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指环空间 第095章 广和楼遇衙内(上)
作者:冒水指尖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老顽童,一会儿我们逛完潘家园,就去广和楼会和吧,到时候,人累了渴了,那里可以一边喝茶休息,一边听戏?!?br />
    广和楼,就在北京前门外。它建于明末,曾为京城最早最出名的戏楼,与华乐楼、广德楼、第一舞台并称为京城四大戏园。

    “好的,那我们继续分开行动吧?!?br />
    徐远志还不等两个徒弟反应过来,就迅速走进人流,他上午得了甜头,没有满足,他总感觉还有好东西在呼唤他,迫不及待地钻进了一家古书店,聂力也很是眼色地跟着他离开了。

    “心远哥哥,我们下午还是像上午那样一人一边,还是一块行动???”

    “我们还是一块行动吧,我发现下午的人潮比上午多了许多呢,我怕一会儿我们找不到彼此了。

    而且这市场应该才建起来的,各项制度都没有完善,这一串儿都是摆地摊的,看起来就混乱,比琉璃厂那边的环境差多了?!?br />
    聂心远很是珍惜和艾笑语独处的机会,平时身边都有大人或是朋友,两人一块儿的时间非常少。

    他很聪明并且敏感,他看得出来艾笑语虽然喜欢他,对他却没有独一无二的感情,他还得继续努力呢。

    两人很幸运,一下午的时间又找到许多价格不贵的古玩,不过,架不住两人买的多,一两万元,像是打了水漂般,没钱了。

    “小桃花,这钱可真不经用啊?;姑挥新蚨嗌俟磐?,就剩这几十元钱了。要不,我们现在就去广和楼坐着休息一下吧。我们一天的时间都花在这些古玩身上了,是该去享受享受了。

    你应该没有听过京剧吧?我告诉你啊,我小时候可会唱京剧呢,我还和戏园子里的小孩一块搭戏,我一向就喜欢演生旦净丑里的丑角,这是个喜剧角色,鼻梁上要抹一块白粉,很好玩呢?!?br />
    聂心远可是从小听京戏长大的,小时候。他家附近就有一家戏园,他没事就跑到里面去听戏,听多了,也会唱上几句。

    “我知道京剧,但没有听过,我只听过我们四川的川剧,你在川剧之乡的成都呆了这么久,应该也去听过川剧吧?京剧和川剧相比,你觉得哪种戏剧更好。你更喜欢哪种???”

    “小桃花,你可够坏的,京剧和川剧各有各的好,让我选择。不是故意为难我吗?

    京剧相对川剧而言,在文学、表演、音乐、唱腔、锣鼓、化妆、脸谱等各个方面,通过无数艺人的长期舞台实践。形成了一套互相制约、相得益彰的格律化和规范化的程式。从艺术美学方面来讲,更具有宫廷性。

    而川剧呢。有深厚的生活基础,表演真实细腻。幽默机趣,生活气息浓郁,为群众喜爱,具有很深的民间乡土气息。有的演员还创造了不少绝技,如变脸、托举、开慧眼、钻火圈、藏刀等,善于利用绝技创造人物,表演时场面火爆热闹,新奇有趣,形成了川剧最大,最受欢迎的特色?!?br />
    “说了半天,一句都没有讲到主题上,还是我来给你做结案陈词吧,总之一句话,京剧和川剧各有千秋,是吧?”

    “知我者,小桃花是也?!?br />
    “心远哥哥,我听不懂戏剧啊,你让我听戏,完全是对牛弹琴啊?!?br />
    艾笑语其实对戏剧是通了九窍,还是一窍不通,她看戏剧看的就是热闹,相对京剧的标准化,还是喜欢川剧的变脸啊,钻炎圈之类的,看的就是一个高兴。

    “戏剧听不懂也没关系,茶园里有评书,有大鼓戏之类的,也挺有意思的呢?!?br />
    聂心远对北京的茶园文化,是深有研究,完全不像一般人家的小孩一般,喜欢什么玩具,游乐场之类的,从小与众不同,就对这些传统文化感兴趣。

    “评书不错,我们快走吧?!?br />
    两人花了一个小时才又回到了大前门,到广和楼时,时间已经指向四点了,茶楼正是人声鼎沸的时候。

    “心远哥哥,老顽童还没有回来,他肯定看书看入迷了。茶楼好多人啊,好像没有位置了,怎么办?”

    “我们去找一桌人少的位置,和他们拼桌好了?!?br />
    聂心远话刚说完,就发现正对着戏台的地方,有一张桌子,只坐了两个人,还是两个年轻人,就拉着艾笑语朝那里走过去。

    “两个哥哥,茶楼没位置了,我们能不能和你们拼一下桌呀?”

    聂心远很是会和人打交接,和陌生交流完全没有障碍。

    “哇,你是哪里来的小孩???你不知道我叶大少在和荣少谈事情吗?你们哪边凉快去吧,别来打扰我们??!”

    叶大少很是嚣张,听他说话的口气就知道他应该有些背景,说话的口气感觉就像一个衙内呢。

    “叔叔,在茶楼里拼桌是很正常的事,看你讲话就是个地道的北京人,不会不懂这里的规矩吧?”

    聂心远也是有脾气的,好心客气地说话不行,就直接换称呼了,这两人都是二十来岁的人了,叫叔叔也不为过。

    “吆喝,今天还遇到个愣头青了,小心我收拾你哟!”

    叶大少的话没有吓到人,聂心远倒是直接拉着艾笑语坐了下来,当他的话是耳旁风。

    一边叫荣少的家伙,看气氛不对,赶紧劝道:“叶少,这么可爱的两个小孩和我们一块坐着喝茶听戏,挺好的,你就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和他们一般见识了?!?br />
    得,艾笑语听了荣少说的话,心里也不痛快了,好好的来喝茶,居然被人当着面称呼为“小人”,真的是太不当他们俩是回事儿了。

    聂心远更是火气上涌,对着荣少说道:“你才是小人,你们全家都是小人!”

    “哇,你这小孩胆子可真大,居然这么对荣少说话,你不知道荣氏家族吗?**他老人家可说过:‘荣家是中国民族资本家的首户!’

    而我叶大少的爷爷可是十大元帅之一的叶元帅,你现在可以算是得罪了叶家和荣家两家,看你们今天怎么走出这茶楼?”

    艾笑语听完叶大少的话,倒是不担心了,真正有背景有涵养的人,不会像他这样,很是夸张地扯起虎皮做大旗,完全是虚张声势嘛。

    “叔叔,我们有手有脚,肯定是站着走出去了,难道你还真敢把我们的手脚给打断,不让我们走路???

    这里这么多人可是听着呢,我们俩要是出了什么事,这么多人给我们当证人,我们可不怕你们呢!”

    聂心远这段话,声音很大,旁边的人都听到了。茶楼也因为这句话,可好长一段时间的寂静。

    这样的场面,聂心远可不会让艾笑语出头的,毕竟她们家就是一般百姓,得罪了叶家,荣家,以后可不好。

    他是聂家的孙子,可不怕这两人。

    这两人就算是那两家的后代,看两人的行为举止,应该也算不上是谪亲后代,他得罪了就得罪了。而且他只是一个几岁的小孩,他们两人可是成年人了,就算他们是谪系后代,也不好意思和他这样一个小孩计较!

    “你,算你狠……”

    叶大少还想继续叫骂,被一边的荣少阻止了。

    “两位小朋友,怎么称呼???我叫荣文豪,荣毅是我的叔爷爷。这位叫叶择安,是叶元帅的孙子?!?br />
    荣少感觉出来了,这小男孩可不像是普通家里养出来的,肯定有一定的关系背景,他叔爷爷虽然马上就要上任当国家的副主席了,但他毕竟是隔房的,而且还隔了一辈。他的父母只是做生意的,可不能随便得罪人,说话办事还是慎重一些为好。

    而叶择安呢,虽是叶元帅的孙子,但他爸爸只是叶元帅的一个私生子,奶奶根本只是叶元帅的其中一个红颜知己罢了。没名没份的,叶家人虽然承认叶择安父子的存在,但是,关系并不那么好。

    “我姓聂,我妹妹姓艾?!?br />
    “姓聂???不知道聂元帅跟你是什么关系???”

    荣文豪不认识艾姓的高官,倒是聂姓的比较引起他的重视了。

    “你民政局的???干嘛问这么清楚???我爸爸可告诉我了,不能随便跟陌生人说我们家的情况!”

    聂心远不喜欢这人,太虚伪了,姓叶的,虽然说话不中听,但一看就是面光光的,没心眼的家伙。

    和这样的人,根本必要打交道,还是等到徐远志和聂力就赶紧回家吧。

    “呵呵,我只是随便问问罢了,你要不愿意说就算了。来,来,我请你们吃好吃的,这些都是北京的名小吃呢?!?br />
    荣文豪看聂心远不高兴了,就赶紧转移了话题,说起吃食来,据他了解,小朋友对吃的,一向都是没办法拒绝的。

    “呵呵,不用了,我们在街上买了不少吃食放在背包里,就不吃你的啦?!?br />
    聂心远很是高兴地从包里取出吃的,喝的,他可不喜欢喝茶楼里的茶,只要交一定的费用,喝不喝这里的茶,根本没有人管的。

    他们俩就是打算在这里休息休息,听听戏之类的,再等着老顽童他们来会和。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