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十一章 线装版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p:四月份开始保底两,书还很瘦,厚着脸皮求个收藏,红票什么的就先投给大家喜欢的作者,当然,等书肥了还是要投给将明的。

    第十一章线装版

    李闲看着那几个人上了马车,然后渐行渐远。脑子里有些混乱,一时间不好确定自己的猜测对不对。他前世不是历史学家,所以不确定那个人是不是大业六年就到了怀远镇的。

    李闲笑了笑,心说自己这回算是看见一个活的皇上了。那个中年男人有八成的概率就是李渊,至于那个年轻的公子,毗沙门这个小名很有个性,所以李闲记得,应该就是那位倒霉的隐太子李建成了。那个如花似玉的少女,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平阳公主?至于李建成嘴里所说的嗣昌……李闲却不记得柴绍的表字是不是这个。

    “悟空,你看什么?”

    陈雀儿见李闲盯着远处看问道,他刚才看到一个卖饰品的摊位上竟然有一串狼牙做的项链,于是就买了下来,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那边妖气,我去去就来?!?br />
    李闲撇了撇嘴:“小鸟哥,你能不能不要叫我悟空?”

    “妖气?”

    陈雀儿嘿嘿笑了笑道:“悟空怎么了,我觉得这两个字不错?!?br />
    李闲问:“如果有一只会七十二变的猴子也叫悟空,猴子,是猴子,你还觉得这名字好吗?”

    陈雀儿皱眉:“不知道你说什么?!?br />
    李闲苦笑:“你知道就好了?!?br />
    他岔开话题道:“到底要带我到什么地方去?”

    陈雀儿一指不远处的一座两层木楼的建筑,一脸邪恶笑意:“就是那里了!”

    李闲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立刻石化。

    那座小楼显然已经年头不少了,颇为老旧。窗户开着,门也开着,有几个女子窗口搔首弄姿,其中竟然还有一个金发碧眼的基辅罗斯人。那小楼挂着一块牌子,上面那三个字李闲不止一次电影电视剧中见到过。

    网。

    全国连锁啊

    “小鸟哥……我才十一!”

    李闲站住,说什么都不肯再往前走。

    陈雀儿谆谆善诱的说道:“悟空,不要这么害怕啊。那楼里都是软玉温香的美人儿,又不是什么吃人的妖精。你现虽然还小,就当熟悉情况了。再说,那些美人儿见了你这样一个漂亮的少年郎,就算不要钱也得把你伺候好了啊?!?br />
    李闲撇嘴道:“要是妖精就好了!不去不去,打死也不去!”

    陈雀儿道:“悟空,相信小鸟哥,保证你不虚此行?!?br />
    李闲挣扎道:“我要是信了你,我就对不起我自己的小鸟。小鸟哥,你是想让一群欲求不满的大妈玩死我吗?你看看,窗口上那个金色头发的女人,血盆大口,我现可没实力口-爆了她!小鸟哥你行行好,我请你去喝酒好不好?”

    陈雀儿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拉了李闲几个青楼女子的欢笑声中进了网。

    “呦,这位公子,带了儿子一块来快活吗?好情调??!”

    “快活你一脸!”

    李闲骂道。

    那青楼女子咯咯的骚笑道:“一脸?小家伙你想怎么我一脸?奴家这两日正好缺了珠粉,不如小家伙你弄些童子精来擦擦?只怕……你现还没存货呢吧,哈哈?!?br />
    陈雀儿一把将那女子拉过来说道:“再敢胡言乱语,信不信我杀了你?”

    那女子娇笑道:“公子……你弄死我吧?!?br />
    这时几个青楼女子围过来,看着李闲不住的笑。

    “哎呀,好俊俏的少年郎!”

    “这副面孔,若是再长大一些还不迷死人吗?”

    “少年郎,来,姐姐疼你?!?br />
    几个青楼女子伸手李闲的脸蛋上胡乱的摸着捏着,李闲左躲右闪,终于明白一掐一股水其实并不是男人的专爱。那些女子第一次见到这么小年纪就来青楼的“男人”,而且还是一个清秀俊美的让人忍不住想要捏捏脸的标志少年郎。她们母爱大发,将李闲团团围住,恨不得将他吞进肚子里去。

    陈雀儿从怀里掏出一大把碎银子放桌子上道:“老鸨呢?去,找几个漂亮姑娘来伺候我家公子。若是我家公子高兴了,有赏!”

    几个青楼女子一起尖叫起来,使劲将李闲往自己怀里拽。

    “小公子来姐姐这边,姐姐这里有软软的东西给你捏?!?br />
    “小公子,姐姐帮你吹好不好?保证你喜欢?!?br />
    “小公子,还是到我这里来吧,她们那里都能放进拳头了,姐姐这里只能进去舌头。姐姐疼你好不好?”

    “去,你这死妮子!是大象舌头吧?”

    李闲虽然并不反感这种气氛,上一世的时候有钱没胆子到这样的地方玩玩,万一被警察叔叔抓了也就身败名裂了。每次路过那些什么什么足疗保健的门口,李闲都会忍不住往里探头看看。后来上了大学,才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被一个如狼似虎的师姐将他的宝贝开了光。自此之后李闲也算是花丛中翩翩飞舞的浪子蝴蝶,没少接触各种各样的花蕊。这一世李闲倒是有钱也有胆子,奈何确实心有余而力不足。成年心,少年身,人生大的悲哀莫过于此了吧。

    以他的本事将那些青楼女子推开不是什么难事,可是李闲偏偏无法下手。才试着推开其中一个,两只手却恰到好处的推两团柔软上引来一声**呻吟。他一边躲闪一边解释道:“我喜欢热情奔放的女子,奈何你们来早了几年?!?br />
    “小公子,是你来早了几年吧!哈哈!”

    陈雀儿却很不仗义坐一边哈哈大笑,抱着一个女子上下其手。

    “都闭嘴!”

    就李闲渐渐不支,眼看就要被轮了的时候,一声清冷的轻斥二楼上响起。围着李闲的姑娘们立刻平静下来,李闲趁机脱身整理了一下衣服朝楼上看去。一个穿着水绿色衣裙的丫鬟站楼梯口,扫了那些青楼女子一眼后看着李闲说道:“叶大家说,请这位公子上楼说话?!?br />
    那些女子顿时萎靡了下来,依依不舍的看着李闲却也不再拉扯。也有几个女子往楼上一个房间看去,脸上的表情很奇怪。一个女子撇嘴道:“叶大家也来和我们这些没品的人抢生意了?还是看上了这雏?”

    十四五岁年纪的俏美丫鬟冷声道:“你再多说一个字,信不信我撕了你的嘴?叶大家的事,难道你们还想管不成?”

    那丫鬟很强势,围李闲身边的青楼女子虽然表现的很不忿,却也没人再敢拉着李闲不放。一个已经脸上已经能看到不少皱纹的女子松开李闲的手,声音很低冷冷的说道:“现你红火,人人都捧着你,难不成你就没有人老花谢的时候?今日站的高,明日摔得越疼?!?br />
    绿衣丫鬟没听到那女子的话,她对李闲福了一福再次说道:“叶大家请公子上楼说话?!?br />
    李闲指着鼻子问道:“你确定是叫我?”

    他不怎么相信,一个被称为大家的青楼女子会对自己这样一个青涩小子感兴趣。既然被称为大家,就是花魁一般的人物。无论怎么想,李闲都没想到自己除了脸蛋之外有什么吸引人的??墒钦庹飧龅胤?,脸蛋去掉第一个字才比较有用??墒瞧钕邢帜歉龆骰姑挥胁?,虽然……

    李闲扯了扯衣服,将下面那点羞涩的鼓起遮挡住。

    已经能挺起了,离喷薄还远吗?

    “公子请?!?br />
    俏美的丫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李闲想了想,心说既来之则安之,难道我还怕她给我用吸的不成?

    李闲看了一眼陈雀儿,陈雀儿示意他放心,自己就这里,不会出什么问题。李闲点了点头,对那丫鬟笑了笑,举步走上楼梯。俏丫鬟前面带路,走到里面转过弯,再走一段,李闲赫然发现竟然已经到了楼子外面。顺着搭建起来的路,能走到不远处的一个**的阁楼里。

    李闲走到门口,那丫鬟推开门说道:“小姐,公子请来了?!?br />
    “公子请进?!?br />
    绿衣丫鬟请李闲进去,然后她转身往另一处地方走了。李闲整理了一下衣服,举步走了进去。一进门,一股淡淡的馨香就传进李闲的鼻子里,这香味很特别,李闲确定不是迷香,但却让人脑袋有些晕晕的。很舒服的味道,这种味道进了鼻子,立刻就会感觉仿似有一只轻柔的小手挠着心一样。

    一个双十年华的女子,如画中人物一般,静静的坐椅子上,也不抬头,依然看着手中的书册淡淡的对李闲说道:“你坐吧,一会儿就可以走了?!?br />
    这女子很美,这是一种跟这青楼其他女子截然相反的美。恬淡,还带着一点冷傲。白皙的脸上是一种圆润的美,长长的睫毛垂下来,将那一双明眸挡住,小巧秀气的鼻子,一点红唇,正是那种令牲口们见了就想撕裂衣服的类型。李闲仔细的看着那女子,心里做出判断:这是一头女王,果然还是要用撕的才爽啊。

    “一会儿就可以走了?”

    李闲笑了笑:“那你把我请进来做什么?”

    一袭鹅黄色衣衫的女子微微皱眉道:“只是不想看着你被那些女人弄脏了,这地方不是你应该来的,坐一会儿就离开,若是真的想,再等几年来也不迟?!?br />
    李闲恼火:“你怎么知道,我就不喜欢她们?你又怎么知道,我是不是正打算钻进哪一个的香闺里?你知不知道,你有可能是破坏了一件两厢情愿的好事?”

    那女子终于抬起头,淡淡的看了李闲一眼道:“你的眼睛很干净?!?br />
    “就这么简单?”

    李闲大感荒谬,我的眼睛干净?上辈子就已经到有码能看出无码境界的眼睛干净?那你的思想里,纯洁的意思是不是纯黄色的少妇白洁?干净……老子才擦了眼屎倒是真的!

    令李闲感到抓狂的是,说完了干净这句话之后,那女子竟然再也不开口,只是低着头看着那卷书册。李闲虽然站那里,可是她眼里就好像空气一样。李闲想发作却又发作不了,心说老子忍了,大不了几年后再来收拾你。

    “看什么这么专注?”

    李闲凑过去问:“线装版的金瓶梅吗?”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