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指环空间 第008章 血的记忆
作者:冒水指尖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妈妈,我饿了,舅舅也饿了,可以开饭了吗?”

    艾笑语发现她成了焦点中,身为主人也不好一直这样,就转移了话题。

    “好,可以开饭了。晚林来,和我一块去厨房端菜。你们都不要客气,坐下吧。来,小雪,你也坐啊?!?br />
    艾妈艾爸还有田大夫两夫妻,都在帮忙端菜,艾笑语看着桌上的菜,只有四道肉类有回锅肉,青椒肉丝,酸菜鱼,蘑菇炖小鸡,还有就是河水豆花和各种小菜。

    这样的菜色,对于九零年代的农村来说,是非常丰盛的了。

    “来,大家都吃吧,不要客气。小雪,你是第一次来我家里,房子破得很,菜色也很普通,你不要介意啊?!?br />
    艾妈其他人不担心,都是常有来往的,而弟妹梁雪是城里人,是军医,家里的环境好,她真的害怕给弟弟丢脸。

    “二姐,你太客气了,我吃着这菜很好吃啊,你的厨艺真好,有机会的话,你教教我啊?!?br />
    梁雪昨天第一次回到丈夫的老家,虽然很旧,但她觉得还不错,有股书香之家的味道,但今天来到二姐家,看到破旧的茅草屋,她真的为二姐担心,这样的家庭,听说还有一对极品老人,她真不敢相信,这样的家还能住吗?

    “是吗?呵呵,这都是些菜常菜,都是我胡乱做的,你就不要夸我了,我清楚自己的水平。听说城里人的菜特别讲究,我可不能乱教你,你让晓竹给你找个专业的。你要实在喜欢二姐做的菜,就多吃点啊?!?br />
    艾妈清楚自己的厨艺,都是托了女儿指环空间的福,要不然,她的厨艺完全上不了桌面。

    吃过午饭后,田大夫一家知道几兄弟姐妹有事情要谈,早早就回家去了。留下来的都是自己人,各自都说起了各自的事情。

    当然,大家的骄傲白晓竹的事情最受关注,白晓竹自1976年参军以来,也有15年的军龄了。

    白晓竹十几年来,一直参与着包括1979年中越边境中方自卫还击作战1981年中国收复扣林山、法卡山之战1984年中国收复老山、者阴山、八里河东山之战中国对越拔点作战、两山轮战、对越坚守防御作战等中越边境军事冲突。

    艾笑语也清楚了他为什么十几年来,中间就回过一次老家了,也理解了“军人就是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深刻含义。

    白晓竹现隶属成都军区,艾笑语以及身边的亲人朋友上一世一直是平常白姓。

    这一世多了这个充满变数的舅舅,也安静地坐在一群大人的旁边,听着舅舅白晓竹谈论着她一点儿也不了解的军人生活,以及舅妈梁雪不经意间的话语里流露出来的**特有的生活环境。

    “二姐,上次你来信说要出去打工,具体是怎么回事???”

    白晓竹这次亲自来了白晓兰的家,他真的很难受,他现在的命运是完全改变了,大姐白晓梅嫁的大姐夫徐长远是村干部,五个子女也长大了,生活还不错,小妹白晓菊住在白家祖传的大院子里,没有公婆,妹夫程海是木工,有手艺,生活很不错。

    唯有二姐白晓兰,为了让他放心参军,把家里的重担接了过来,照顾母亲,抚养小妹,错过了好几个结婚的好对象,后来大龄了才找了现在这个,过上现在这样的苦日子。

    他现在在部队发展得很好,跟着妻子娘家的兄弟也挣了不少钱,白晓竹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帮白晓兰脱离现在的公婆,自己当家作主。

    “你姐夫是个裁缝,上星期他去城里看了几个服装厂,我本来打算跟着他出去打工,也跟着学习做衣服?!?br />
    艾妈早就离开这个家了,但一直舍不得女儿,不知道怎么安置女儿,现在知道女儿的神奇指环空间,更加不想离开她了。

    “那笑笑怎么办???姐夫带着你这个徒弟,不可能还把笑笑带得上吧?”

    看着坐在他怀里乖乖不动的外甥女,白晓竹发现笑笑的父母居然把她给忘记了,立刻抗议道。

    “晓竹,我们没办法啊,我在这个家真的待不下去了。我本来打算把笑笑送到她小姨家里去的,但笑笑知道后,又不愿意,哭闹着不想离开我。我,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好了?!?br />
    艾妈在满屋子最亲人的安慰下,终于忍不住痛哭起来,她这些年的日子过得实在是太压抑了。

    此时,大家都没有注意到,家门口站了两个人。

    “怎么,白晓兰,娘家人来了,告起我们的状了吗?”

    艾笑语听到爷爷的吼叫声,知道今天的重头戏来了。

    “爸,妈,你们怎么过来了,晓兰哪有告状啊,她只是太想念亲人了?!?br />
    艾爸看着老婆的亲人都望着他,他知道他们是想看他的表现。他今天了解了舅弟的情况,现在是底气十足,也顾不上老爷子的王八之气了。

    “怎么,靠山来了,就敢跟你老子雄起啦?”

    “爸,大家都是亲戚,哪有你这样说话的呀!来,我给你说,这就是我跟你们说过的当军官的晓竹,他这次从成都专门回来看晓兰的?!?br />
    艾笑语有时候觉得艾爸总是在自欺欺人,像爷爷艾虎这样没道理可讲的人,说再多的话都没有用。

    “军官!你们还想把我抓起来吗?艾晚林你要想欺师灭祖所?我打死你这个不孝子!”

    艾虎怒火一上来,操起门口的扁担就冲向艾晚林辟头而下,瞬间艾爸的头上流出血来。

    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他们可能怎么也没有想到有这么不可理喻的事。艾虎对待自己的亲儿子是说打就打,完全是个疯子啊。

    艾笑语给吓坏了,她上一世七八岁就到小姨家生活了,之前的很多关于爷爷打艾爸艾妈的事,她都从旁观者中听到的,她长大后都不大记得了。现在又一次亲身经历,她吓得大哭大叫起来。

    “啊——啊——爸爸,爸爸,血,血,流血了,舅舅,舅舅,我怕,我怕,血,血呀……”

    艾笑语害怕得紧紧地拥住白晓竹,整个头都埋进他的怀里。艾笑语上一世从来没有亲自看到过艾妈被爷爷打得头破血流,她的记忆里只有那白布上浸染上的血痕。

    “你干什么?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是犯法的呀?”

    白晓竹在外甥女的哭叫声里,反应过来了,急忙把艾笑语放到艾妈的怀里,快速冲到艾晚林前面,一手抢过艾虎手里的扁担。

    艾虎可能坐过牢的关系,对穿军装的人本能的还是有点害怕,也不敢再和白晓竹硬碰硬了。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