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一百二十三章 玩得真漂亮啊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校尉大人,咱们团本来实际人数应该是三百一十三人,但前任崔校尉离开的时候带走了他的亲兵和两个旅率共计三十二人,现士兵实数是二百八十一人。人数到齐,请校尉大人检视?!?br />
    王启年闪躲了一下,不与李闲的视线相交而是垂着头说道。

    李闲问道:“一个不差?”

    王启年道:“一个不差!士兵们仰慕校尉大人您的威名,很早就站门前等候大人您的到来,有一个前日跑肚拉稀腿都拉软了的也爬起来参加列队迎接大人您,由此可见士兵们对大人您的尊敬。事实上,我左屯卫护粮兵已经干了二十多年,从来没有见过谁来做校尉的时候大家这么欢迎的。我发誓,绝对没有一句谎话?!?br />
    王启年垂着头,语气诚挚的说道。

    李闲哦了一声,感兴趣的问道:“那个士兵哪儿,指给我看看?!?br />
    他很好奇,难道自己的名气真的这么大了?已经有重病都不惜爬起来迎接自己的粉丝了?这绝对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这是到了左屯卫辎重营护粮兵驻地后听到的第一个好消息,确实令人振奋。

    王启年勇敢的抬起头,直视着李闲的眼睛然后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极认真的说道:“就是我?!?br />
    李闲怔住,随即点了点头,同样极认真的说道:“王启年,你真的是个好样的。拉得腿软了还能坚持着带着队伍这里等我,我很感动?!?br />
    王启年诚挚道:“大人的威名赫赫,卑职从那日辽水畔见了大人的英姿之后便彻夜难眠,辗转反侧。一直心中遗憾不能和大人这样的真英雄真豪杰再见一面,每当夜晚来临的时候我一闭上眼,就是大人您斩杀那些高丽蛮子的雄武模样。天天盼天天盼,卑职终于感动了上天将大人您送来护粮兵做校尉,从今以后每日都能聆听大人你的教诲,卑职必将心旷神怡如沐春风?!?br />
    李闲轻笑着,掏出緤布手帕递给王启年道:“先把口水擦擦?!?br />
    “谢大人!”

    王启年感动的几乎痛哭流涕:“大人对卑职的爱护之心,卑职必定铭记于心永世不忘?!?br />
    这一顿马屁,当真拍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如车厢中的连环臭屁想躲都躲不开。

    李闲很诧异于王启年这么一个人才,左屯卫辎重营混迹了二十几年为什么没有被人带走也没被人打死。爱听马屁的人怎么舍得丢下他孤零零的护粮兵中期待下一个听众?不爱听马屁的人怎么能忍得下这长河决堤一般的响亮赞美之词?

    李闲趁着王启年假惺惺擦眼泪的时候扫了一眼将胸脯都挺的笔直的护粮兵,二百多人,一个个虽然看起来精神抖擞,但毫无疑问他们的装备和正规战兵相差不少,虽然皮甲横刀这样的制式装备每个人都有,但从歪斜的阵列甚至握刀的姿势就能看的出来这些家伙一定疏于训练。

    李闲多多少少有些失望,这和他左屯卫将军辛世雄帐外空地上看到的那些操练的士兵相去甚远,自己的第一批官军手下素质上确实不怎么令人放心。其实这也难怪,参加护粮兵的都没打算过真真正正的上战场杀敌立功,他们的家境基本上都不错,参军来辽东无非是想履历好看些。跟着大军辽东走一圈,回去也是他们吹嘘的资本。这些护粮兵不属于左屯卫的正规编制,其实大部分都是从各地来的良家子第中挑选出来的。

    事实上,他们每个人的家族地方上或大或小都算是望族?;痪浠八?,他们都是来镀金的。

    但其中不乏抱着功名但马上取这样念头的年轻人,只是要么没有钱送礼要么有钱送礼所以待护粮兵中浑浑噩噩的混日子。没钱送礼的,惆怅于不能上阵杀敌为国立功也就没有机会实现自己心中梦想封侯拜将。有钱送礼的,则惆怅于这场战争打得太长了每日无所事事着实的不如家里吃喝玩乐自。

    但,这并不等于他们不崇拜英雄。

    当他们看到李闲辽水东岸跃马扬刀的时候,也曾幻想过那个黑甲黑刀骑大黑马的英雄就是自己。杀人冲阵如入无人之境,十八骑就敢高丽人的地盘上耀武扬威。但可惜的是,他们大部分人有这个梦想却不敢去实现,因为他们都清楚一个道理,当英雄是有危险的,不如不当。

    而降服这样一群士兵说容易绝不容易,因为他们各自多多少少都有些背景。比如王启年,就一再宣称自己是江南王氏出身。幸好,李闲和驸马都尉宇文士及是旧识,还深得陛下看重的传言早就护粮兵中传开了,混这里的人没一个是真正的世家子弟,所以对于来头比他们都要大的燕校尉他们没有抵触心理。

    李闲占的便宜于,他是陛下直接派来左屯卫的。这天下是世家门阀的天下,平民子弟就算再努力也不如有个好出身。他们虽然不知道燕校尉的出身,但他们知道燕校尉的靠山是大隋大的那个世家,杨家。是大隋站得高的那个人,陛下。

    王启年用那块緤布手帕擦了擦鼻子,然后很认真的叠好方方正正的揣进皮甲里面,珍重的就好像那不是一块不值什么钱的緤布,而是一块绣了金丝银线的宝贝。这一下动作虽然没把李闲恶心着,但看了心里也绝对说不上爽。

    “大人,要不要去看看你的帐篷?卑职昨日知道大人要来,已经连夜整理干净了?!?br />
    王启年问道。

    李闲摆了摆手道:“先带我去看看营里还有多少辎重,另外,把民夫都聚集起来,清点一下人数?!?br />
    王启年变戏法似的从皮甲中抽出一本书册双手捧着递给李闲道:“这是营里现有东西的账本,大人放心,我亲自核对过,一点都差不了。另外,那些民夫已经营地中集合了,就等着大人您训话?!?br />
    李闲不得不承认,王启年绝对是个人才。

    先进了营地,果然,一千四百多人的民夫队伍已经集合完毕。王启年的指挥下,吃苦受累的民夫们居然站立的比护粮兵还要整齐。只是他们身上的衣服确实太脏了些,而且脸色就没有一个好看的。事实上,这次征伐辽东受罪的就是他们。吃不好,睡不好,非但饷银少得要命,干的活又脏又累不知道什么时候还得上战场当炮灰。比如渡过辽水那一战,府兵死伤总计两千多人,其中还包括第一日和麦铁杖一同战死的左屯卫千余名士兵,而民夫的死伤人数,却是惊人的五千多人!伤亡数字是府兵的两倍还要多,大部分人都死了辽水中连尸体都寻不回来。

    就是这样一群眼神里看不出一点神采的民夫们,硬是被王启年训练的能整齐的喊一声:“欢迎校尉大人!”

    而当李闲用了半个多时辰检查辎重的时候又惊奇的发现,抽查的一部分辎重数量上竟然和王启年给的账本记载丝毫不差。对于一个没有校尉来督管的辎重营来说,这真的是一个奇迹。

    李闲由此推断,王启年真不是一个贪官。

    无论是他不敢贪还是真的清廉,能忍住诱惑足以说明这个人绝不是看起来那么猥琐而虚伪。

    李闲先让民夫们解散回去休息,然后将二百八十多名护粮兵带到了空地上命令其列阵站好。之后,各队的队正,伍长,什长出列向李闲报到,李闲发现这个团的配置简直烂得一塌糊涂。来辽东已经这么久,有的队正居然还记不住全部手下士兵的名字!三个月,记不住五十个人的名字只能说明两个问题,要么,这样的家伙就是蠢笨如猪,要么,就是懒惰如猪。

    二百八十多人,六个队,几乎都不满额。李闲先是将飞虎军的密谍补充到各队中,选了几个亲信之人补了空缺的队正,队副,伍长什长之类的职务,然后宣布由铁獠狼任乙旅的旅率,洛傅为丙旅的旅率,丁旅旅率依然由王启年担任。

    不得不说的是,不知道是出于歧视还是另有惯例,护粮兵中没有甲字旅。

    而王启年另一个神奇的地方于记忆力,他不但能记得二十几年来历任校尉的名字,能记住所有旅率的名字,甚至还能叫出场每一个人的名字,而且准确无误的说出此人的来历,家境,还有个人特点。

    李闲发现,自己捡到宝了。

    而接下来李闲做的事,让王启年十分的郁闷。也让护粮兵中某些人之前对李闲的好感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颇深的怨气和对王启年的恨意。当然,很快之后他们就发现校尉大人真的很好,好的让人恨不得扑上去狠狠亲一口。

    “启年啊?!?br />
    李闲笑呵呵的叫道。

    王启年受宠若惊道:“大人有什么事,直接吩咐就是了。卑职能力之内,绝对不会推诿?!?br />
    李闲发现这个王启年除了话多些,还是很好用的。

    “你能叫出他们每一个人的名字,也能说出他们各自的擅长,这一点我很佩服?!?br />
    李闲由衷的说道。

    王启年居然老脸一红,扭捏道:“大人谬赞了,卑职只是,平时比他们多用心罢了?!?br />
    李闲嗯了一声,扫视了一眼手下已经感觉到气氛不对的护粮兵说道:“既然如此,那你便当着他们的面告诉我,所有的伍长,什长,队副,队正,谁称职,谁……不称职。算了,称职的先不说,你把不称职的说来我听听?!?br />
    王启年一愣,立刻苦了脸。

    他可怜兮兮的看着李闲,试图用自己的表情来打动校尉大人以求其收回命令。但是很显然,他满脸皱纹的可怜相绝对引不起李闲的同情。

    “说吧,放心,我必然会秉公办理,就对不会授人以柄。而且,你从现开始就是我的亲信了,我不会让你为难的?!?br />
    李闲用鼓励的眼神看着王启年。

    二百多人虎视眈眈下,李闲半威逼半劝说下,王启年做了足足一分钟的心里挣扎后,终于决定还是倒向校尉大人这边比较好。

    “第一队队正张恒,好酒误事,卑职以为不适合担任队正”

    “第四队队正李纲,粗鲁无礼鞭笞士兵,卑职以为也不适合担任队正”

    “第二队什长吴天,经常聚众赌博,毫无军纪?!?br />
    “第六队伍长楚中天,极其懒惰,日常练兵从来没有参加过!”

    ……

    众人愤怒的目光中,王启年咬着牙将自己知道的事一件不落的说了出来。说完之后他骄傲的站李闲身后,用挑衅的目光扫过那些愤怒的士兵们,意思是,老子如今是校尉大人的亲信了,你们能拿我怎么样?

    就被王启年点名的人愤恨的看着他,甚至愤恨的看着李闲等待自己命运到来的时候,李闲却忽然笑了笑道:“这都是以前的过错,有你们自己的责任,也有上面的旅率甚至校尉监督不严的责任。今日我问清楚这些事,不是想责罚你们,而是要告诉你们,本校尉既往不咎!”

    全场惊讶的目光中,李闲大度的摆了摆手道:“过去的事就都过去了,本校尉不会计较?!?br />
    “但有一样,若是自今日起再有人犯军律者,严惩不贷!我可以很严肃的告诉你们,这个团,绝对不允许出现我不允许的事发生!如果你们觉得我是吹牛,你们可以试试?!?br />
    “就这样吧,回去之后好好反思,既然穿上了这身号衣,就要时刻记住,你们都是大隋的军人!”

    李闲说完之后,潇洒的拍了拍手对王启年道:“现你可以带我去我的帐篷看看了?!?br />
    王启年……傻了。

    他终于明白过来,校尉大人之所以让他检举揭发袍泽,不是要立威,而仅仅是为了玩自己一把……他悲哀的发现,校尉大人玩的这一手相当漂亮,从这一刻开始,他成了护粮兵所有人眼中的叛徒,而不得不追随校尉大人身边。校尉大人只用了一个鼓励的眼神,就把自己逼上了一条羊肠小道……

    p:收藏本书身心愉悦,犹如被王启年拍十分钟马屁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