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武乾坤 第391章 寻找炼器城
作者:昨日清风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391章寻找炼器城

    奇兽宗宗主对商信讲了一个故事,一个关于炼器城的的故事。

    在守护大陆上,有一座与世隔绝的炼器城。城绝大部分的人都是锻造师,还有很少部分的医生和合成师。只是没有一个人会武学,他们不懂修炼。

    这座城池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世上也没有任何人知道这座城。炼器城在一个很隐蔽的地方,没有人会去到那里。

    城的居民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因为这座城的外面是海,无边无际。他们以为除了这座城池之外,这个世界全都是海,再没有别的。

    直到有一天,一个孩子去海边钓虾,看见了一个漂浮在水面上的人,孩子很奇怪,不知道这个人是从哪里来的,正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时候,那个人被海浪推到了孩子的脚边。

    这孩子看见那人已经昏迷,便忘记了害怕,把人拖到了岸上,随即又跑回城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他的父母。

    他的父母从家里出来,救回了那个人。那人受了很重的伤,身上的血都要流干了。

    在抬这个人往回走的过程,自然会被很多的人看到。经过询问孩子后,他们知道了这个人是从外面来的。很快,整个炼器城都沸腾了,他们看见了一个不属于炼器城的人,这发现足以让这里的人震惊。

    除了这座城池之外,难道外面的世界还有别的人类?这个世界不全都是海?一时间,所有的人都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无数的人聚集在这孩子家的屋里屋外,他们找来了最好的医生给那个人治疗,所有人都想知道外面的事情。只是那个人的伤势实在太重,只不过过了半天就死了,医生一点办法都没有,这半天的时间那个人一直昏迷,没有说过一句话。

    最后城的人带着遗憾散去,他们都没能听见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城又恢复了平静,渐渐的,人们都淡忘了这件事情。

    只有那个孩子,从看见那个人的那天开始,心就冒出了一个想法,他要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

    ri子过去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这孩子很快长到二十岁。十几年的时间,他心的想法一点也没有淡化,反而还越来越浓。直到那想法不再是想法,已变成了他活着唯一的愿望时。那孩子,不,现在已经应该称呼他为少年了。这少年便用了一年的时间,做了一个很大很大的木筏,准备了很多的食物和水放在乾坤戒指,出海而去。

    最后不知道用了多长的时间,少年终于看见了陆地

    又是数年,守护王国便出现了奇兽宗。

    以上的故事,便是奇兽宗的宗主对商信和明月说的。

    “那少年就是宗主?”商信睁大了眼睛说道。他没有想到,这世上竟然还有这样一处与世隔绝的地方。

    “那是我的祖上。奇兽宗已经创建了数百年?!弊谥魉档溃骸拔抑恢勒馐郎嫌辛镀鞒钦庋桓龅胤?,但是却不知道准确的位置,只能大致知道它在守护大陆东方的海。因为祖上来到守护大陆用了很长的时间,便是他自己也无法再次回去?!?br />
    商信眉头皱起,道:“是不是说只有找到了炼器城,才能知道锻造神器的方法?”

    宗主点了点头,“可以这么说。只是炼器城到底能不能够锻造神器我不知道,但是在守护大陆的其余地方,绝对再没有人知道锻造神器的方法,这个大陆上的国家,没有比我懂得更多的人?!?br />
    商信转头看向明月,道:“我们要怎么办?”

    “当然是去寻找炼器城了。只要有一点希望,我们都不能放弃?!泵髟抡抖そ靥乃档??!?br />
    “嗯?!鄙绦诺懔说阃罚骸拔颐侨チ镀鞒??!?br />
    “宗主,我们这就告辞了?!?br />
    “嗯,希望你们能尽快找到那里?!?br />
    商信牵着明月向着屋外走去,在走到门前时,商信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又转回头,从怀掏出一颗拳头大小的珠子,对着奇兽宗宗主道:“这是妖王的内丹,韩飞姐夫说这内丹能够锻造一件兵器,宗主,你知道方法吗?”

    “我知道。只是用我的方法锻造妖王的内丹,无法发挥出这内丹真正的威力。商信,你正好要去炼器城,如果找到那里,再看看有没有更好的方法吧,若是找不到,再回来这里,我告诉你如何锻造?!?br />
    “嗯。那我走了?!?br />
    宗主点头。

    商信牵着明月走出屋门。碧莲和韩飞还等在门外,看见两人出来,连忙询问结果。

    在听到商信说出炼器城的事情后,两个人先是一阵惊讶,随即脸上又现出失望之se。

    碧莲忍不住道:“在大海的一座城,那要怎么样才能找到?”

    “是啊?!焙闪成弦蚕殖龀钊?。

    倒是商信平静的道:“再难找也要找,毕竟这是我们唯一的希望?!?br />
    “对!而且一定可以找到?!泵髟滤档溃骸盎购梦颐窍衷诖锏搅撕仙窬?,可以无限制的飞行。若还是合意境的话,就没有办法了?!?br />
    “嗯。我们也要回去了?!北塘档溃骸吧绦?,明月,你们回不回小楼看看?我们一起走?!?br />
    商信摇了摇头,眼又现出一抹轻愁,道:“不回去了,我怕那离别的痛?!?br />
    “唉?!北塘鞠⒁簧?,“那我们在小楼等你们回来?!?br />
    “好的?!鄙绦诺溃骸奥杪柘衷谠诎子癯强艘焦?,你们别回清源镇了?!?br />
    海边。

    海水碧蓝,天空碧蓝。水天相应,显出一种深邃的美。

    商信和明月此时正站在海边,面对着无边无际的大海,两个人渺小的像两粒尘埃。

    炼器城就在海的深处。

    商信和明月对视一眼,身形凌空飞起,向着那无边无际飞去。视线从来没有如此开阔,根本不需要动用意识,数百里的方圆便都在视线之内。只是,对于这海来说,数百里只是一个很小的单位。

    一路向东,这一飞就是十天。

    十天,对于此时的商信和明月来说,最少也能横跨整个守护王国。

    可是在这大海上,他们却是连什么都看不见,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

    早已看不到岸边,四周的景se都完全一样。这十天来,商信和明月遇到过五个孤岛,上面却都没有炼器城,便是连一个人都没有。

    夜,一轮明月高高挂起,洒下蓝se的光芒,把海面照的朦胧,照的更深邃。

    一直在月光下前行的商信突然停住。他停下,明月也停下。商信一直牵着她的手。

    “怎么了?”明月奇怪的看着商信。

    “看下面?!鄙绦畔蜃藕C嬷溉?。

    明月眯着眼看着商信手指的地方,在朦胧的月光,明月看见一条大船在?;夯盒惺?。

    “一条船有什么好看的?”明月纳闷的看着商信。

    商信道:“我们有几天没有看见船了?”

    “嗯,有三四天了吧?!泵髟峦嶙磐废肓讼?,然后说道。

    商信点头,“没错,我们已经有四天没有看见船了,这里距离陆地已经很远,是海的深处,普通的船是不会来到这里的。

    “那又如何?”明月道:“这船能来到这里,只能证明是一条很结实的船,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商信笑笑,“我只是在想,这条船在这么深的海域航行,不知道会不会知道炼器城的存在?”

    “哦,有道理。宗主说数百年前没有人知道炼器城,但是数百年后的今天,就未必没有人不知道了,也许早就有人到过了炼器城也说不定?!?br />
    顿了顿,明月又道:“我们下去问问?!?br />
    “嗯,”商信点头。

    两人快速向下落去,瞬间便到了船上。

    “什么人?”就在两人刚刚站住,便有人大声喊道。

    “嗯?这就被发现了?看来对方的实力不弱啊?!鄙绦帕ψ废蜃派砗罂慈?,声音是从他们的后面传出来的。

    这一看,商信忍不住咧了咧嘴,他看见一个二十几岁的少年正疑惑的看着自己。他的两只手正抓着裤子向上提。

    商信看得出来,对方不是感应到自己的气息才发现的,而是他正站在船边向大海里撒尿,自己落下来的时候,正是他方便完转身的时候。

    在这片大海上,为了能够保持jing力长时间的飞行,商信和明月都把意识内敛,这样才能节省自己的jing神,在平常的时候是不需要这样的,但是在这无边无际的海面上,他们必须要节约每一点能量。因此商信和明月之前也没有发现这年轻人的存在。

    “我们”看着眼前的人,商信竟是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难道告诉他自己是从天上飞下来的?

    谁知那少年不等商信说完,便摆了摆手道:“我能看得出来你们是情人,想在月亮下亲热吧,我告诉你们啊,这里可是经常有人来的,要是想做些什么的话,这地方一点儿也不安全,你们去后面的船尾做,那里没人?!?br />
    “呃”商信愣住。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试试?”明月听得少年的话,却是有些急了,迈步就要上前,一付好像要揍人的架势。

    见明月要发飙,商信连忙把明月拉住。对方说的并没有错,商信一点也不生气,甚至还向船尾看了看,天知道他现在心里在想些什么。

    那少年也是疑惑的看着明月,道:“我可是为你们好,不然我才不会提醒呢,又不是我会被人看见?!?br />
    明月狠狠的看着少年,若不是商信拉着,此时她真想上前把对方踹海里去。

    那少年提好裤子,见明月脸se不善,他也是一脸不高兴的走了,一边走还一边嘟囔着类似好心没好报的话。

    “你拉着我干嘛?”见少年走远,明月终于忍不住对着商信说道。

    “我们是来问炼器城的事情的,你要是把这船上的人打了,谁还会告诉我们呢?”商信一脸郑重的说道。

    “哦?!泵髟禄腥?。

    “只是我有一点想不明白?!鄙绦偶绦档溃骸拔颐遣⒉皇钦飧龃系娜?,为什么那少年一点也没有觉得奇怪呢?他甚至连问都没有问我们是从哪里来的?!?br />
    “是啊,这确实有些奇怪?!泵髟乱灿行┮苫蟮乃档?。

    “走,我们去里面看看?!鄙绦爬鹈髟碌氖?,便向着船舱走去。

    在感觉到那个人的不正常之后,商信觉得这整条船都有些奇怪了。

  • 920627433 2018-02-22
  • 124322432 2018-02-22
  • 607882431 2018-02-22
  • 732946430 2018-02-22
  • 689525429 2018-02-22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