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七十章 十八个人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张金称巨鹿泽,我们高鸡泊,本来是井水不犯河水,而且张金称还拜了我们孙大当家为结义兄长,谁想到他竟然心这么黑!”

    贺若重山咬牙切齿的说道:“我的兄弟们带着马回去,才走到半路就遇到寨子里逃出来的人,一问才知道孙大当家已经被杀了,张金称宣布接管了大当家的寨子,有的兄弟不服气被他杀了不少,也有不少人跑了出来想到塞北去避难。打听清楚了寨子里的变故,我手下兄弟们不敢回去,只好回来找我?!?br />
    “倒是正巧多了些人手?!?br />
    贺若重山笑了笑,揉了揉发红的眼睛。

    孙安祖对他有救命之恩,大当家的死对于他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李闲看得出来,贺若重山是个重感情讲义气的人。而恰恰相同的是,表面上看起来什么都无所谓的李闲刚巧也是一个这样的人。所以,当他看到贺若重山眼睛里的悲伤和愤怒的时候,李闲告诉自己贺若重山的这个仇早早晚晚或许会算上自己一个。

    欠人情债这种事其实很难受,越多越难受。

    也许有的人能心安理得的接受用不了几天就会淡忘,那么就一定有人将别人对自己的帮助一桩一桩一件一件都记心里寻找机会还回去。求的并不是什么别人对自己感激不,自然不是什么拉拢人的手段,仅仅就是四个字,心安理得。

    李闲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有些时候甚至很小人,但他心里却很干净,干净的就好像连云朵都没有一片的蔚蓝晴空。

    当然,这干净的晴空他心里只占据着一半地方,另一半则是漆黑如墨的阴霾,厚重的乌云笼罩那半边天,乌云中没有什么雨雪冰雹而是一柄天一样漆黑的锋利直刀。他是一个感恩和仇恨中成长的少年郎,所以他是一个对感恩和仇恨泾渭分明的人。有人给了他帮助,也有人给了他伤害。

    助人者,他必助之。

    害人者,他必害之。

    “现先想办法入关,以前经常走的路只怕不好走了。文刖的人没有追上咱们,第一件事他就会派人回去,各关口增派人手。只怕咱们还没有回去,缉拿逃犯的画像就已经贴各城门口上了?!?br />
    贺若重山岔开话题道。

    他并不想孙安祖的事情上多说什么,因为他心里早就已经有了打算。

    当夜,队伍一刻未停的赶路,太阳出来之后才找了个比较隐秘的地方休息。分派好了警戒人手之后,疲乏不堪的众人终于可以短暂的睡一会。而李闲被特殊照顾,他不必轮值享受着多睡一会儿的特权。他真的太累了,身体上的伤或许还能忍住,但几乎耗了全身的力气那种疲劳感真的难以抵挡,有时候,疼并不是可怕的事。

    李闲没有拒绝他们的好意,而是选了一个向阳的地方躺柔软的草丛里,裹紧了衣服之后闭上了眼睛。欧思青青他身边坐下来,抱着膝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李闲的脸。少年酣睡中的样子让她越来越痴迷,痴迷到就这么看着他就感觉到很幸福。欧思青青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少女,容易到只要视线里有他的影子就足够了。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欧思青青的眼皮开始打架。终于,疲劳还是战胜了她。她挨着李闲的身边躺下来,闭上眼睛的时候眼角上还有一小颗阳光下闪闪发亮的泪珠。虽然她是个草原部族的少女,但毫无疑问也是一朵温室中长大然后逐渐开放的花儿。她没有经历过的事情太多,尤其是死亡和离别。

    那么多对她不错的血骑士兵战死,对她的打击真的很大。

    欧思青青睡着了之后,本来看上去睡得很香甜的李闲却坐了起来。脱下外衣盖欧思青青的身上,然后伸手将她眼角的那颗泪珠儿擦手指上。李闲低头将那颗泪珠吮吸进嘴里品尝,发现味道真的很苦。

    他欧思青青的头发上轻轻抚摸着,眼神温柔。

    “傻丫头,都说了你跟着我会吃很多很多苦,而不是你想着的那些好吃的,现你会后悔吗?”

    睡梦中的欧思青青紧紧的闭着眼,柳叶般的弯眉皱着,好像忍受着痛楚,又好像梦中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吓坏了她。

    李闲拔了一根毛毛草放进嘴里咀嚼,陷入沉思。

    半路上的时候他问过张仲坚,这段日子以来龙庭卫的人对他们追杀不断。其中还有幽州罗艺手下的斥候,所以大家都怀疑之所以龙庭卫能准确的找到铁浮屠的人马,是因为铁浮屠离开涿郡的时候,罗艺肯定就已经派人盯着他们了。也只有这样,从离开渔阳郡到进入燕山,才会被人如此清晰的知道行迹。

    但李闲想不通罗艺为什么要这样做,当年涿郡的时候罗艺明明知道铁浮屠的存,也明明知道铁浮屠中有那个十三年前就被判定了死刑的少年,但他一直没有对铁浮屠采取过什么行动,哪怕两年前霸州李闲还设计杀了他麾下四十个骑兵,罗艺也只是象征性的派人追了追。他没有理由两年前能下手的时候不下手,两年后却再来杀人。

    李闲并不是不知道,为什么罗艺那两年不派人对付自己,罗艺一定是觉得自己有用,这个用处是什么稍微了解一些这个时代历史的李闲其实不难猜到。无非是想留着自己将来用得着的时候做一面大旗罢了,至于什么时候砍倒这面旗子对于拥有五千虎贲精甲和数万劲旅的罗艺来说其实不算难事。

    但李闲想不到还有谁对铁浮屠的行迹这么了解,当年从渔阳离开之后几乎没有外人知道具体行程。

    李闲越是想就越觉得自己是不是遗漏了什么,可偏偏就是想不起来。

    正纠结间,张仲坚走了过来。站不远处对李闲示意了一下,李闲点了点头轻轻起身跟着张仲坚往远处走去。

    “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张仲坚一块石头上坐下来问道。

    李闲摇了摇头:“睡不着?!?br />
    张仲坚嗯了一声后便开始沉默,李闲他身边坐下来,很自然的从张仲坚的腰畔将酒袋子解下来,打开盖子却发现已经空了。李闲握着酒袋子,能想象到张仲坚一大口一大口喝酒解愁的样子。

    “铁浮屠的兄弟还剩下七个,血骑的人,还剩下十个?!?br />
    张仲坚忽然开口道:“不算你我?!?br />
    他说话的声音很轻,轻得有些压抑,有些吓人。李闲抬起头看了一眼张仲坚红红的眼睛,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

    “你有什么打算?”

    张仲坚将酒袋子从李闲手里拿过来,随手丢进草丛里。

    李闲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打算先去一趟幽州,哥哥们总不能就这么白白的死了。不管是不是罗艺给文刖通风报信,我总是要去问问他才行。如果是他,总得讨些债回来?!?br />
    张仲坚嗯了一声,视线看向远处,过了一会儿缓缓说道:“只有十八个人,你小心一些?!?br />
    李闲怔住,瞬间睁大了眼睛。

    “阿爷,你……”

    张仲坚笑了笑,溺爱的揉了揉李闲的头发说道:“你真的已经长大了,昨天山上的事,其实你做的很好,若是换了我的话说不定也会那么干。虽然我怪你,但也自豪,你是我张仲坚的儿子,就算不是亲生的,但随我的脾气顺我的性格,老子心里其实是开心的?!?br />
    “而且,如果换做是我去做的话,未必比你做的好?!?br />
    他笑了笑道:“你已经长大了,总得独当一面?!?br />
    李闲深深的吸了口气,低声问道:“您打算去哪儿?”

    张仲坚道:“去找小狄和你红佛姑姑,她们塞北苦寒之地,我不放心?!?br />
    他停顿了一下说道:“如果……如果幽州之行不顺利的话,别勉强。罗艺的身手不比文刖差,而且是战场上泼血历练出来的。和文刖那种阴柔冷辣的手段完全不相同,他的身手直接开阔且杀人快。只有十八个人了……能多活下来一个是一个。实没办法,就到塞北去寻我们。不管你的命运是什么,我总是希望……你能多活几年,好活到一百岁。不能雄图霸业,安安稳稳活一辈子也不错?!?br />
    李闲从这些话里听出了张仲坚的颓废,他心里忽然感觉到一股悲凉。

    “阿爷,铁浮屠的兄长们,你还是带着吧,我不放心?!?br />
    李闲没有劝说张仲坚留下,一个字都没有说。

    “不了,你还不放心我?”

    张仲坚笑了笑,站起来说道:“你应该相信你阿爷,草原上的蛮子对我没办法?!?br />
    李闲刚要开口,张仲坚摇了摇头道:“别劝了,你阿爷决定的事,没有谁能阻止的了?!?br />
    这句话让李闲想起张仲坚的妻子,那个很美很美的女人。当年,她反对张仲坚收留李闲。她说,要么把他扔了,要么你把我扔了。那个时候的张仲坚很痛苦,但很坚决。

    “这是个可怜的孩子,你为什么容不得他?”

    他问。

    那个女人摇了摇头:“还是你走吧,我了解你?!?br />
    “可以不走吗?”

    那个女人摇了摇头:“张仲坚,你怎么变得婆婆妈妈了?如果清风山上只有咱们夫妻两个人,收留个孩子不算什么。但我身后,还有我爹留给我的上千条人命。我不能因为一个来路不明的孩子,把整个山寨都丢了!”

    张仲坚点头,说:好。

    那一天,跟着张仲坚从清风山下来的兄弟,不足八十人。

    ……

    ……

    “小狄,你想什么?”

    红佛问支着下颌发呆的张小狄。

    “姑姑,安之哥哥离开咱们,是不是又去打坏人了?”

    “对啊,打完了坏人你安之哥哥就回来找小狄了?!?br />
    “那安之哥哥会不会受伤?”

    张小狄抬起头,极认真的问红佛。

    红佛无言以对。

    “我要学医术!如果安之哥哥受伤了,我要治好他!”

    小女孩攥紧了拳头,眼神坚定。
  • <ruby id="LRTTBXB"></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ruby><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nobr id="LRTTBXB"></nobr></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del id="LRTTBXB"></del></nobr></button>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
  • 595161391 2018-02-11
  • 264751390 2018-02-11
  • 863932389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