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七十一章 好大一个壳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贺若大哥,你先找个地方安身,不要贸然的去找张金称。朝廷各路大军都往涿郡集结,这个时候还是先隐忍一些的好?!?br />
    李闲真挚的说道。

    贺若重山点了点头道:“安之,你放心吧,倒是你们,此去幽州千万小心些。其实,我还是觉得应该和你一起去的,人手多一些也好办事?!?br />
    李闲摇了摇头道:“贺若大哥的心意我领了,但这一趟去幽州其实还是人少一些好。幽州有数万劲旅,去一百个人和去十个人相比,其实反而是人少有利些。你放心,我们不会贸然行事的。送死这种事,我一向没什么兴趣?!?br />
    贺若重山笑了笑道:“那就好,保重!”

    李闲嗯了一声,缓缓的说了三个字:“要活着?!?br />
    贺若重山重重点头,翻身上马道:“我突厥人的战马中挑了十九匹好的,就当是送给大家的临别礼物吧?!?br />
    他艳羡的看了一眼李闲的大黑马,然后对李闲说道:“当然,没你的?!?br />
    李闲哈哈大笑,摆了摆手道:“一路顺风!”

    贺若重山也挥了挥手,带着他手下一百多个兄弟纵马扬尘而去。李闲等人看着贺若重山离去的背影,直到烟尘散去。

    李闲拉着欧思青青的手说道:“乖乖的跟阿爷去找小狄他们,听话。不是我不想带着你,你知道,带着你的话我会放不开手脚。心里惦记着你,做起事来也是束手束脚的。等我从幽州回来就去寻你们,迟半年?!?br />
    之前已经商量好,哭过的欧思青青此刻倒是坚强的没有落泪。她握紧了李闲的手说道:“安之,我会听你的话。我会一天一天数着日子等你,不要骗我,知道吗?”

    李闲笑了笑,理顺了欧思青青额前的发丝道:“这次,肯定不会骗你的?!?br />
    欧思青青点了点头,抱着李闲的胳膊蹭了蹭发酸的鼻子忽然笑了笑道:“我不会成为你的累赘的,你要……快来找我?!?br />
    李闲拍了拍她的手背点头,看向张仲坚道:“阿爷,你们路上千万小心些?!?br />
    张仲坚随意牵了一匹马,跃上马背后对李闲说道:“知道了,婆婆妈妈的真他娘的不干脆,我们也要走了,别扭扭捏捏的,青青,咱们走!”

    欧思青青嗯了一声,李闲将她抱上马背,两个人四目相对,眼神中都有浓浓的不舍。

    欧思青青道:“安之,照顾好自己?!?br />
    李闲默默点了点头,缓步走到张仲坚身边站住。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郑重的说了一句让张仲坚想把他暴揍一顿的话。

    “阿爷,祝您和姑姑早生贵子啊?!?br />
    说完,李闲兔子一样蹿出去三两步跑到大黑马边上一跃而上,伸手大黑马的屁股上用力拍了一下。大黑马不满的啾啾叫了两声,随即撒开四蹄奔了出去。他跑得如此干脆利落,倒是再次令人赞叹其逃命的本事之强。血骑众人和铁浮屠的马贼对张仲坚同时抱拳,然后上马追着李闲的背影而去。张仲坚张了张嘴,随即笑了起来??醋爬钕邢У姆较?,他喃喃道:“安之,千万要小心些?!?br />
    转过身,他对欧思青青道:“咱们走吧,你放心,安之不会有事的,无论什么事都难不住他的。用不了半年,他就会健健康康的出现你面前?!?br />
    少女倔强的等着视线中再也看不到他的影子才转过身,对张仲坚说了一句让他心中感动的话:“阿爷,咱们走吧?!?br />
    她叫,阿爷。

    李闲驾着大黑马一路狂奔,纵然身后众人的战马也俱是百里挑一的名驹也追不上他??癖贾?,烈风吹去他眼角的一点酸楚。

    啊啊啊??!

    李闲疯狂的喊了几声,将胸怀中的憋闷驱散。

    包括他内,向着远方,十八骑风卷残云。

    ……

    ……

    幽州

    幽州虎贲郎将的府邸里,一个从南方风尘仆仆赶回来的信使躬身对书桌后面垂首读书的罗艺说道:“禀将军,陛下已经二十天前离开了东都,车驾仪仗天子六军的护卫下缓缓向北而来,各路大军也已经集结完毕,也跟着天子的车驾一同出发?!?br />
    罗艺将手里的书册放下,缓缓的抬起头问道:“裴矩怎么说?”

    那信使道:“他说让将军放心,陛下已经下旨让您镇守幽州。此次征伐高句丽,不会调动咱们幽州一兵一卒?!?br />
    罗艺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笑了笑道:“知道了,你下去好好休息吧?!?br />
    那信使躬身退了出去。

    罗艺站起来,伸手将窗子推开看向外面。此时已经到了大业七年的九月,入了秋,风中已经没了令人厌烦的燥热,吹身上感觉很清爽舒服。因为确定那个令人揣摩不透的陛下不会调走幽州兵马,罗艺的心里也终于踏实下来。幽州兵马,是他这些年辛辛苦苦才训练出来的,是他日后安身立命的根本,这次陛下亲征高句丽他并不看好,所以绝对不能让幽州兵参战。

    这些年想了办法让朝廷给幽州兵的补给增加了一倍有余,又强势的将幽州附近官府应该上交朝廷的税赋截留自用。即便是这样,也仅仅是那五千烧钱一样养着的具甲铁骑之外,又增加了两万人的轻甲步卒而已。而事实上,花那两万步卒身上的钱,还不及五千虎贲精甲的十分之一。

    可即便这样,幽州的兵马已经再也无法扩充了。他没权利将整个涿郡的钱粮都扣下来,现的他也没有这个胆子。具甲骑兵的消耗实太大,大到仅仅靠着幽州一个地方已经养不起,而就算朝廷将虎贲精甲的补给增加了一倍,罗艺手里依然还是没钱,因为,兵部的报备中,虎贲精甲,只有三千人。

    多出来的两千人,是他称得上节衣缩食才扩充出来的。

    具甲铁骑,训练和战斗的时候每个人都要身穿超过四十斤的铁甲,所以必须是身强体健的勇武之士才成。而战马也要披挂全甲,所以也必须挑选上等的马匹。为了保证体力,具甲骑兵吃的必须要好,肉和蔬菜都要保证。战马的草料也必须是好的,还要加上连普通百姓都舍不得吃的精粮。

    一个具甲骑兵,除了自己的战马之外?;挂幸黄ユ迓砝赐愿鹤氨?,有一个扈从专门照顾他的生活起居和兵器铠甲,还要有一个马夫专门伺候战马。也就是说,五千人的虎贲精甲,算上扈从,马夫,辅兵,后勤人员内实际编制要超过两万人。这需要一笔庞大的财富来维持,这正是罗艺头疼的地方。

    毫无疑问,具甲铁骑的战力天下无双。那些草原上的蛮人无论多嚣张,远远的看到大隋的具甲骑兵也会吓得好像受了惊的鸟兽一样四散奔逃。但,要养这样一支骑兵,根本就不是一州一郡能负担得起的。

    如果耗费无数财力物力也耗费了罗艺无数心血的具甲铁骑被调到辽东,罗艺只怕会心疼死吧。

    幸好,那十万贯的巨财没有白花。

    罗艺站窗口,看着外面碧绿茂盛的树木,眼神逐渐变得火热起来。

    是该做准备的时候了。

    天下就要乱了,这支天下精锐的骑兵要用应该用的战场上。曾经,是用来保家卫国的,是大隋坚固的门户。至于将来虎贲精甲出现什么地方……

    “报!”

    书房门口传来手下的声音,被打断了思绪的罗艺有些懊恼。他不耐烦的转过身子道:“说,什么事!”

    “将军,派到燕山的人回来了?!?br />
    罗艺嗯了一声道:“人呢?带到我书房里来?!?br />
    不多时,几个兵士走进罗艺的书房,单膝跪下道:“属下拜见大将军!”

    罗艺点了点头道:“告诉我,燕山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其中一人垂首道:“属下带人两年前就跟着那些马贼到了渔阳郡,后来又跟着他们到了燕山。属下的人一直盯着他们的行迹,不敢有一丝懈怠??墒?,不知道为什么朝廷的龙庭卫找到了燕山上,跟那些马贼大打出手,期间,龙庭卫的人还杀了咱们几个人。上个月,至少一千人的龙庭卫到了燕山,正巧赶上突厥人和张仲坚的马贼厮杀,龙庭卫击杀了全部突厥人后又追杀张仲坚等人,咱们的人外围都被杀了,所以后来,张仲坚他们是不是被杀光,属下并不清楚?!?br />
    “龙庭卫?”

    罗艺喃喃道:“文刖的人?他们怎么找到铁浮屠的?”

    “将军,属下以为,如果不是被人泄露了行迹,否则朝廷派来的人绝对找不到他们。这两年属下跟踪铁浮屠的马贼也是竭全力才没被甩了,那些马贼很小心,几乎没有留下什么可查的痕迹?!?br />
    “还有人盯着铁浮屠?”

    罗艺问道:“能推测到是什么人也盯着铁浮屠的行踪吗?”

    “将军,这几个月间,只有一个人上过山与铁浮屠中的红佛会面。从三月份开始,一共上山五次,每一次都只停留一两个时辰。而且,据属下观察,那人上山,张仲坚好像并不知道?!?br />
    “谁!”

    “张仲坚的结义兄弟,李靖?!?br />
    “李药师?”

    罗艺眉头一挑,冷笑道:“有意思?!?br />
    就此时,幽州城门外,一个俊俏的书生负手而行,一边走一边不时指点品评路边景致。他身材欣长,面容清秀,看起来浑身都散发出一股浓浓的书卷气,只是看向城门守卫的时候,他的眼神中才不会不经意间露出一丝冷冽。

    “待到来年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俊俏书生对着路边的一朵小小野菊,很得意的吟了两句剽窃来的词句,引得几个路过的年轻女子频频侧目,不是暗暗用眼神送上几棵秋天的菠菜……

    六个穿着仆从服饰的壮汉跟那少年身后,态度恭谦。

    当走到幽州城不远处的时候,看着这座高大坚固的城池,某人禁不住发出了一声由衷的赞叹:“好大一个……乌龟壳?!?/div>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