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一百二十章 脸皮厚比城墙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哎呀,你便是辽水畔杀退高丽兵抢回麦老将军遗体的燕云?”

    辛世雄夸张的表情夸张的腔调表现的很致,他紧走两步拉着李闲的手说道:“那日你辽水东岸杀敌,我有心带着左屯卫人马过河相助,奈何没有王命即便我这个左屯卫将军也不敢率军擅动,昨夜里陛下还对我说起你要来我左屯卫,当真欣喜的我一夜不曾安眠,若不是今日升帐议事,我便亲自到营门接你了?!?br />
    他将左屯卫将军这几个字咬的极重,似乎唯恐别人不知道他如今已经是左屯卫的当家人一般。

    宇文士及心中嘲讽道:你会欣喜的一夜不曾安眠,只怕是心堵的一夜都睡不着吧。

    李闲连忙回礼道:“将军太客气了,小子没有先拜访将军才是失礼之处?!?br />
    宇文士及一怔,心说原来这小子也会说几句虚伪的客套话。他看向李闲,只见后者悄悄对他使了个眼神,那意思是怎么样,装得还算可以吧。宇文士及会心一笑道:“怎么,将军不打算请我进去坐坐?”

    辛世雄哈哈笑道:“驸马此话说的小气了,这左屯卫的营门什么时候不对驸马敞开着?”

    他侧身做了个请的姿势,宇文士及客气了几句随即当先走了进去。虽然按官职来说他比辛世雄要低不少,但他娶了南阳公主贵为驸马,本身还有个县公的爵位,抡起这个来倒是辛世雄远不及他。辛世雄军中攀爬这么多年,如今也不过是个侯爵。

    但爵位高并不等于官位就高,贵为唐国公的李渊之前还不是怀远镇做一个五品护粮都尉的小官,因为护粮有功,杨广才把他的官升到了正四品。以唐公之显爵,即便见了一个郎将也要客客气气的说话,李渊心中到底有多少憋闷那就不得而知了。

    李闲走后,三个人进了大帐后分宾主落座。辛世雄客气一番,李闲才末尾的位置上坐下来。

    辛世雄看了李闲一眼赞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当日辽水畔以十几骑人马就敢和高丽人打一架,少年郎确实不同凡响啊,能得陛下垂青,前途无量?!?br />
    李闲连忙客气道:“只是运气好了些,冒冒失失的带着十几个粗通武艺的家族子弟过了河,本意是追上大军为国效力的,谁想正巧遇到高丽人亵渎麦老将军的遗体,一时激愤所以就冲了上去?!?br />
    辛世雄道:“话可不能这么说,就算是冒失了些,没有勇气谁敢以十几骑直面高句丽数万大军?“

    李闲再三推让,只是不肯受了辛世雄的赞美。辛世雄见这少年郎并不是什么不通礼数的野小子,对他的印象倒是改观了几分。宇文士及坐一边品着茶微微颔首轻笑,心说这小子原来不是真的傻,稍微点拨几句便学的有模有样。想来其家境也不是小富之户,说不定也是地方上数一数二的望族。只是宇文士及肠刮肚也没想起来,北方地面上什么地方燕姓人家比较出名。他也不意,想不到却也没什么,大隋国土辽阔几无边际,一城一县的富户他又怎么可能知?

    大隋商业发达,虽然商人的社会地位还远不如农夫,但靠着努力和头脑成为一方巨贾的人倒也比比皆是。这些人虽然无法登堂入室,甚至家财万贯却连锦衣都不准穿,但手中的掌握的财富却是惊人的。比如宇文士及知道的东郡卫南徐家,家中不曾出过入仕为官的人物,但却富甲一方,实实也是个不可小觑的人家。想到这里,宇文士及又想到商人巨贾虽然社会地位不高,但掌握着足够庞大的财富,若是朝廷能适当重视一下他们,说不定对朝廷也是一件有利的大好事。

    “驸马今日怎么有兴致到我这里做客?”

    辛世雄问宇文士及道。

    正沉思的宇文士及恍惚了一下,心说自己怎么会走了神。他笑了笑道:“陛下委了我一件差事,让我协调筹备大军出征所需之粮草辎重,本打算去辎重营查点一下,恰好经过这里,于是顺便问问将军所需多少?!?br />
    辛世雄眼神一变,看了一眼李闲,心说莫非这少年郎和宇文家是旧识?不然以宇文士及这眼高于顶的家伙,怎么会和他谈了那么久还一同进了我左屯卫?听他话里的意思,他掌管粮草辎重,莫非是借此向我示意,若是能好好安置这燕姓小子他便开一回方便之门?他下意识的又看了一眼站身后的陈奇,后者对他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辛世雄随即笑了笑道:“驸马辛苦了?!?br />
    宇文士及道:“既然领了这差事自然不敢懈怠,倒也说不上什么辛苦。只是大军出征所需携带的辎重太过庞大繁杂,倒是让人头疼?!?br />
    辛世雄沉吟了一下试探着说道:“既然驸马来问,那我也就直接说了吧。此次出征,计算下来士兵们每个人都要携带三石的粮食,这负担太重了些,随身七事已经颇为繁杂沉重,光粮食就要携带三石,行军赶路有所不便……渡河一战,我左屯卫损失了不少马匹,驸马能不能……多照顾几分?”

    府兵装备,除去重兵器和战马之外基本上其他的东西都是自备的,辛世雄所说的随身七事,指的就是府兵士兵们随身要携带的东西,服,被,资,物,弓箭,马鞍,器仗,这其中并不包括粮食。按照大隋军事建制,府兵每两千人配备五百匹驽马,四个人合用一匹驮载辎重,平时勉强可以分担,可这次出征单兵携带的粮草太多,如果驮载辎重的驽马再不足实数的话,行军确实有些困难。

    宇文士及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忽然转头问李闲道:“安之,你那十七个手下呢?怎么不见一起进营?”

    李闲道:“还有些琐事要他们解决,今天我回去后,明日一早再一起来拜见将军?!?br />
    他后面一句,却是对辛世雄说的。

    辛世雄心中冷笑,从宇文士及那不冷不淡的样子他便猜得出来,这燕姓小子果然和宇文家有牵连!看看,连宇文士及都亲自出面来给他要官来了!既然如此,为什么你不直接拉去左祤卫?

    宇文士及先是给了辛世雄一个诱惑,告诉他粮草辎重皆归他管辖,待辛世雄有求于他的时候又岔开话题,辛世雄又不是笨蛋自然明白他的意思。

    “玄谋啊,查查军中还有什么实缺,安之虽是初来,但深得陛下看重,不可轻怠?!?br />
    站他身后的陈奇装模作样的找出花名册看了看,随即有些为难的说道:“各团的校尉都满着,只有……只是后队押运辎重的校尉崔青渡河的时候战死了,位置还空着?!?br />
    哼!

    宇文士及心中冷哼一声,心说你这谎话也太假了些吧。渡河一战,各团战兵的校尉一个没死,倒是后队押运粮草辎重的校尉战死了?只是他也不急,只是低着头品茶,脸上的表情怡然自得,古井不波。

    辛世雄为难的看了李闲一眼道:“安之……你看,我确实不好安排……后队押送辎重的校尉也是正六品,而且……”

    他看了宇文士及一眼,见对方本来平静的脸色隐隐露出不快,他咬了咬牙改口道:“我看这样,我调一个别的校尉去后队押运辎重,空出来位置就让安之补上去?!?br />
    就宇文士及面露微笑的时候,李闲却忽然拱手道:“不必!”

    他站起来说道:“我初来,怎么能让将军为了安置我而徇私?说出去,将军难以服众,我袍泽相见也无颜面。押运粮草就押运粮草吧,燕某定不负将军厚望?!?br />
    他说的挚诚,倒是让辛世雄和宇文士及还有陈奇三个人齐齐的傻了。

    白痴??!

    宇文士及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句。

    他站起来,对辛世雄说道:“既然将军要安排军务,我也不便久留了。这便还要到辎重营去看看,告辞?!?br />
    看他脸色不快,辛世雄连忙对陈奇使了个眼神。陈奇装作认真翻看花名册,忽然惊喜的叫了一声道:“有了,乙字营丙团果毅校尉陆加重伤未愈,现团指挥的职务由旅率郝大通暂代,因为没有空着,刚才是我没有看仔细?!?br />
    为了多要些马匹,辛世雄算是丢了一回人。

    只是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他也不得不拉下脸说道:“既然如此,安之,那你便暂且委屈乙字营丙团如何?”

    他一边说一边心里劝自己,罢了罢了,为了左屯卫着想,我便违心一回吧。若是能多从宇文士及手里要出一些战马驽马,那收拢了左屯卫士兵的军心,远比得罪一个燕云要实惠的多。他初掌兵权,时时刻刻都想着拉拢军心,而宇文士及之前点出的诱惑又确实是他迫切需要的,所以他才不得不放弃给李闲一个下马威的打算。

    谁承想李闲却并不领情,他看着辛世雄极认真的说道:“未立寸功而身居高位恐难以服众,燕某多谢将军抬举,我还是……就留后队中吧?!?br />
    宇文士及这次真的气坏了,他对辛世雄抱了抱拳道:“将军所缺马匹多少,使人按数报与我知道就好,我足额给将军补足,告辞?!?br />
    他气得脸色都白了,转身走出了大帐。

    李闲对辛世雄告了个罪,从后面追了上去。

    “士及兄!”

    李闲从后面叫道。

    “燕校尉,你应该叫我驸马!”

    宇文士及冷着脸说道。

    李闲嘿嘿笑了笑道:“生气了?”

    宇文士及冷哼一声,抬腿便走。

    李闲从后面慢悠悠的说道:“我若是真得做了什么丙团校尉,只怕才会被玩死吧。士及兄,你我素未谋面,你如此相助我怎么敢不领情?只是,强扭着让他许给我一个战兵的校尉,离开了大营,长途跋涉与敌交战,那人心里憋了一口气,随便派我去打个不可能生还的硬仗,我本抱着报效陛下的心思,若是这么就战死辽东,岂不冤枉?”

    宇文士及也不说话,只是步伐稍微放缓了些。

    李闲追上去道:“士及兄,押运粮草怎么了?难道便立不得功劳吗?”

    宇文士及冷声道:“你的前程,关我何事?”

    李闲叹了口气道:“士及兄…我想,这样一来辛世雄反倒对我去了几分芥蒂,日后缓缓图之,大军远征必将血战无数,等他心中没有害我之心,我再想办法谋个战兵的职位,岂不好?”

    宇文士及哼了一声道:“是啊,原来你不是个笨蛋!”

    见他脸色缓和,李闲厚着脸皮道:“那……士及兄,既然我来负责左屯卫后队押运粮草辎重,这个马匹是不是能多给一些?”

    宇文士及不可置信的看着李闲,深深叹了口气道:“你哪里是什么憨傻小子,你这人脸皮都比辽东城的城墙还厚了!”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