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二十八章 临窗绕青丝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您沉下陨铁的时候难道就没找个什么好辨认的地方?”

    李闲撅着嘴问,对于达溪长儒这样的名将也能做出这么不靠谱的事显然有些不相信。既然陨铁那么贵重,当初就算沉下去的时候颇为急迫也会找个稍微显眼的地方吧。骑着马跑半天也围着青牛湖跑不了一个圈,靠着摸去寻找当年的位置确实令人头疼。

    “谁告诉你我当时没有找一个好辨认的地方?那天晚上我沉下陨铁的地方有一棵大树,我记得很清楚?!?br />
    达溪长儒摊了摊手:“可是后来才发现,青牛湖边的树差不多都一个样子?!?br />
    他苍白的解释道:“你知道的,晚上总是看不清东西,而且契丹人的护卫每隔半个时辰就要巡逻经过?!?br />
    李闲指了指青牛湖头疼的问:“我的师父,亲爱的师父,您的意思是不是说咱们要把湖边的每一棵树附近都要找一遍?”

    达溪长儒瞪了他一眼说道:“就算我记不得是哪棵树,难道我还记不得大致方向?”

    他指了指青牛湖南侧说道:“我来过几次了,按照顺序从左到右寻找,已经找了四十三棵树?!?br />
    李闲撇嘴:“还有少四百三十棵?!?br />
    达溪长儒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为难:“你不是说自己运气一直很好吗,说不定你随随便便的选一棵树潜下水里去,就能找到那块陨铁?!?br />
    李闲心说那陨铁上你又没安一个gp,我也没有人造卫星的眼怎么可能随便选一个地方就找到?一次性找到那块陨铁的概率就跟挨雷劈差不了多少,如果运气好雷会自动来劈,一次不行还得多劈几次。运气不好就算脑袋上顶着个避雷针也不见得能引下来,这根人品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等等”

    李闲忽然想到一件事:“您的意思是,我自己下去找?”

    达溪长儒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说:“没错,我给你放哨?!?br />
    李闲也很认真的说道:“我能说不去吗?”

    达溪长儒的回答简单而粗暴,他直接提着李闲的腰带将他从高坡上扔了下去。半空中李闲调整好身形稳稳的落地上,然后静夜皓月的光辉下伸出中指对达溪长儒比划了两下。

    他能看到隐约中达溪长儒比划了一个手势,意思是时间并不多。

    李闲叹了口气,收起劳而无功的中指开始小心翼翼的朝着青牛湖南侧潜行。黑夜潜行的技巧,无论是张仲坚还是达溪长儒毫无疑问都是宗师级的高手。所以无论是铁浮屠还是血骑中,李闲都能学到有用的东西。

    七岁的时候,他就已经能月色中隐藏身形爬到村子里张寡妇家的院墙上偷窥那丰满的身子沐浴。

    八岁的时候,他就能蹲张寡妇家门口顺着门板上的窟窿往里窥探而不被发现了。

    九岁的时候,他如果愿意的话甚至能坐她家屋子里情的看,当然,他果断的义正词严的拒绝了张寡妇的好意。

    青牛湖之大,也大不过一个能装下一具诱人身姿一颗闷骚之心的木盆吧。

    李闲猫着腰,猎豹一样湖边的茂盛草丛中穿行。他一边走一边感受着风吹来的方向,所以他潜行经过的地方草丛摆动的方向完全与风吹毫无二致。当他经过第一个暗哨的时候,五米外的契丹武士根本就没有察觉到身后的草丛中有什么异样。草丛的摆动和风吹过一样,完全看不出一点不和谐的地方。

    这个暗哨处有三四名契丹武士,他们就一堆乱石后面坐着。

    近处的那个人距离李闲通过的地方不超过四米,李闲甚至还停下来看了看那几个契丹人做什么。

    “听说汉人的女子身子软的好像水一样?”

    “那可不,你又不是没有见过咱们可敦?!?br />
    “见过是见过,可不是穿着衣服呢吗?!?br />
    “嘿嘿!”

    石头后面穿出几声刻意压的很低的淫-笑。

    李闲摇了摇头,心说这青牛湖应该是太平安静的时间太久了,以至于暗哨都不暗,而是肆无忌惮的谈论着女人。虽然他们压低了声音,但如果是高手的话十几米外仅仅靠耳朵就能察觉到他们存。

    看来这几个契丹武士跟欧思青青是一个部落的。

    李闲悄悄的离开,一边走一边想。

    欧思青青的母亲是汉人,那几个契丹武士谈论的应该就是她了??蠢凑飧雠艘欢ê苊?,美到让这个部落的每一个男人从第一次跟自己的手建立超友谊关系的时候,说不定脑子里幻想着的就是她的模样。水一样的女人,往往是熊一样的人喜欢占有的东西。能征服一匹烈马固然很刺激,可若是一个柔若无骨雪一样白的身躯婉转承欢峨眉微皱,那感觉应该能满足男人的控制欲和征服欲。

    李闲由衷的祝福那几个契丹武士各种幻想的时候千万不要崴了手,然后猫着腰从他们身后经过。

    达溪长儒说过,从这个暗哨向右四十三棵树全都过,没有陨铁的影子。

    那好吧,就从第四十四棵树开始好了。

    李闲的运气确实不错,但他不觉得运气会好到真的随便选一个地方下水就能找到陨铁的地步。

    第四十四棵树看起来果然和第四十三棵树没有什么区别,李闲脑子里闪过一句废话。当时达溪长儒离开这里的时候肯定很急迫,不然以他的素质不可能没留下什么记号。李闲不认为会是被契丹护卫发现,他都能轻而易举的潜行过来何况是达溪长儒?

    究竟是什么缘故让达溪长儒都不淡定了?

    一般男人心急火燎的逃跑是什么情况下?

    很遗憾,李闲想到的第一个可能就是被人家老公抓-奸床。

    他发现自己真的不高尚,一点都不。

    从第四十四棵树边上停下来,他活动了几下四肢做下水的准备。达溪长儒说过青牛湖的水常年冰冷的好像刀子一样,如果不热身就贸然下水除了被淹死没有第二个可能。下水之前李闲想到了碧水寒潭和月牙湖,好像很冷很冷的湖水中总是能发生什么凄美的爱情故事。碧水寒潭中紫衫龙王爱上了那个男人,月牙湖中李旭爱上了那个女人。

    会不会有一场感天动地的爱恋等着自己?

    “刘亦菲,王珞丹,梅根??怂埂?br />
    李闲嘟囔着:“我来了?!?br />
    他身上的特制的皮衣有很好的防水性,这不是李闲到了这个时代后第一件剽窃来的发明创造,只不过相比于不成功的冲水马桶和木轮传动杆式自行车来说有着绝对的实用价值。

    感觉血脉已经畅通之后李闲悄无声息的滑进水里,立刻,那种无法形容的寒冷如蚂蚁啃咬一样遍及全身。即便已经热身,但李闲还是无法控制手脚入水之后变得僵硬。幸好没有抽筋,不然等达溪长儒来救自己的时候弄不好已经变成了一根哈根达斯。

    李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沉入水中。

    把鱼鳔绷直了绑小木头架子上做潜水镜,李闲也是全无古人后无来者。虽然看起来还是模糊,至少不会让眼睛特别的难受。

    从水下摸了一阵,李闲没有什么发现。他从湖面上露出头换了口气,看了看下一棵树距离并不远随即直接游了过去。他量轻柔的水中潜泳,避免发出拍水的声音将契丹护卫引来。

    第四十五棵树附近水域同样一无所获,李闲趁着自己身体还能坚持游向下一棵。

    他再次浮出水面的时候忽然感觉眼前有些异样,摘下简易潜水镜看了看才发现原来是有灯光映照湖面上。不远处一座小小木楼上摇曳的灯光湖面上洒下一小片金黄,而李闲则将那金黄划开荡漾起一池的星星点点。

    木楼的窗子开着,似乎还有一道人影窗前一晃而过。

    达溪长儒可没有告诉自己湖边还有人居住,他说过护卫营地距离湖边少有三百米!这小楼也没有出现达溪长儒的叙述中,由此可见,这小楼并不是一直都存的。

    闻到了木头的涩味,李闲确定这小楼才建起来不超过一个月。

    湖边有小楼,当窗对月影。

    李闲确定这绝对不是男人干的事,契丹人里没书呆子。

    鬼使神差的,李闲从水里钻出来潜行到了小楼下面,看了看左右无人,他轻手轻脚的攀爬着到了二楼。蹲二楼窗口,李闲的心跳竟然不由自主的加速起来。他自己都有些诧异,自从看张寡妇洗澡已经成为习惯后好像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从窗子里飘出来一股淡淡的香,有些熟悉。

    李闲想了足足两分钟也没有想出为什么会熟悉,这味道到底什么地方闻到过。他缓缓的移到窗户一侧,然后慢慢的站了起来。

    顺着柔和的灯光,李闲看到了一对白晃晃的小脚丫前后摆动着。灯光下,露出一小截白生生小腿的人正发呆。她显然是才洗了脚,木盆就脚边不远处。

    坐床上的少女拖着下颌,看着面前不远处桌子上的一件东西怔怔出神。

    李闲的嘴角微微上翘,得意的好像一只才偷了只小鸡的小狐狸。

    桌子上有一双鹿皮小蛮靴,靴子上有好几处破开的口子,很整齐,显然是刀子割开留下的痕迹。靴子已经刷的很干净,没有一点残雪污泥。

    李闲很得意,得意于自己的猜测。

    临窗观湖波,灯下绕青丝。

    果然是女人才干的事啊。

    “你……可曾冻坏了脚?”

    幽然一问,却吓得李闲几乎从窗子上掉下来。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samp>
<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video></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