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七章 前辈好刀法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七章前辈好刀法

    张仲坚拉着李闲的黑马进了树林后就松了手,他对李闲说了一声自己小心,然后拨马转了回去,路中还有几个中箭落马的兄弟。若是不去救他们的话,用不了多久就会被那些隋兵全都射死。

    陈雀儿飞驰到李闲身边急切的问道:“有没有伤到?”

    李闲深深吸了口气,让之前那一刻的恐惧平复下来,他朝着陈雀儿笑了笑说道:“我没事小鸟哥,先去帮阿爷救人吧?!?br />
    陈雀儿看了看那边,随即摇了摇头道:“我就守你身边,兄弟们会去救人?!?br />
    李闲心中温暖,他刚要说自己没问题,忽然看到几个穿着草原人皮甲的士兵端着连弩从陈雀儿身后出现。他来不及出声示警随即一掌拍陈雀儿那匹博踏乌的屁股上,那马往前一跃,刚好躲过几支激射而来的弩箭。只是陈雀儿闪开之后,李闲就成了那些士兵的靶子。李闲用力一蹬从黑马上凌空跃起,几支弩箭就他身下射了过去。

    李闲落地之后打了一个滚然后几个纵跃就闪身一棵大树后面,他悄悄探出头见陈雀儿没有受伤,心中稍定。下意识的往身后摸去却摸了个空,这才想起自己的弓箭都黑马上。李闲看着逐渐压过来的士兵,随即叹了口气。

    他虽然心智成熟,但毕竟才是个十岁的孩子。所以那些穿着草原人皮甲的士兵将主要目标定为陈雀儿,一击不中之后立刻呈扇形围了过去。李闲偷眼看了看,见那些士兵五个人一组,配合默契,显然不是草原人的手段。

    隋兵为什么要冒充草原人?

    李闲皱眉想了想,随即否定了是幽州罗艺派来追兵想法。罗艺若是想要追杀他们,当初根本就无需放他们离开。李闲他们藏身的渠沟村地处平原无险可依,正是幽州精骑杀人的好地方。罗艺没必要跑到几百里外派人设伏的,由此分析,这些士兵是渔阳郡本地的郡兵!

    黑马就十几米外站着,那些士兵追击陈雀儿下意识的没把李闲这个孩子放眼里。

    陈雀儿骑术精湛,他的博踏乌又是契丹名种,虽然被树林限制了速度,但依然不是那些步兵能追得上的。但陈雀儿并没有加速离去,而是靠着精湛的马术控制着速度吊着追兵。李闲知道陈雀儿是想把那些士兵都引过去,让自己这里没有危险。

    弩箭就陈雀儿的身边疾飞而过,钉树干上啪啪的响着激起树皮碎屑。李闲深深的吸了口气,看准时机朝着黑马冲了过去。十几米的距离并不远,只要手里有弓,李闲根本就没有理由惧怕那十几个士兵。

    他猫着腰往前急冲,几支弩箭贴着他的身子射过去。不远处又出现了五人一组的隋兵,发现李闲之后立刻倾泻过来不少弩箭。武侯连弩本就可连发五弩,后来被能工巧匠改装后已经可以连发十二支弩箭。这是名副其实的杀人利器,李闲没想到连郡兵都装备这么多造价昂贵的武侯连弩。

    一支弩箭贴着李闲的额头射了过去,将他额前飞舞的黑发射断了几根。李闲原地一滚闪身一块石头后面,然后心中默数了五个数又从另一侧冲了出去。几支弩箭打石头上激起一片火星,其中一支弩箭划开了李闲的左肩,割出来一道颇深的口子,幸好弩箭擦着他的肩膀飞了过去没有钉进肉里。

    李闲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借助惯性一跃正好到了黑马的身侧。李闲用快的速度将步弓和箭壶从马背上摘了下来,然后再次朝着一个方向飞奔而去?;蛐硎悄切┦勘砥?,李闲躲黑马后面的时候他们没有继续射出弩箭。

    李闲一边纵跃闪躲,一边将箭壶挂自己肩膀上往后一推,背负着箭壶,李闲就好像一只还没有成年的猎豹一样树林中左右闪躲着跳跃。

    闪身一块巨石后面,李闲从背后抽出一支羽箭搭弓上,力平复着呼吸,力让自己的手不颤抖。等了一会儿,李闲持弓猛得闪出去朝着远处的一个影子几乎没有瞄准就射了出去。箭才出去,李闲已经朝着不远处能藏身的石头跃了过去。隐约的,李闲听到远处传来一声闷哼。

    他抽出第二支羽箭,根据刚才那短暂的一瞥回忆着敌人的位置。心里计算着距离,等弩箭打石头上的声音一停,李闲猛的站起来,拉弓还了一箭。剑如流星,噗的一声没入一名士兵的胸膛里。

    还有三个!

    李闲默默的数着,然后计算着下一步动作。

    擦了下流进眼睛里的汗水,李闲啐了一口骂道:“马勒戈壁!比玩穿越火线还刺激!比真人还有搞头?!?br />
    他突然往一侧冲出去,才迈出去一步立刻就又退了回来。果然,等着他往外冲的士兵立刻扣动了机括,几支弩箭往李闲冲出去的方向激射而去。李闲借助这个机会拉弓,从容的瞄准一名三十米外的士兵将其一箭穿喉。李闲蹲下来,朝着陈雀儿的方向看了看,却看不到了他的身影。

    两名穿着草原人服饰的士兵小心翼翼的朝着李闲藏身的石头走过去,两个人互相看了看,随即点了点头。他们的连弩已经射空了,再装填显然来不及。两个人分开,缓缓的抽出腰畔的横刀。李闲趴地上偷偷看了看,不屑的勾了勾嘴角。横刀,草原人会用大隋的制式横刀?做戏都做这么假,真不敬业!

    一名士兵指了指从石头后面露出来的一小段步弓和一只脚,另一名士兵点头,从另一侧绕了过去。这名士兵猛的闪出来一刀就砍了下去,然后他的身子就因为惯性的缘故向前扑倒。石头后面一个人都没有,他用全力的一刀劈空。

    石头上靠着一张步弓,地上一只鞋。

    李闲从树半腰跃下,双手握着的一支羽箭狠狠的从那士兵的后脖颈刺了进去。那士兵闷哼一声,嗓子里咔咔的响了几下后随即不甘的倒了下去。李闲得手之后不敢停留,捡起那士兵的横刀朝着身后胡乱的抡了出去。他以横刀扫了几下,然后超前飞奔。

    后的那名士兵看清杀了自己四个袍泽的竟然是个孩子,他眼神里喷出怒火,吼了一声朝着李闲追了出去。

    李闲纵然不缺乏恒心练就一身本事,虽然心智上根本就不是一个孩子,奈何他的身体却始终局限了他,没跑出多远就逐渐的被那名士兵拉近了距离,眼看着就要追上。那士兵狂追了几步,然后一刀朝着李闲的后背砍了下去。

    噗的一声!

    一股血花飞溅。

    李闲身子猛地扑倒又往前滚了好几下才停下来,他下意识的回头看去。却见那追杀自己的士兵胸口上插着一柄横刀,那士兵不可思议的看了看自己被贯穿的胸膛,然后茫然的往四周看了看。他身边没有人,那刀他都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过来的。

    “只会狗-爬可杀不了敌人,你手里的刀难道只会割草一样胡乱挥舞?”

    一道带着些懒散又高傲的声音李闲身边骤然出现,这声音吓了李闲一跳。他下意识的挥刀朝声音响起的一侧砍去,忽然手上一空,再看时,手里的刀子竟然不知道怎么就被人夺了去!

    恐惧!

    李闲到现为止从来没有这么恐惧过,就算红佛将他关山洞里跟黑熊捉迷藏的时候他都没有如此恐惧。

    刀就他身边,锋利的刀锋就他咽喉一侧。

    巨大恐惧之下的李闲竟然莫名其妙的想起那段经典的话:当时那把刀距离我的咽喉只有十分之一厘米……

    刀一动不动,连一丝细微的波动都没有。

    李闲顺着横刀看过去,先看到一支干净的修长的手,然后看到一个穿着破旧皮袍的落拓男人。那人手里的刀磐石一样稳定,而他的脸上却是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这人一头蓬松的有些微微卷曲的长发,遮住了一只眼,但能看到有一道恐怖的疤痕从他长发遮挡着的那一侧贯穿脸孔上下。

    “起来吧,别去摸你脚腕上的匕首了,除非你想死?!?br />
    那人看不出多大年纪,李闲看着这个步惊云造型的汉子无奈的笑了笑,随即收回手,乖乖的站了起来。

    “前辈好刀法?!?br />
    李闲很真诚的赞美,然后猛地一抬手,他手腕上装着的腕弩就射出一支短弩。此时他与你落拓男人近咫尺,这一弩射的又极为突兀,李闲绝对不认为那人能躲得过去。但他后续的动作却并没有停止,迅速的从怀里摸出一包石灰洒了出去,然后低头抽出脚腕上匕首往前猛地刺了出去。

    匕首停半空,因为那柄横刀又架了他的肩膀上。

    李闲艰难的笑了笑,重复了一句:“前辈好刀法!”

    那人放下挡眼前的左手,眯着眼睛看怪物一样看着李闲。

    “保命的手段还真不少,心也够狠,我真想看看,你身上还有没有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

    李闲从怀里掏出几把飞刀,一包石灰,一块小铜镜,一包泻药,十几颗铁莲子,一支迷香一股脑丢地上,然后又使劲摸了摸,掏出一把弹弓比划了一下:“这个算不算?”

    那落拓男人皱眉:“怎么会有你这么无耻奸诈狡猾阴狠的孩子?什么样的老子造了什么孽才生出你这样妖怪来?”

    李闲歪了歪头:“其实……我也挺想知道的?!?/div>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