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指环空间 第197章 心理**
作者:冒水指尖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艾笑语很是欢快地和张欢打起来了招呼,“张姨,你好??!我这还是第一次和你见面,没想到你如此漂亮!你今天的风采可是不光是恍花了在座男士的眼睛,把我这样的女生也给恍晃神啦!”

    张欢也是有一个心机深重的,她刚刚心虚的表情只是一瞬间,要不是艾家人修炼的关系,他们也不可能发现她的特别情绪。

    现在面对艾笑语,落落大方地说道:“笑语,你才是漂亮呢,而且还年轻,年轻就是资本??!张姨老啦,都是孩子他妈妈了!”

    “呵呵,所以当年轻的辣妈也很是幸福呢,你看看曹二叔多高兴啊。对了,童桐呢?我好久没有看到她了,她这小丫头就一直没想念我这个姐姐吗?”

    艾笑语还真的是发现一直没有曹童桐的身影,很是疑惑地直接问了出来,她还真担心童桐在这个女人吃亏。

    “童桐在楼上她房间里呢,这丫头前几天吹空调给吹感冒了,一直断断续续地不舒服,吃药打针总是不见效!”

    张欢可不想那死丫头出来破坏她儿子的满月酒,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一口咬定她儿子不是她的弟弟,她还以为她的计划被泄露出来了,后来试探了几次,才知道这丫头就是凭着感觉认定了她儿子不是她的亲弟弟,更不是她爸爸的儿子。

    曹二哥当时也怀疑过,后来经过了一次dna亲子检定,才放心地认下了这个儿子,并大张旗鼓地为他举办了这个满月酒。

    “童桐生病了呀?正好我就是学医的,我上楼找她去,顺便帮她看看,早点好起来。也不会让人家说你这个心好的后妈欺负没妈的孩子呢!”

    艾笑语一向对这种不择手段爬上来的女人都很是看不惯,现在这人更是不把正经的大小姐童桐看在眼里,说话也不再客气了,直接说她这个后妈欺负前面人留下来的女儿。

    而且她刚刚露出来的心虚也使得艾笑语打定主意要把这个女人的底牌给彻底查清楚,才会放心,要不然。留她在玲珑服装公司,就是颗定时炸弹!

    艾笑语一说出她是学医的,张欢在心里就后悔了,非常后悔自己找了这么一个借口出来,她刚刚一时大意,还真的是没有把面前这个桃花灿烂的少女联想到中医上面去。

    她现在的脑袋里整理出了关于艾笑语的详细个人资料,她可是神医徐远志的关门弟子,她这一上去,她刚刚的谎言可不就要穿帮???

    张欢着急地想要拉住朝楼上跑的艾笑语。说道:“笑语啊,你还是不要上去了,帮阿姨招呼一下客人吧,你看阿姨都快忙不过来了。晚一点再去看童桐也不迟!”

    艾笑语看到她伸过来的手爪,很是不高兴,她一向不喜欢和不熟悉的人拉拉扯扯的,这人却自己手贱递上来,不作死就不死!

    张欢的右手拉住艾笑语的手。不过,刚刚拉住。她的手心就传来一阵刺痛,“啊……”的一声,大声尖叫起来,她发现客厅里的宾客都被她这声引了过来,也只能顺水推舟,把心里的疑惑问出来:“笑语。你手里是什么东西,刺得阿姨好疼??!”

    “我手里的当时是中医的必备工具金针啊,你不是说童桐感冒生病了吗?你不是知道我是中医的吗?

    我刚刚从包里取出一颗金针,打算上去给她立刻扎几针,让她的病情缓解下来。就可以下楼来参加她亲弟弟的满月酒啦!

    我没想到,阿姨你干嘛忽然上前来拉我的手???好像是要阻止我上楼一样,你不会是把童桐给虐待了,不想我上去看出情况来吧?”

    艾笑语看着这人闪烁的眼神,在心里暗骂:装,让你装,我就是要当着所有人的面,揭穿你的真面目!

    艾笑语之所以如此明目张胆地取出金针出来,还顺便把她给扎上一针,是因为她太生气了。

    她用神识找到了被她关在楼顶阁楼里的曹童桐,一身的青紫伤痕,一看就是被人虐待了,而且此刻,她身边还正站在着一个犯罪份子,一个**岁的男孩,一直在嘲笑她,辱骂她,并且时不时地朝她身上招呼,这儿揪一下,那儿揪一下。

    艾笑语猜测那个男孩可能就是张欢带过来的和前夫的儿子,没想到这个瘦弱的男孩,竟然是个心理变态!他那张狰狞的面孔,实在是太恐怖了!

    艾笑语妒忌不下去了,用神念和艾爸艾妈沟通了一下,让他们也用神识看看楼顶童桐的情况,实在不能怪她想多管闲事,而是张欢那个儿子实在是太过了!让你忍无可忍!

    张欢其实也知道童桐经常遭到自己大儿子的欺负,但是她一直隐瞒得好好的,丈夫和婆婆自从知道她生了一个儿子,对她越来越信任了。但是一旦发现她那个大儿子时不时欺负自家的女儿,自家的孙女,他们肯定也是不会放过她的。

    其实她今天没打算把童桐在关在楼上的,但是今天一大早起来,她打算给童桐送一条新裙子,表现一下后妈的慈爱时,才发现她身上到处都是大儿子弄出来的伤痕。

    没办法,只能给婆婆以及丈夫说小姑娘感冒了,不适合下楼来为由,直接把她关在阁楼里面。

    此刻她要是不拦着艾笑语,让她上楼发现了童桐身上的伤痕,大家肯定都会以为是她虐待了继女,“不,不,你不能随便进人家的房间,小小年纪,你懂不懂作客的礼貌???”

    此时,她也装不了落落大方,说起来话来,毫不客气,竟然骂起了艾家的教养问题来。

    艾爸见不女儿被人指着鼻子骂,眼神不善地盯着曹二哥,“曹二哥,你这婆娘什么意思,是在怀疑我和晓兰对女儿的教养吗?

    我家笑笑不过是好心,想关心关心你那可怜的失去亲妈的女儿罢了,两姐妹以前关系不错,随意进出彼此的房间,不是很正常的吗?”

    其实曹二哥在看到张欢如此不顾脸面地阻拦艾笑语上楼时,也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此时艾爸的质问声,也使得他面临选择,是相信妻子,还是直接上楼去看看情况?

    “我今天倒还真要在你们家闯一闯,上楼去亲眼看看我那童桐侄女,是不是真的被这个女人给欺负了!”

    艾爸可不给他选择,直接上前拉着女儿的手,朝楼上走去,他是看不下去,童桐如此小的女孩被人如此虐待了。

    “二哥啊,你可不要介意啊,晚林只是心疼童桐,害怕她是真的被人给欺负了,而你一天到晚忙着工作,没有顾得到她,也很正常!我也上去看看,不会让他们父女俩胡来的?!?br />
    艾妈说完这话,也不放心,跟在父女俩的身后,也上了楼。

    大厅的宾客们其实也看出了不对劲来,纷纷跟着艾家人上了楼,田家人在田佩兰的怂恿下,也加入了其中。

    等一行人爬上阁楼,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变态的画面:一个瘦弱的男孩正骑在一个比他还高的女孩身上,像是在骑马一般。而且他一边骑,还一边不时地朝女孩的屁股上拍打,众人都感觉出女孩的屁股都被打得肿了起来。

    女孩满脸苍白呆滞,眼泪汪汪,头发被人揪得掉满了地,脸上,手上,身上全部都是青一片,紫一片,还好,她身上还穿着短衣短裤的睡衣,要是**着身体,众人肯定更会大呼一惊!

    大家都被这样的画面惊住了,只有艾爸最先反应过来,上前一步,右手提起男孩的衣领,用尽朝旁边一扔,把女孩从地上抱了起来。

    艾笑语后一步反应过来,跑到艾爸身前,朝他怀里的女孩问道:“童桐,童桐,我是你的笑笑姐姐,不怕,不怕,我爸爸已经把坏人给打跑了!”

    曹童桐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呆滞的眼神终于又有了一些神采,“笑,笑笑姐,你是我的笑笑姐,呜呜呜……笑,笑,笑姐姐,你来了,我一直想打电话给你,我想跟你说,我们家来了一个坏女人!

    但是爸爸不许我打电话给你!他坏,他不相信我,弟弟不是我的弟弟,真的,我感觉出来,他不是我的弟弟,他是假的,假的!呜……

    坏女人的儿子更是大大的坏,他欺负我,还虐待我,呜呜呜,我想找爸爸,却怎么也找不到,都是那个坏女人,她把我的爸爸抢走了,抢走了……”

    曹童桐这一哭,简直是气吞山河,日月无光,哭得大家都用谴责的目光看向曹二哥和张欢,还有那个被艾爸扔到角落里,还不忘怒目的小男孩!

    曹二哥是真没想到自家那个暖乎乎的小姑娘,前几天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就会变成这样了呢?

    她那身上的伤痕如此显眼,他就算是想看不到都不行,原来,一直是他在粉饰太平!

    今天女儿没有下楼,他就感觉到有些反常,但是有了一个可以传承接代的儿子,他认为的反常也被他给秒杀了。

  • 920627433 2018-02-22
  • 124322432 2018-02-22
  • 607882431 2018-02-22
  • 732946430 2018-02-22
  • 689525429 2018-02-22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