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六十五章 猎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好久不见”

    妖媚的锦衣男子缓步走到张仲坚身前,停住脚步轻声说了四个字。他一路走过来,锦衣翩然,步态从容,俊美的面容上波澜不惊,神态淡然。

    张仲坚将肩膀上的羽箭缓缓的拔出来,血一下子喷了出来。李闲刷的一声撕下来一条衣衫,从鹿皮囊中取出金疮药倒伤口上,然后包扎起来。张仲坚没有拒绝,只是笑了笑道:“其实没必要包起来的?!?br />
    李闲撇了撇嘴道:“现不死,现包。一会儿死,那是一会儿的事?!?br />
    张仲坚哈哈大笑起来,这才转过头看向那妖媚男子道:“文老妖,这么多年了,你他妈的怎么还这么妖?”

    文刖也不生气,淡淡一笑,指了指张仲坚一脸的络腮胡须说道:“这么多年,你不也还是一个德行?”

    张仲坚脸上摸了摸自豪道:“有本事你也长出来我看看?”

    这话尖酸刻薄了些,可文刖竟然还是不生气,脸上的表情依然淡然,就好像张仲坚讥讽的是别人,和他没有一点关系似的。他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张仲坚,那样子就好像看一个笑话似的。过了一会儿,他忽然开口道:“有本事,你不长胡子试试?”

    张仲坚一怔,随即骂了一句:“阉人”

    文刖缓缓摇了摇头道:“词穷了?”

    张仲坚找了块大石头坐下来,将已经砍得崩出了缺口的横刀随手丢一边道:“不乱扯了,文老妖,可不可以商量个事?”

    文刖微笑道:“让你开口求人想来是极难的,这我倒是受宠若惊了。说吧,我听着?!?br />
    张仲坚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说道:“我和你光明正大一本正经的打一场,就当是补上十几年前大兴城咱俩没打完的那一架。无论输赢,我留下,让我的兄弟们走?!?br />
    文刖摇了摇头道:“以前你没这么白痴?!?br />
    张仲坚叹道:“文老妖,你就不能洒脱一回?”

    文刖道:“我从东都千里迢迢的赶来,带了一千二百龙庭卫好不容易把你们堵住,你觉得我会就这么轻而易举放你们离开?张仲坚,你从来都不是一个白痴的,何故说出这么白痴的话来?不过……”

    文刖微微眯起眼睛说道:“我倒是可以放你一个人走的,甚至可以放走很多人。你知道的,你死不死,你逃不逃,其实我并不怎么意,因为……陛下不意。我只意陛下意的,这道理真的很简单不过了,你怎么还是想不通又或是……存了侥幸之心?”

    他将视线缓缓的移到李闲脸上,似乎是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赞叹:“好一个标志清秀的少年郎?!?br />
    张仲坚皱眉道:“文老妖,你已经胜券握,何必再耍这份心机?你觉得,你说能放走我,放走大部分人,我们就会内斗?”

    文刖笑了笑道:“我只是想让你们都清楚事实而已,有时候,人没有必要为了别人而送死?!?br />
    张仲坚摇了摇头,缓缓道:“我有一个儿子,虽然不是亲生的?!?br />
    这句话让原本古井不波的文刖脸色忽然一变,他眼神猛的一闪,视线定格张仲坚的脸上,过了一会儿,他叹了口气说道:“我很羡慕你?!?br />
    他扫视了一遍不远处的一地尸体,沉默了很久。

    “你们走吧”

    文刖挥了挥手道。

    张仲坚皱眉道:“文老妖,你又想怎么样?你这阴柔的性子就不能改一改?十几年没见难道你每天都吃斋念佛的?”

    文刖淡淡道:“我手上的血腥味太重,心里的阴暗太浓,就算吃一辈子斋礼一辈子佛,佛祖也不收我,该下地狱我还是要下地狱的。放你们走,不是因为我忽然发了善心,而是因为……你们刚刚杀了不少突厥人?!?br />
    他语气肃然道:“不管你们是什么身份,马贼也好,叛逆也罢,但你们才为我大隋杀了一群侵略者,我不能就这么立刻将你们都杀了,那样的话显得太刻薄了些?!?br />
    说完这句话,他忽然笑了笑:“当然,我也不是真的放你们走?!?br />
    他伸出手指数了数:“一,二,三……一共十九个人,我给你们一个时辰的时间先逃,一个时辰之后我出发去追。如果你们运气好的话,说不定今天真的能逃掉也说不定?!?br />
    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对了,你们山脚下留下来看护马匹的那五个人已经死了,不过你们的战马我倒是没动,如果你们动作足够快的话,一个时辰足够跑下山找到马,然后一口气往北跑进入草原,如果那样的话,或许我真的就没有办法继续追下去了?!?br />
    张仲坚刚要开口,李闲忽然往前走了一步拦他身前,李闲看着文刖的眼睛说道:“虽然不知道你耍什么花样,但希望你说话算话?!?br />
    文刖轻笑道:“你可以试试的?!?br />
    他往前走了几步,站李闲身前不足一米的地方,声音很轻的说道:“你知道我多想杀了你吗?你多活了十三年,连累了多少人?你自己死了也就算了,何故还要拉上这么多人一起死?当年东都,你就不该活下来的。这些年,你已经害死了多少人?”

    他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不觉得自己就是个没用的祸害?”

    张仲坚拉着李闲的胳膊急切道:“安之,别听他胡言乱语?!?br />
    李闲深深吸了口气然后缓缓的吐出,侧头对张仲坚笑了笑:“阿爷,放心。我知道他想干嘛,也知道自己……确实是个祸害?!?br />
    他回过头看着文刖道:“我是来祸害大隋的,虽然我是个胆小鬼怕死怕疼怕危险还非常他妈的怕麻烦,但既然十三年前那个老太婆信得过我,我怎么也不能让她老人家失望吧。我这个人不愿意欠别人人情,那一碗米汤的债,我怎么也得想方设法的还给人家?!?br />
    文刖眼神一亮,随即叹道:“少年郎,你难道不知道,这样说是逼我快点杀死你吗?”

    李闲扑哧一声笑了:“好不容易出宫一次的妖物,你不玩够了舍得回去?”

    文刖脸色瞬间变了,眼神中的阴寒如刀子般令人心悸。

    “那好!”

    他的愤怒似乎一瞬间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之前的淡然:“我就看看,你能陪我玩多久?!?br />
    李闲回身对张仲坚道:“阿爷,咱们走?!?br />
    众人转身走向山下,围四周的锦衣士兵缓缓的分开一条通道。走出去十几米远,忽然听到文刖后面淡淡说道:“记住,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br />
    李闲头也不会的比划了一个中指朝天:“聒噪!”

    进了山林之后,他们没有急着往山下跑而是一棵大树下停了下来。血骑和铁浮屠仅存的十九个人围成一圈,低声的讨论着什么。文刖站树林边看着他们,嘴角渐渐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

    “咱们分开走吧?!?br />
    朝求歌低声道:“一会儿找个隐秘的地方,我换上安之的衣服带几个人往别的方向走!”

    李闲心中一暖,拍了拍朝求歌的肩膀说道:“小朝哥,没用的。那个老妖有一千多人,咱们只有十九个人,就算一个人选一个方向跑,他们都有的是人拦截。现这个时候,反而不如聚一起冲出去的机会大一些?!?br />
    张仲坚道:“文老妖说咱们的战马还山脚下,那里……去不得?!?br />
    铁獠狼点头道:“他既然放了话出来,那里必然设了埋伏,只怕咱们才露面就会被连弩射成刺猬?!?br />
    洛傅想了想说道:“如果不下山呢?”

    众人都静下来,都觉得这是一个办法。

    洛傅继续道:“论对山里的情况,文老妖不如咱们熟悉。只要山里兜圈子,不一定就甩不掉他们。虽然咱们人少但灵活,只要找个隐秘的地方躲起来,他们就算有一千多人也照样不好寻找,只要拖到天黑,咱们再找出路?!?br />
    众人都表示赞同,唯独李闲一言不发。

    “安之,你想什么?”

    “没!”

    李闲笑了笑道:“就按三十七哥说的办,咱们先找地方躲起来,难道文老妖让咱们下山咱们就下山?”

    似乎,谁也没有注意到他眼神中有一丝不一样的味道一闪即逝。

    他问张仲坚:“阿爷,这个文老妖真的很厉害?”

    “起码我打不过他?!?br />
    张仲坚回忆了一下说道:“十几年前我曾经和他交手过,那次看起来是打了个平手,但其实还是我输了。他惯用刀,但为了公平他与我徒手交战。我的功夫全一双拳头上,即便那样我还是落了下风?!?br />
    “如果不是后来有个朋友暗中相助的话,那天我不一定能走得了?!?br />
    “朋友?”

    “二打一啊,阿爷你不实啊?!?br />
    这种情况下,李闲居然还有心情凯渥玩笑。

    张仲坚笑了笑道:“没有,我朋友那天去了皇宫偷酒喝,结果被人发现,宫城示警,文刖不得不赶回去处理?!?br />
    “洪七公么?!”

    李闲诧异道:“居然跑去皇宫里偷酒喝?!?br />
    “什么洪七公!是翟让?!?br />
    张仲坚道:“这辈子唯一能跟我喝酒打个平手的人?!?br />
    翟让!

    李闲叹道,这个家伙怎么无处不?之前听贺若重山说是翟让救了他,现又和阿爷扯一起,这个家伙不好好当他的法曹小官,到处乱跑什么。

    “咱们走吧”

    张仲坚起身道。他回身看了文刖一眼道:“别让人家等急了?!?br />
    他叹了口气道:“打了一辈子猎,今天咱们也当一回猎物?!?/div>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