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武乾坤 第458章 让你生不如死
作者:昨日清风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458章让你生不如死

    冷严倒在地上这么长时间,并不是昏迷过去,也没有死。而是被商信踢了穴道。

    商信当然不会杀他,他是留给云子轩的,虽说这一次清风寨完胜,但还是死了数万士兵。这对云子轩来说已经是很大的伤害了,何况还有被斩断四肢的二叔。虽说云坤当年害死了自己的亲哥哥,也就是云子轩的父亲。虽说他们两家现在已经不再来往,但是不管怎么说,那是云子轩的叔叔?;谷莶坏帽槐鹑撕Τ赡茄?,连死都要受那么大的罪,得不到一个全尸。

    还有现在的张冲和姗姗,张冲是云子轩的朋友,他是为云子轩而死。姗姗连夜去清风寨报讯,让云子轩当心。

    这一切的一切加起来,冷严便是死一百次也消除不了云子轩对他的恨。

    同样恨他的还有无为。

    无为刚刚昏迷了过去,现在又已经醒来,他的眼睛和云子轩一样红,他的心有着和云子轩一样的恨!

    两个人一起走到冷严面前,云子轩弯身,一把把冷严从地上提起,冷声道:“是你断了我二叔的四肢,把他扔在大街上的?”

    冷严的jing神本来已经有些不正常,战败失去斗兽宗,不知自己该去往何处,这一系列的刺激对冷严的伤害也可以说是很大了。现在的他,也不害怕死亡,在山顶上选择逃跑,那是因为当时形势太紧张,他还来不及想太多??墒蔷饷闯な奔?,想明白了自己的前路充满黑暗之后,冷严也就不那么怕死了。

    可是,看着眼前紧紧盯住自己的两双眼睛,冷严的心却是没来由的升起一股惧意,他突然有一种感觉,自己的下场好像远远没有死那么容易,那么简单!

    “我不知道那、那、那个人是你二叔,我也并没有找上他,是他拦住我的去路的?!崩溲狭Ρ缃獾?,之前脸上凶狠和残忍的样子现在竟是一点也看不见了,此时他的眼流露出的是一丝慌乱和惧意。

    便是冷严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害怕,他并不能想到云子轩要怎么样对付自己。

    云子轩通红的眼睛眯起,没有继续刚刚的话题,而是道:“你杀了张冲,还把姗姗也杀了,她只是一个普通人,连一天都没有修炼过,你为什么能下的去手?”

    冷严脸se变了变,连忙道:“她不是我故意杀的,我要杀的是那个孩子,是她自己扑在我的戟上的?!?br />
    “什么!”云子轩的声音都在颤抖,“你竟然连孩子也不放过?!?br />
    “不是,不是那样的”冷严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好像说错了话,要杀孩子比杀妈妈更可恨啊??墒?,他却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该怎么说了。

    云子轩整个身体都在微微颤抖,他突然一拳打在冷严鼻子上,用断了三根指骨的那只手。此时的云子轩一点痛都感觉不到。

    这一拳便把冷严的鼻子打得歪在了一边。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无为此时也再忍不住,他也颤巍巍的冲上来,和云子轩一起对着冷严就是一顿拳脚交加。

    这一顿捶足足有半个时辰,两个人才停了下来。

    冷严长拖拖的躺在地上,连一动都是不动了。

    云子轩的气却还是没有消,在剧烈的喘息了一阵之后,他又对着冷严的肋下踢了两脚。

    肋下有一个刺激人神经的穴位,踢那里能让人疼痛难忍,但又不会昏迷过去。而且还能够让昏迷的人清醒过来。

    冷严刚刚就已经昏迷,此时被云子轩踢肋下的穴位,竟是痛苦的呻吟一声,又醒了过来。

    云子轩弯腰,再次把冷严提起,狠声道:“你是不是很想让别人痛苦?很想让别人尝到那种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滋味?”

    冷严看见云子轩那双通红的眼she出的已不是杀意,而是一种疯狂。比之前自己斩断云坤四肢的时候还要疯狂!

    冷严心的惧意更浓,他知道无论说什么,对方都不可能放过自己,于是冷严干脆大声喊道:“云子轩,你不过是因为来了帮手才活到现在,若是没有冰火国的援军,你早就已经死了!你个守护王国的叛徒,在我面前还没有你放肆的份儿,有本事你就杀了老子我!”

    云子轩嘴角咧了咧,竟是笑了笑,虽然那笑容比哭还要难看,比杀意还要让人害怕,但他确实是笑了。

    云子轩哼了两声,道:“想死吗?我会成全你的,但还不是现在!”

    话落,云子轩突然伸手向着乾坤戒指一拂,一柄窄小、但却锋利的匕首突然出现在他的手。

    “你要干什么?”冷严的声音有些发颤,道:“有本事你就给老子来个痛快的?!?br />
    云子轩不说话,只是仔细的打量着手的匕首。这一刻,连他的匕首上都似透出一股疯狂。

    冷严很清楚,云子轩绝不会简简单单杀了自己的。眼珠一转,冷严突然张口,把舌头伸出,看样子竟是要咬舌自尽。

    只是在他的嘴还没有闭上的时候,云子轩突然一拳打出,正打在冷严的嘴上。

    这一拳的力度不知道有多大,鲜血从云子轩的拳缝溅出,竟是喷出上米远。

    冷严一声都没吭,直挺挺的向着后面倒去。云子轩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在他的肋下又是狠狠踢了两脚。

    “嗷!”一声含糊不清、如野兽般的哀嚎从冷严的口发出。他的嘴已经被云子轩打烂了,满嘴的牙都打进了肚子里,但是他还活着。

    冷严已说不出清晰的话,他发出的声音让人的汗毛都能根根立起,无论是谁都能够感觉得到冷严正在经历的痛苦。

    如果有一个普通人此时看见冷严的嘴,听见他的声音,再看到那因为疼痛而扭曲了的一张脸,非崩溃了不可。

    便是站在一旁的林双,眼都露出了一丝不忍。

    可是云子轩却是一点都不在乎。他的恨还没消!

    “呜呜呜呜呜呜呜”冷严含糊不清的叫着,他的脸上带着一丝哀求之se。

    无论谁都听不出他在说些什么,但是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能猜到,冷严一定是在说,“求你杀了我吧?!?br />
    在打烂了冷严的嘴后,云子轩却又不动了,他再次看向自己手的匕首,看得依旧仔细。

    这也是一种刑罚,这是心理上的折磨,这样的折磨一点也不下于残酷的刑罚。

    冷严终于体会到自己慢慢刺向铃铃的一戟,对方会是什么心情了。甚至他体会的更深。因为那一戟虽然不快,但也绝对不算慢。而且对方即便害怕,也只是害怕死而已??上衷诘淖约?,怕的绝不仅仅是死那么简单。

    死对于冷严来说已经算是一种幸福了。

    冷严突然后悔,自己为什么要从清风山上跑下来。如果当初轰轰烈烈的在山顶战死有多好?能不能保住名声不说,最起码不用再经历现在的折磨了。

    冷严突然有些羡慕死去的娄俊了,他觉得娄俊要比自己幸福一百倍、一千倍。

    他的穴道被商信治住,他的身上至少被云子轩和无为打断了三十根骨头,他的嘴被云子轩一拳打的稀烂,鼻子被打的歪在一边。

    若是这个样子走到大街上,冷严绝对能够吓死一群人。

    可是站在他面前的这些人恰恰都是那一群人之外的,现在害怕的就只有冷严自己。

    好一阵儿过后,云子轩的目光终于从刀身上收回,再次看向冷严道:“现在,我就让你真正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br />
    一手提着冷严,云子轩右手的匕首突然举起,就在这个时候,一直站在云子轩身后的商信突然喊道:“大哥等一下!”

    “嗯?”云子轩愣了愣,转头疑惑的看向商信。

  • 920627433 2018-02-22
  • 124322432 2018-02-22
  • 607882431 2018-02-22
  • 732946430 2018-02-22
  • 689525429 2018-02-22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