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十四章 妖人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达溪长儒是个不善言谈的人,一路上李闲问他十句话,达溪长儒有时候连一句都不回答。而李闲似乎并不介意,也不知道他是喋喋不休的与达溪长儒交谈,还是自言自语。

    奚人部落采买了补给后,血骑并没有过多停留就又开始上路。长途跋涉,虽然李闲说他一再表示自己急着到达目的地,但达溪长儒还是按照原定计划行军。李闲其实知道这是为什么所以也不着恼,远距离行军,就算血骑的人不爱惜自己,也要爱惜马力。若是有足够的备用战马的话,相信速度会提上去很大一截。他之所以催,仅仅是是因为他实不想让自己的嘴巴闲下来。虽然他叫李闲,但他其实是一个喜欢让自己看上去很忙的人。

    路途无聊,如果同伴还是一个沉闷的人,那就无聊了。如果同伴是一百零五个沉闷的人,如果李闲自己再不多说几句话,他怕自己也会变成血骑一样沉默寡言。都说近墨者黑,李闲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那一百多个伪哑巴传染成哑巴。但李闲相信近猪者臭,他必须尝试一下能不能让达溪长儒变得活泼一些。

    终于,当达溪长儒对李闲的胡言乱语忍无可忍的时候,他将腰畔的横刀解下来递给李闲:“如果你真的很无聊,就练习拔刀吧?!?br />
    “拔刀?”

    李闲皱着眉头将横刀接过来,手里掂量了一下重量。李闲上一世是个兵器爱好者,尤其是刀具十分的喜爱。他曾经网购了一柄唐刀,长一百零二厘米,锋刃七十五厘米,刀柄二十七厘米,但是那刀重量很轻。达溪长儒递给他的这柄大隋制式横刀要略微的短一些,却远比那柄现代的仿制品要沉重。将近一米长的横刀拿李闲的手里,和他的身材对比看起来有些离谱。毕竟他是一个才满十一岁的男孩,身高勉强达到了一米五多些。

    将横刀抽出来,李闲比划了一下问道:“拔刀?是不是这样?”

    达溪长儒难得的笑了笑,冷漠的脸上展现的笑容看起来很舒服,有点阳春暖日的味道,只是接下来说出的话却让李闲如坠冰窟。

    “很好,就这样,从今天开始每天拔刀一千次?”

    “为什么?一千次,难道你不觉得多了些吗?”

    “一千二百次!”

    “好吧,一千次?!?br />
    “一千五百次!”

    李闲嘶吼道:“我已经接受了,一千次!”

    达溪长儒摇了摇头:“你再说一句话,就每天拔刀两千次?!?br />
    横刀属于双手刀,陆地上使用并不显得有什么别扭,但坐马背上,因为空间的制约所以拔刀这个看起来简单的动作,其实也有些难度。李闲的手臂短,刀身长,要想将横刀拔出来必须量的将身子往后仰,这样的话,他拔刀一千次也就不止手臂遭罪了,连着他的小嫩腰都跟着受牵连。

    从早晨到中午,李闲完成了六百次拔刀的动作。听起来好像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多难的事,但骑马背上不断的后仰抽刀六百次,真要做起来简直能折磨死人。他的手臂越来越沉,达溪长儒下令休息准备午饭的时候,李闲抽刀的动作已经比开始要慢五倍以上了。

    血骑自发的分成几队,两个小队分出去往各个方向巡哨警戒。其他人下马集干柴点火,然后将一路上顺便射猎的野物架起来烤。

    李闲咬着牙将横刀入鞘,然后从马背上艰难的跃下来。手臂上的疼简直难以忍受,就好像有一万只蚂蚁附着骨头上不断的啃咬一样。

    “六百零一次?!?br />
    达溪长儒看着李闲面无表情的说道。

    李闲呲着牙一边揉着胳膊一边抱怨:“刚开始就这么大强度,难道修炼不是循序渐进的吗?”

    达溪长儒板着脸说道:“我的意思是你还没有完成,还差八百九十九次?!?br />
    他朝火堆走过去,一边走一边说道:“完成不了,午饭就不要吃了。如果到了晚上你还没有完成一千五百次抽刀,晚饭也不要吃了。如果睡觉前你依然没有完成,那么……你也就不必睡觉了?!?br />
    达溪长儒转身,看着李闲说道:“但我们不会等你,明天一早还是要上路的?!?br />
    李闲咬牙,终把问候达溪长儒八辈祖宗的话咽回了肚子里。他强忍着那种刮骨一般的痛楚,缓缓的将腰畔的横刀抽了出来,那柄几斤重的横刀此时如同几百斤重一样,他的手几乎已经掌握不住。就这样,李闲艰难的又抽刀十几次,身上已经被汗水湿透。

    达溪长儒熟练的将一只野兔剥皮,然后用铁钎穿了架火堆上。等做完了这些之后他才对李闲喊道:“我说让你拔刀,是马背上拔刀,而不是这么站着。所以这十三次不算数?!?br />
    李闲的嘴角已经被他咬破,但他没有说什么,一言不发的走到那匹黑色的非纯种博踏乌身边,颤抖着艰难的爬上马背。

    阳光笔直的照射下来,照马背上已经无法挺直腰板的少年身上??雌鹄蠢钕幸丫橇俗约喊蔚抖嗌俅?,他只是机械的重复着那个动作。当他感觉到眼前越来越黑的时候,忽然有人碰了一下他的身体,将他从昏厥的边缘拉了回来。

    达溪长儒递给李闲一个水袋:“饭你不可以吃,但水是必须要喝的。如果你一口水都不喝,我不保证你会不会熬过今天。我记得我跟你说的是以后每天一千五百次,是每天?!?br />
    李闲想抬手接过水袋,却发现手臂已经完全不听从大脑的指挥了。他试了几次,却根本摸不到那个水袋。并不是他的眼花了,而是他的手已经失去了方向感。达溪长儒举高水袋递到李闲嘴边,李闲俯下身子叼住,当一口清冽的带着甘甜味道的水进入他嘴里的时候,李闲甚至错觉这就是传说中的琼瑶佳酿。

    一口气喝了半袋水,他贪婪的就好像一只饥饿的小兽终于触碰到了母亲的乳-头一样,全部的**都是取。

    “还差多少次?”

    “七百九十次?!?br />
    达溪长儒将水袋收好,然后变戏法似的拿出一只烤的金黄的野兔后腿,李闲的鼻子面前晃了晃。李闲的视线是模糊的,甚至脑子里都不知道想什么,又或者是根本就什么都没想,但他闻到那种诱人香味的时候还是下意识的张嘴咬了出去。

    嗒的一声,牙齿撞击一起。

    达溪长儒将兔肉塞进自己嘴里撕下来一块,很惬意的咀嚼着:“给你闻,已经是破例了?!?br />
    李闲费力的裂开嘴笑了笑:“您敢……再破例一次吗?”

    达溪长儒哈哈大笑道:“再过一会儿就要继续上路了,日落之前必须赶到四十里外的一个无名小湖边宿营。祝你好运吧,希望今晚你有的睡?!?br />
    李闲撇了撇嘴:“我就说……近朱者赤,您今天的话可真多!”

    达溪长儒怔住,皱着眉头想了想,然后一言不发的走开。

    看起来随时有可能从马背上掉下来的李闲竟然还能仰天大笑,就好像一支斗胜了的公鸡一样骄傲。他现的样子看起来可以用两个字形容,那就是得意。如果非得精简到一个字来形容的话,那就是贱。

    血骑休整之后继续上路,以血骑的素质下午半天时间赶四十里路并不算难事。但对于李闲来说,这是一种绝对的煎熬。他要一边不停的机械的抽刀,还要量保持着身子的稳定不至于从马背上掉下来。虽然从六岁李闲就已经开始骑无鞍马,并且能做到只靠双腿来控制骏马的方向??墒?,现的李闲连自己的腿都快感觉不到了,又如何能保证黑马的腿不走歪?

    幸好,马是一种追随性很强的动物。他的黑马跟血骑后面倒也不至于掉队,不过李闲却已经掉下来四次了。

    达溪长儒再一次将李闲像提小鸡一样提起来放黑马背上,然后很不是人的李闲耳边提醒:“还有四百零三次?!?br />
    队伍落日前赶到那个无名小湖边宿营,这个时候的李闲完全是一个已经失去了神智的机器人一样,他的双臂早已经没了知觉,就好像拔刀的根本不是他一样,李闲甚至错觉自己是看表演。

    血骑的旅率铁獠狼安排骑兵宿营后走到达溪长儒身边,看着黑马上那个摇摇晃晃随时可能第九次掉下来的少年赞叹道:“以他的年纪能有这样的毅力,已经很不错了?!?br />
    达溪长儒瞪了铁獠狼一眼道:“不错?就这两个字?你能再找出一个十一岁的孩子可以坚持到他那种地步的人来?”

    铁獠狼想了想:“不能?!?br />
    他认真的说道:“如果是朝求歌这个年纪您逼他这样练功,他一定会想方设法的逃走。如果是东方的话,他一定会跪地上不停的苦求您开恩,然后装作昏死过去。如果是独孤锐志的话,他一定舍得对自己下毒,毒到口吐白沫人事不知。血骑四虎,没一个人那个年纪比得上他?!?br />
    达溪长儒没问铁獠狼为什么不说他自己,因为达溪长儒知道,若是换做铁獠狼的话,他未必比李闲做的好,但一定也会坚持下去。一个被吃狼奶长得的孩子,总会比其他人狠一些。对敌人狠,对自己也狠。

    达溪长儒看着李闲,他心里叹,即便你不是真龙转世,也一定是什么妖孽投胎。

    李闲是什么妖?

    肯定不是人妖,但……他或许真的是一个妖人。

    p:书榜是个很蛋疼的地方,很坦白的说不干净的手段肯定比干净的要上榜快。将明两万字的那天猛的的杀到了书榜第七,我自己都不信。后面发生的事很多人都知道我就不再提了,只能说那是一个很不愉快的榜单。所以将明不打算冲榜,不打广告,也没有其他什么手段,点击很干净,我心里就踏实。帝胄开书的时候每天只有几个点击,十几个,几十个,上百个,到后来日点击五千左右是一点点增加起来的,是靠你们大家的支持。帝胄的成绩是干净的,所以我想保持这份干净。书榜令人蛋疼,所以上不上榜的无所谓。将明还很瘦,所以暂时也不求红票打赏什么的,大家都留给自己喜欢的作者就好。我只求一个收藏,如果大家书架上还有空位,希望留一个位置给将明。谢谢大家,真心拜谢。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