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六十章 它还活着么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你怎么这里!”

    那人惊愕道。

    李闲撇了撇嘴道:“先走再说!”

    那人点了点头,转头冲向马厩。

    李闲从后面喊了一句:“别管是哪边的,都胳膊上绑上布条省的自相残杀,一会杀出去如果乱起来谁也不认识谁!”

    另外一伙领头的那人点了点头,率先从从贴身的白衣上割下来一块布条绑胳膊上。双方若是没有相遇马厩,自然也无需这样做。血骑兵中的人互相都认识,而那伙人自然也不可能认不出自家人??上炙蕉即┳磐回世瞧锏囊路?,一会儿要冲击营门,万一混战起来死彼此手里就真的有点冤枉了。虽然李闲和那人只不过短暂交谈了两三句话,可双方都很清楚彼此的身份吗,起码今天,他们都是来找突厥人麻烦的。

    双方不约而同的想到了相同的策略,马厩相遇并不是偶然。

    “安之,小心些,那些人来路不明不可信?!?br />
    朝求歌贴李闲身边低声说道。

    李闲点了点头道:“我知道,让咱们的人聚一块别分开,咱们冲前面,让他们断后!”

    朝求歌答应了一声,回身招呼血骑上马。

    守马厩里的突厥人本来就没几个人,而且还是负责照料战马的马夫。被双方的人砍瓜切菜一般放倒之后,突厥人的好马随即成了他们的座驾。

    “把马厩都打开,动作快,能放出来多少就放多少!”

    另一伙人的首领大声呼喊道。

    李闲赞赏的看了那人一眼,心说两年前就看出你不是个一般人了。只是没想到居然能这里相遇,这世界说大真大,说小真他妈的小。两年前他和那人和没有什么愉快的回忆,不过不愉快应该是那人比较多。

    虽然那伙人动作迅速身手不俗,但和精锐的血骑比起来显然还是差了许多。短的时间内血骑兵就骑了无鞍马冲向营门,而另一伙儿因为不习惯光秃秃的马背所以还骂娘!

    “都他妈的别磨唧,赶紧走!”

    那人妒忌的看了一眼李闲手下的血骑兵,大声骂道:“快!老子不会等你们!”

    虽然不习惯,但大部分人还是骑着无鞍马冲向了营门。有几个实爬不上马背的,被那首领果断的抛弃。那些上不了马背的人从后面哀嚎,然后狂奔追向队伍随即被后面追来的狼骑踏翻。

    火越烧越大,大部分突厥狼骑都往辎重营那边赶去。一队一队的士兵低级军官的指挥下开始灭火,但草原上夜风本来就大,再加上木城易燃,火势竟然一瞬间就变得难以控制。不少人被烧秃了眉毛胡子,身上的皮甲也被烤得散发出一股子浓烈的臭味。突厥人愤怒的吼着叫着,却无可奈何的被大火一步一步逼得向后退!

    “来人!传令封锁营门!”

    阿史那去鹄愤怒的吼道。

    他们能爬墙偷偷摸摸的进来,走的时候肯定不敢再去爬墙!

    阿史那去鹄懊恼的想着,自己今天的反应怎么这么慢?

    ……

    ……

    “站??!站??!”

    守营门的突厥狼骑大声的呼喊着,示意李闲等人停下来。朝求歌一马当先冲前面,大声回应道:“奉特勤之命追击纵火的凶徒,快将营门打开!”

    守门的突厥狼骑愣了一下,却不肯将营门打开。

    “杀出去!”

    李闲喊了一句。

    训练有素的血骑兵早已经将弓箭擎手里,随着李闲的一声令下,十余支羽箭立刻就倾泻-了出去,拦门口的突厥狼骑当即被射翻了五六个。因为装扮成了突厥人,所以之前李闲等人并没有用自己的趁手兵器。悄然摸进木城的时候每个人只带了一柄短刀,而偷袭守兵之后抢来的弯刀相对于他们的惯用兵器来说还是太短了些。

    不过门口的突厥狼骑骤然遇袭,一时间慌乱起来倒是抵抗的并不猛烈。血骑兵射了一轮羽箭后换了弯刀手,马背上俯身一顿砍杀。后面的另一支队伍也冲了过来,很默契的后面阻挡追上来的突厥狼骑。

    “快走!突厥人追上来了!”

    朝求歌大喊一声,从马背上一跃而下挥舞弯刀杀向营门。李闲紧随其后,两个人一前一后用弯刀泼开一条血路。被阻挡下来的血骑兵则将左右涌过来的狼骑挡住,一时间营门口堵塞成了一团。

    “放箭!”

    阿史那去鹄看着营门口的混乱咬着牙下令道。

    “特勤,营门咱们的人多!”

    一个千夫长用哀求的语气说道。

    阿史那去鹄劈手一掌扇那人的脸上咆哮道:“攒射!放箭!”

    数百名狼骑立刻挽弓射箭,火光中数百支狼牙箭雨点一样泼过来。

    “下马!”

    李闲对于弓箭的敏感让他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危险,弓弦响声才起,他已经大喊了一声。血骑兵立刻从马背上跃了下来以战马当盾牌往前挤。而后面的另一支队伍远不如血骑兵精锐,暴雨一样的狼牙箭顷刻而至,狠狠的砸进了人群里?;煺街胁还苁峭回嗜嘶故悄切├绰凡幻鞯耐劳痹馐艿搅擞鸺南蠢?。

    攒射而来的羽箭密集的令人窒息,黑云一样压下来重重的压所有人头顶。随着羽箭的落下,被覆盖的人群好像被雹子砸倒下的秧苗一样一层一层的倒下去,汉人的怒骂和突厥人的哀嚎混合一起,奏出了一曲悲鸣。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被羽箭射死,门口堵着的人群立刻就变得稀疏起来。

    草原人视为生命的战马被血骑兵当成了巨盾,羽箭没入战马身体的声音清晰的传进了人的耳朵里。悲鸣声中,好几匹战马缓缓的倒了下去。

    趁着门前被羽箭压的一阵窒息,李闲和朝求歌两个人挥刀向前劈死了后几个挡前面的突厥人。两个人合力抬起沉重的门挡,咬着牙缓缓的举起来。后面的血骑兵冲上来他们身后围成一圈,以自己的血肉之躯和弯刀来抵挡再次袭来的羽箭。

    噗噗的闷响,那是羽箭没入身体的声音。

    吱呀吱呀的声音中,李闲和朝求歌奋力推开沉重的木门:“走!”

    两个人同时大喊了一声。

    血骑兵护着李闲和朝求歌第一波冲出营门,后面损失惨重的另一伙人嗷嗷叫着跟了上去。

    “追上去!杀光他们!”

    阿史那去鹄接过护卫递过来的缰绳,翻身跃上自己的战马抽出弯刀向前一指:“让他们付出代价!”

    数百名狼骑整齐的应了一声,跟阿史那去鹄后面追了出去。

    已经没有了战马的血骑兵和另一伙人疯狂的向前奔跑,他们后面几百米外就是蜂拥而来的突厥狼骑。

    木城外地势开阔平坦,众人步行用不了两分钟就会被骑兵追上??湛醯脑吧?,他们的后背简直就是狼骑的靶子。骑兵从后面追上来,轻而易举的就能劈开他们的后背。而弯刀造成的伤口是巨大而狭长的,就算一刀没有致命也会因为伤口太大而流血流死!

    草原人喜欢用弯刀,正是因为弯刀所造成的伤口很难治疗。弯刀的弧度加大了接触时间,所以伤口一般都特别长。

    可以想象一下,弯刀劈砍后背上,巨大的伤口造成血肉向两侧外翻,露出白森森脊椎骨的凄惨场面。

    轰隆隆的马蹄声已经越来越近,数百名突厥狼骑挥舞的弯刀再火光月色下闪闪发光。

    “射!”

    一声暴喝骤然炸起。

    呼!

    近百支羽箭从李闲他们的侧面射了过去,攒射的羽箭半空中组成了一只势大力沉的拳头,狠狠的将追击而来的突厥狼骑队伍砸断了一截。阿史那去鹄的亲兵用骑兵盾组成防御挡他身前,密集的羽箭砸骑兵盾上面发出一连串的闷响。三四名亲兵被羽箭射翻,阿史那去鹄不得不勒住战马向一侧躲闪。

    “安之!你们先走!”

    铁獠狼命令血骑第二次齐射后对李闲大声喊道。

    李闲打了个响亮的口哨,黑暗中大黑马撒开四蹄迎了过来。几名血骑兵牵着战马冲到李闲他们身边,步行的血骑兵立刻上马准备撤离。李闲跃上大黑马,立刻就找到了安全感。他摸了摸大黑马的脖子,哈哈大笑。

    铁獠狼带着血骑兵连续三轮齐射后,他将马槊平端然后缓缓加速。九十名血骑兵他身后组成了一个标准的锋矢阵,竟然对追击的突厥狼骑发动反冲锋!近百匹战马踏动地面,闷雷声中天下致锐的血骑兵用锋利无匹的马槊来宣告他们的锐气!不足百人,没有选择退却,而是迎着突厥狼骑的面狠狠的刺了过去。

    火烧红了半边天,烧亮了夜空,火光照耀下,阿史那去鹄一脸震惊。

    对方绝对不是什么草寇马贼,那些马贼不可能有这样的胆量也不可能这样的训练有素,只愣了片刻,阿史那去鹄几乎第一时间就猜到了那些骑兵的身份,虽然迎面冲过来的骑兵人数不多,但他们组成的是大隋骑兵冲击敌阵惯用的锋矢阵!那天晚上弱洛水河畔,因为他重伤昏迷并没有看到血骑的霸气无双。

    “大隋府兵!”

    阿史那去鹄只觉得一股血冲上了脑门,身子竟然马背上摇晃了起来。

    难道大隋发现了这座木城?难道大隋要对草原上用兵了?

    他还来不及从震惊中清醒过来,那支骑兵已经迅雷一般杀到了跟前。平端着的马槊锋利无匹,而相比于一丈长的马槊来说突厥人的弯刀太短了!

    “?;ぬ厍?!”

    忠勇的亲兵们涌上来拉着阿史那去鹄的战马缰绳往后撤,后面的狼骑递补上来拦血骑兵前面。

    就好像一道洪流撞击木桥上,一瞬间就将突厥人仓促组成的桥梁砸了个粉身碎骨。锋矢阵好像刺穿了一张白纸一样将突厥人杀透,然后兜出一道漂亮的大弧线绕回来第二次将突厥人的阵型刺穿。

    “我们没有多余的马!”

    李闲冷冷的对另一只队伍的首领说道。

    那人微微一怔,随即招呼残余的手下去抢夺突厥人的战马。被血骑兵打残了的几百名狼骑丢下数十具尸体,也丢下了数十匹战马,铁獠狼带着人两次杀穿敌阵后阿史那去鹄的后面追了几百米,随即快速的转了回来。另一伙人只剩下了三四个,他们抢了战马后跟血骑兵后面加速撤离。

    李闲故意放慢了大黑马等那人追上来,他抹了抹脸上的血笑着对那人说道:“自霸州一别两年,想不到竟然还会再见……我那水袋子,它还活着么?”

    那人愕然,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他竟然是两年前,铁浮屠霸州北面击杀突厥刺客的时候,李闲路边拦住的那一伙民夫的领头人吴来禄!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