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七十二章 小插曲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俊美的年轻书生举步走到幽州城门口,看着拦自己面前的军卒,眼神中那种淡然的不屑,还有眉宇间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傲气都让那军卒感觉压力很大。进城要交税,而且远比其他地方的税金要高,这是将军府里下的命令,军卒就算明知道李闲不会是个一般人也只好硬着头皮将其拦住。

    “这位……”

    军卒犹豫了一下,不知道怎么称呼面前这丰神俊美的少年书生??此昙?,应该唤一声少年郎,可看他锦衣翩然,应该是个官宦子弟。如果是世家大姓出来行走的年轻子弟,基本上都是那种一出生就有个爵位人。这样的人本身其实没什么了不起,但他们背后的势力才是令人恐惧的存。

    世家,就是矗立这个世界上的一个个庞然大物,洪荒猛兽。别说普通百姓惹不起避之不及,朝廷何尝不是这样。虽然开了科举,但正五品以上的官职就没有一个是科举出来的人担任的,全部被世家霸占着。朝廷取士,也是优先选择世家子弟。寒门子弟,别说没机会接触到权力中枢,即便做了官也是不起眼的位置上挣扎求存。

    所以,即便掌管着幽州城的那个被传说了很多年的大人物就是寒门出身,他本身就是激励着寒门子弟奋发图强的一个标杆式人物,可守门的军卒依然不敢胡作非为,因为所有人都明白一个道理?;㈥诮抟?,他是寒门出身不假,功名但马上取简直就是专门来说他的,但当年的寒门小子早已经没了,现的罗家,也早已经不是什么寒门。

    “我们公子是博陵…”

    陈雀儿往前走了两步,拦着那军卒说道。只是后面的半句话却被李闲挡了回去,他摆了摆手道:“何必难为他?他也仅仅是奉公职守罢了。既然到了幽州就要遵从人家的规矩,交几个进门钱也没什么?!?br />
    说完,李闲径自往城门里走去。

    陈雀儿嘿嘿笑了笑,掏出一把碎银子塞进那军卒的手里说道:“多了的,你自己买些酒喝吧?!?br />
    铁獠狼和陈雀儿带着四个人跟李闲身后,大摇大摆的进了城。

    收了钱的军卒诧异的看着手里的几块碎银子,估摸着至少能换两千个肉好,这让他的心脏砰砰的乱跳。两千个肉好啊,得买多少精米?说实话,他从小到大都没见过这么多钱。但当他看到队正看向自己的眼神的时候,他就知道这诱人的银子正飞向别人。他动作很巧妙的将一小块银子塞进袖口里,然后笑嘻嘻的跑过去说道:“队正,这是刚才那人孝敬您的?!?br />
    守门的队正赞许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将银子接过来说道:“下次注意,那样的人非富即贵,咱们得罪不起!幸好人家不跟你一般见识,你还敢要人家的银子!”

    军卒讪讪的笑了笑,心说还他娘的不是便宜了你这龟孙子王八蛋?

    李闲进了城门之后,极认真的看着街道两侧的建筑。他是寻找一些熟悉的痕迹,前世的时候京城什么摸样依然历历目,一些记忆开始不由自主的冒出来影响着他的心情。那个时候,他京城读书。陶然亭公园并不清澈的湖水里划过船,耻辱的大水法遗迹拍过照,宫城里面偷偷写下操-你-妈野猪皮,也曾大早晨三点起床跑去广场看升旗仪式。

    虽然现的幽州城和前世的京城没有什么关系,但还是不由自主的交集一起。

    当年的建筑物历历目,当无论如何也对不上号的时候李闲才发现自己二了。

    偷偷摸摸进女厕所撒一泡尿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李闲很随意的幽州的大街上漫步,眼睛各种店铺上游荡。他很用心的寻找着似曾相识的感觉,却发现什么都找不到。身后跟着六个魁梧彪悍的随从,一个锦衣清秀少年就这样有些嚣张的肆无忌惮的回忆着过往。虽然记忆并不一定都是美好的,但当记忆出现另一个时代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

    只是悲伤终归要主动的去淡忘,活着,总要面对现实。

    而现实就是,李闲要未来的几天内将前路和退路都制定好。

    前路,自然是去问问某个大人物,燕山上的事,你可知道?

    后路,自然就是如何跑路了。

    想人家地盘上打人家的脸,自然要将退路探好。这座城中有五千令草原蛮族闻风丧胆的虎贲精甲,还有数万步卒。而李闲要去寻晦气的那人,是成名已久的虎将。这是一场根本不一个层次上的较量,说起来是挺豪气的一件事,干好了就能吹牛-逼,干不好,那就纯粹傻-逼了。

    对于一个整日将白痴两个字挂嘴角耻笑别人的少年郎,他自然不肯被别人看成白痴。

    双目不停四周扫视,终于,李闲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

    说是熟悉,其实熟悉的是那几个字。

    临街一座颇大的建筑,门前横匾上有三个大字让李闲倍感亲切。

    网

    李闲笑了笑,心说果然是全国连锁的。

    “安之……”

    铁獠狼从后面低声叫道。

    李闲摆了摆手,很认真的说道:“要叫我公子?!?br />
    “公子,咱们是不是先找个客栈?”

    铁獠狼很配合的说道。

    李闲点了点头道:“也好?!?br />
    众人寻了一家颇为干净的客栈,李闲很遗憾的没有城里找到叫悦来的地方。走进房门之后,李闲随意的找了个地方坐下来,至于订房间这类的小事自然由陈雀儿他们去做。既然装扮成了个世家子弟,就要装得像一些。虽然李闲没怎么接触过那些世家子弟,也不是很了解他们行事的风格,但装-逼这种事其实并不难,昂着下颌多甩几个白眼少说话,自然破绽就少。

    至于城门口陈雀儿说的博陵两个字,不过是为了让那些守门的军卒误会。提到博陵,谁第一想到的不是崔家?

    陈雀儿定好了房间之后,店小二殷勤的领着众人到了后面。陈雀儿要了一个独院,甩手就给了那掌柜的一把碎银子。钱财这种东西铁浮屠的马贼看得本来就极淡,反而让那掌柜的以为这一行人确实是富家大户的子弟。就算不是官宦人家,也是一方巨富。

    包下一个独院,李闲惊喜的发现从院子里一侧刚巧对着网的小楼后窗。

    这个地方真不错。

    安排好了之后,众人都进了房间。

    “三十七哥,小鸟哥,这次要指望着你们了?!?br />
    李闲笑了笑说道。

    洛傅和陈雀儿当年来过幽州,也去过那家网。也不知道当年那个被分开腿数毛毛的红姑娘现还不,若是见了洛傅和陈雀儿,也不知道还认不认得出这就是当年那两个坏人。也不知道,这些年那姑娘梦中几次将这两个坏人各种杀死。

    李闲指了指网的小楼说道:“要不要去寻寻旧人?”

    陈雀儿想起渔阳时候的那家网,想起李闲狼狈不堪的样子随即讥讽道:“安之,我倒是觉得你应该去转转,看看还有没有赠伞的佳人?”

    李闲一本正经道:“去,是自然要去的。世家子弟嘛……哪有不吃喝玩乐的?”

    铁獠狼摇了摇头道:“少将军,这就错了?!?br />
    “世家子弟,尤其是被家族重视的世家子弟,加不会招摇。莫说出入青楼,就连酒肆一般都很少踏足。他们都是被培养出来进入朝廷的,自然不能有什么被人诟病的地方。他们彬彬有礼,行事规整不放肆。就算明明看不起百姓,也要装出礼贤下士的样子来。他们可以背后阴谋害人,绝不会面前翻脸?!?br />
    “虚伪??!”

    李闲叹了口气。

    原来各朝各代其实都一个德行。

    他点了点头道:“我知道,要嚣张,但绝不是明目张胆的那种嚣张,而是低调嚣张?!?br />
    他知道众人不理解什么叫低调,没关系,他自己理解就成了。

    “城门口的时候,你做的不够好?!?br />
    铁獠狼一针见血的说道:“你的话太多了,那样的小事,应该由我们来做?!?br />
    李闲笑了笑,点头。

    “今天先休息一下,明天一早我们几个分头去探探将军府。先把外围的情况探清楚,至于什么时候去找罗艺的晦气,不能急?!?br />
    洛傅道。

    李闲点了点头道:“好不要将军府里动手,查清楚罗艺有没有什么出门的规律?!?br />
    他看了看外面网的小楼,有些遗憾的说道:“就是没听说虎贲大将军有什么特别的嗜好,这里环境这么好有些可惜了?!?br />
    他推开窗,看向外面。恰好一个似乎是才醒了春梦的柔美女子也推开小楼后窗,两个人遥遥四目相对。李闲愣了一下,那女子也愣了一下随即红了脸。

    那女子随意的披了件衣衫,云鬓散乱,好一个睡眼惺忪的美人。

    她脸色一红,随即大大方方的笑了笑,遥遥对李闲施了一礼。心中不由自主的赞了一声,好一个丰神如玉的翩翩佳公子。李闲也心里赞了一句,这高级会所的妞儿果然不同凡响啊。

    正自以为潇洒的微微颔首,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惊呼:“哎呀妈呀,真的是她!”

    李闲脸一白,回头看去,只见陈雀儿拉着洛傅的手激动的说道:“想不到想不到,那妮子竟然出落的这么水灵了?!?br />
    洛傅嗯了一声道:“现再数,肯定数不过来了……”

    李闲黑了脸,再看那女子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越看越特么的丑啊……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samp>
<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video></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