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九十九章 我的地盘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将山寨的事物都交给了张仲坚和达溪长儒打理,他自己则和洛傅等人准备去辽东的事。只有李闲知道大隋对高句丽开战的具体时间,算算日子还很富裕不必急着赶路。所以也就没有必要准备一人双骑,打算过完了年出发也能先于朝廷大军到达辽水河畔。李闲打算先过河去等着,不然朝廷各路大军一到,再想过河也就难了。

    他打算从燕郡渡过辽水,然后就辽河东岸找个合适的地方藏起来等着大隋的各路大军开到。大隋伐辽东的第一战,极为惨烈,高句丽大将乙支文德辽河东岸布置下二十万大军,大隋第一天的战斗中就损失了老将军麦铁杖,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及其不利的开局。

    除夕当天,李闲带了弓箭直刀出了山寨,准备和陈雀儿洛傅等人去打些野味给年夜饭填几道美食。小狄和欧思青青也都跟着,一行十余人离开营寨往树林深处走去。

    一路上,小狄拉着欧思青青的手蹦蹦跳跳的快乐的好像一只小鹿,一大一小两个美女给严冬时节有些肃杀的林子添了不少生机和活力。小狄整日都许智藏老人身边学习医术,竟然比起李闲的刻苦来也几乎相差无几。她一个才十一岁的少女,能有这份心性毅力实让人敬佩。李闲怕累坏了她,所以这才特意跟许智藏说了一声带着她出来好好玩一天。

    前天夜里下了大雪,山林雪景让李闲想起了和欧思青青初遇时候。只是多了很多人相陪,少了那只可爱的雪雕小灰灰。

    小狄的快乐还很单纯,一只陷进雪地中拔不出腿的野兔都会让她开心好一会儿。燕山上野生动物很多,而下过雪之后对于狩猎来说有着很大的好处。四下里一片银白,就算是百米外的野兔逃过也瞒不住众人的眼睛。

    “安之哥哥!快,帮我把那只兔子抓??!”

    小狄指着远处一直笨拙的肥硕兔子叫着,跳着脚催促李闲快去。李闲也懒拉弓搭箭,很嚣张的捡了一块拳头大的石头手里掂了掂,然后眯着眼睛瞄准了半天用力的将石头打了出去。那石头半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然后再正常不过的偏了。受了惊吓的兔子先是僵硬原地,随即猛的向远处跑了出去。

    “安之哥哥好笨喔!”

    小狄失望的说道。

    李闲笑了笑道:“放心,我保证给你抓回来就是?!?br />
    他将黑色直刀交给陈雀儿,身子一矮脚下骤然发力,猎豹一样猛的冲了出去。雪地飞奔中,踏起的雪沫子阳光下闪闪发亮。一尺多厚的雪能陷住野兔的四条腿,而李闲奔跑的时候却轻的好像一条草尖上游走的蛇一样,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除了一开始爆发出的冲击力蹬碎了一地残雪后,奔跑中他的双脚居然没有雪地上留下太深的痕迹。

    徒步追上野兔,李闲很拉风一弯腰抓住兔子的耳朵,然后炫耀性的提起来对远处的人群挥舞了一下,那兔子眼神无辜的看着他,发出几声如婴儿啼哭般的惊叫。李闲屈指野兔的脑门上弹了一下,自言自语道:“吵什么吵,今晚上年夜饭就拿你炖一锅肉吃!”

    那兔子就好像听懂了他的话似的,拼命的蹬踏着两条后腿。

    正往回走,李闲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晃了一下自己的眼睛。

    李闲对于这种闪光再熟悉不过,他知道那是刀锋阳光下闪烁出的冰冷光芒。他下意识的身手去摸腰畔的直刀,却发现刀百米外陈雀儿的手里。拎着野兔,李闲转身往侧面看去。

    几十米外的外地上,有一件东西正反射着太阳的光芒。

    李闲对远处的人打了个手势,随即率先往那里走了过去。走了十几步后渐渐的看清,那里竟然有个人趴伏雪地中一动不动?;蛐硎悄歉鋈似说沟氖焙蛲耆チ丝刂屏?,身子近乎都埋进了雪地中。所以李闲直到走近才看到那人,看到那柄丢弃一边的横刀。

    女人?

    李闲皱了皱眉头,将野兔随手丢一边。

    那只死里逃生的兔子蹬着后腿没命似的逃了,连头都没回。李闲摸着鹿皮囊中的匕首,缓步走到那人身边。那是个女子,并不是很高,后背上的衣服已经被血泡透了,她后背上有一道刀伤,很深,看样子却没有伤到骨头。只是刀口太大,血还不断的往外渗着,没有冻住,由此可见这个女子跌倒这里还没有多久。

    李闲发现这个女子的背影竟然有些熟悉,只是一时间却想不起来是谁。

    确定那女子没有能力伤人,李闲她身边蹲下来。伸手她脖子上探了探,能感觉到微弱的跳动。李闲先从鹿皮囊中取出金疮药一股脑倒那女子的后背上,然后将她抱起来翻转过来。

    是她???

    当看清那女子面容的时候李闲愣了一下,随即皱紧了眉头。

    无栾

    是那个两次刺杀自己的女子。

    李闲将无栾背后的衣服撕开,又找出一些药粉倒上面,撕下一条衣服将伤口包扎上。然后从腰畔将水袋子解了下来,缓缓的往她嘴里倒了一些。

    清冷的水入口,无栾咳嗽了几声后幽幽转醒。她的眉头皱的很紧,嘴角动了几下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才睁开眼四下里一片白茫茫的看不清任何东西,她只是隐约感觉到自己好像被人抱怀里。适应了一会儿,她的视线才逐渐清晰了起来。当她看清抱着自己的竟然是李闲的时候,下意识的挣扎了一下,扯动伤口,她禁不住疼得呻吟了一声。

    “不想死,就老实点?!?br />
    李闲一边包扎伤口,一边冷声道。

    无栾挣扎了一下,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竟然一把抓着李闲的手,近乎于哀求的说道:“求求你,救救小姐!”

    李闲一惊:“小姐?阿史那朵朵还是叶怀袖?”

    无栾急切道:“是……朵朵小姐,罗艺派人追杀我们,小姐往前面林子里逃了,罗艺手下的人已经追……追上去了,求求你,求求你!救救小姐!”

    李闲没有动,而是很认真的将伤口包扎好后问道:“先告诉我,为什么罗艺会派人追杀你们。搞不清楚,我是不会出手的?!?br />
    无栾眼神一变,随即愤恨的看了李闲一眼:“我知道你恨我,只要你救救小姐,随便…随便你怎么处置我,要杀……要杀要刮随你!我只求你,救救我家小姐?!?br />
    李闲摇了摇头:“我恨你干什么,你有这个力气还不如把该说的说一遍。罗艺派了多少人,他们过去多久了?!?br />
    说话的时候,李闲看了看脚印的数量。

    “叶怀袖……逼小姐嫁给罗艺的儿子,小姐不答应。罗艺要扣住小姐,逼可汗发兵,我们……从幽州逃出来,有十几个人追杀我们?!?br />
    无栾喘息着说道。

    李闲松开手,无栾扑倒地上,疼得她紧紧的皱起眉头,见李闲冷冷的目光,她的苍白的脸色变得加的没了血色。

    “跟我说实话,不然别指望我出手?!?br />
    “少五十个人,都是……高手?!?br />
    李闲回头看了一眼走到身边的陈雀儿等人,指了指无栾道:“小鸟哥,你带青青小狄,带着这个疯女人先回去。我过去看看?!?br />
    “不!”

    无栾挣扎着站了起来,目光坚定的看着李闲:“带上我!”

    李闲皱眉道:“你跑得动?”

    无栾倔强道:“再给我……一口水喝,你落不下我!”

    李闲面无表情的将水袋子递过去:“再跑,你会流血过多而死?!?br />
    无栾喝了一口水,缓缓的摇了摇头:“见不到小姐,我死不了!而且,我和小姐是分头跑的,我本打算把……把追兵引开,可他们没上当。如果小姐躲起来了……只有我,只有我知道暗号?!?br />
    李闲道:“你可以告诉我?!?br />
    无栾摇了摇头,坚定道:“不,带我一起?!?br />
    ……

    ……

    密林中,阿史那朵朵咬着牙一刀将肩膀上的羽箭斩断,然后撕开衣服将伤口裹住。她转头看了看远处,隐约有人影已经追了上来。

    无栾

    阿史那朵朵深深的吸了口气,心中说道:无栾,你还活着吗?

    远处传来几声獒犬的疯狂吼声,阿史那朵朵脸色一变,站起来朝着密林深处继续跑了出去,她似乎已经快拼劲了力气,两只脚灌了铅一样沉重。身后传来的狗叫声越来越大,那些一身白衣的精锐斥候越追越。她实没有想到,明明已经从幽州连夜逃了出来,可还是没有甩掉罗艺派来的追兵。

    他们带着獒犬,自己和无栾无论怎么改变路线也没能甩掉他们。好不容易赶到燕山,眼看着就要进入草原了,罗艺的斥候队伍也终于追上了她们。为了让自己逃掉,无栾呼喊着往另一个方向跑开,试图将追兵引走。她来不及阻止,本想追着无栾一起跑,可无栾回身喊的一句话却让她停住了脚步。

    “小姐!咱们俩不能都死!你回去,告诉可汗罗艺的居心!”

    只这一愣神,无栾已经跑开。

    阿史那朵朵很后悔,后悔自己没有追上去。

    告诉可汗罗艺的居心?

    阿史那朵朵凄惨的笑了笑,觉得自己很可笑。不管是罗艺还是那个对自己百依百顺的父汗,对自己,他们难道居心不是一样的吗?都是利用自己罢了,还不是因为肩膀上那可恶的所谓狼头胎记?那父爱真的是父爱吗?那人,真的是父亲吗?

    她咬着牙往前跑,渐渐的失去了意识。

    她只是机械的跑动着,后连思想都变成了一片空白。

    一只巨大的獒犬从后面扑上来,锋利的獠牙阳光下反射出蓝幽幽的光芒。血盆大口咬向阿史那朵朵的腰畔,那锋利的獠牙能直接撕下来一块血淋淋的肉。

    噗!

    血花乍现。

    一朵如梅花般的血花雪地中绽放,随着一声凄厉的嘶鸣,那只巨大的獒犬脖子上被一支破甲锥贯穿,它不甘心的挣扎着,却再也站不起来。獒犬绝望的目光中,那个已经拼劲了力气的女子向前扑倒了下去。

    六七支羽箭射过去,将不远处的一身白衣的追兵射翻了好几个。很快,那些追兵便立刻隐藏起来。雪地密林,他们穿了一身白衣,虽然明知道就不远处,可偏偏一时间很难发现!

    一个白衣斥候小心翼翼的从雪地中抬起头,看向远处。

    忽然,一个巨大的黑影从天而落,一柄长的离谱的黑色直刀钉子一样从他的后颈穿了进去钉地上。

    “我的地盘上杀人,你打过报告么?”

    李闲刺死一名白衣人,然后闪身大树后面。

    罗艺究竟想干嘛?

    李闲抿了抿嘴唇,脑子飞快的转着。

    逼阿史那咄吉世出兵,难道是想将大隋征伐高丽的大军堵死辽东?

  • 920627433 2018-02-22
  • 124322432 2018-02-22
  • 607882431 2018-02-22
  • 732946430 2018-02-22
  • 689525429 2018-02-22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