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五十七章 莫向辽东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安之,你这样骗红佛姑姑和小狄,她们会不会伤心?”

    欧思青青骑着马走李闲身侧,有些担心的问。

    李闲摇头苦笑:“你真以为我骗得了姑姑?”

    他回头看了一眼营地的方向说道:“姑姑知道她瞒不住我,阿爷遇到危险我肯定是要返回燕山去的。其实,姑姑肯答应阿爷离开燕山来寻我,除了带走小狄让阿爷没有后顾之忧外,内心深处何尝不是盼着我回去帮帮阿爷?姑姑不会跟我明说,因为她很矛盾?!?br />
    “她担心阿爷出事,也担心我,所以她很为难,别看姑姑见面的时候笑得那么灿烂,其实她眼睛里的悲伤瞒不住人?!?br />
    李闲停了一下说道:“起码瞒不住我?!?br />
    “其实她知道我是要回燕山的,她只是装作被我骗了。她担心我,又不想让我知道她担心我……姑姑挺难的?!?br />
    “既然这样……”

    欧思青青有些想不明白:“你何必要骗她?你可以直接告诉她你回燕山啊,让姑姑照护好小狄。这样她心里的难受应该还少一点吧?起码不会有负疚吧?”

    她看着李闲的侧脸认真的问,

    李闲也侧过头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回答:“我没骗姑姑?!?br />
    “什么?”

    欧思青青一时间没理解,等她骤然明白李闲的意思后立刻脸色变得白起来。因为想到了李闲的答案,所以她心里就好像忽然间被堵上了一块大石头一样。刹那间,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来气。她惊恐慌乱的看着李闲,微微张着嘴,脸上的表情让人心疼。

    “走吧……”

    李闲欧思青青战马的屁股上拍了一下:“我送你回家?!?br />
    “我不!”

    欧思青青没有跟上李闲,她李闲背后大声的喊了两个字。

    “我不要回去!”

    她停原地,任泪水流过脸颊。

    李闲停住,转过身,语气平淡的说道:“回你爹娘身边吧,他们才是爱护你的人。他们不会让你受到一点伤害。而且,如果你今天没有回去,将来你会后悔。我相信,如果你的爹娘你身边的话,他们也不会同意你跟着我的。与其将来后悔痛苦,真不如现干脆分开爽利些?!?br />
    这种语气欧思青青很熟悉,就好像那天青牛湖边的小楼上一摸一样。

    “安之!”

    欧思青青倔强的摇了摇头:“我已经后悔一次了,不要让我再后悔一次。娘亲曾经说过,如果有一天遇到了让我为他哭为他笑为他做什么都不后悔的男人,就跟他走!安之……别丢下我?!?br />
    她摇摇对李闲伸出手,夜色中,显得那么无助。

    “你说的,一起吃到老,玩到老,你怎么能反悔?”

    她的泪水流进嘴里,打湿了唇,苦了的却是心。

    李闲深深的吸了口气,认真的问欧思青青:“跟我回去会很危险,你不知道中原我有多少敌人,而且敌人的强大超乎你的想象。如果你真的想跟我一起走的话,就必须做好和我一起死的准备,你……准备好了吗?”

    他问,你准备好和我一起死了吗?

    欧思青青使劲点头:“只要你别丢下我自己走?!?br />
    她的眼泪月色下晶莹剔透,就好像天上的星辰一样纯洁。

    “如果不能吃到老,玩到老,咱们就一起死?!?br />
    她月色下如是说。

    李闲揉了揉发酸的鼻子,伸出手,咧嘴笑了起来:“那还等什么?”

    欧思青青哭着哭着笑了,笑得那么好看。她拍打着战马追上去拉住李闲的手,攥得那么紧。

    也不知道是谁率先发出了一声欢呼,随即所有的血骑兵排成整齐的队列,抽出横刀竖立胸前,以标准的军礼见证了一份欢乐。他们都是优秀的军人,所以他们不愿意看到离别和悲伤。

    李闲纵马跑到队列前面,大声说道:“咱们回家!”

    草原上流浪了数年的血骑兵用横刀敲打着左臂的骑兵盾整齐的发出一声呼喊:“回家!”

    这一刻,一股豪情李闲心中油然而生。

    他看着天下致锐的血骑兵,看着不远处迷恋着自己的欧思青青,忽然想放声高呼。该回去了,无论将来的路是什么样的,该去面对的就必须去面对。自己从来都不孤单,之前有张仲坚,有红佛,有小狄,有铁浮屠的兄长们,现,多了血骑,还多了一个愿意陪自己吃到老玩到老,陪自己一起去死的女孩。

    他和欧思青青手拉着手奔向前方,笑声挥洒。

    天很快就亮了,日出东方。

    短暂的休整后血骑继续上路,向着南方,一往无前。

    清晨的朝阳照耀下,天空中有一个黑点来回盘旋。当那个黑点逐渐清晰缓缓落一棵大树上,李闲才看清那是一只依然稚嫩却已经能振翅高飞的雄鹰。它已经能翱翔天际,然后飞回了自己的家。

    ……

    ……

    怀远镇

    “天要黑了??!”

    一个面容慈祥身材高瘦的中年男子站土墙上,看着极远处辽河对面隐约可见的高句丽军营地喃喃道。

    他很瘦,所以披他肩膀上的披风显得很空荡。他穿了一件大隋武将的官服,腰间却没有挂刀??醋旁洞Ρ剂鞑幌⒌牧伤?,中年男子皱紧了眉头。正是午时艳阳高照,可他嘴里偏偏低语着天快黑了这样的胡话。而站他身后的几个人是令人不解的纷纷点头,似乎都同意中年男子的胡言乱语。

    “天真的快黑了”

    一个年纪四十岁左右头发却已经花白的男子附和道:“唐公,还是早作准备吧?!?br />
    中年男子缓缓的摆了摆手道:“肇仁,我说过很多次了,我为大隋之臣自当为大隋鞠躬瘁,如果你不想害我李家家破人亡,那么,你之前所说之事就不要再提了?!?br />
    那人叹了口气,不再言语。

    他叫刘文静,字肇仁。

    被刘文静称呼为唐公的自然就是怀远为大军都粮的唐国公李渊。刚刚李渊和手下的谋士们正议论着从年初开始北方大地上就有几个大贼举事反隋,刘文静趁机劝说李渊也早作图谋。李渊只是摇头不允,众人都不好再说。

    “孙安祖,张金称,王薄……”

    李渊叹了口气说道:“他们成不了大事的?!?br />
    大业七年,清河郡人孙安祖不甘妻子饿死而自己被逼服役,愤而击杀县令。窦建德的资助下招募百姓造反,率军进入高鸡泊,自号摸羊公。短短的几个月之内,他已经连续攻打了好几个县城,虽然都没有攻克,但已经让附近州县人心惶惶。

    没过多久,孙安祖的清河老乡张金称也举旗造反。占据巨鹿泽,四处骚扰郡县劫掠百姓。他巨鹿泽与孙安祖遥相呼应,一南一北,声势逐渐浩大。

    而相比于孙安祖和张金称,齐郡人王薄名气要大一些。他和同乡孟让相商后一同造反,占据长白山,短短几个月就发展成为一支上万人的强大武装力量。他自称知世郎,做了一首很短时间内就流传广远的莫向辽东浪死歌。

    “弘基,听说你和那个孙安祖有些关系?”

    李渊侧头问站身后的一个身材魁梧健硕的年轻武官。

    这人身高有一米九上下,虎背猿腰,穿一身大隋正六品的校尉官服,手扶腰畔的横刀上,眉目俊朗,器宇轩昂。

    “他曾是家父麾下老兵,年少时我和他见过几次?!?br />
    刘弘基,其父刘升曾是大隋河州刺史,与李渊有旧。刘升亡故后家道衰败,十分贫困。大业皇帝杨广二月涿郡下旨命天下良家子弟自备马匹铠甲兵器到涿郡集结,刘弘基因为贫困买不起马而步行赶往涿郡。半路上因为没有路费,与一屠夫合伙偷了一头耕牛宰杀卖肉,被人告到官府后下了大牢。恰好被李渊得知,派人使钱将他赎了出来。自此之后他便一直跟李渊身边,李渊见他勇武也颇为欣赏信任。

    “这件事不要再提起,跟任何人都不要说?!?br />
    李渊皱了皱眉道:“孙安祖是个叛贼,他不是你家府里出来的老兵,你和他没有一点关系,知道吗?”

    刘弘基感激的看了一眼李渊,躬身道:“我记下了?!?br />
    李渊嗯了一声道:“平日里你多和世民走动,他好习武,你身手很好多教教他。就当是他的半个老师吧,让他多见识见识省得骄傲过了头?!?br />
    李渊长子李建成道:“有弘基兄教世民习武,他肯定会高兴的不得了?!?br />
    李渊看了一眼自己这个性格温厚的长子,叹了口气道:“你这做兄长的平日也太惯着弟弟们了,世民还好些,元吉顽劣!”

    李建成欠了欠身子道:“父亲,元吉还小,正是淘气的时候。若是管的太严厉了,反而不好?!?br />
    李渊欣慰的就是自己这三个嫡子之间关系很和睦,兄亲弟恭。尤其是长子建成和次子世民,两个人是亲密无间。从小时候就是这样,李建成无论去做什么,李世民都会好像个跟屁虫一样跟他身后。

    李渊点了点头道:“子期,有件事你需记住,咱们家现不比往日,你日常行事切记不可张扬,以免落人口实?!?br />
    “孩儿记下了?!?br />
    李建成恭敬的答应了一声。

    李渊叹了口气说道:“天要黑了,世道要乱了。咱们李家就要小心一些,能保住家族不倒,你们兄妹几个衣食无忧,我也就没有什么别的奢求?!?br />
    说完,他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刘文静,眼神令人难以捉摸。

    刘文静心里一慌,只好找了个话题将气氛扭转一下:“唐公,您可曾听过那个老尼临死前的谶语?”

    “肇仁!闭嘴!”

    李渊没来由的怒火吓了众人一跳,他转过头冷冷的看着刘文静说道:“这件事谁也不许再提,如果你们还想让我李家生存下去的话,就当谁都没听过这件事?!?br />
    他发怒的样子让人不寒而栗,这个时候,李渊手下的谋士们才忽然发现,他们面前这个被人笑称为李老妪的中年男子,顾盼间,自有一股冷冽杀机。

    注1:因为本书情节需要,将王薄等人的起义时间略做提前。王薄反隋,是大业七年十月,而非本书所写。另:王薄占据的长白山今山东章丘境内,并不是东北的长白山。

    注2:关于刘弘基,李建成,李世民等人的字都没有查到,所以书中省略或杜撰。另外,刘弘基和刘文静投奔李渊的具体时间应该是隋炀帝第一次征伐高句丽之后,应该是李渊任太原留守的时候吧。刘弘基确实杀过牛,但后来出狱后就跑去做马贼了。

    附上王薄所作的莫向辽东浪死歌。

    长白山前知世郎,纯著红罗锦背裆。长矟侵天半,轮刀耀日光。上山吃獐鹿,下山吃牛羊。忽闻官军至,提刀向前荡。譬如辽东死,斩头何所伤!

    后,感谢书友提出的质疑。关于太监,是唐高祖李渊设立的一个官职,由宦官担任。本来是觉得没什么的,但既然提出来我就解释一下。之所以这样写,是因为通俗。将明不是一本严谨的历史小说,这句话我说很多次了。如果真按照完全史实来写,我肯定没有那个水平。再次感谢,不改了,这样吧。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