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居正 张居正4-火凤凰 第 一 回 钱知府迎宾谋胜局 张首辅南归似帝王
作者:熊召政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张居正4-火凤凰 第 一 回 钱知府迎宾谋胜局 张首辅南归似帝王

    刚过罢万历六年的春节,北直隶真定府的知府钱普就忙得脚不沾地。他这忙倒不是为国计民生,而是为了迎接当朝宰辅张居正的过境。

    夺情风波之后,遭到廷杖的艾穆、沈思孝、吴中行、赵用贤、邹元标五人被逐出京师,流徙边疆蛮荒之地,京城的局势又渐趋平静。在张居正的一再请求之下,李太后同意待皇上大婚的仪式举行之后,准假三个月让他回湖广江陵老家葬父?;噬系幕槠诙ㄔ诙率湃?,照此推算,张居正回老家的行期,最早也得到三月份。钱普从邸报上看到这则消息,心里顿时就盘算开来:京城通往湖广的官道,从保定府经真定府,再过顺德府入河南境。南北官道在真定府境内有三百多里路,走得快也得四天时间。四品知府在地方上虽然是人抬人高的青天大老爷,但想见一次首辅也是难上加难,即便进京觐见,也是公事公办,两只手搁在膝盖头上,挺着身子把几句干巴巴的官话说完,就得拍屁股走人。自始至终宰辅都不拿正眼瞥你一眼,纵想巴结讨好也找不着机会。钱普想着自己与张居正之间,既无乡党之情,又无师生之谊,从里到外都找不着一根线和宰辅牵上。这年头,椅子背后没人,想在官场上呼风唤雨晋级升迁真是比登天还难。钱普是嘉靖四十二年登榜的进士,万历三年,由扬州府同知升任现职。与同侪相比,他的迁升不算快,但也不算太慢。他却总觉得自己屈才,其因是无法攀援当路政要,尤其是张居正——这可是大明王朝开国以来最有权势的首辅。当今皇上称他为“元辅张先生”,不但口头上这么叫,还每每见诸于圣旨文字,这也是史无前例。钱普决心利用张居正在真定府境内的四天.好好儿地巴结一番。

    主意既定,他便把门下的几位师爷找来商量对策。这些挖窟窿生蛆的“智多星”们纷纷献计:

    “首辅入境之日,凡他经过的路途,一定要打扫干净。三月份正值春荒,路上行人倒有一半是叫化子,让各村的粮长负责,把叫化子都弄到空屋子里关几天?!?br />
    “首辅人府城,走的是北门:从北门到南门,街两旁的房屋都要粉刷一遍重新装饰,让首辅感到真定府的升平景象?!?br />
    “首辅的随从都要好好接待,常言道宰相门前七品官,这些人千万不能得罪。阎王不收礼,不等于小鬼不要钱,咱们一定得对症下药?!?br />
    钱普一肚子小九九,身边人抬举他,说他眉梢儿都是空的,这也不是假话。此刻听了师爷们的发言,他笑了笑,说道:“诸位都有好见识,建议都不差.但依本官来看,还只是表面文章。这样一些事体,你想得到,人家保定府就想不到?听说保定知府吴显焕大人,早就在安排接待首辅的事儿了。因此,咱们真定府,一定要订出别人打破脑袋也想不出的接待方案,要有绝活儿,咱们做出来了,不单让保定府吃惊.就是咱们的下一站顺德府、广平府,乃至河南的开封府、南阳府,湖广的襄阳府、汉阳府等等,都无法超越,也无法仿效。只有这种独一无二的接待,才算成功?!?br />
    众师爷一听,知道钱普已是胸有成竹,于是附和道:“东翁识见高超,想必早就有了非凡之计,还望东翁明示,我们下头照办就是?!?br />
    钱普于是眉飞色舞一二三四神侃一通,师爷们莫不心悦诚服,依计领了各自的差事,分头料理去了。

    不觉已到二月底,北直隶衙门给辖下的五个府移文,通报首辅归乡葬父,定于三月十一日从北京启程,凡南北官道经过的府县,务必认真接待,从吃喝住行到安全保卫,都不得出半点差错。不几日,由礼部、兵部和锦衣卫三大衙门派员组成的打前站的人马来到了真定府城,这些人挑剔得很,就接待细务一件一件和钱普仔细磋商,直到他们觉得事事放心,再无一点犯头,这才又打马前行,到下一站检查去了。钱普其实留了一手,他只拣人家想得到的场面事向打前站的官员禀报,真正的绝招儿却瞒下不说,他生怕让别人抢了他的先机。知道了首辅离京的具体日期,他又安排几路探子到京畿和保定府打听沿途的接待情况,从起止住行,首辅的好恶,甚至膳食的菜单,凡能弄到手的情报,每日都有快马向他具禀。从京城到真定府城是六百里,人真定府境是四百五十里地,钱普决定到保定府与真定府交界喘接。三月十七日,他听说首辅的车驾已到保定府的庆都县,他便带着属下的官员浩浩荡荡来到了庆都县与真定县交界之地。9li?et

    官道一入真定县,便有一个小小的驿站′站前头是一座亭子,供过往行人歇肩饮水。如今这亭子修葺一新,年久失修已经破旧的驿站不但重新整理粉刷过,里头的供张设备也全部更新。钱普带着人马赶来这里已近午时。打从三月十一日张居正离京南下,这七天时间钱普就没睡个囫囵觉,这会儿刚说歪在炕上打个盹,随他一道来的钱粮师爷孙广路像踩了风火轮似地跑进来,忙不迭声喊道:

    “老爷,快,来了!”

    “来了,在哪?”

    钱普睡意全消,一下子从椅子上弹起来,一提官袍咚咚咚跑出门去,孙广路跟在他屁股后头,一边垫着碎步一边气喘吁吁回道:

    “大约只有一二里地了,喏.你看,前头的仪仗旌旗,明晃晃的都看得见?!?br />
    说话时,二人已登上几步套走进了亭子里头,钱普手搭凉棚隙望,只见西北方向的官道上,马蹄踏踏彩旗飘飘,冠盖如云车驾如簇:这支队伍差不多有一千好几百人,摆成长蛇阵,迤迤逦逦朝这边走来。

    “好威势!”

    钱普在心里头艳羡地赞叹了一句,习惯地舔了舔两片薄薄的嘴唇,扭头一看,方才还空荡荡的官道上,忽地站出来百十名官吏,好像都是从地缝儿里钻出来的。这些都是他的属官僚吏,先前都猫在各处房子里打尖歇息,听得动静,都一齐跑出来看热闹。钱普扫了他们一眼,像塾师训戒村童一般嚷道:

    “各位记住次序,在官道两侧跪迎首辅人境,千万不可乱了章法.明白了?”

    “下官明白了?!?br />
    众官员亢声回答。亭子两侧.早已铺好了红毡,官员们在孙师爷的安排下,都各就各位,一刷儿挺身跪起。

    这时.首辅的导行队伍斧钺仪仗令旗牌扇已逼近真定县境。钱普慌忙跳下亭子,站在路中间朝两厢一挥手,早已训练得滚瓜烂熟的锣鼓班子一齐敲打击奏起来:一向冷僻的县界处,顿时间钟吕高鸣喧声震耳。锣鼓鞭炮声中.更有三十二支大唢呐呜哩哇啦奋力吹响,明耳人一听便知,唢呐班子演奏的是恭迎圣人出行的《引风调》。

    坐在一乘十六人抬的明黄围帘大暖轿里的张居正,看了一个多时辰的书,感到眼拘些疲乏,正说闭目养一会儿神,忽听得前头传来喧天锣鼓,他感到轿夫的步伐也慢了下来,正欲询问,护卫班头李可拍了拍轿杠隔着轿帘向他禀报:

    “大人,前头就是真定县境,真定府知府钱普率众前来迎接?!?br />
    “这个钱普,为何要如此兴师动众?”

    张居正小声咕哝了一句,遂站起来伸了伸懒腰,作好下轿的准备。

    论节令,谷雨已过了几天,一眼望不到边的华北平原上墒情已动,葱葱的麦色一天变一个样。柳条儿滚绿,榆钱儿绽青,融化的雪水流人滹沱河中,变成翡翠样的春浪,把辽阔的北国滋润得更加妩媚。万物昭苏生机勃勃,?;堵斫写汗馊缇?,如此良辰美景,怎不叫人心旷神怡。事实上,打从春节一过,张居正遇着的就尽是喜气事儿。首先是春节之前,从江南各处粮站里兑运来京的一百多万石粮食,都一粒不差地足额运抵通州仓。自永乐皇帝迁都北京后,南方的税粮都是分春秋两次解运。斯时运河水丰,容得下千石大漕船的航行。但祸福相倚,一年中,最让人提心吊胆的也是春洪与秋汛。船行河中,若连遭淫雨,洪水滔天,船毁人亡的惨剧每有发生,粮食损失少则十几万石,多则二三十力石,从未足额收缴过。一二百年来,这个矛盾始终不能解决。张居正上任后,启用水利专家吴桂芳出任漕河总督,三年时间,江淮漕河的治理大见成效,通过疏浚与闸站的修建,增强了水系的调节功能。去年夏秋之交,吴桂芳大胆上疏,建议改春秋兑运为冬运。冬天本属枯水季节,有些河床地段水浅仅没脚踝,不要说大漕船,就是浅帮船也断难通过。但经过吴桂芳的三年治理后,多处蓄洪湖泊可开闸放水,保证漕河运粮的必需水位。这一举措更改了朝廷二百年的祖制,如果疵不当稍有差错,势必会引起反对派新一轮攻击。张居正虽然慎之又慎,但仍力排众议采纳吴桂芳建议。如今冬运成功,一百多万石粮食安全运抵京师,没有沉没一条船,伤亡一个人,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张居正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他迅速奏闻皇上,万历皇帝一高兴,下旨永久废除春秋兑运,将冬运著为永例。美中不足的是,实现冬运的第一功臣吴桂芳因积劳成疾,于正月间死在任上。水利乃国家经济命脉,漕河总督不可一日或缺,张居正力荐另一位治河专家,现任工部左侍郎的潘季驯迅速接任此职。这一安排,得到了士林的普遍赞许。9lib?et

    冬运的成功,所有当事官员都得到了嘉奖,或升官晋级或封妻荫子,这帮子人乐得还没醒过神来,第二件大喜事又接踵而至。正月元宵节期间,皇上与万民同乐,还在午门前看鳌山灯的时候,辽东方面六百里加急传来捷报:却说辽东巡抚张学颜与总兵李成粱探得情报,蒙古鞑靼部落欲趁边疆关城欢度春节之际,长途袭掠抢劫牛羊。这二人遂将计就计,诱敌深入迂回包抄,团山堡一仗,将进犯的虏敌合围掩杀,大获全胜,自虏酋以下,斩得虏级八百余首,这是多年都未曾有过的大捷,不但国威大震,对鼓舞九边将士的士气也大有裨益。小皇上当即采纳张居正的建议,迅速派遣乾清宫值事太监魏清代表他前往辽东前线犒赏三军论功行赏。进总兵李成梁禄爵一级,命张学颜出任辽东戎政总督——这也是张居正的主意。北方九边治民为政,由巡抚负责;守土为军,由总兵掌控。为了便于辖制,张居正决定创设戎政总督一职,挂三品右都御史衔,集军政大权于一身,张学颜是担任这一职务的第一人。

    有了这两件大喜事垫底,第三件大喜事——即万历皇上的大婚,更是把京城的吉庆气氛推到极致。早在万历四年,由两宫皇太后主持,就为万历皇帝选定了皇后——京城一个千户所镇抚王伟的女儿。千户所镇抚是一个从六品的武官,在京城,人们讥笑这等官是“啄米官”。惟其如此,才合了李太后的心意。她自家出身卑微,因此一心要寻个小户人家的女儿来当自己的儿媳。依她的观点,小户人家的闺女贤淑,懂得艰难,不会胡搅蛮缠不识大体。王伟是浙江余姚人,世袭军职,为人厚朴谨守本分,其女温婉端庄,虽小鸟依人却无半点狐媚。两宫皇太后从上千名待选的淑女中单单挑中了她,第一是她的福报,第二也有某种偶然性。这李太后抱孙心切,一经选定皇后,就巴不得她马上与万历皇帝成亲。她的意思是把佳期定在万历五年秋。命冯保前去与张居正商量,张居正就此事上疏曲折提出反对意见。他认为皇上才十七岁,皇后才十五岁,两人都还太小,鸾风和鸣的吉庆日子是否应该往后挪挪?李太后采纳张居正的建议,但也不肯把佳期挪后太多。经多方磋商,终于确定了二月十九日作为大婚吉日?;噬铣汕?,自有非常繁杂的规仪,李太后委托张居正全力操办↓罢春节,就赐给他大红锦袍一袭,要他换下守制的青布袍子。穿上这件明晃晃的绯衣入阁办事,不免又引起清流们的腹诽。张居正一心要办好皇上的婚事,对那些风言风语早已弃之不顾。到女方家里提亲,英国公张溶被任命为纳采问名使,张居正被任命为纳采问名副使。前前后后忙乎了近一个月,终于完成了这一盛大的庆典。?9ib?

    万历皇帝大婚后三天,张居正再次向皇上告假,请求回老家葬父?;噬险獯巫剂怂?,并把他请到平台亲切会见。说道:

    “元辅张先生,朕准你三个月的假,你要遵守这个时间,届时回京,履职不误?!?br />
    “臣谨遵圣命?!?br />
    “先生走之前,内阁公务要妥为安排:”

    言及内阁,张居正心里颇犯踌躇。按朝廷规矩,内阁不可一日无首辅,他回家这三个月,例与出一个人来临时担任首辅一职,他因此把在野在朝的阁臣都仔细剖析一遍。隆庆朝中的阁臣,尚有三人在世。他们是徐阶、高拱、殷士瞻。如果要挑选临时首辅,首先要从这三个人中物色。张居正反复权衡,觉得这三个人都不合适。徐、高二位都任过首辅,高拱与他是政敌,一旦坐上这位子,岂有再让出的道理?徐阶是他前辈,复登宰揆之位,他三个月后回京,又怎么好意思让他归山?至于殷士瞻,此公亢急任性,中官里头有不少人喜欢他,一旦获荐来京,无异于引狼入室:至于现任阁臣吕调阳、张四维二人,虽惟他马首是瞻,但谁又能保证他们久后不生二心?思来想去,张居正不肯临时让出首辅之位,而且还想在走之前再增加两位阁臣,以对吕调阳、张四维两位老阁臣形成牵制。但能否达到这一目的,还得看皇上的态度,眼下皇上主动谈到内阁,张居正也就顺风顺水引上话题:

    “按规矩,臣乞假三月,应寻一德高望重的资历大臣临时替代臣之空缺?!?br />
    “这个就不必了,”小皇上似乎想都没想,就立马恳切回道,“如今天下士林中,还有谁可比先生?”

    “皇上过奖,臣不敢当?!?br />
    “朕并非溢美,这是实际情形:朕现在是一天都不想你离开,但葬父事大,朕不能拦你,你离开内阁这段时间,大致公务,布置妥当就是?!?br />
    “臣谨遵圣命?!闭啪诱醯檬奔湟训?,趁机言道,“内阁事务繁杂,臣一旦离开,恐吕调阳、张四维二人忙不择事,难以及时疵,造成延误?!?br />
    “先生的意思是?”

    “臣请求皇上,能否增加阁臣?”

    “这有何难,既然先生认为必需,增加就是,阁臣新增人选,还望先生提出?!?br />
    此次会见之后不几天,大约三月初,张居正趁热打铁正式向皇上提出增补礼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马自强,吏部左侍郎、东阁大学士申时行二人为阁臣,皇上很快批准,批谕是“随元辅张先生人阁办事?!甭碜郧吭凇岸崆槭录敝?,对张居正颇有微词,这次却得到张居正的推荐人阁,他自己也感到意外,感情上顿时对张居正亲近了几分。申时行本是张居正执掌翰林院时的门生,为人温文尔雅谦虚冲和,所以一直得到张居正的信任和提携,此次人阁也在情理之中。

    经过这一次人事安排,张居正解决了宰位不受觊觎的后顾之忧,也就放心大胆地回家葬父了。三月十一日动身那天,皇上命百官到郊外真空寺班送,并诏遣司礼监太监张宏代表他举行郊宴饯行,两宫太后也都派随堂太监前来赏赐金币赙仪?;噬匣骨鬃允谝?,安排锦衣卫管辖的禁兵千余名随张居正南行,沿途跸护。戚继光闻讯,更是派来一百名鸟铳手作为前导以壮声威。首辅南归,享受的待遇规格如此之高,简直与帝王无异。但这一切都是来自万历皇帝的旨意。上行下效,凡张居正经过之地,官员们莫不全力以赴诚惶诚恐安排接送,生怕有所疏忽被好事者奏本上去,惹怒圣上吃罪不起。

    离京七天,每日酬酢应付场面,张居正已心生厌烦。加之他归乡心切,每天赶路都在八十里以上,所以对各地的接待,他满意者甚少。有的地方,官员们苦等几天,好不容易盼得他来,他却连轿也懒得下,只撩开轿帘儿同当地官员打个招呼就招摇而过,把官员们晾在那里一个个呆若木鸡。现在,听李可说已人真定县境,因在轿子里坐的时间长了,想下来活动活动腿脚,便吩咐停轿。当他踩着轿凳下了轿,在那座金碧辉煌的六角亭子前站定时,震天价响着的锣鼓唢呐突然间戛然停止,钱普跑步上前当面跪下,高声禀道:

    “真定府知府钱普,率其属下五州知州,二十七县县令恭迎首辅张大人入境?!?/div>

  • 920627433 2018-02-22
  • 124322432 2018-02-22
  • 607882431 2018-02-22
  • 732946430 2018-02-22
  • 689525429 2018-02-22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