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八十九章 养狗,养肥了吃肉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上谷郡,易水河畔,驳牛山。

    山脚下有一片桃林,已经进了十月,桃花早已经落,山桃也早已经被摘了个干净,就连桃叶也不复嫩绿开始片片凋落。桃林中有一座茅屋,低矮,却并不破旧。简单到连院子都没有,似乎主人懒得去插一圈矮矮的篱笆墙。桃林看起来有些萧条,而茅屋看起来孤零零,两者放一起,整个秋天似乎都变得加倍萧瑟起来。

    桃林外就是易水,并不波澜壮阔,却看不到泛舟河上的渔翁,看不到草地牧牛的孩童,当然也就看到河畔浣衣的村妇。

    这里有一座山,一条河,一片桃林,一座茅屋。

    茅屋外的青石板上,坐着一个垂着头眯着眼好像睡着了一般的老人,而事实上,他的眼睛一直动,看似枯坐的老人盯着地上的一段枯枝,枯枝上有一只迷路的蚂蚁正来来回回的爬。老人坐那里,如那段枯枝一样的手微不可查的颤抖着,似乎是受不了秋风的凉,又或是替那只找不到家的蚂蚁着急。

    老人的身边,趴着一只老狗。

    十月的山中,早已经没了闷热,可老狗还吐着舌头喘息着,也不知道是刚才追逐那只顽皮的野兔累坏了它,还是它已经老到闭不上嘴的地步。

    老人眯着眼睛看蚂蚁,老狗眯着眼睛看老人。

    风从桃林经过,吹响了树枝,也吹响桃林外的铃铛。

    铃铛一个小女孩的手里,小女孩一个彪悍男子的怀里。

    一行五六人,出现桃林外面。众人桃林外下了马,步行着走进了桃林深处。走前面的是一个身材瘦削脸上有一道狰狞刀疤的汉子,一身的风尘仆仆。他后面是一个比他还要壮硕几分的男子,怀里抱着一个看起来粉雕玉琢般精致漂亮的十岁左右的小女孩。两个彪悍男人的后面,则是两个令人眼前一亮的美丽女子。走稍微靠前的看起来年纪稍微大些的女子,就好像粉里透红成熟的令人垂涎欲滴的桃子??亢笮┑哪歉瞿昙托〉呐?,看起来则像是一朵三月中逆着风盛开的山桃花。后面走着的是个看起来有些懒散的年轻男子,嘴里还叼着一根已经枯黄的毛毛草。

    夕阳将这一行人的身影拖出去很长很长,桃林中穿行的影子就好像飘飘荡荡的孤魂野鬼。

    他们当然不是鬼,而是几个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人。

    当老人看到那脸上有刀疤的男子后,眯着的眼睛瞬间睁大。就连已经弯曲的背脊,也不由自主的挺直了几分。

    “达溪?是你么?”

    老人抬起头,有些诧异的问道。

    走前面的正是达溪长儒,他看到那老人后释然的笑了笑道:“你怎么还没死?”

    老人孩子般撇了撇嘴:“我记得跟你说过的,我少能活到八十岁,而你多只能活到五十岁,你还没死,我怎么能死?”

    达溪长儒不留客气的讥讽道:“你说过的话有几个能当真的?我记得当年你还是散骑侍郎的时候,还信誓旦旦的跟我说过,那个人会成为被人称颂万世的千古一帝来着。如果你说的当真,又怎么跑到这驳牛山来苟延残喘?”

    那老人哼了一声道:“就算如你所说,我好好的这桃林中等死,你干嘛又来打扰我的清净?”

    达溪长儒哈哈笑了起来,指着老人的鼻子道:“你想躲清静就能躲?老子想找你,别说一座驳牛山,就算钻进东海里也休息藏得住。你今年已经六十多岁了吧,我也才过三十岁,所以看见你我就想告诉你,我肯定来得及给你办一个风风光光的葬礼,烧爆竹,敲锣打鼓,好好的送你上路。当然,如果你死的比我晚,也可以为我那样做?!?br />
    “达溪长儒!你要是千里迢迢的跑来只为来讥讽我,那我并不欢迎你?!?br />
    老人一本正经的说道。

    达溪长儒见他认真,于是作出一副同样认真的表情说道:“我自然不是来讥讽你的,而是来给你送一个聪明伶俐的徒儿的。说起来你应该谢谢我才对,不然你那一身出神入化的医术只怕都会随着你一起埋进烂桃叶中,腐朽,发臭,然后被人遗忘?!?br />
    “徒儿?”

    老人愣了一下,随即怒道:“不要!”

    他颤巍巍的站起来,往前走了几步指着达溪长儒的鼻子尖说道:“你说让我收徒弟我就收徒弟?虽然我欠了你一条命,但你休想左右我的想法!”

    达溪长儒根本不理会他,而是对不远处那漂亮的小女孩招了招手道:“小狄,来,见过这个糟老头子,以后他就是你师父了,叫师父?!?br />
    小女孩乖巧的跑过来,仰着精致的小脸一本正经的打量着老人枯叶一样的脸。

    “不许叫!”

    老人嘶哑着嗓子喊,而伏地上的老狗也站起来,对那些陌生人露出了已经不再锋利的牙齿。

    “爷爷”

    仰着小脸瓷娃娃一般的小狄笑了起来,清清脆脆的叫了一声。那声音传出去好远好远,让整片桃林似乎这一瞬间都充满了生机。

    老人怔住,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你叫我什么?”

    老人的嗓子加的沙哑了,沙哑的好像北方风沙洗礼过的漏气牛角。

    “爷爷”

    小狄的声音桃林中显得那么空灵,那么好听。

    老人情不自禁的弯下腰,抬起枯木般的手指小狄精致小巧的鼻子尖上轻轻点了一下。这一刻,刻意被他尘封起来的往事一幕一幕不可抑制的涌了出来。那一年,大隋五十万雄兵渡过大江,摧枯拉朽般覆灭了南陈。天堑挡不住充满了朝气强大无匹的隋兵,何况已经腐朽不堪的南陈朝廷?

    那一年,国破,家亡。

    那一年,他的儿子,儿媳,还有才五岁的小孙女,都去了另一个世界。

    那一年,他还叫许智藏,是陈国的散骑侍郎。

    “爷爷不哭喔?!?br />
    小狄展开一块干净的手绢,认认真真的将老人浑浊眼中溢出来的泪水擦拭掉。她的动作很小心很小心,轻柔的好像哄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孩子。

    “爷爷,我给你看安之哥哥给我留下的东西,你就不许哭了喔?!?br />
    小狄从怀里取出那本李闲的笔记,递给老人。老人颤巍巍的将笔记接过来,慈爱的看了小狄一眼道:“好,爷爷看看,是什么好东西?!?br />
    几分钟之后,老人抹了一把鼻涕叫道:“这是哪个疯子写的!真他妈的……真他妈的是个天才!”

    小狄吓了一跳,怔怔的看着老人。

    “哈哈!”

    站后面的独孤锐志得意的笑了起来:“我就说,谁看了也会说安之那小子是个疯子!”

    红佛和欧思青青同时瞪了独孤锐志一眼,异口同声道:“还是天才!”

    ……

    ……

    跋涉上千里,昼伏夜行,李闲带着千余人的队伍绕过州府关卡终于再次回到了燕山上。十八骑离开燕山后奔赴幽州,如今绕了一个大圈子又翻了回来,应该算得上一个小小的不会被人发现的轮回。文刖和他的龙庭卫早已经离去,山上厮杀地的尸体也都已经掩埋。几个月后,坟包上已经长出了一层野草。

    燕山这一带,算是没有官府管辖的地方。大隋宣布燕山是大隋的领土,所以草原人不敢轻易接近这里。而处于长城外的部分,隋人也不会轻易越过去。大隋的边军不会容忍草原人靠近这里,因为这是一个强大帝国的边界,谁不请自来,那就杀了谁。大隋的士兵们都是骄傲的,所以,文刖明明是来追杀李闲的,可当他看到突厥狼骑出现燕山的时候才会干脆利落的下令将那些家伙杀光。

    当然,文刖也不可能将这件事隐瞒,大业皇帝杨广肯定会知道,却不会即将征伐高句丽的关头对突厥人怎么样,所以,杀了人的大隋不会宣扬。同样的,阿史那去鹄也不会宣扬,除非他想将即将云集涿郡的百万大军引向草原。

    所以,燕山上现很安全。

    就那个与突厥人厮杀的地方,李闲停了下来。

    “就这里吧,依着山坡建一座寨子?!?br />
    “这里地势似乎并不太好?!?br />
    纪皓天仔细看了看地形道:“这里一面缓坡,另一侧是峭壁,三面中有两面是密林,一旦有人来袭的话,很难撤出去?!?br />
    “这里地势的确不是适合的?!?br />
    李闲一字一句的说道:“但既然你推我为大当家,就不要质疑我的命令。我说是这里,就是这里?!?br />
    纪皓天怔住,随即微笑着点了点头道:“一切听大当家的吩咐?!?br />
    李闲嗯了一声,指着不远处的密林外的一块大石头说道:“还有,你可以想办法把那块石头弄走,要不就砸烂,总之我不想看到那块石头?!?br />
    “为什么?”

    纪皓天下意识的问,看到李闲的眼神后又缓缓的低下头:“大当家说弄走,就弄走?!?br />
    他的态度很谦卑,谦卑到……衬托得李闲理直气壮的指手画脚显得那么可恶。跟纪皓天身后的几个亲兵眼神里都闪过一丝愤慨,虽然他们刻意掩饰了,但还是被李闲看了个一清二楚。

    “你问我为什么?”

    李闲笑了笑,转身走向别的地方:“因为我看它不顺眼,就是这么简单?!?br />
    李闲离开的时候,没有看到纪皓天眼神里的笑意,那笑意充满了戏谑。而纪皓天也没看到李闲扭头时候嘴角上的笑意,那笑意,同样充满了戏谑。

    李闲独自走到山坡前,俯视山脚。

    “我要这里建一片房子,还要把那块平地开出来种上点粮食?;挂稚系慊ɑú莶莸?,再养一只狗?!?br />
    李闲指着前面山坡,意气风发。

    “养狗做什么呢?”

    李闲自己问自己。

    “养肥了吃肉?!?br />
    他说。声音很轻。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