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八十一章 君子直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黑脸小子?!”

    那面色微黑的少年听到这四个字顿时皱起了眉头,以长槊遥遥指着李闲的鼻子尖喝道:“我看你颇为勇武才问你姓名,别不知好歹。若是惹恼了我,要你好看!”

    李闲扑哧一声笑了,撇了撇嘴道:“你问我,我便要告诉你?你叫我白脸小子使得,我叫你黑脸小子便使不得?说我不知好歹,你这人也忒狂妄了些吧!还有,别用你那根破棍子指着我,不然我不保证揍得你找不着北?!?br />
    那人面色一变,冷笑道:“好个牙尖嘴利的小子,信不信我一槊将你刺于马下?!”

    李闲微笑道:“不吹牛-逼你会死???”

    他本以为那黑脸小子听不懂,谁想到那人却听了个明明白白。其实李闲也是忽视了,当吹牛两个字连一起的时候其实意思已经很明白了,吹的,后面那个逼字倒也没什么用处。那黑脸小子瞪圆了眼睛,催马跑到远处喊道:“有本事过来打一架再说,若是胜了我手中长槊,我随你处置!”

    李闲见此人脾气又急又硬而且带着几分憨厚,对他颇有些好感。正要说话,那黑脸少年的两个仆从之一,叫小丙的少年扯着脖子喊道:“喂!你还是认输吧,我家主人已经很多年没有遇到对手了!看你年纪轻轻细皮嫩肉的娘们一样,千万别逞能??!”

    李闲笑着问道:“很多年?有二十年没?原来那黑脸小子从娘胎里就已经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了,金面佛苗人凤跟你比简直就是小妹妹?!?br />
    他催动大黑马就要上前,洛傅和铁獠狼一左一右拦着他劝道:“何必跟个没来由的人动肝火,咱们还有事情要办,何必多生事端?”洛傅道:“看那少年槊法纯属而且下手极其狠辣,不可小觑。咱们还要赶去和贺若重山汇合,本来就已经耽搁了行程何必与他一般见识?”

    李闲听到不可小觑这四个字便知道是洛傅他们担心自己的安全,只是他也反而被激起了少年的好胜心。那黑脸小子看年纪与自己相差无几,那一条长槊使得确实犀利霸道。李闲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年纪比自己也不逊色的少年,所以难得的表现出了比试的**。

    还有另一个原因李闲不能说,但这个原因才是他血热起来的根本。

    那少年使一条长槊,杀人后割了鼻子用来记录功劳。李闲虽然不算大隋这段历史的专业学者,但也隐隐猜到了那少年的身份。这个人以后会有很大很大的名气,而且名传千古依然被人津津乐道。能跟他大战一场,李闲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一来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看看那人到底是不是如传说中那般厉害,二来也是检验一下自己的本事,看看能不能和这大隋能排的上名号的好汉打上几个回合。

    而且,他并不认为那黑脸小子能赢了自己。

    那人脾气有些急躁憨直,这样的对手李闲向来不惧怕。

    他摇了摇头对洛傅和铁獠狼道:“无妨,他虽然兵器上占些优势,但草原上的时候师父特意教过我如何对付用槊的高手,铁哥你和我打了多少次还不了解我?今天好不容易又遇到一个使得一手好槊的,这个机会我可不想放过。再说……你们就对我没点信心?”

    洛傅和铁獠狼他们都知道李闲的脾气,既然他已经决定就肯定劝不会来。知道这一架肯定是要打了,于是,铁獠狼道:“少将军,那你小心些?!?br />
    洛傅伸手从背后将硬弓取了下来,对李闲点了点头道:“既然非打不可,那就别打输。你三十七哥丢不起这个人,知道吗?!?br />
    李闲笑着点了点头,催马朝着那黑脸小子跑了过去。离着那人还有十几步的距离停下来,他抱了抱拳道:“既然要打,还是留个名字的好,要不然我回头跟别人吹牛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揍了谁岂不无趣?”

    他这样问,第一是想确定他是不是那人,第二则是故意激怒那黑脸少年。

    怒则急,急则乱,乱则有机可乘。

    比试还没有开始,其实李闲的试探就已经开始了。

    “我叫罗士信!你想赢我,先问过我手中长槊答不答应!”

    李闲惊讶道:“你便是罗士信?!”

    心中却惊喜着叹了一句,果然是他!

    这脸色微黑的少年正是罗士信,他见李闲面露惊讶诧异之色,于是问道:“怎么,你也听过我的名字?”

    李闲耸了耸肩膀带着些许歉意七分不屑道:“没听过?!?br />
    罗士信大怒:“找死!”

    李闲哈哈大笑道:“有本事你来取就是了?!?br />
    罗士信猛的一催战马,朝着李闲冲了过来。他双手握着长槊,笔直一槊迅疾的刺向李闲的咽喉。李闲闪身避过,趁着两马交错而过的时候斜着一刀劈向罗士信的肩膀。罗士信横槊回扫,居然不躲不闪,一槊砸向李闲的腰畔。这哪里是什么切磋比武,从一开始两个人好像就迫不及待的使出杀招。

    如果李闲不变招,他的刀必然将罗士信的一边肩膀切开,而罗士信的长槊也会狠狠的砸他的腰畔。

    洛傅抬起胳膊就要放箭,却被铁獠狼拦住。他对洛傅缓缓摇了摇头道:“草原上的时候,有一年多的时间少将军和我们血骑中几个用槊的人几乎天天都对练?!?br />
    洛傅微微一怔,随即将硬弓又缓缓垂了下去。

    李闲耳中能听到罗士信这一槊扫出的呼呼风声,也知道如果自己不变招的话一定会和罗士信两败俱伤。依着他的性子,他是万万不会做这样吃亏的事。他的思想观念里没有两败俱伤的概念,貌似他从来就不是一个有这样勇气的人。他总是表现的很谦卑,这种情况下往往会选择主动避让。

    但是这次,他没有。

    他的刀没有丝毫停顿,依然斩向罗士信的肩膀。

    就两个人的兵器都即将招呼对手身上的时候,电光火石之间罗士信猛的一扭身闪开了李闲的黑色直刀,而因为肩膀的闪动,他的长槊也变了方向擦着李闲的身子斜上砸了过去。呼呼的风声李闲脑后吹过,李闲甚至能清晰感觉到那槊风吹得自己脑皮都凉飕飕的。这种与死亡擦肩而过的感觉并不好,李闲发誓自己一点都不喜欢。

    但他依然没有选择躲避,就好像突然变傻了一样。

    两个人错身而过,随即同时勒住战马转了回来。

    再次四目相对的时候,罗士信看李闲的眼神显然变得不一样起来。那眼神中愤怒减轻了一两分,多了一两分赞许。他实没想到那少年竟然出手这么干脆直接,这简直和自己出手的风格一摸一样。一瞬间,他对这少年竟然多了几分好感。

    “好!”

    罗士信大喝一声道:“再来!”

    他催马再次冲了过来,长槊竖起,狠狠的砸向李闲的头顶。李闲将黑刀调转刀背朝上往上一托,当的一声。那狠狠落下的长槊竟然被他架住,槊杆砸刀背上发出一声脆响,砸出一片火星。李闲只觉得胸口里一窒,咬着牙才将这一槊硬生生的挡了下来。而罗士信也是一般,两个手臂上震得刺骨般麻痛,胸口里一瞬间也放佛堵上了一块石头般竟然难以呼吸。

    大黑马和罗士信的枣红马同时叫了起来,似乎也不愿意输给对方。

    大黑马腿微微往下一沉,随即猛的向前冲去。借助大黑马的冲力,李闲将罗士信的长槊架开随即一刀斩向他的胸口,罗士信回槊拦胸前。当的一声,又是一连串的火星闪烁而出。

    两个人再次错身而过,罗士信仗着兵器长回身一槊刺向李闲的后背,李闲就好像能看到他的动作一样,身子往前一伏将长槊让了过去。那槊锋贴着他的后背刺过,斩断了他的几根头发。

    “小心我放弩!”

    李闲回身喊了一句,等了两秒才扣动腕弩机括,三四支短小的弩箭直奔罗士信后背打了过去,罗士信听到李闲喊话随即猛的向前俯身。几支弩箭贴着他的身子打了过去,若不是李闲事先提醒,罗士信说不得要挨上一支两支。

    见李闲还有这种手段,罗士信是眼神一亮。

    “哈哈!再来再来!”

    他拨马而回,舞动长槊横着切向李闲的胸口。罗士信手中长槊,槊锋长达三尺,刺可为矛,劈砍可为刀。若是被他这一槊扫中的话,只怕立刻就会被切开胸腹。李闲一手握着刀柄,一手架住刀背猛的向外一推,当的一声将罗士信的长槊向下压了出去。借着两马的迅疾,李闲将直刀压长槊的槊杆上,擦着火星切向罗士信的手掌。

    罗士信脸色一变,猛的将长槊往前一推然后松开了双手。就他的手掌离开槊杆的同时,李闲的刀也划开了他的衣服袖子荡了过去。两马交错,罗士信猛的一催马,那枣红马向前一跃,罗士信趁势将向前掷出去的长槊半空上接住。

    短短的时间内,两个人已经凶险无比的打了三个回合。

    再次调转战马直面对方之后,两个人都没有再继续催马向前。隔着几十步,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彼此。

    “喂!”

    罗士信叫道:“你叫什么名字!”

    李闲昂起下颌道:“李闲,字安之!”

    罗士信点了点头朗声说道:“你的刀法跟谁学的,怎么这么凶狠?若不是我反应的快,这一刀已经将我手指都切了下来?!?br />
    李闲道:“你也一样,若不是反应快,这一槊已经切开了我的肚子?!?br />
    罗士信点头举了举长槊道:“我兵器长,其实你吃了亏。但我一会儿还是要将距离拉开一些,不然赢你不易!”

    李闲大声道:“那你还是离得再远些,我怕会一箭射死了你!”

    两个人看似互相威胁,其实却将接下来要做的事都说了出去。这样一来的话,两个人倒是都不难应付对方的攻势。

    罗士信哈哈大笑,随即催马而来。他刻意将和李闲的距离拉得远了些,然后一槊扫向李闲小腹。他的长槊足有三米,而李闲的黑刀却只有一米多,兵器上罗士信占了优势,李闲根本就够不着他。

    李闲一拍大黑马的屁股,明白主人心意的大黑马猛的向一侧跳了过去。长槊扫空,李闲快速的将黑刀挂一侧,然后将背后的硬弓取了下来搭上一支羽箭,也不瞄准,一箭射向罗士信后背。两个人的战马都是良驹速度奇快,距离已经拉开了三四十步。这一箭去势并不十分迅疾,显然李闲留了余地。而李闲没想到的是,罗士信居然不躲不闪,回身一抖手打出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叮的一声,那黑色的东西竟然精准的打李闲射出的羽箭上。

    罗士信停下战马,似乎对自己这一手本事颇为满意。他将一颗黑色的小石头手中抛了抛,对远处的李闲大声道:“莫小看了我手中的石头!”

    李闲恍然,心道怎么忘了他这手本事!

    他将硬弓缓缓举起端平,抽出两支羽箭搭上:“看你还能打得下几支!”

    说完,一松弦,两支羽箭流星一般射向罗士信。罗士信坐马背上,抖手将石子打了出去,也没见他从什么地方取,手腕再一抖,第二颗石子紧接着打了出去。叮叮两声,李闲射出的两支羽箭竟然先后被罗士信击落。

    “好!”

    远处观战的陈雀儿大声喊了一个字,为场上两个少年精妙的手段所折服。

    “小丁,那个白脸小子好像有两下子???看样子就比主人低那么一点点而已,我从来没有见过和主人年纪差不多的少年有这份身手的?!?br />
    罗士信的仆从小丙叹道。

    “差了一点点也是差了,我才不信有谁能赢得了主人。不过确实啊,那白脸小子还真有几把刷子。我说,小丙,咱家主人好像很久没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了吧?”

    小丙道:“本来是因为附近几百里都找不到了对手,听说有个叫秦琼的槊法不错,主人要去齐郡寻那个秦琼比一比槊,没想到先半路上遇到个使刀的好手。只盼着他坚持的久一些,主人若是打的痛快了今晚上就又有酒喝又有肉吃了?!?br />
    小丁道:“瞧你那点出息!我看,主人八成倒是会到楼子里寻个漂亮女子来乐呵乐呵!”

    小丙撇嘴:“还是酒肉好!”

    “你没碰过女子,怎么知道女子不好?”

    “你也没碰过女子,怎么知道女子好?”

    ……

    ……

    李闲将硬弓上搭上三支羽箭,高声道:“看你还拦不拦得??!”

    嗖的一声,三支羽箭同时激射而出。这三支箭出手之后,李闲并没有停下来,而是快速的抽出一支箭再次射了出去,那箭才离弦,李闲的手已经触及到了箭壶再次抽出一支,就这样,他动作行云流水一般连续射了七箭!如果将时间放慢的话,仔仔细细的看飞半空中七支羽箭,就会发现除了一开始一次射出去的三箭之外,后面的每一箭之间的距离几乎完全相同!这需要一份多么精准的力度,多么稳定的手臂?

    罗士信的眼睛猛的睁大,他抖手接连打出三颗石子将初的三支箭击落,而后面的箭已经飞了过来,他没时间再掏飞蝗石,只得舞动长槊将后面的羽箭一一挑飞,他的一杆槊使得如凤点头一般,迅疾而精准,后面的连珠撕箭竟然一支都没能近得了他的身。

    只是,箭虽然数挑落,但他却已经收不回来长槊了。

    跟四支箭后面的,是纵马而来的李闲。大黑马高高跃起,借助下坠的关系,李闲猛地一刀砍下!

    罗士信脸色大变,迅速将长槊向后一扯,手握槊杆差不多正中的位置上,硬是将长槊当做长刀用上挑直刺李闲,又是一招两败俱伤,不,这是一次两败俱死的杀招!

    李闲的直刀半空中变线砍槊杆上,如同之前一样,刀锋压着槊杆推向罗士信的手臂,这一刀足以将他的两条胳膊都废了。

    大黑马太快,李闲的刀快。

    罗士信心里悲哀的呼喊了一声,心中顿时生出太多的不甘!

    这一刀伤不了他,但他却不得不弃了长槊保住手臂!

    被人逼掉了兵器,对于他来说比死了还难受!这次不同之前,他连掷槊再抓的机会都没有!

    就他稍微犹豫了那么一下的时候,李闲的刀锋已经几乎贴着他的手指了。但,就这时,李闲的刀迅速抬起来擦着罗士信的身子滑了过去。

    “你……”

    罗士信怔怔的看着停下战马的李闲,看着对方脸上那种淡淡的笑容。

    “你若一开始就以长欺短,早就赢了!”

    李闲收起弓箭洒脱说道。

    罗士信缓缓摇了摇头:“以长欺短?我的槊再长,能长得过你的弓箭?输了就是输了,你刀法真的很好?!?br />
    李闲抱了抱拳道:“我用了三种兵器,而你是两种,所以胜之不武,是我取了巧,若是真的拼死一战的话,我不是你对手!”

    罗士信将长槊丢给小丙,抱了抱拳道:“李兄磊落!罗士信输得心服口服!”

    小丙接住长槊,看了一眼小丁喃喃道:“输了?”

    小丁叹气道:“肉没了……”

    李闲笑了笑,飞马跑回洛傅等人身边。将黑刀和羽箭都交给洛傅,然后跳下大黑马走向罗士信。

    陈雀儿皱眉,忍不住问道:“为什么……今天打得这么……光明磊落?”

    李闲的脚步微不可查的停顿了一下,随即用极低的声音道:“君子直……”

    他说了三个字,后面还有几个字却是铁獠狼接口说出来的:“可以欺之以方,少将军……是要结交此人??!”

    他一声轻叹,对李闲越发的佩服起来。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