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六十八章 宿命吗?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李闲的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直线,自从两年前开始他就几乎没有这么认真的瞄准过一个目标。将硬弓拉开满月之后,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将羽箭射出去,而是将自己的呼吸调整到佳状态,缓慢而平稳。

    古代一个出色的弓箭手,其实也就是现代的一名狙击手。力度,风向,甚至呼吸都会影响到羽箭的运行轨迹,这一箭,李闲必须保证是自己的佳状态下射出去。

    当他的呼吸平稳到一个诡异的状态的时候,他的眼神猛的一凛!

    箭出,如流星赶月。

    没有办法形容这一箭的速度和准度,没有办法形容这一箭的风情。

    两分潇洒三分沉稳五分霸气。

    箭半空中呈现出一条近乎于笔直的轨迹,箭簇夕阳斜坠的余晖下散发出一种厚重的色彩。箭划破了空气,甚至让人错觉箭这一刻已经停止了时间。

    李闲将这一箭射出去之后眼睛瞬间睁大,当弓弦才弹回去的那一刹那,第二支箭已经从箭壶中抽了出来,他的动作行云流水一般没有一丝的停顿,两只手的配合已经默契到了一种令人心悸的地步。第一支箭才飞出去,他已将将第二支箭搭弓上。几乎完全相同的角度和力度,第二支箭黑色闪电一样再次疾飞了出去直奔文刖的咽喉。相同的时间,相同的动作,李闲的第三支箭出手!七十步的距离,第一支箭还没有飞到文刖身前的时候,第三支箭已经追着第二支箭飞了出去。

    李闲甚至产生了错觉,第一箭已经将文刖的喉咙穿破。

    但,他却下一秒体会到了淡淡的失望。这三支箭是他有生以来巅峰的箭法,是这些年苦练后完美的一次发挥。

    可惜,他的箭快,文刖的手同样很快。

    几乎所有人都没有看到那羽箭直直的飞向文刖的咽喉,同样的,几乎没有人看到文刖什么时候出了刀。

    一柄三尺长的刀突兀的出现文刖手里,他就好像是一个伟大的魔术师一样凭空自己手里变出了一柄锋利的环首宽背直刀。谁都没有看到那刀从哪里来,那只手又是什么时候握住了刀。

    当的一声脆响。

    刀锋精准的找到了箭簇然后将那支迅疾而来的破甲锥磕飞,再然后两道匹练般的刀光闪现,将第二第三支箭几乎同一时间劈飞。

    三支破甲锥打着转飞了出去,分别钉不远处的大树上。

    看起来纤细的羽箭,竟然将大树撞得一阵晃动,树叶都被震落了不少。

    李闲的眼睛骤然睁圆,不可思议的看着树林外那人那刀。

    张仲坚曾经说过,这个叫文刖的太监被大业皇帝杨广赐名一刀,由此可见其刀法深得皇帝陛下的推崇。这一刀究竟有多惊艳见过的人并不多,而事实上见过的人基本上已经死那一刀之下。而李闲今天不止见到了一刀,而是三刀。

    如果让李闲用一句话来形容那人那一刀的话,那就是他不是人。

    达溪长儒是刀法大家,他的手已经稳定到了一种人神共愤的地步。而文刖的手已经超脱了稳定这两个字,甚至可以用机械来形容??斓梦抻肼妆?,精准的无与伦比。

    文刖三刀劈三箭,缓缓的转身看向李闲所。

    当他看到那个擎弓的少年还站那里的时候,他的眼睛不由自主的微微眯起。

    “有意思”

    文刖轻声说了三个字。这三个字表达的含义很丰富,有惊讶,有赞赏,甚至还带着一点点的妒忌。

    李闲也说了三个字,同样表现出了很丰富的含义,有惊讶,有赞赏,还有赤-裸-裸的毫不掩饰的妒忌。

    “我-操??!”

    说完,他转身就跑。

    文刖看到那少年的第四支箭已经搭弓上,本以为他会再次发出一箭,却没想到那少年竟然掉头就跑,第四箭竟然硬生生的憋了回去。这个动作之流畅果断,让文刖都不由自主的愕然。

    “小家伙,你跑得了?”

    文刖淡然笑了笑,刀锋一旋随即闪身后,他的两只手负背后,很随意的握着刀很随意的迈开了脚步??雌鹄此返貌⒉患?,因为他的双腿迈步的频率可以说一点儿也不快,可是,他的每一步都很大,每一次落地再弹起身子都会半空中飘行一段距离。所以看起来并不快的脚步,实际上已经快到了极处。

    李闲弓着身子,根本就不回头去看文刖。对于之前三箭皆失手,其实他心里早有准备。他之所以逆袭回来实际上根本就没有太大的信心击杀文刖,他的目的是将留这里的所有人再次引走。他是要以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将一千二百名龙庭卫全部调动起来,让所有人都来追他一个人,这样张仲坚他们才会真正的安全下来。

    他赶时间。

    只要入了夜,天黑之后张仲坚他们再想走就要容易得多了。

    而李闲杀回来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要确认欧思青青是不是被文刖抓住了。幸好,一得一失。失,是没有杀死文刖。得,是知道欧思青青目前还安全。虽然他猜不到欧思青青用什么办法躲过了龙庭卫的袭杀,但他现真的感觉到了一阵轻松。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全神贯注的逃命。

    诚如李闲自己说的那样,这个世间或许没有人掌握的逃命技巧比他多。

    一边奔跑,他一边不时变换角度。就算是矫捷的猎豹也不如他这样灵巧,就算是善于奔跑的羚羊也不如他狡诈。

    文刖紧紧的追李闲后面,锦衣飘飘,丝毫没有被李闲落下。李闲的奔跑速度让他吃惊,而让他吃惊的是李闲选则逃命的方向。

    山下

    血骑的战马所。

    文刖眼神玩味的盯着前面飞掠的少年,心中其实颇为震惊。他没有想到,那个少年竟然猜到了战马那里自己没有设伏。

    李闲猜的没错,文刖就是玩一个让他能感觉到一丝兴奋的游戏。这游戏的关键于,四面八方几乎全都是死门,唯独那个地方是生门。

    这是文刖故意留下来的漏洞,他就是想看那些马贼不敢去取马的笑话。

    他没有想到,那少年竟然能猜破。

    如果他知道,凰鸾带着的队伍也完全落入了李闲的算计,只怕他心里的惊讶会加的浓烈一些吧。他从来不是一个低估对手的人,也从来不会高估对手。但是这一次,显然他低估了那个少年的心智。

    “看来真的不能让你活下去呢?!?br />
    文刖喃喃道。

    李闲一路飞驰,当他面前出现一面断壁的时候眼神一亮。他没有因为这断壁阻挡住了去路而懊恼,事实上这断壁本身就是他逃命的计划之一。这里不是张仲坚他们藏身附近那面断壁,而是李闲上山时候就已经留意下的地方。其实从上山开始,看似有些慌了手脚的李闲将地形看得清清楚楚。一个从襁褓中就开始逃命的人,留意后路已经成了他的习惯。

    一直冲到那三十几米高断壁前面,李闲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就好像一只练习飞翔的雏鹰一样,竟然从那面断壁上直接跃了下去!

    半空中李闲将硬弓向山下一抛,极迅速的从鹿皮囊中将那柄匕首掏了出来。然后他空中拧身,猛的将匕首刺向悬崖峭壁。嚓的一声刺耳的响声传出,匕首刺入石头中擦出一溜火星。就这样,李闲的身子断壁上滑下,借助匕首渐缓了下坠的速度。当距离地面还有三四米高的时候,李闲双脚同时蹬断壁上一个漂亮的后空翻稳稳的落地上。

    顺手捡起硬弓,李闲风一样向前冲了出去。

    他有匕首,能切金断玉所以敢不减速的从断壁上跃下。文刖手里虽然有刀,却做不到那么轻易的刺进岩石中。但他同样没有停下步伐,而是大声的喊了一个字。

    “??!”

    落后他十几米的青鸢立刻将已经收起的大黑伞向前掷了出去,就好像一道黑色的流光,大黑伞迅疾的射向文刖。

    文刖也不回头,伸手一抄将大黑伞拿住随即手腕一抖。

    砰地一声,伞开。

    他同样直接从断壁上跃了下去,擎着伞飘然而落。

    李闲回头看了一眼,正巧看到文刖擎伞飞下的惊艳身形。他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低声骂了一句。

    他不敢做丝毫停顿,疯了一样密林中穿行。

    就这样追逐和被追逐中飞掠了半个多小时,李闲已经能遥遥的看到密林外的亮光。只要出了树林,然后冲下高坡,那里便是血骑留下战马的地方。如果文刖没有说谎的话,那么只要冲到那里以大黑马的速度,就算文刖会飞也追不上他。但李闲心中其实有些忐忑,他担心的是文刖的人已经将战马都杀了。

    冲出树林的那一刻,李闲嘬着嘴打了一个响亮的口哨!

    山下传来一声战马的嘶鸣,回应着李闲的口哨声。当听到大黑马的叫声之后,李闲心中顿时轻松了一些。

    他顺着高坡一路往下狂奔,眼看着就要冲下高坡的时候,忽然,一种强烈的不安和恐惧伴随着呼啸的风声让李闲立刻冒出了一身的冷汗。他猛的向一侧躲避然后转身,第一时间将背后的黑色直刀抽了出来。他只来得及将黑刀挡胸前,一道巨大的黑影已经迅疾如闪电一般撞了过来。

    当的一声!

    巨大的力度将李闲直接撞得倒飞了出去,他只觉得胸口里猛的憋闷起来随即嗓子里一股腥味涌了上来。一大口血不由自主的喷出去之后,李闲也终于看清了那道黑影是什么东西。

    是那柄大黑伞,收起伞骨之后被文刖当做投枪掷了过来。如果不是李闲反应迅速的话,他已经被那并不锋利且粗-大的黑伞贯胸穿透。若不是黑刀是陨铁打造远比一般精钢坚韧的话,黑伞依然能将李闲的内脏撞成一滩肉泥。

    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巧合,李闲能这些年一而再再而三的逃出生天,并不是因为什么巧合什么运气,多大的缘故仅仅因为他是一个有准备的人。他是一个疯子,一个为了活下去而不择手段让自己变强的疯子,一个时刻准备着应付生死?;姆枳?,一个永远不会只有一种保命手段的疯子。

    如果他上山之前没有将欧思青青的软鞭要过来的话,就算黑刀能挡住黑伞的惊艳一击,他也会因为从高坡上落下而摔得骨断筋折,就算不直接摔死也再不可能逃得了。

    他短暂的失去意识之前,他将黑刀丢下高坡动作极快的将软鞭掏了出来,抖手一甩,软鞭缠一棵大树上渐缓了他下坠的速度。

    即便是这样,掉下高坡的李闲依然摔了个七荤八素并且很让他事后感觉恼火的昏了过去。

    而没了大黑伞的文刖,则飘然如仙的从高坡上疾掠而下。

    少年郎摔倒草丛中,大黑马冲过来也没能阻止主人的昏迷。黑马伸出舌头舔着李闲的脸颊,焦急的用嘴巴拱动希望将主人唤醒。

    少年真的太累了。

    他昏迷前,放佛又看到了那座老旧破落的庙庵,似乎又看到了那个一脸皱纹的老尼,似乎,又回到了那个风雪天。

    文刖缓步走到李闲身前,盯着那少年肮脏但难掩清秀的脸微微叹了口气。

    “你终究挣脱不了宿命?!?br />
    文刖轻叹,缓缓的举起了横刀。
  • <ruby id="LRTTBXB"></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ruby><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nobr id="LRTTBXB"></nobr></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del id="LRTTBXB"></del></nobr></button>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
  • 595161391 2018-02-11
  • 264751390 2018-02-11
  • 863932389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