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九十一章 鸠占鹊巢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大当家,练兵是大事,您怎么能不和我商量一下?”

    纪皓天皱着眉说道。

    李闲摊了摊手,说了三个字:“我忘了?!?br />
    纪皓天一怔,饶是他心机深沉也不由得变了脸色。刚要发作,却见李闲那十七个彪悍的手下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他又强忍着将自己的怒火压了下去。李闲说明天开始练兵,这让纪皓天很震惊。他甚至以为李闲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墒抢钕薪酉吕吹囊痪浠?,让他又疑惑了起来。

    “我们临走之前也就还能帮你这点忙,你放心,我这些兄长们都是真正懂得兵法的人,他们也都是沙场上经历过无数次浴血厮杀的人。当年我们幽州兵……”

    李闲说到这里下意识的顿住,笑了笑掩饰住自己脸上的一丝慌乱:“当年我们从幽州出关到塞外去,可是跟草原上那些蛮子狠狠的打过几次?!?br />
    虽然他收的极快,但绝对瞒不住纪皓天。

    “大当家,你们……你们是朝廷的人?”

    他紧接着李闲的话问道。

    李闲犹豫了一下,有些为难的说道:“我们是什么人你别意,因为我们对兄弟们没有恶意。既然我们能千里迢迢从幽州赶到巨野泽帮贺若大哥,就不会做什么对不起兄弟们的事。而且我们多还能山里停留两个月,这寨子是你就是你的?!?br />
    李闲极认真的说道。

    纪皓天疑惑的看着李闲的脸,似乎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但李闲这个人是个修炼了两世心性的妖孽,想从他脸上看出什么端倪绝不是一件容易事。如果说李闲有三件值得得意的事,那么说谎话不脸红肯定能算上一件?;褂辛郊?,一个是毅力还勉强说得过去,一个是他总是很臭屁的认为相貌上自己算得上玉树临风。

    所以,想和李闲玩心计都智慧,其实从一开始纪皓天就有些失算了。

    他虽然心计深沉,又怎么比得上从襁褓中就开始承受死亡威胁而不得不学会虚伪的李闲?

    “大当家……”

    纪皓天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李闲很随和的摆了摆手道:“去吧,你该安排什么安排什么,粮草补给的事是重中之重,这件事你多费心。既然我现还是大当家,那就应该替兄弟们考虑周到。咱们现的战马大概有二百匹,是贺若大哥拼死从草原上带回来的。等个把月,我练出二百骑兵来,再带着他们出塞去弄战马。相信我,练骑兵,我有办法?!?br />
    纪皓天眼神中的疑惑依然浓郁,但此时却不能再说什么。

    他点了点头道:“听大当家的,我现就先安排人手去探探粮道,练兵的事……大当家您亲自掌管?!?br />
    李闲嗯了一声,不再言语。

    纪皓天带着他的人离开,走到半路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李闲一眼。这一眼中所代表的含义很复杂,有疑惑,有诧异,还有掩饰不住的惊惧。

    走出去几十米后,他身后的亲兵压低声音问:“大哥,这些人到底什么来头?我怎么听着,他们好像真的是朝廷的人啊?!?br />
    纪皓天仔细回想了一下那天巨野泽李闲他们表现出来的战斗力,猛的想到一个可能性。只想到这一层,就吓出了他一身的冷汉。

    莫非……他们出身虎贲精甲?!

    他回头看那一眼,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个可能。除了李闲之外略显瘦削了些,确实,那些人都个个身材魁梧彪悍,而且控马技术娴熟的令人赞叹。再者,他们那十八匹战马都是上等的好马,每一匹都是百里挑一的良驹。他们弓马娴熟,他们有好几个人善用长槊!

    越想,纪皓天就越是惊惧。

    一柄上好的马槊,绝对不是普通人家的子弟用得起的。而且,要想练出一手使槊的好本事,没有十来年的苦功绝对不可能。众所周知,槊远比其他兵器难练。而且一杆马槊造价不菲,一般人根本买不起!他们还有连弩!那是大隋府兵和边军精锐才会配备的杀人利器,还有他们的铠甲,那明显是制式铁甲,真要是一伙马贼,怎么可能有那么多府兵才有的装备?

    想到这里,纪皓天忽然发现自己忽略了太多的东西。

    原本以为,自己的心思已经足够细密,可是现看来,自己还是太疏忽大意了。

    “告诉弟兄们,先不要急着动手……”

    纪皓天深深吸了口气,喃喃道:“孙安祖什么时候和罗艺有牵扯了?”

    不是孙安祖!

    纪皓天猛的一惊,发现自己又忽视了一个人。是贺若重山!贺若,他姓贺若!如果李闲他们真的是幽州罗艺的麾下,那么他们绝不会是来为孙安祖报仇的,而是来帮贺若重山的,那个家伙和罗艺早就认识!

    幸好没急着动手,怪不得李闲非得将人马带到燕山来。如果自己一个不小心杀了他们的话,若是引来那传说中无坚不摧的虎贲精骑,自己图谋的这千把号人还不够人家填牙缝的。此处距离幽州没多远,骑兵两天之内就能赶到,真要是等不及杀了那些家伙的话,说不得自己也会给他们陪葬!

    对了!

    纪皓天又想到一件事。

    刚才李闲说多山上再待上两个月。

    为什么是两个月?

    两个月以后就进了正月,那是大业皇帝杨广下令天下良民子弟从军齐聚涿郡的日子!

    呼……

    纪皓天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心说幸好自己沉得住气。想到刚才李闲的话,似乎是故意点出来他们的身份,纪皓天笑了笑,心说这个叫李闲的少年果然好心机,看来自己的想法还是没能瞒得住他。这么聪明的少年,怎么能……留着?

    当然,下手不能燕山上下手了。

    纪皓天可不想引来幽州虎贲的雷霆之怒,那可是连号称天下致锐的突厥狼骑都不敢招惹的强悍存。但也绝不能留下李闲,他知道燕山山寨,他知道自己的心思,万一他将来带兵回来的话,自己拿什么和他拼?

    杀是必然要杀的,可是要好好考虑一下了,什么时候杀,怎么杀。

    ……

    ……

    “安之,为什么你让纪皓天以为咱们是罗艺的人?”

    洛傅问道。

    李闲笑了笑道:“没什么,纪皓天是个自以为心思很细的人,他总是喜欢将简单的事情复杂化。是个阴谋论者,这样的人什么事都会往阴谋上考虑。他不是爱动脑筋吗,我只是给他找点事让他好好的想罢了。至于他想成什么样子,会不会头疼,那就是他自己的事了。而且,咱们需要点时间把那些兵抓手里,一个谎话就能让纪皓天有所顾忌,不说白不说?!?br />
    他补充了一句:“反正说谎话,又不遭天打雷劈?!?br />
    李闲的嘴唇微微上翘,干净漂亮的脸上洋溢着灿烂:“咱们是来抢人家家底的,要玩自然就玩的认真些。人家动了那么多心思搞个大阴谋出来,我怎么也得礼尚往来吧。不过说实话,我有时候真觉得腻歪……”

    他比划了一下,手刀向下一劈:“什么时候我懒得应付他了,就直接点?!?br />
    他对众人说道:“之所以跟纪皓天说什么两个月,也是让他胡思乱想的。两个月以后,寨子基本上也就建好了,有这么一个安身的地方我才不会离开呢,雀儿请来了鸠,再想送走可就难了啊。不过说句实话,再过几个月我还真想出去一趟?!?br />
    “去哪儿?”

    陈雀儿问道。

    李闲很认真的说道:“去看打架?!?br />
    “很多人很多人打架,朝廷这么大动干戈的对高句丽用兵,也算得上是一件很大很大的事了,我要是不去看看,会遗憾?!?br />
    “咱们一起去!”

    众人道。

    李闲点了头笑道:“不过这之前,第一就是先把寨子占了,第二,就是得找到我阿爷他们。咱们都去了辽东,总得找个老头子看家不是?”

    正说着,忽然见远处一个士兵飞快的跑了过来。

    “报!大当家,山下来了人,说是从幽州过来的,要见您!”

    李闲猛地一惊!

    这么小心,难道还是被人跟踪了?他站起来问道:“什么人,有没有报名号?”

    那士兵道:“他只说是从幽州来的,让我告诉大当家,只说幽州老友派人带来一个消息,他说大当家就知道是谁了?!?br />
    幽州老友……

    李闲不由得低声骂了一句:“罗艺你这个老东西,还派人跟踪我?!?br />
    看来自己还是不够小心,罗蛮子手下的斥候实厉害。当年离开霸州到渔阳,再出塞,回燕山,好像罗蛮子都知道的很清楚。他手下的人跟踪追查的本事还真是不可小觑,那些战场上真正经历过无数次大战的斥候当真了不起。李闲暗暗发誓,以后有机会,一定也要成立一个专门负责收集情报的队伍!

    “请他上来!”

    李闲吩咐道。

    等了一会儿,只见一个身材健壮的男人带着四五个随从士兵的引领下走了过来。李闲发现竟然认得那人,正是带着两百虎贲追出幽州的果毅校尉陆十三。

    “少当家,好久不见!”

    等那领路的哨兵走了之后,陆十三抱了抱拳,微笑道。

    李闲瞥了他一眼道:“久?我倒是希望一辈子见不到你才好。罗艺到底一天到晚有没有别的事情做?他只盯着我?”

    陆十三肃立,很认真的说道:“大将军就知道你会这么问,所以大将军说,他现多帮你一些,也是为了日后你回报给大将军的多一些?!?br />
    李闲哑然失笑道:“他倒是真直接。说吧,这次给我送什么好处来了?你也看到了,现山里人不少,你有没有一千多套铠甲,兵器,粮草,战马什么的送我?”

    陆十三怔住,随即严肃的说道:“这个真没有……”

    “我这次来,是奉了大将军的命令给少当家带来一个消息?!?br />
    “什么消息?”

    “张仲坚他们现上谷郡驳牛山,如果你想找他们的话,可以直接去那里?!?br />
    陆十三道。

    李闲愣住,随即怒道:“他娘的你们都是狗仔队出身吗?盯着我也就算了,盯着我家人干嘛!”

    陆十三自然不知道什么是狗仔队,他也不生气,而是很认真的解释道:“这个也真没有……是张仲坚亲自找到我们大将军的,他说他把儿子丢了,让我们大将军帮忙传个话告诉他儿子自己要去什么地方。他说,你盯着我儿子比我自己盯得紧,我不知道我儿子什么地方,但是你肯定知道……他是这么对我们大将军说的?!?br />
    “原话?”

    李闲问。

    “原话!我就一旁听着?!?br />
    陆十三一本正经的说道。

    李闲忽然笑了,因为他发现陆十三真的是个可爱的家伙。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