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一百二十四章 别断后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不得不说李闲跟曹操焚烧书信学来的这一招收买人心玩确实很漂亮,起码从第一天开始士兵们都觉得校尉大人是个好人。虽然王启年揭发大家的时候每个人心里都捏了一把汗,甚至被点名的人已经悲愤的做好了接受军法处置的准备。大家都不是笨蛋,官上任立威这种事平常不过,总得找几个倒霉鬼来当鸡杀了给猴看。

    可后大家才惊讶的发现,原来倒霉鬼只有一个,那就是丁旅的旅率王启年,这个已经快五十岁谨小慎微活着的旅率被李闲轻而易举的逼到不得不效忠他的羊肠小道上。幸好,王启年是个想得开而且眼界不算低的人,他知道校尉这是故意让自己站队,说来说去还是看重他,是一种变相的拉拢,当然,这种拉拢让人不是很爽。

    但王启年很快就想开了,校尉大人是何许人也?那是敢带着十七个手下就跟乙支文德五万大军对着干的生猛人物,那是受到陛下垂青看重的前途不可限量的大人物。年纪轻轻就已经做到了六品校尉,再过几年谁知道会不会平步青云登上大将军的位子。自己虽然被燕校尉摆了一道,但也不能不说这是个机遇吧。走不好,是一条羊肠小道,走好了,谁敢保证就不是一条阳关大道呢?

    所以,想通了之后的王启年非但没有什么郁闷,反而加热情的投入到为校尉大人服务的工作中。反正现自己护粮兵中算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人了,不抱校尉大人的粗腿还有别的路可走吗?

    王启年很强大的无视袍泽们对他鄙视的眼神,第二天一早就到了李闲的帐篷外面等待看看校尉大人是不是有什么指示。

    李闲梳洗完了之后,一出门就看见王启年笑呵呵的站门口等他。

    “有事?”

    李闲问。

    王启年微微弯腰道:“没事,只是门口等着,看看校尉大人您有什么吩咐?!?br />
    李闲一怔,随即笑着拍了拍王启年的肩膀道:“要说事情还真有一件?!?br />
    王启年立刻道:“大人说吧,只要……”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就被李闲打断,他拍了拍王启年的肩膀说道:“先去辎重营那边看看,若是其他各卫的粮草补给都领走了,你再去找驸马都尉问问,咱们左屯卫的补给什么时候去领?!?br />
    “我…不认识驸马?!?br />
    王启年讪讪道。

    李闲很认真的问:“你的鼻子上面是什么?”

    “眼睛?!?br />
    “那么鼻子下面是什么?”

    “嘴!”

    李闲点了点头道:“有眼有嘴,难道你不会看不会问吗?”

    王启年怔住,随即点头道:“属下明白了?!?br />
    他掉头跑出营直奔辎重后勤重地,只见一溜烟飘起,王启年已经没了踪迹。李闲微微愕然,心说这家伙怎么跑起来跟喜羊羊似的。

    李闲巡视了一遍营地,特意到民夫们的驻地看了看,发现他们的早饭和护粮兵的伙食差的实太多了。每人早晨只有一碗粥,没有一点干饭。表面上看起来护粮兵的早饭一碗粥的基础上只比民夫们多了一个馒头,但关键就那碗粥。民夫们喝的粥,几乎可以倒映出人影来。而护粮兵碗里的粥,是肉粥。

    李闲从民夫营经过的时候,那些脸色枯黄的民夫们立刻起身行礼,一个个弯着腰,诚惶诚恐。李闲本来以为自己是个心理承受能力很强的人了,可是看到他们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心里一酸。

    “给他们每人加一个馒头”

    李闲回身对今日负责督管民夫的队正说道。

    那队正愣了一下,为难的说道:“大人,这是军中的惯例?!?br />
    李闲回身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问道:“是陛下的旨意吗?”

    “不是”

    “是辛世雄将军的命令吗?”

    “不是”

    “那又是哪位郎将大人的命令吗?”

    “也不是”

    那队正的脸色变得很白,被李闲问的不由自主的垂下了头。

    李闲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可以看不起他们,也可以不把他们当人看,但有一点你要记住,你们的粮草辎重后勤补给都是他们负责运的,如果他们吃不饱没力气干活,总有一天你们也会尝到吃不饱饭的滋味。大军即将出征,不想你自己饿肚子,就照我的话去做。我记得昨天我说过,你们以前怎么样我不再追究,但从我做了这个护粮兵的校尉开始,这团里就不允许听到质疑我命令的声音。不只是今天的早饭,以后他们每天都要保证三餐,起码,要吃饱?!?br />
    “喏!”

    那队正大声的应了一声,快步走向那些民夫:“校尉大人说了,每人加一个馒头,从今天起,你们的伙食从一日两餐增加为一日三餐,管饱!”

    后这两个字喊出口的时候,民夫营一片沸腾!

    李闲看着欢呼的人群,心里酸酸的好像倒进了一整坛醋。这些民夫们,他们的**多简单?只是加一个馒头,加一餐饭而已。民夫每日两餐,早饭只有一碗稀粥这确实是军中惯例,但这个惯例,李闲并不怕打破它。诚如他所说,就算不是为了那些民夫们能多吃一口饭,仅仅是为了自己能多吃一口饭,也不能让他们饿肚子。

    这次大军出征,并不多带民夫,为的是保证行军的速度。左屯卫接连大战后,还有士兵不足三万人,只带一千四百民夫,可想而知这些民夫们肩膀上要扛多少东西。高句丽多山地,很多地方马车无法通过,一应物资都是肩扛人抬,若是他们没有体力,拖的是大军的后腿。

    所以,李闲下令给民夫们增加饭量,并不仅仅是烂好心发作收买人心,也是为行军考虑。既然暂时是左屯卫的人,那李闲就必须将前路考虑好。

    半个时辰之后,王启年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对李闲说道:“大人,驸马说咱们现可以去搬运补给了?!?br />
    李闲嗯了一声问道:“咱们左屯卫可是后一个领补给的?”

    王启年道:“不是,咱们左屯卫是倒数第二个领补给的,据说,左祤卫的补给还没有领?!?br />
    李闲笑了笑,心说左祤卫大将军宇文述是宇文士及的亲老子,他自然要多照顾几分??戳丝疵穹蛎浅酝攴苟夹菹?,李闲走到场地中间大声说道:“整队!跟本校尉到辎重营搬运补给,各队,各旅,按秩序列队行进,听明白没有!”

    “听明白了!”

    民夫们大声的吆喝了一声,精神抖擞的站起来寻找各自所的队。民夫营的队正旅率带领下,一群穿得破破烂烂的民夫居然排列成整齐的队列大步往辎重营方向走去??醋懦ち谎肟氐拿穹蛎?,李闲会心的笑了笑。

    “真神了!”

    王启年看着那些民夫们的背影,用诚挚的语气赞美道:“校尉大人三言两语就把这些没规矩的家伙收拾的服服帖帖,真神了!”

    ……

    ……

    李闲找到宇文士及,先是肃立,然后行了一个标准的大隋军礼,声音洪亮的说道:“左屯卫护粮兵校尉燕云,见过驸马!”

    宇文士及白了他一眼,看了看四周有士兵看着,于是像模像样的抬抬手算是回礼,指着不远处堆积如山的辎重说道:“那是你们左屯卫的补给,清点一下就可以运回去了?!?br />
    李闲道:“还是不清点了,我怕数多了不好交代?!?br />
    宇文士及一怔,随即笑骂道:“你要是连个过场都不走,才不好交代!”

    李闲嘿嘿笑了笑,跟着宇文士及走进了他的大帐。进去之后,宇文士及指着椅子说道:“坐下说吧,怎么样,燕校尉,管着一群护粮兵和民夫,感觉如何?”

    李闲知道他虽然不一定还生气,但心中难免有些别扭。好端端的一个战兵校尉不去做,非得跑到护粮兵混日子。对于一心想将自己拉拢过去成为助力的宇文士及来说,确实是一件很郁闷的事。不过幸好,李闲的话还是打动了他。诚如李闲所说,如果真的靠着宇文士及的压力辛世雄勉强安排了一个战兵校尉给李闲,难保日后大军出征的时候他不会给李闲穿小鞋。

    大军远征,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李闲看起来是退了一步,但其实前进了一大步。

    宇文士及当然不是那么心胸狭隘的人,他一心想趁着李闲军中还没有根基将其拉自己身边,就算对李闲的做法不赞同,此时也不会表现出什么。宇文家是军中第一世家,之所以他父亲宇文述如此受宠,还不是因为当初站队的时候坚定的站了当时还是晋王的杨广这一边?这就是其父的眼光了,当时高颖,苏威,杨素等大隋的重臣都是站太子杨勇那边的,宇文述偏偏选择了一个相对来说是弱者的晋王,这份魄力和眼力确实少有人及。

    杨广做晋王的时候,为了讨好高祖杨坚,刻意装出一副艰苦朴素的样子,吃,如普通百姓,穿,亦如普通百姓,量远离奢华这两个字。而这个时候,正是宇文述倾家财帮杨广拉拢朝臣的。为了帮杨广夺嫡,他可谓鞠躬瘁。

    可以说,杨广能登上帝位,宇文述功不可没。

    所以,明知道宇文述很贪,为了私权排除异己,但杨广依然纵容他。虽然知道论领兵能力,诸位大将军中宇文述绝对不是出类拔萃的一个,但依然还是将三十余万大军的指挥权交给了他。

    身为宇文述的儿子,宇文士及从小学习的不单单是权谋之术,还有看人的本事。当日辽水,李闲装作憨傻小心的样子瞒得住杨广,却瞒不住他。那一天宇文士及就发现这个叫燕云的少年绝对不可小觑,一个为了引起陛下注意而敢带着十几个人跟高丽人拼命的家伙,怎么可能是个傻小子?

    所以,他才会帮李闲。

    他身边没有什么人,家里的幕僚都站大哥宇文化及那边,从家族中能得到的支持有限,他现必须靠自己。

    “士及兄…何苦还要讥讽我?”

    李闲苦笑道。

    进了大帐没了外人,李闲又恢复这个不伦不类的称呼。

    宇文士及被李闲可怜兮兮的样子逗得一笑,指了指外面说道:“粮草按实数发的,绝对够用,分摊到每个士兵身上的粮食已经很重了,再多反而是累赘。至于甲胄器械之类,我给你们左屯卫加了三成,再多我也没那个胆量。战马,我给左屯卫补齐,至于运载物资的驽马,我多给你二百匹?!?br />
    李闲先是郑重的施礼道谢,然后认真的说道:“五百”

    “什么五百?”

    “驽马,五百匹吧?!?br />
    李闲笑道。

    “你当我这里是卖菜的地方?还能讨价还价?”

    宇文士及白了他一眼道。

    李闲深深的吸了口气,压低声音道:“多几百匹马,哪怕是驽马,跑得时候也会快一些?!?br />
    宇文士及一怔,随即变了脸色:“你好大的胆子!”

    李闲叹道:“士及兄……难道你不是这么认为的?”

    宇文士及无言以对,是啊,自己对这次远征何尝不是一点也不看好呢?陛下心血来潮,下令六十余万兵继续围攻辽东城,而身经百战的三十几万府兵远征平壤??墒?,大隋这边居然连一份像样的地图都没有!军中舆图,辽东城再往东南,全都是一片空白!连通往平壤的路怎么走都不知道,这次远征,真的会如陛下希望的那样,一战而毕全功吗?

    他叹了口气,缓缓道:“一会儿补给搬得慢一些,熬到晚上再来领马,数量太多?!?br />
    李闲惊喜道:“多谢士及兄!”

    宇文士及摆了摆手苦笑道:“你这胆大包天的小贼,以后这种话还是不要乱说的好。若是我将你这话说给陛下知道,立刻就能要了你的脑袋!”

    李闲心说你怎么知道我是贼,只不过我不是小贼,而是大贼,很大很大的那种。

    不等李闲说话,宇文士及忽然抬起头看着李闲,极认真的说了三个字:“别断后!”

    李闲默然。

    ……

    ……

    他们两个人都知道,若是大军真的败了,断后者……必死无疑。

    p:近几章很实惠,都是四千左右的章节,够用功的吧,所以理直气壮的问一句,红票,是给呢是给呢还是给呢?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