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一百三十章 多多益善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一百三十章多多益善

    “这位壮士,你叫什么名字?”

    王仁恭压制住心中因为刘士龙放走了乙支文德的失望,望着那个身上插着几十支羽箭的黑甲骑士问道。〝百度:〝隋〝梦〝小〝说〝网〝

    李闲缓缓的转过头,将面甲推了上去:“卑职是左屯卫护粮兵校尉燕云,见过大将军?!?br />
    王仁恭一怔,随即叹道:“果然是你,刚才见你冲阵时认得你这盔甲和战马,你这是第二次令我大吃一惊了?!?br />
    王仁恭自嘲的笑了笑道:“反倒是你护粮兵的校尉先追了出来?!?br />
    李闲缓缓摇了摇头道:“还是晚了?!?br />
    此时,宇文述等人率军追了上来,骑马经过的时候宇文述的眼神李闲身上一扫而过,似乎也是颇为惊讶,只是那眼神一闪而过并没有多做停留,很快就将注意力放前面那上万的高句丽步兵身上。陆陆续续从隋军大营中杀出来的骑兵不下三千,将高句丽的千余轻骑剿杀干净之后缓缓的几位大将军身后列成阵势。

    隋军没有立刻进攻,高句丽人不可能犯傻。一万步兵,面对超过三千大隋精骑,列成防御方阵都没有什么胜算,何况主动发起进攻?指挥的高句丽渠帅下令士兵们结阵缓缓而退,保持着戒备,士兵们倒退着向后撤离。

    宇文述站阵列前面,沉默了一会儿忽然伸手向前一指。

    数千骑兵骤然发动,踏地的声响如同轰隆隆的战鼓,潮水一般涌向高句丽的步兵方阵。距离还有一百五十步的时候,就有胆子小的高句丽士兵松开弓弦将羽箭送了出去,那箭堪堪飞出百步远,歪歪斜斜的掉了下去。大隋的骑兵冲锋中发出一声雷鸣般的嘲笑,羞红了那高句丽士兵的脸,也吓破了他的胆,不过这一箭就好像是将紧绷着的湖面破开的小石子,随着这一箭的发出,高句丽士兵紧绷着的神经也同时一松,无数支羽箭随着那支歪斜的箭射了出去。

    箭如飞蝗,铺天盖地的射了出去。

    三千精骑分作六道洪流,如六柄锋利的匕首一样狠狠的刺了下去。虽然有不少大隋骑兵被羽箭射翻,但他们身上精良的甲胄分担了大部分风险。临阵不过三矢,面对高速冲过来的骑兵,合格的弓箭手骑兵进入射程后多也就射出三箭,三箭之后,弓箭手就必须退到长矛手的后面,否则,防御力低的弓箭手只能被骑兵屠杀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这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战斗,不双方将领的计划之内。很显然,应对这种突然到来的厮杀,高句丽士兵远不如大隋的府兵。虽然大隋的骑兵们饿着肚子,但这种情况下依然展现出了惊人的战力。

    战斗半个时辰后结束,一万名高句丽步兵被斩杀四千余,剩余的士兵几乎全部投降,而这,却是宇文述等人不愿意看到的结果。降兵,就是负担。

    如今大隋的远征军已经断粮,怎么可能再养活将近六千战俘?

    “不能放回去!”

    薛世雄看了宇文述一眼,叹了口气道。

    宇文述点了点头,他知道薛世雄想的什么。这六千战俘,收是不能收的,如果放回去,等隋军撤退的时候他们就会变成六千只狼,从后面狠狠的撕咬,一口血肉,一口筋骨,而那个时候,只怕训练有素的大隋府兵已经饿得没有力气抵抗了。

    “杀了吧?!?br />
    宇文述淡淡道。

    “不行!”

    不知道什么时候,尚书右丞刘士龙也骑着马追了上来,正巧听到宇文述下令屠杀战俘,他立刻拦宇文述面前,义正词严的说道:“我大隋之兵,乃是仁义之师,既然他们已经降了,决不可再造杀孽!若是你敢下令杀俘,他日班师回去我必陛下面前参你一本?!?br />
    宇文述冷笑道:“等你有命回去,老夫自然等着你参我。不过如果刘大人愿意将自己的口粮献出来养活俘虏,本将军倒是考虑少杀三五人?!?br />
    刘士龙一窒,竟然不知道如何回答。

    宇文述冷笑,对刘士龙抱了抱拳道:“若是你我都有命回去,面圣之时,纵然刘大人不参我,我倒是也要圣上面前好好问问刘大人,为什么将乙支文德放回去。这私通敌国之罪,刘大人还是好好想想如何跟陛下解释吧?!?br />
    他拨马而回,冷声说了一个字:“杀!”

    近六千已经放下了兵器的高句丽士兵,抱着头蹲地上。一个看起来才十四五岁的少年吓得浑身颤抖,脸色惨白的不断打量着那些骑着马来回巡视的大隋骑兵。见他实吓得够呛,他身边一个头发胡子都花白了的高句丽老兵轻声道:“别怕,隋人不会杀俘虏的,他们总是说自己是什么仁义之师,大隋的皇帝是仁义之君,放心吧,他们把脸面看得比命还重要,说不定一会儿就把咱们都放回去了?!?br />
    那高句丽少年颤抖着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高句丽老兵嘿嘿笑了笑道:“说了你别不信,上次马訾水我就被隋军俘虏过,押着我走了两天,管吃管喝,后嫌我累赘又给放了。临走的时候我还顺手偷了他们半袋子粮食,那些家伙明明看到了居然不管?!?br />
    高句丽少年不可置信的看着那老兵,张了张嘴,后挤出几个字:“隋人真傻啊?!?br />
    那老兵点了点头道:“隋人本来就是天下……”

    后面的字他没说出来,因为一支羽箭精准的钻进了他的脖子里。箭簇从后颈中穿了出去,直接切断了他的喉管。血噗的一下子喷出来,溅了那高句丽少年满脸都是。随即,那少年啊的惊叫了一声跌倒地上,脸色吓得惨白如纸。临死前,这个高句丽老兵想到的是,隋人这是怎么了?

    无数的羽箭从四面八方射过来,大隋的骑兵开始屠杀俘虏。

    有人开始反抗,很快被横刀砍翻地。有人站起来想远处狂奔,但是将后背留给了敌人的他们,又怎么可能逃得了?疯狂逃命的高句丽步兵被大隋骑兵从后面追上然后砍死,而大部分人则连反抗都没来得及就再也站不起来。羽箭覆盖之后,骑兵开始耙子一样来回梳理,将残余的高句丽步兵逐个砍翻。屠杀进行了不到一个小时,近六千人就被屠杀殆。大隋远征军监军刘士龙看着这阿鼻地狱一样的场景,很不争气的吓得尿了裤子。

    这是刘士龙这辈子第一次被吓得尿了裤子,当然,小时候没有自制能力的时候不能算内?;痪浠八?,自从他入仕的那天开始,这是他第一次如此丢人。不过这不是仅有的一次,而下一次,他尿裤子的地方是侩子手的刀下。

    ……

    ……

    “燕校尉,你……为什么会护粮兵中任职?”

    王仁恭好奇问道。

    李闲一边将挂黑甲上的羽箭扯下来,一边淡淡的回答道:“护粮兵挺好,起码……是晚挨饿的一群人?!?br />
    少年郎嘴角微微抽动,那是因为有的羽箭还是从黑甲的缝隙中钻了进去,虽然刺入的并不深,但每拔出一支,都会带出一股鲜血。只是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发出一声呻吟,可额头上流下的汗水还是告诉别人,他忍受着什么样的疼痛。

    王仁恭赞赏的看了李闲一眼道:“委屈了你,若是你愿意,可以到我左武卫……”

    “谢大将军好意,辛将军待我不薄?!?br />
    李闲打断了王仁恭的话,略显无礼。

    王仁恭张了张嘴,随即苦笑着摇了摇头。他不再说话,李闲也没有表现出继续交谈的意思。两个人就这么并骑沉默的行走,一个似乎陷入沉思中,脸色沉重,一个默然的继续一支一支的将身上的羽箭拔出来,然后随手丢地上。

    宇文述派了亲兵过来请王仁恭过去议事,王仁恭这才转头对李闲说了一句:“回营之后,我派人送些伤药给你?!?br />
    李闲点头致谢:“多谢大将军?!?br />
    没有推辞。

    王仁恭笑了笑,拨马朝着宇文述的所而去。

    ……

    ……

    回到自己的营帐之后,洛傅和陈雀儿的帮助下李闲将黑甲脱了下来,这个时候,他里面的衣衫已经被血浸泡透了。好歹数一数,他身上被羽箭射出来的口子不下二十处,幸好黑甲足够坚固,链接处也是精钢打造的链甲,羽箭刺入的都不深,只是伤口太多显得有些恐怖。

    独孤锐志亲手为李闲上了药,一边擦拭血迹,一边皱眉道:“何故如此拼命?”

    李闲笑了笑,拿起一边的酒袋子摇晃了一下,却发现已经空了。洛傅从一个行囊中取出一个酒袋递给李闲,缓缓道:“后一袋酒了,省着点喝?!?br />
    李闲没有喝酒,也没有省着,而是将那一袋子酒丝毫不心疼的倒自己的伤口上,烈酒从伤口上流过,甚至泛起白沫子。烧得伤口一阵剧痛,但李闲的眼神却好像明亮了一些。

    “准备一下,如果不出意外咱们要换个地方待了?!?br />
    李闲将后一口酒灌进嘴里,抹了一把嘴角说道。

    “换地方?去哪儿?”

    独孤锐志没阻止李闲用烈酒清洗伤口,听到李闲的话后扭头问道。

    李闲沉默了一会儿道:“王仁恭大将军想把我要到左武卫去,辛世雄肯定不会放人。为了应付王仁恭,说不得给我个大的官当当?!?br />
    “这个时候,就算让你做大将军,有意义吗?”

    独孤锐志瞪了他一眼说道。

    李闲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你不是问我,何故这么拼命吗?”

    他停顿了一下道:“总得做点什么,不然心里不踏实……了力,再做咱们应当做的事,也就没了什么扯淡的愧疚。从今天开始,咱们要做的,就是撤军的时候量多的保住些人命,然后想办法把大隋的兵,变成我的兵。越多越好……所以,你问我辛世雄给我升官有没有意义,答案是肯定的,有!”

    次日,辛世雄升帐议事,李闲第二次参加了军事会议,第一次的时候,他只是个看客。第二次,他成了主角。

    李闲因功升为从五品别将,回军之日再发行文至兵部正式任命。因为鹰扬郎将孟世笛战死,其麾下三个折冲营三千六百名士兵暂时交由李闲率领,十八骑,皆有升赏。

    “三千六百人么?”

    辛世雄鼓励的眼神注视下,李闲默默想到……还是不够多啊。

    p:书架还有空位的朋友,请您抽几秒的时间点一下收藏,对于我来说,收藏的增长是码字大的动力,谢谢。
  • <s id="LRTTBXB"></s>
  • <u id="LRTTBXB"></u>
  • <u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u> <button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button>
    <u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u>
  • <s id="LRTTBXB"></s>
  • <kbd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kbd>
  • <u id="LRTTBXB"></u>
    <kbd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kbd>
  • <s id="LRTTBXB"></s>
  • <u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u>
    <u id="LRTTBXB"></u>
  • <kbd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kbd>
  • <kbd id="LRTTBXB"></kbd>
  • 74280436 2018-02-23
  • 910545435 2018-02-23
  • 828142434 2018-02-23
  • 920627433 2018-02-22
  • 124322432 2018-02-22
  • 607882431 2018-02-22
  • 732946430 2018-02-22
  • 689525429 2018-02-22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