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七十九章 乱世未临 匪患横行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李靖已经逃去东都,咱们怎么办?”

    陈雀儿催坐骑贴着李闲的大黑马问道。

    李闲道:“答应了贺若重山帮他去报仇,大丈夫一言既出多少马都难追,所以咱们先去寻贺若重山,找到他之后再好好琢磨琢磨,怎么帮他将仇报了。张金称这个人我知道,据说喜欢的事就是吃人心?只是不知道,剜了他的心塞进他自己嘴里他咽不咽得下?!?br />
    陈雀儿道:“不是很清楚这个人,我和大哥河东地面上横行霸道的时候不曾听说过这么一号人物,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就冒了出来,据说占着巨鹿泽,手下已经超过万余人马了。不过我看来,也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br />
    他想了想说道:“倒是孙安祖这个人名气不小,据说当年大隋灭南陈的时候他还是个校尉,大帅高颖手下做事。好像是被人贪了阵斩南陈大将的军功,一怒之下脱了那身官皮回家做些小生意。只是此人颇为仗义,所以江湖上倒是有些人缘。听说他是被那狗县令诬陷偷了一只羊,他一怒之下宰了那县令扯旗造反,性给自己封了个摸羊公,不过他手下的人都唤他为大将军?!?br />
    李闲知道这个人,孙安祖可以说是隋末时候早举起反旗的人之一。虽然他的名气不如山东知世郎王薄的名气大,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没有他,或许后来窦建德举事的时候要曲折很多。窦建德正是打着为孙安祖报仇的旗号,收编了孙安祖的大部分手下才逐渐高鸡泊站稳了脚跟。

    两个人一边说着,忽然见前面有阵阵浓烟冒起。此处已经距离幽州超过三百里,距离高鸡泊倒并不是特别远了。贺若重山说过,若是他入了关就会距离高鸡泊百里左右的一个叫茂山村的地方等他们。李闲他们一路打听过来,知道这里距离茂山村已经没有几十里路了。

    “走!咱们看看前面怎么了?!?br />
    李闲拍了一下大黑马的屁股,率先奔了出去。余下众人拍马紧随李闲身后,众人攀上一座高坡举目前望,只见前方大概三里处有个小村子,那阵阵浓烟正是从村中冒出来的。远远的,能看到村中有人影闪烁,极为嘈杂,离着这么远,依稀能听到鸡鸣犬吠之声。

    “像是乱匪袭击那个村子?!?br />
    铁獠狼手搭凉棚往前看了看,侧头对李闲说道。

    怎么才大业七年,世道就乱成了这个样子?

    李闲虽然了解一些这个时代的历史,却并不是十分的清楚。他印象中,大隋乱匪为患好像是杨广第一次征伐高句丽之后才逐渐爆发出来的。他没想到,现大隋国力强大,官府的统治力依然稳固,怎么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有乱匪敢明目张胆的袭击村庄。

    “人数不多,应该不超过三百人?!?br />
    朝求歌仔细看了看说道:“要不要过去看看?”

    陈雀儿道:“莫不是……贺若重山的人?”

    李闲催马往前冲去,声音传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到了十几米外:“没听说孙安祖的人糟蹋老百姓!”

    众人也不再犹豫,催马跟李闲身后冲了过去。

    越是接近那村子,村子中凄厉呼喊越是清晰起来。男女老幼,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哀嚎呼救。离着几百米,已经能看清不少乱匪挥舞着棍棒和粗制的长矛不断的殴打虐杀村民??茨切┞曳朔魏苈?,只是每个人头上包一块灰布算是识别彼此身份的象征。他们手里的兵器也是乱七八糟,甚至连一柄像样的横刀都很少见。有村民从街巷中冲出来呼救,被乱匪从后面追上用白蜡杆上装了个铁枪头的粗制长矛捅死。

    有一个乱匪,站村边土墙上,将一个抢来的尚襁褓中的婴儿高高举起,狂笑着使劲摔了下去。一刹那,那婴儿的啼哭时戛然而止。那乱匪似乎还不过瘾,用长矛将那婴儿的尸体挑起来天上挥舞,一边旋转一边哈哈大笑。

    忽然,他看到远处迅疾而来一支人数不多的骑兵。他愣了一下,随即高声喊道:“有官军!”

    因为赶路,李闲等人并没有穿上铠甲。那乱匪之所以笃定的大喊有官军,是因为匪兵中很少有马。尤其是那些人所骑的俱是高头大马,这附近的大大小小的匪窝里几乎都凑不出十几匹正经战马来。就算是百姓自家的怒马或者骡子,也大部分都被官府征了去用来往辽东运送补给。战马中原,本来就是稀缺的东西。

    就算前阵子霸占着高鸡泊的摸羊公手下号称有上万人,但骑兵却连一百人都没有,而且还多是跑不快的驽马骡子。所以那乱匪确定,那些纵马而来的家伙绝对不是自己人。

    “他们毫无战力可言!”

    铁獠狼大声道:“连戒备都不安排,没有斥候游骑!他们的兵器杂乱不堪,甚至没有一个人身上穿着皮甲?!?br />
    李闲嗯了一声高呼道:“杀过去!”

    众人呼的应了一声,纷纷将罗艺赠送的连弩取了出来。

    李闲知道,这样的乱匪是毫无战力可言的,不要说有什么可怕的地方。隋末乱世中,大大小小的义军不计其数,而初期与大隋官军的战斗中几乎没有人打赢过。这样的乱匪,就算再多也成不了气候。比如李闲知道的一段历史,齐郡通守张须陀老将军就曾经有过以四个人震慑住两万乱匪不敢向前的壮举。而几百官军将上万乱匪击败的事,大隋末年比比皆是。

    当然,就连张须陀自己现都还不知道两年后他能有那样的疯狂举动。

    随着那屠杀婴儿的乱匪一声高呼,村子里先是猛的静了一下,随即爆发出一阵糟乱。乱匪中有人呼喊着要逃跑,而村民则看到了希望般大声呼救。

    一个首领模样的乱匪登上土墙,朝着李闲他们这边看了看随即大喊道:“怕他娘的什么!他们没几个人!弓箭手,弓箭手都他娘的死哪儿去了!放箭!放箭!”

    此人似乎颇有威慑力,他一声大喊之后那些乱匪稍微平静了一些,十几个连廉价的棉甲都没有装备的弓箭手跑了过来,拉开自制的竹片弓搭上粗糙的羽箭朝着李闲他们射了过去。零零散散的羽箭别说有什么准头,就连力度都显得那么可笑。

    十几支箭,倒是大部分被风吹得飘飘悠悠射空,只有一支箭瞎猫撞了死耗子的大运飞到李闲身前,李闲微微侧身将那软绵绵的羽箭让了过去??戳丝淳嗬?,忍住没有下令。

    “这群白痴!”

    朝求歌笑骂道:“一百步外就开始放箭,就他们手里那些破玩意也能称为弓?真笑掉了人的大牙!”

    不怪朝求歌看不起那些乱匪,他们手里的竹片弓根本就没有足够的强度,羽箭就算勉强能歪歪斜斜的飞出去百十步远,却早已经轻飘飘的没了力度。就算李闲刚才不躲,只怕那羽箭多也就是将他划破个不起眼的小口子罢了。

    “射!快点!你们他娘的没吃饱饭还是怎么的!”

    那乱匪首领大喊着,一把抢过一张竹片弓,搭上一支箭朝着李闲射了出去,只是他的射艺加的不靠谱,那箭摇摇摆摆纸飞机一样歪出去老远,而且连五十步都没飞出去就坠落了下去。

    “都他娘的聚起来,骑兵怕长矛,捅死他们!”

    那乱匪首领见羽箭无效,随即大声吆喝手下列阵。李闲他们没想到那乱匪居然还颇懂得几分用兵之道,只是很显然,到了五十步的距离才想起列枪阵阻拦骑兵早就晚了。而且,就算他们能列阵,也挡不住李闲他们十八个杀人如麻的彪悍骑士。

    “弩,射!”

    李闲大声的呼喊了一句,随即将第一支羽箭射了出去。他没有连弩,但他有大隋精工打造的两石硬弓。按理说,李闲一百二十步外就能发箭杀人,他之所以等到五十步距离才射出第一箭,是因为他这一箭代表着的是屠杀的信号。

    那还挥舞着手臂的乱匪首领只觉得眼前一黑,没有丝毫反应,一支羽箭正中他的眼窝,那箭噗的一声射碎了一颗眼球后深深的刺入脑中。他身子土墙上僵硬了一下,随即缓缓的向后摔了下去。

    随着李闲的第一箭射出,以李闲为箭头燕尾形冲过来的马贼们纷纷扣动连弩的机括。突突突的声音中,数不清的弩箭顷刻间就倾泻-了过去。

    大隋精制的连弩面前,那些没有护具的乱匪简直就是草靶子一样。他们身上单薄的衣衫根本挡不住犀利的弩箭,而他们仓促组成的枪阵立刻就被狠狠的撕下来一层。前面两排的乱匪像被镰刀砍断的荒草一样倒下去,中箭者的哀嚎被无限度的扩大后响彻天际。

    只一轮齐射,至少有三四十个乱匪被射翻地?;姑挥谐尚偷那拐蟊淮菘?,后面的乱匪立刻就炸了窝。

    “他们有连弩!是大隋府兵!”

    提到府兵这两个字,那些乱匪就好像见了妖魔鬼怪一般的恐惧。大部分人被同伴的一声不负责任的呼喊吓破了胆子,立刻掉头向回就跑。

    李闲射了三箭,精准的将三个乱匪射死后立刻换了黑刀手,伸刀往前一指,大黑马啾啾的叫了两声,朝着人群密集的地方冲了过去。

    铁獠狼,朝求歌,洛傅他们几个善用长槊的人紧随李闲身边,将他的左右都护住。

    随着大黑马高高跃起砸进人群,四五杆长槊毒龙一样将拦前面的乱匪捅翻地。被长槊挑起的乱匪还没有死透,弹上半空后依然还能发出一声凄厉绝望的哀嚎。

    李闲身子伏低,将黑刀平平的伸了出去。

    借助大黑马的惯性,黑刀接触到第一个人的时候似乎也发出了一声兴奋的呻吟。刀锋轻而易举的划开那人的咽喉,血瀑布一样喷了出来。而他绝望的视线中,那个骑黑马的少年已经再一刀将他的同伴卸去了半边肩膀。

    少年一马当先。

    杀人如麻。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samp>
<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video></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