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四十九章 步步踩血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苏啜弥很郁闷,他骂骂咧咧的才进门就发现自己咽喉上多了一柄黑色的直刀。那刀好大好长好锋利,只轻轻他颈边放着,刀锋上的寒气却好像已经割裂了他的肌肤一样深入骨髓。他不敢低头,不敢张嘴,因为他知道若是自己稍微动作大一点的话,那直刀就能轻而易举的切开自己的喉咙。

    而让他莫名其妙的是,直刀的主人黑色面罩下露出的明亮眼眸微微弯起,似乎心情不错的样子,而且还用很真诚的语气说了声谢谢。

    “谢谢?”

    苏啜弥下意识的问了一句:“谢谢什么?”

    摩会走到苏啜弥身边,弯刀毫不客气的将苏啜弥的一只耳朵卸了下来。那只耳朵半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抛物线,啪嗒一声掉地上。

    “谢谢你自己送上门来?!?br />
    摩会的伤口还流血,却根本就不意。他用弯刀盯着苏啜弥的心口,后者将惨嚎声硬生生的忍住。

    “你想用这个蠢货威胁我?”

    阿史那去鹄将短刀顺背后负手而立:“是不是想得太简单了?”

    李闲笑了笑道:“没,真没打算威胁你?!?br />
    说完,他猛的抢过苏啜弥手里拎着的那颗血淋淋的人头掷向阿史那去鹄,而摩会几乎同时勒住苏啜弥的脖子冲出了帐篷。李闲和他两个人没有任何交流,却默契的好像商量好了一样。

    两个人冲出帐篷,李闲的直刀泼开一条血路,将三名来不及反应的霫人武士砍死,也不向后看,挥刀向后横扫恰好将阿史那去鹄刺过来的短刀拦住。

    到了帐篷外面,空间豁然开朗。

    因为当值的霫人武士都往营门方向追去,大帐外的人并不多。十几个武士拦前面,看清了摩会制住了他们的埃斤后谁都不敢靠前。阿史那去鹄缓步走到李闲身前三米外站住,眯着眼睛看妖怪一样看着那个蒙着面的少年郎。

    “汉人多豪杰,尤其是年轻俊杰层出不穷,这一点我很妒忌?!?br />
    阿史那去鹄淡淡的说道。

    “我们草原上被风沙和弯刀磨砺出来的男人也没几个让我瞧得上眼的,反而是去年冬天到大兴城一路上遇到好几个青年才俊令人为之侧目。到了大兴城之后是满目俊彦,尤其是那个叫宇文士及的年轻人是令我钦佩。我本以为大隋国许多优秀人物都国都,谁想到草莽中也有你这等冷静果断的少年人?!?br />
    他歪着头仔细想了想:“过涿郡的时候见过一个少年,也就十几岁年纪却将一条长槊用的出神入化。十几个大汉被他轻而易举的放倒,当真是英姿勃勃,好像是叫……罗士信,应该是这个名字?!?br />
    他顿了一下,认真的问道:“少年郎,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李闲想了想说道:“若是不告诉你显得我小家子气了,不过告诉你又有什么意义?”

    阿史那去鹄肃然道:“我向来尊敬英杰,若你肯投入我麾下效力,今日之罪我既往不咎,甚至……我可以放了摩会?!?br />
    李闲撇了撇嘴:“很不入流的离间小计,你以为我会信你,还是摩会信你?”

    阿史那去鹄没掩饰自己的惊讶,他笑了笑说道:“出手果断,心思敏捷,不错,真的不错?!?br />
    “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吧,我好给你立一块木碑”

    他一本正经的说道:“你不答应我,我只好杀了你。大隋的人才太多了,杀一个少一个?!?br />
    李闲将黑刀竖胸前,皱眉道:“你这么文绉绉的说话我很厌烦,而且你把胡子刮得那么干净令人讨厌!我甚至敢打赌,你穿的是红色底他妈的裤?!?br />
    阿史那去鹄皱眉,脸色逐渐阴沉下来:“不识抬举!”

    他向前跨了一大步,直视着李闲的眼睛说道:“我本起爱才之心,奈何你自寻死路?讨厌你们汉人的虚伪,少年郎,你信不信他日我必率狼骑踏破中原?到时候也不知道有多少你这样自以为是的少年会死我铁骑蹄下,我真想不通你们汉人为什么都坚持这没来由的骄傲?”

    李闲叹了口气,看着阿史那去鹄的眼睛很认真语气轻缓斯文的骂了一句:“我-操-你-妈”

    很令人厌恶甚至恶心的一句骂人的话,李闲偏偏骂的那么有艺术。第一个字声音拉长,后面三个字语气平淡连贯。

    “走!”

    趁着阿史那去鹄微微愕然随即愤怒的时机,李闲猛地大喝一声。

    他快如闪电的劈出三刀,封死了阿史那去鹄的向前路线然后猛地转身就走。

    “向正西,那里有人接应!”

    他追上摩会低低的说了一句。

    “好!”

    摩会应了一声,一刀劈死一个欺过来的霫人武士,再两刀削断了苏啜弥的双手,拽着他的衣领往正西冲去。

    李闲一边跑,翻身洒出去一篷粉末。

    他一刀切开一名拦路霫人的咽喉,再一刀卸掉了一条握着弯刀的手臂,直刀回旋,切豆腐一样切开一名霫人的胸前皮甲,那人胸口骤然崩开,血瀑布一样喷出来。闪身避开一柄弯刀,李闲矮身横扫也不知扫断了几条大腿,他紧紧的跟着摩会的脚步,直刀月色下泼出一片血光。

    猛的,他心里骤然升起一股?;?,下意识的侧身闪避,却还是慢了半分。

    一柄短刀好像撕开空间一样从侧面骤然出现,将李闲左臂划开了深深的一道口子。血一瞬间就涌了出来,将他的衣衫浸透。

    李闲直刀斜劈将阿史那去鹄逼退,皱眉看着左臂上的伤口。软猬甲没有衣袖,这让李闲有些气苦。

    “慢!”

    阿史那去鹄以短刀遥指李闲:“太慢了?!?br />
    李闲一刀劈向他的肩膀,阿史那去鹄双脚一错步闪开,手里的短刀迅疾如电的切向李闲的咽喉。李闲向后弯腰闪过,直刀横扫斩向阿史那去鹄的双腿。阿史那去鹄跃起,从半空一刀刺向李闲的面门。

    两个人快如闪电的交手四次,李闲虽然没有再受伤却也有些忙乱。

    一刀将李闲逼退,阿史那去鹄抬眼看了看,见摩会带着苏啜弥前面狂奔,那些霫人武士忌惮而不敢出手。他微微皱眉,伸手指了指李闲,十几名红披风立刻扑了上去,他接过手下递过来的硬弓,抽出一支狼牙箭搭弓上。

    嗖!

    狼牙箭迅疾而出,直直的飞出去精准的射摩会的后背上。他没有停顿,再一箭直接将苏啜弥的后颈射穿。

    李闲的直刀切开一个红披风的咽喉,侧身挥肘直接砸塌了一个狼骑的面门。鼻梁骨被砸碎,血喷泉一样涌出来。直刀翻飞间,下一个冲过来的红披风被李闲一刀削掉了半边肩膀。

    “起火了!”

    远处传来一声惊慌的呼喊,李闲一刀将一名狼骑拦腰斩断,抽空朝远处看了一眼,只见大营后面的火光已经冒了起来。

    李闲来不及多想,再一刀直接刺穿了一个狼骑的前额,一脚踹那人的小腹上,巨大的力度直接将那人踹飞砸向阿史那去鹄。阿史那去鹄闪身,然后追向李闲。

    因为苏啜弥身死,那些霫人武士疯了一般的冲过来。

    李闲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嘴角微微抽动。

    “杀!”

    微微愣神了片刻,李闲被近乎无望的绝境将身体里的暴戾彻底催发了出来。他如同一个疯魔,直刀乱舞,他四周立刻刮起一阵血腥旋风,残肢断臂飞舞。血花一朵一朵的半空中绽放,然后迅速枯萎。

    一名狼骑被李闲切开了肚子,血糊糊的内脏连着肠子一股脑从破开的口子挤出来,哗啦一下子掉地上,他因为收不住脚步还一脚踩上面,腻糊糊的内脏立刻被踩的粥一样往四周挤,踩着了自己的肠子,然后他就这样被自己绊倒。扑倒一地的内脏上,他却还没有来得及咽气。

    黑刀之锋利天下无双,李闲也不知道自己已经杀了几个人。他的双眼逐渐变得赤红,理智正被疯魔杀意取代。

    管他是生是死,放手大杀一场吧!

    一个声音李闲的脑海里反复的吼着。

    活着那么累,还不如杀个痛快然后战死了之。

    这个声音他脑海里越来越响,而他的眼睛则越来越浑浊迷茫。他看不到那些冲过来的敌人长什么样子,他只看到自己挥刀将对方杀死。杀一个也是杀,杀十个亦然,杀一个血流遍地又能如何?

    后背上挨了一刀,虽然没有破开软猬甲,但痛楚同样没有让他清醒过来。

    大腿上挨了一刀,血流如注,但他却感觉不到哪怕一丝的疼。

    如虎雏怒咆,带着凛凛威风滔滔杀气。

    他头发被劈散,夜色中翩然飞舞。

    他嘴角流血,染红了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

    若不是有软猬甲,他已经死了。但他没死,所以围着他的敌人一个一个的死去。

    阿史那去鹄冷冷的看着那状若疯癫的少年,冷冷的看着自己麾下十几个红披风被他斩杀。冷冷的看着那少年疯虎一样主动寻找着敌人,冷冷的看着他冲向自己。

    阿史那去鹄将短刀平举,脚下爆发出一股冲击力。他的身形奇快,一刀直刺李闲的咽喉!

    李闲的视线早已模糊,他杀人,完全是没了理智。

    他没看到,死神已经朝他招手。

    吱的一声尖锐的响动李闲身边响起,那是靴子碾动摩擦地面发出的刺耳声音。紧接着,一道彪悍的身影骤然出现李闲身边,突兀而来,那人身子如猎豹迅疾,一脚侧踢正中阿史那去鹄的肋部!

    嘭!

    阿史那去鹄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被一脚踹飞了出去,砸倒了两个红披风,砸穿了一座帐篷。

    那壮硕的身影皱着眉闪开李闲疯狂一刀,单手抓着李闲的手腕一扭将黑色直刀夺了下来。他刀交右手顺势劈死一名狼骑,左臂猿展将李闲拦腰抱起来夹腋下。他持刀前行,一刀将拦路的霫人直接从额头中间劈开两片,从碎尸中举步而过,刀锋冷冽,挥洒杀人,一步一残尸。

    再远处,两名契丹武士架着昏迷的摩会向远处撤离。

    一束火把下,有一身红色莲花战裙飞扬飘舞。

    她左手持弓右手拉弦,连珠箭出,箭箭杀人。

    那壮硕汉子夹着李闲大步而行,直刀破开血路。而那女子则以羽箭为他将两侧敌人射杀,刀箭和鸣,步步踩血。

    p:红色底-裤那一句纯属发泄,抱歉,底-裤是违禁词,各种违禁词,上传一章憋闷半天,检查违禁词真特么郁闷!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