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武乾坤 第431章 血煞刀阵
作者:昨日清风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431章血煞刀阵

    张冲手的刀很小,比匕首还小,就像是一把切水果的小刀。

    可这刀是高阶灵器,这刀在张冲手。

    他就是拿着一片树叶也没有人敢小瞧的。

    斗兽宗宗主冷严虽然一个人就敢找上门,虽然他有对付张冲的把握。但是他却一点也没有小瞧张冲。

    在张冲拔刀的时候,冷严竟是一点点飘起,一直飘到结界顶端,背部紧贴在黄金结界上。

    冷严全神贯注的看着下方的张冲,他的手此时也多了一柄剑,他的剑虽然比张冲的刀要大上许多,但是和正常的剑相比,却也算是袖珍品。剑身只有一尺半长,宽只有一指多一点,这柄??雌鹄淳拖袷切『⒆拥耐婢?,一点也不像是一件兵器。但是他在冷严手,也同样不应该有人敢轻视。守护王国第一宗派的宗主拿出的剑,当然不可能是一柄普通的剑。

    不过,在下方的张冲却是连看都没有看冷严一眼,既没有看他的人,也没有看他的剑。

    张冲只是看着自己手的刀,看得很仔细。

    结界外的上百人都有些纳闷,他们不明白在如此紧张的时候,张冲为什么不攻击对方,也不做出防备的样子,而只是看着那把小刀?难道他怕了吗?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张冲一定是害怕了的时候,张冲手的刀突然动了。

    青光一闪,便入肉三分。

    只是,入的不是冷严的肉,而是他自己的。

    张冲竟是一刀刺在自己的肩井穴上,刺的不算太深,这一刀还不足以致残,但也绝不算浅,刀身已大半没入张冲体内。

    刀拔出,血便喷了出来,染红五尺外的一块地面。

    看到这样的情形,在上方的冷严忍不住皱了皱眉。

    “自残吗?”冷严轻声说道。

    作为守护王国最有名望的人,他清楚有些武学能够瞬间提升一个人的境界,譬如一个合神境的强者,可以在瞬间拥有合神境级的实力。

    当然,这样的功法一定有很大的副作用,不然就可以说这个人本身就是合神境级了。

    像是这样的功法,通常都是要用鲜血和生命来付出代价的。很少有人用这种方式战斗,这样的武学一生很可能只能用一次。一旦用出来,即便能够把对方杀死,即便对方连碰都没有碰到你一下??赡芤不岣冻錾拇?,就算不死,也必然元气大伤,再也恢复不到从前了。

    冷严在一瞬间便想到了张冲此时用刀刺自己,很可能便是施展这种自杀的方式。

    他的眉头皱起,脸上却并没有现出惧意,即使张冲达到了合神境级,冷严也不怕。他还知道一点,像这样在短时期提升的能力,绝对不能持久。对方最多也只能发出三次攻击,三次是极限。无论什么样的功法,也不可能超过三次。

    冷严没有动,他在等。

    张冲的气势还没有提升,而对付这种以伤害自身来突破极限的武学,最好的方法是在对方的气势提升到顶点的那个时候攻击,那一瞬间对方最弱,完全没有一点反抗的实力,只要能够把握住,便可以轻易杀死敌人。便是比对方实力没有提升的时候还要容易。

    冷严自信自己能够掌握好那一瞬间的机会,所以他没有动,他在等,等着张冲的气势飙升。

    张冲又向自己刺了一刀,刺在另一处穴位,刀拔出,血飞溅,溅在结界的另一处。

    不过是转瞬之间,张冲便刺了自己三十刀,可是他的气势并没有飙升,非但没有升,反而还降了很多。

    一个正常的人,扎了自己这么多刀,流了这么多的血,气势是绝对不会提升的,还能够站在那里就已经算是狠人了。

    冷严以为张冲的气势会飙升,是因为他认定了对方会那种靠自残来提升实力的武学,不然谁会没有事扎自己玩?就算是要自杀也不用这么多刀吧。因此他把所有的jing力都放在张冲身上,直到张冲刺了自己三十刀后停下来的时候,冷严才觉得有些不对。

    他突然想到张冲扎自己的这些刀,没有一处是紧贴着的,而且他身上的那些伤口的位置,好像有着一种奇怪的规律。

    没有哪种武学会这么麻烦要自捅这么多刀才对。

    冷严神se一凛,一双眼睛终于离开张冲,向他的身旁看去,这一看之下,他的脸se立时变了。

    冷严看见了张冲的血,三十刀,三十滩血迹。

    三十滩血迹布成一个八卦阵型,一层血se光芒正从八卦上升起,转瞬之间便形成了一把巨大的血刀!

    “血煞刀阵!”冷严惊呼,之所以能够成为守护王国最有名望的人,并不只是因为冷严合神境层的实力,而是因为他的渊博和布阵。冷严也会布阵,而且对阵法还相当jing通。

    所以他一下子便看出了地面上的血煞刀阵。

    其实他早就应该能够看出来的,只是他认定了张冲自残是为了激发潜力,那是一种武学,因此他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对方身上,好等那气势飙升到最高点的瞬间机会。

    没有想到阵法,是因为张冲每一刀都刺在自己的穴道上,只有武学才会刺激穴道来激发潜力,而布阵是不需要这样的,血煞刀阵只需要布阵之人的血,无论是哪里的血都一样。

    张冲这样做,自然也是要引冷严注意自己,也只有这样,冷严才有可能发现不了刀阵。

    在这轮较量上,无疑是张冲胜了,他用鲜血和对自己的狠让冷严做了一个错误的判断。

    虽然冷严现在还是发现了,但是显然已经晚了。

    张冲突然张口喷出一蓬血雾,正喷在那刚刚形成的血刀之上。

    血刀的颜se一下子就变得浓郁,犹如实体一般。刀身之上也发出浓郁的光芒,把整个结界都映成了红se。

    此时,只有冷严所立之处,被一道青se的光罩护住,他手的剑,也是青光流转,但是却绝没有那把血刀来得耀眼,虽然那只是由一个阵法吸取的灵气而化成的刀,但是在此时,这把刀蕴含的灵气,却足以让冷严产生惧意。他宁愿对付激发出全部潜力的张冲,也不愿意对付由血煞刀阵所凝出的血刀。

    只是他发现的太晚了,现在冷严已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把体内全部的灵气凝聚于剑身,向着急速而来的血刀劈去!

    结界外。

    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看着刀剑重重的撞击在一起,林锋甚至清楚的看见,就在刀剑相交的那一瞬间,冷严手的高阶灵剑像是纸糊的般变得粉碎,随即结界内便充斥满了红青两se光芒,再看不见两人的身影。

    光芒并没有持续多久,只是几次呼吸的时间,红青两se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便是连张冲布下的黄金结界都随着一起消失。

    林锋的心一紧,黄金结界消失,通常都代表着布置结界之人重伤或者死亡。要么就是战斗已经结束。

    战斗确实是结束了,场又恢复了平静,冷严歪在一边,他的胸前满是血迹,那是他自己吐出的鲜血,此时他已经昏迷过去。上百人连忙上去两人查看冷严伤势,其一个道:“宗主伤的很重,我们快回去?!彼槐咚?,一边背起冷严向着村外便跑。而其余的人也架着林锋和他的妻子一起离去。夫妻二人早已被人制住,不然林锋也不可能不反抗。

    没有一个人提起张冲,原因很简单,战场上已经没有张冲的人。

    两个人战斗,短短的一击,结果只剩下一个人躺在那里,发生这样的事情没有一个人感到奇怪,便是连林锋都没有,林锋只是心痛得厉害,眼有泪水一滴滴落下。

    在刚刚那样剧烈的碰撞下,败的人若是还能留下尸体,那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死人绝对抵不住那等剧烈的灵气冲击,尸体自然会变成比灰尘还要小的颗粒。

    在所有人的心,张冲已经死了。

    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昏迷的冷严身下,压着一个仅容一人的洞口。便是有人看见了,也不会觉得什么,刚刚的战斗,炸出一个洞来,同样也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 920627433 2018-02-22
  • 124322432 2018-02-22
  • 607882431 2018-02-22
  • 732946430 2018-02-22
  • 689525429 2018-02-22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