不管是人还是马。

    武器掉了就用牙齿咬,用四肢死死的缠住要转身的马匹。

    一个人死了,手还死死的拽着马脚,其他人踩着同伴的尸体继续冲。

    即便这些冲上来的人骑兵营的将士随手就能杀死,但他们的尸体却如同沙包一样构筑成了厚厚的防线,防止敌人的逃脱,限制着敌人的活动空间。

    一万人,两万人,十万人,但死去的人达到恐怖的十万计时,射声营的箭射没了,骑兵营的将士已经被人海淹没,若不是还能像溺水的人一样扑腾扑腾作响,大家都可能觉得他们死绝了。

    即便如此,卢植等将也坚信此战必胜,敌军已经战死已经达到恐怖的2%,这对普通的军队来说都是足以令对方溃败的比例,更别说是这群装备上武器的老弱妇孺。

    但这一切在黄巾老弱爬过堆积如山的尸体,滚落到汉军阵营,突破了越骑营的封锁后,卢植终于色变。

    但色变之后,卢植还是犹豫了,尸体是把双刃剑,他既阻挡了汉军的进攻限制了汉军的活动,也为黄巾军突破创造了条件。

    但同时他也限制了黄巾金本就不大的杀伤力,靠着层层尸海的掩护,即便汉军的行动被限制,但同时黄巾军也限制了黄巾军的进攻。

    换言之,随着汉军体力的消耗,行动愈发不变的同时,他们从原来要面对四面八方来的危险,变成了只需要面对一面的危险,因为其余各面都已经被堆积如山的尸首挡住了。

    半生的戎马生涯,卢植只见过张角的部队根本无视战损比,只要他在的一刻,就是部队都要死绝了,还是会要不犹豫的冲锋,他绝不相信眼前的普通老弱妇孺也能做到,所以他想坚持。

    但卢植想坚持,不代表洪鸡想坚持,本着张角都死了,统领大军的自己妥妥的大功的想法,可不想在这里阴沟里翻船,当即就要下令鸣金收兵!

    “将军,不能撤??!”

    卢植赶紧劝道,曹操也看出了问题的严重性,一旦后撤,等于将陷入敌军重围的屯骑营和长水营彻底葬送,就连与敌军僵持的越骑营也可能因撤退不及而损失大半,只有在后面用长枪辅助越骑营杀敌的射声营能全部幸免。

    就在洪鸡要乾纲独断的时候,最为鸡贼的刘钰看向了在后方一动不动的5多个巨钟建议道:“不若派人传讯骑兵营?;ず米约旱亩?,射声营全体站在巨钟“钟顶”处,然后下令越骑营?;ず米约憾涞耐背吠??!?br />
    众人眼前一亮,本以为打群农兵会很随意,打着打着本着惯性思维都忘了己方还有战略性武器。

    但即便如此,卢植还是犹豫了,他不是那种不懂得取舍的人,但为了那些老弱农兵可能要牺牲掉屯骑营、长水营、越骑营三大营,值得吗?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samp>
<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video></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