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三十九章 恼羞成怒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惊喜之后紧跟着绝望,李闲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内感受到了这两种同样刺激的心情,一分钟之前叶怀袖还说去将陨铁取来吧,明日开炉。一分钟之后又说我改变主意了,不帮你打造刀。

    李闲听到后一句的时候已经后悔,自己说什么不好非得故作高深莫测说什么漂亮女人不可信。这房间里除了达溪长儒和自己之外全都是女人,而且还全都是漂亮女人。他这话无疑已经将草庐的人得罪了一个遍,他之前甚至还为自己想到那样一句妙语而沾沾自喜。现才发现自己说了这句话,其实真他妈的二。

    当听到除非这两个字之后,李闲就好像溺水者抓住了后一根救命的稻草。

    “除非什么?”

    “除非你赢了我?!?br />
    说话的不是叶怀袖,而是那一直默默品茶一言不发的白衣少女。

    她站起来,走到李闲一米远外站?。骸澳阊∪约耗檬值谋臼吕春臀冶?,如果你能赢得两场,这刀草庐便替你打了。而且我保证,无论这陨铁出自何处,你又是费了什么心机弄来得罪了什么人,只要你赢了我,这铁就会变成刀,而且,我保证整个草原上都没有人敢打你刀的主意?!?br />
    她一口气说了很多话,快且急,但十分清晰。

    李闲的第一反应不是这女子的强势,而是原来她不是一个哑巴。

    他没有说话,而是第一时间看了叶怀袖一眼。

    叶怀袖笑了笑,百媚生。

    “这就是我说的除非,你赢了她,刀我来帮你打造?!?br />
    李闲偏着头想了想,认真的说道:“我需要一个保证,我不是一个君子,所以我眼里也没有什么君子之约?!?br />
    “我姓阿史那,我叫阿史那朵朵?!?br />
    白衣少女微微昂着下颌说道。

    她看着李闲说道:“你应该知道的,阿史那这个姓氏草原上代表着什么含义。所以你放心,我说的话一定会兑现?!?br />
    李闲摇了摇头坦诚的说道:“我不放心?!?br />
    他同样直视着阿史那朵朵的眼睛说道:“突厥王庭草原上的威仪我自然相信,阿史那家的主人随便一句话草原人没有敢不听从的,这我也知道。但有一点你必须承认,即便你是阿史那家的人,但你毕竟不是始毕可汗,所以你说的话未必能让整个草原都遵从。另外……我凭什么相信你是阿史那家族的人?”

    白衣少女没有说话,而是脱衣服。

    她动作缓慢却坚定的将自己的比肩脱掉,然后将上衣缓缓的解开。李闲瞬间就睁大了眼睛,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视线从脖颈下那一片白皙上移开。

    阿史那朵朵轻蔑的笑了笑,衣衫半褪,露出左肩稍微靠下一点的肌肤。

    那里纹着,不,是一块很特别的胎记。

    金色的,狼头。

    “你是格桑梅朵?!”

    达溪长儒猛的站起来,语气惊讶的问道。

    阿史那朵朵将衣服穿好,点了点头说道:“既然你听说过格桑梅朵的这个名字,自然知道我的身份。所以请你们相信,我说的话还是管用的?!?br />
    达溪长儒点了点头,肃然道:“突厥始毕可汗的爱女,草原上的圣女格桑梅朵说的话,自然算数?!?br />
    “格桑梅朵是谁?”

    李闲并不觉得当着阿史那朵朵的面问这话是什么无知可耻的事。

    达溪长儒看了阿史那朵朵一眼,想了想说道:“她天生左肩上有金色苍狼胎记,被称之为长生天派来人间的使者。她生突厥王族,而金色苍狼是草原人认为神圣的神物,出现什么地方,必然会成为草原上的圣地,所以她被草原人尊称为圣女?!?br />
    达溪长儒补充了一句:“因为她,所以突厥王族是草原之主已经没有人再怀疑,也没有人敢怀疑?!?br />
    他的解释很简单,却将阿史那朵朵的身份描述的一清二楚。李闲不是笨蛋,而且草原上已经生活了两年,所以他知道草原人对狼的崇拜已经到了何等的程度。诚如达溪长儒所说,金色的苍狼是草原上高贵神圣的东西。他们眼里,金色的狼就是神灵。

    李闲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他其实心里也清楚,面前这个所谓的圣女不过是个巧合而已。突厥阿史那王族是靠着绝对实力才统治了草原的,但如果恰好有这样一个天生的有金狼胎记的人出现,对于阿史那家族的统治地位来说绝对是一件好事。草原人对狼已经到了顶礼膜拜的地步,甚至死后也以尸体被狼吃掉而自豪。他们开来,狼就是长生天的使者,是长生天派到人间来的仆人,而金狼,毫无疑问就是狼神。

    想必阿史那咄吉世知道自己小的女儿肩膀上有这样一个胎记的时候笑得几天几夜睡不着吧,有了阿史那朵朵,阿史那家族统治草原将加的名正言顺!

    哪怕是草原深处的室韦人,甚至包括那些东北苦寒之地的靺鞨野人内,他们都无法抵抗金狼诞生阿史那家族的压力。

    而阿史那朵朵的存,也证实了怀袖草庐中有一位阿史那家族的大人物的传言。而且,如此说来,某个小部族被狼骑屠戮殆也未必是空穴来风。试想一下,一个小人物来挑战侮辱突厥王庭圣女的威严,被屠族是情理之中的事。

    “为什么非要赢了你才行?”

    李闲还是没有立刻答应,而是很认真的问道。

    阿史那朵朵高傲的昂着下颌说道:“你之前外面不是说过吗,若你手有十万兵就屠我的族人,我倒是想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若是连我这样一个女子都赢不了,你之前的只能说是一句臭不可闻的大话?!?br />
    李闲了然,看来祸从口出果然是真理。

    “这不是主要的?!?br />
    阿史那朵朵直视着李闲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两年前,幽州南,我也马车上?!?br />
    李闲虽然已经隐隐猜到,听阿史那朵朵亲口说出来心中还是有些莫名的震惊。若是现还不知道阿史那朵朵的身份,想来李闲心里倒也不会乱了一丝分寸。

    “杀来杀去的事我不喜欢,那日你们杀了我的随从,而他们则杀了你们汉人的一个官员。虽然这件事我是后来知道的,但一直以来我心中其实没有仇恨。这样的事无所谓正义邪恶,也没有什么报仇雪恨的必要?!?br />
    “我之所以要赢你……”

    阿史那朵朵忽然笑了一下,如吹化了残雪的春风般温和。

    “仅仅是想赢你?!?br />
    又是一句废话,但好像很有道理。

    “好吧”

    李闲缓缓的吸了口气:“我接受”

    他说。

    阿史那朵朵点了点头:“终归还勉强算个男人,说实话,之前你婆婆妈妈的已经令人厌恶?!?br />
    李闲针锋相对道:“婆婆妈妈这四个字,其实说的是你们女人的天性?!?br />
    阿史那朵朵似乎懒得和他做口舌之争,指着外面说道:“草原足够辽阔宽敞,你可以随便想三种比试的内容。我外面等你,想好了告诉我就是了?!?br />
    李闲撇了撇嘴,心说骄傲的小孔雀啊,一会儿我就拔光了你的毛。

    “比什么?”

    达溪长儒走到李闲身边问道:“想好了吗?”

    李闲头疼的皱了皱眉:“师父,我记得您说过,叶大家几乎是无所不能的?书法,剑法,刀法,兵法,甚至我还怀疑她会妖法,您觉得我什么比较有胜算?”

    达溪长儒想了想说道:“除了刀法和箭法,我想不出第三种?!?br />
    李闲深深的吸了口气,一本正经的说道:“那第三种就比无赖好了?!?br />
    他笑着对达溪长儒说道:“您不是也说过,如我这样大的少年没有比我出色的,那么,就凭刀法和箭法我若是连胜两局,我还担心第三场比试什么干嘛?”

    见到李闲从草庐中走出来,阿史那朵朵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似乎是已经猜到了李闲要提出比试的内容,站她身后的嘉儿端着一个大托盘。上面放着两样东西,一张硬弓,一柄弯刀。

    李闲心里微微一动,忽然生出几分不祥的预感来。

    “两年前你箭射大隋军兵的时候我看到了,所以我知道你肯定会选择比射艺?!?br />
    阿史那朵朵指了指托盘上的硬弓:“规矩你来说,射靶射猎都可以?!?br />
    她又指了指弯刀:“达溪长儒将军是我敬仰的名将,虽然当年弘化一战将军让我狼骑颜面扫地,但朵朵对将军的尊敬却是发自内心。将军善用刀,而你是将军的弟子,所以我想你第二个选择是比试刀法?!?br />
    “如何比,还是你做决定?!?br />
    白衣少女即便说这些话的时候,神态依然安静恬淡的好像一朵初开莲花一般。就好像刀,弓箭这样带着血腥味的东西跟她毫无关系一样,丝毫都影响不了她的心态。

    李闲和达溪长儒对视了一眼,眼神中想要表达的意思一摸一样。

    这个少女很厉害,竟然懂得取势!

    她这样的表现,看似大度,实则已经占先机。她这样做,无非是想挫了李闲的锐气,让他心中混乱而未战先输了一局。

    “第三局比试什么?”

    她似乎料定了李闲别无选择。

    不等李闲说话,阿史那朵朵摇了摇头道:“算了,比什么都可以,你慢慢想,或许根本就没有必要去想?!?br />
    李闲等着阿史那朵朵说完,忽然撇了撇嘴对她说道:“你很臭屁???”

    “???”

    阿史那朵朵显然愣了一下,不解,却也知道李闲没说什么好话。

    “你说比箭就比箭,你说比刀就比刀?既然你害怕就不要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来,害怕就直接说好了,何必假惺惺的说让我来???你这是让我选吗?你其实很怕是吗?怕的话为什么还要提出比试?打肿脸充胖子有意思吗?有意义吗?”

    他不等阿史那朵朵说话,继续尖酸刻薄的说道:“明明是你自己擅长这两种,却偏偏故作大度的说什么是我擅长的东西。这样的小伎俩还想骗得过我?太自以为是了吧?!?br />
    阿史那朵朵张开嘴想要辩驳什么,却忽然停住。她想了想,然后认真的问:“既然如此,那你说比什么?”

    她将嘉儿手里的托盘接过来随手丢地上,摔得弯弓弹出去很远。

    李闲微笑着问:“恼羞成怒了?一般来说恼羞成怒后面还紧跟着一个成语,念你是个女孩子,我也就不说了。我大度,随你选好了?!?br />
    阿史那朵朵刚刚点头想说那好,却听李闲又说道:“这样也不好,你堂堂草原圣女说话不算话若是传扬出去脸面上也不好看,所以为了照顾你的名声,还是我来选好了?!?br />
    就算阿史那朵朵的心性再好,也不禁微微动怒:“你到底选什么?”

    李闲装作很认真很头疼的想了一会儿说道:“既然你擅长射艺和刀法,那我就成全你好了?!?br />
    他指了指阿史那朵朵丢地上的硬弓和弯刀笑呵呵的问:“要不要我帮你捡起来?”

    “你!”

    阿史那朵朵脸色微红,显然压制着怒火。她的拳头袖中攥的很紧,心中一种将李闲按住打一顿的冲动越来越浓烈。

    李闲得意的给达溪长儒飘了个眼神,意思是:怎么样?反败为胜了。

    叶怀袖站达溪长儒身边,实忍不住,低低的问:“恼羞成怒下面紧跟着的词是什么?”

    达溪长儒想起李闲平日里的说话习惯,叹了口气道:“你还是别问了?!?br />
    “说吧?!?br />
    叶怀袖抬起手理着耳际被风吹乱了的发丝。

    “是……”

    达溪长儒犹豫了一下,缓缓说道:“狗急跳墙?!?br />
    啪

    细不可闻的极轻微的响声叶怀袖耳边响起,她……竟然扯断了自己两根发丝。
  • <s id="LRTTBXB"></s>
  • <u id="LRTTBXB"></u>
  • <u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u> <button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button>
    <u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u>
  • <s id="LRTTBXB"></s>
  • <kbd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kbd>
  • <u id="LRTTBXB"></u>
    <kbd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kbd>
  • <s id="LRTTBXB"></s>
  • <u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u>
    <u id="LRTTBXB"></u>
  • <kbd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kbd>
  • <kbd id="LRTTBXB"></kbd>
  • 74280436 2018-02-23
  • 910545435 2018-02-23
  • 828142434 2018-02-23
  • 920627433 2018-02-22
  • 124322432 2018-02-22
  • 607882431 2018-02-22
  • 732946430 2018-02-22
  • 689525429 2018-02-22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