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一百三十二章 皆有心思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李闲就那么安静的那块石头上坐了足足一个时辰,从日出东方一直坐到太阳已经升到高处。他知道昨日自己一时冲动犯下了一个错误,而且从现的局面看来因为这个错误而导致自己钻进了一个死局。除非今晚彻夜偷偷溜走,否则几乎没有破解的办法??珊貌蝗菀椎搅讼?,让李闲放弃他又心中不甘。

    现他终于知道了那些看起来道貌岸然的大将军们有多阴暗了,虽然从一开始就心怀戒备,否则也不会心甘情愿的护粮兵中当一个根本接触不到军情的校尉,但毫无疑问,那些踩着尸体爬上大将军位子的人玩起阴谋权术来确实令人防不胜防。

    从王仁恭昨日对他不吝啬赞美之词李闲就想到了他的用心,甚至,从宇文述貌似不经意间他脸色扫过的眼神,他就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

    他一直纠结到底走还是不走之间,想了这么久还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想到。王仁恭也好,辛世雄也好,他们都是手握数万人马的大将军,辽东,用阴谋诡计算计一个小小的校尉根本算不了什么,就算明目张胆的针对他,也算不了什么。但他们这些人自持身份,为了不授人口实自然也不会直接对李闲下手。

    枯坐了一个时辰之后,李闲稍微活动了一下早已经发酸的身子。

    他站起来,看着不远处关注着自己的手下们,心中暗暗下了决定,拉一批人回燕山和保命之间做选择,还是后者比较重要。

    他举步向洛傅等人走了过去,准备告诉他们准备一下今夜就走??墒蔷驼飧鍪焙?,忽然一个亲兵气喘吁吁的从营门外跑了进来,一直跑到李闲不远处说道:“校尉,左御卫大将军来访?!?br />
    “宇文述?”

    李闲一怔,随即脸色微微一变。

    那亲兵道:“不是左祤卫大将军宇文述,是左御卫大将军薛世雄?!?br />
    李闲这次真的诧异了,自己和左御卫大将军薛世雄从无交集,这个时候薛世雄来做什么?但既然还没有离开隋军大营,面子上的事却不得不做一下。李闲整理了一下身上衣衫,快步走向营门外。

    到了门外的时候,见已经白了胡须的左御卫大将军薛世雄正负着手看着不远处升起的炊烟,李闲这才发觉,原来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了。只是没有战斗的时候每人那一碗稀粥,实没什么滋味。

    “卑职左屯卫护粮兵校尉燕云,拜见大将军?!?br />
    李闲中规中矩的行了一个军礼,然后肃立一旁。

    薛世雄的视线缓缓的从那袅袅炊烟上收回来,看着李闲笑了笑道:“听说你们辛将军今天一早已经给你升了官,怎么还自称护粮兵校尉?”

    李闲微笑道:“习惯了,一时之间还不适应?!?br />
    薛世雄嗯了一声,也不客气,直接走进了护粮兵的营地,进了门之后扫视了一圈疑惑的问道:“哪个是你的帐篷?”

    李闲指着一座与普通士兵别无两样的帐篷说道:“就前面?!?br />
    薛世雄显然愣了一下,诧异问道:“怎么和普通士兵的一点区别都没有?”

    李闲笑了笑道:“一个小小的校尉而已,这营里人不多,不必弄一座显眼的帐篷出来?!?br />
    薛世雄看了李闲一眼,没有说话。

    李闲被他这一眼仿似看进了心里,总觉得这个老人面前自己什么都瞒不住似的。事实上,李闲的帐篷和其他士兵的帐篷一摸一样,并不是因为李闲真的这么艰苦朴素,而是一个从小被追杀的人小心谨慎的体现。一摸一样的帐篷,这样才安全些。

    薛世雄走进李闲的帐篷随意本应该属于李闲的位置上坐下来,然后很不客气的指着一个矮凳说道:“坐下说话?!?br />
    对这个一进门就不把自己当外人的老人李闲有些好奇,谦卑的说道:“卑职还是站着吧?!?br />
    薛世雄瞪了他一眼道:“这个时候装客气,辽水让我替你擦屁股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过来和我客气客气?”

    李闲恍然大悟,心说怪不得看着这白胡子老头怎么这么眼熟。原来是辽水抢了麦铁杖的尸体跑路的时候,带着数万大隋府兵高坡密林中埋伏,第二日从侧翼一举击溃了乙支文德的五万大军的那人。一想到当时的情况,脸皮厚如李闲还是不由自主的红了脸。讪讪的笑了笑道:“当日事出有因,还望大将军见谅?!?br />
    薛世雄瞪着他说道:“你让我见谅我就见谅?”

    看着愕然的李闲,老人洒脱的伸出一根手指道:“若是没有一壶好酒,一盘卤肉,老夫说什么也得跟你清算清算当日耍了我一回这笔旧账?!?br />
    李闲极认真的说道:“这个……真没有?!?br />
    薛世雄倒是怔住了,他不相信的问道:“你这护粮兵的校尉怎么当的,别人那里拿不出一盘肉来,你这里还没有?老夫跑这么远来打秋风,你一句没有就想打发了老夫?左屯卫将军辛世雄出了名的酒鬼,你替他管着补给,能没有酒?”

    李闲解释道:“您也知道辛将军好酒,好酒之人将酒看的比命还重,怎么可能会放心放我这里……”

    薛世雄点了点头道:“别跟我说你自己一点存货都没有!”

    李闲道:“昨天还有一袋子酒的……”

    “你喝了?”

    薛世雄一脸惋惜的样子。

    李闲摇了摇头道:“没喝,都用来洗伤口了?!?br />
    薛世雄点头道:“这法子不错,以前我也用过。既然没有酒,难道还能没有肉?大军上下谁不知道,现富裕的就是你们左屯卫!”

    李闲道:“除非杀马,不然真没有了?!?br />
    薛世雄叹了口气道:“老夫又不是来跟你借粮的,你何必跟老夫耍这小心机?”

    李闲很小人的问了一句:“真的不是来借粮的?”

    薛世雄怒道:“如果老夫为借粮而来,会来见你这个小小的校尉?”

    李闲想了想,随即将亲兵叫进来低声吩咐道:“从给辛将军的肉食中切一盘端进来?!鼻妆烀チ?,薛世雄哼了一声道:“这还差不多!”

    不多时,一盘卤肉端了进来,薛世雄从自己腰畔解下来一个酒袋子,喝一口酒吃一口肉,也不让李闲,自顾自吃了起来??床怀鏊绱四昙途谷环沽考?,也就五分钟,一大盘足足二斤卤牛肉,一袋子酒被他消灭了干干净净。李闲坐一边,看着薛世雄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心说这老头也挺有意思,还真不客气。

    酒足饭饱,薛世雄拍了拍微微鼓起的肚子满意的叹了口气道:“吃了一盘肉,就当你还了辽水畔欠给我的人情?!?br />
    李闲立刻道:“将军大度?!?br />
    薛世雄白了他一眼道:“老夫肚子是不??!”

    “燕云……”

    他忽然脸色严肃下来道:“能不能帮老夫一个忙?”

    李闲道:“大将军吩咐,卑职若是能办到的,绝不推诿?!?br />
    薛世雄见他答应的果断,随口问道:“怎么,答应的如此爽利,不怕我害你?”

    李闲苦笑道:“爽利是自然的,大将军有什么事快吩咐,今日之内我能办到的就立刻去办,若是到了明日,只怕有心帮大将军也没有机会了?!?br />
    薛世雄冷哼道:“原来你也不笨!”

    李闲认真道:“卑职也知道自己不笨,只是有时候一着急就犯傻?!?br />
    薛世雄见他样子可怜也不再打击,而是认真的问道:“你可想到了什么办法没有?”

    李闲摇了摇头道:“没办法?!?br />
    薛世雄叹了口气道:“辽水畔你诱老夫给你做了挡箭牌,我本以为你是个聪明绝顶的家伙,怎么昨日做了这等傻事?好端端的你的护粮兵中混日子,就算没功劳,活着回去比什么不强?若是陛下还记着你,你何须管这次出征有没有捞到什么战功?若是陛下已经忘了你,纵然你立下天大的功劳又如何?你别说你追乙支文德不是为了立功,只是为了大军退路着想?!?br />
    李闲道:“我……确实是这么想的?!?br />
    薛世雄笑了笑道:“你这少年郎,还是太欠缺经验了?!?br />
    李闲道:“大将军还是吩咐我该做什么吧?!?br />
    薛世雄道:“你知道,我左御卫负责大军后路,沿途险要的地方,我都留下了人手守护。从辽东一路过来,左御卫已经留下了不下万余人马断后。昨日宇文元帅找我,商议萨水留下一支兵马守护大军退路,但我军中实捉襟见肘已经抽不出多少兵马。所以我来找你,与我儿薛万彻薛万均一道领兵守护萨水渡口,如何?”

    他是来救我的?

    李闲一愣,随即叹道:“可,毕竟我是左屯卫的人……”

    薛世雄哈哈笑道:“这你不用操心,你只需回答我,你是愿意去守萨水,还是愿意明天一早就带着你的兵去攻打平壤?”

    李闲认真道:“自然是守萨水?!?br />
    薛世雄笑道:“那就好,我昨日已经和宇文元帅商议过了,自我左御卫中抽调兵马五个折冲营,由我儿鹰扬郎将薛万彻率领,自左屯卫再抽调三个折冲营,一并交由薛万彻指挥,以确保大军后顾无忧。我来你这里之前,已经见过辛将军了。明日一早,你便带着你那三个折冲营的兵马,汇合万彻,一道出发?!?br />
    李闲彻底怔住,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

    薛世雄要救我,没理由。听他的意思,宇文述好像也不想让我明天去送死,没理由!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其中的关键,是什么?

    ……

    ……

    隋军大营中军大帐中,送走了薛世雄的宇文述缓缓的胡凳上坐下来,看着绘的高句丽地图,目光定格辽东城。

    “士及,既然你想将那小子收为己用,为父便帮他一次。宇文家的家业终归都是化及的,为父能帮你一分,便帮你一分。只盼那小子是个知恩图报的人,日后能成为你的左膀右臂,也不枉为父今日想出这办法来救他脱身?!?br />
    他的嘴角微微抽动,喃喃低语。

    想起刚走的薛世雄,宇文述的眼神又是一阵迷茫,他已经苦思了很久,依然没想通薛世雄为什么要帮那个毫无根基的愣头青。

    ……

    ……

    李闲的帐篷中,吃饱了的薛世雄站起来,举步往外走去。

    “燕云,之前跟你所说之事并非我想让你帮我的事,至于为什么让你与我儿一道守护萨水渡口,你应该明白?!?br />
    李闲相送,一边走一边道:“大将军放心,我定然护得两位少将军安全?!?br />
    薛世雄点了点头叹道:“你这一身好武艺,不错,不错!”

    李闲笑了笑,不置可否。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