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一百三十四章 信不过的人如何能站在身后?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到了萨水之畔,队伍依次停了下来原地休整。来之前左御卫大将军薛世雄对李闲和他两个儿子透露过,只要逼着高丽王高元称臣,然后争取从平壤城中要些粮食出来,大军立刻回师。

    薛世雄的推心置腹让李闲有些感慨,他能理解一个百战百胜豪情壮志的大将军为了自己的两个儿子不得不耍些诡计将其调离攻城的序列,这其中有多少无奈和悲凉。

    到了萨水边上,薛万彻下令大军搭建营地,然后将薛万均,李闲叫道身边。

    “我刚才看了看地形,这里水势平缓,大军完全可以涉水而过。为了保证河道两侧都能稳妥,我打算分兵守之。燕将军,你看如何?”

    薛万彻直视着李闲的眼睛问道。

    “分兵?”

    李闲扫了一眼面前的萨水,伸手指了指说道:“将军的意思是,将兵马分开,河道两侧皆留兵驻守?”

    薛万彻点了点头道:“高勾人人狡诈,若是聚兵于北岸,大军班师的时候恐怕多有麻烦。南岸这边虽然距离大营不足五十里,但若是乙支文德派遣一支人马绕过来此拦截,纵然挡不住大军渡河,拖住大军的脚步,若再有一支高丽军自后面杀来,大军就会有腹背受敌的危险?!?br />
    李闲明白薛万彻的意思,点了点头道:“燕某愿尊将军命令?!?br />
    薛万彻笑道:“那好,就劳烦燕将军领兵守住萨水南岸,我和万均领兵守住北岸。若是有高丽兵来袭,互相救援?!?br />
    李闲就知道薛万彻会如此安排,所以也不拒绝,性点了点头道:“必不负将军重托?!?br />
    薛万彻嗯了一声,随即转身走了。他下令左御卫五个折冲营的兵马涉水过去,北岸搭建营地。李闲左屯卫的三个折冲营守南岸??雌鹄囱ν虺谷美钕惺啬习妒抢钕姓剂吮阋?,此处距离隋军大营也就五十里左右,若是高句丽兵来袭的话,两个时辰之内大营的援兵就能赶到。而北岸要危险的多,若是高句丽人大举来攻的话,李闲若是不举兵接应,薛万彻兄弟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但李闲却明白,薛万彻让他守南岸才不是什么好心。而是不信任他,一点儿都不信任。

    若是北岸失守,高丽兵堵住河道,大军北返就难了。

    显而易见,薛万均之前对李闲的评价和推崇没有让薛万彻有什么改变。当然,就算是李闲表态愿意加入薛家阵营,说不定薛万彻还是会这样安排。将包括他父亲的左御卫内二十几万大军的退路交给李闲,薛万彻没有这个魄力。

    “其实……我觉得兄长这次安排并不妥当?!?br />
    薛万均歉意的看了李闲一眼道:“南岸,根本无需驻守。高句丽人阴险狡诈不假,正因为如此他们才不会发傻河道这边拦截大军。后面是萨水,背水一战这种事,十次有九次倒是胜不了。乙支文德用兵颇有章法,不可能犯这个傻。将手下人马置之死地,完全没必要。只需将北岸堵住,大军想要渡过势必损失巨大?!?br />
    李闲笑了笑道:“彻将军如此安排,也是为了稳妥起见。燕某愿意带手下兄弟们守住南岸,这也是彻将军照顾燕某,多谢?!?br />
    薛万均见李闲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也不好再说下去。又跟李闲随便聊了几句,然后去寻兄长薛万彻。

    等薛万均走了之后,李闲的嘴角忽然挂起了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

    “吩咐士兵们,距离河道二里处扎营,派游骑巡视上游二十里之内?!?br />
    李闲吩咐道。

    骆傅和铁獠狼如今已经俱是升为六品校尉,因为李闲以从五品别将行使郎将职权,所以他们这六品校尉倒是也有着别将的权利,为了便于管理这三个折冲营,李闲这次依然是以铁獠狼和骆傅两个人分别统领一营,以校尉行都尉之权。另外,经过几日调查,安排了原来的一个叫刘满的营中校尉,暂代一营都尉之职。这个刘满三十几岁年纪,营中人缘很好,此人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本事,也不是上阵杀敌往来如入无人之境的生猛人物,但因为性子宽厚温和,很得下面士兵们的人心。

    安排这样一个人上来,一是为了照顾营中老人的情绪,二,也是看重这个刘满是个谦谦君子并不是心思狠辣之辈。

    营地建立起来并不难,只要将帐篷支起来,象征性的支起几个鹿角拒马也就差不多了。此处距离隋军大营没多远,李闲并不担心高句丽人偷袭。倒是北岸的薛氏兄弟,以孤军悬于岸边,若是高句丽人大举来袭的话,李闲若是不救,只怕那二人凶多吉少。

    “将军,一路跋涉的累了,快坐下来歇歇?!?br />
    不知道什么时候,王启年居然搬着一个矮凳站李闲身后不远处。等李闲将军务安排妥当之后,他一脸谄媚笑意的凑了上来。

    李闲微笑着矮凳上坐了下来,眯着眼睛看着王启年问道:“王旅率,我听说你是不愿意跟着我离开护粮兵的,怎么今天又非得追上来?我一走,护粮兵的校尉就空了出来,以王旅率的资历,升任校尉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你跟着我做什么,这不是自毁前程吗?”

    王启年一脸肃穆的说道:“将军有所不知,虽然卑职跟将军身边的时间并不长,但每日聆听将军的教诲,卑职每每有醍醐灌顶如沐春风之感。自从将军到了护粮兵中任职,卑职的眼界都开阔了许多。昨日听说将军要离开护粮兵,卑职痛彻心扉啊。思来想去,为了能日日听到将军的教诲,那校尉之职不做也罢。两相比较,官职什么的和有机会伺候将军身边来比,都是过眼烟云不值一提?!?br />
    他表情严肃,神色庄重,说这番话的时候丝毫看不出什么谄媚之意,相反,倒是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

    李闲嗯了一声道:“你这心思上的转变还真是迅速,昨日还苦求我说愿意留护粮兵做一匹伏枥老骥,年纪大了上不得阵杀不得人,本将军刚刚准了你的请求,你今日怎么又追上来了?莫非,今日便能上阵杀敌了?”

    王启年大义凛然道:“将军,昨夜卑职苦思一夜,知道自己犯了大错。身为大隋之兵,怎么能以年老体衰为借口不为国效力?昨夜卑职反思己过痛苦莫名,深感有负大隋皇帝陛下之洪恩,有负将军之谆谆教诲,对不起身上这身军服,对不起将军你对我的给予的希望。将军,我已经想通了,就算拼了这条老命战死疆场马革裹尸,卑职也愿意追随将军麾下!”

    李闲为难道:“王启年啊,可是我军中已经没有合适的位置给你了,各旅旅率都满着,实不好撤换别人安排给你,我看这样吧,要不你先回护粮兵中暂时等着,什么时候有旅率的位置空下来,我再跟辛将军说一声,将你调过来就是?!?br />
    王启年脸露决绝之色,坚定道:“将军倒是小瞧了王某,能为国效力,能追随将军,就算做一个为将军牵马执鞭的小兵,卑职也是所不辞的?!?br />
    李闲哈哈大笑,摆了摆手道:“既然如此,游骑还缺一个队正,若是你真愿意为国出力,就暂且先委屈一下吧?!?br />
    “游骑……”

    王启年犹豫道:“卑职其实觉得,就算跟将军大人身边做一个亲兵也是卑职的荣幸,这游骑……卑职怕耽误了军情有负将军的重托啊?!?br />
    李闲瞪了他一眼道:“去,还是不去?”

    王启年立刻挺直了腰身道:“卑职遵命!”

    李闲摆了摆,带着人沿河而上,少也要巡视二十里之内,若是上游发现了高句丽兵,速速来报?!?br />
    王启年行了一个军礼,一路小跑着走了。

    洛傅不解道:“将军,此人贪生怕死,昨日知道将军要率军进攻平壤城,立刻表示愿意留护粮兵中。今日知道将军率军守护萨水渡口,他立刻又追了上来。如此反复无常的怕死之辈,将军留他做什么?”

    李闲笑道:“此人贪生怕死不假,但我特意派人查过,这个家伙一身侦查探路打探消息的本事当真令人刮目相看,当年白道川与突厥人一战,就是此人带着斥候发现了突厥人的埋伏,大军将计就计将突厥几十万狼骑打得狼狈逃走。若不是此人胆子实太小,不思进取只想着保命,只怕积累军功也早就能当上个别将了。他这样的人,我留着有用?!?br />
    洛傅点头道:“将军是想让他进飞虎军?”

    李闲点头道:“这个人是个天生的斥候,飞虎军缺一个这样的人来教?!?br />
    “少将军,薛万彻这明摆着不信任咱们?!?br />
    朝求歌道:“让咱们守南岸,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本来就只有万余人的队伍,还要分兵,他就不怕自己北岸被高句丽人堵???”

    李闲笑了笑道:“薛万彻信不过我,就跟我信不过他一样?!?br />
    东方烈火道:“若我看,真要是高句丽兵北岸围攻他,咱们也不去救?!?br />
    李闲没言语,只是缓缓的点了点头。

    ……

    ……

    薛万均叹了口气道:“哥,为什么这么安排?”

    薛万彻道:“我只是想看看那姓燕的家伙是不是个知恩图报的人,这样,明日你带些弟兄们假扮高句丽兵袭击咱们营地,演一出戏给那姓燕的看,看看会不会率军来救。若是来了,我再将他留下一同镇守北岸便是,若是不来……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传他过来商议军情,然后暗伏士兵,听我号令将他拿下!”

    薛万均一怔:“哥,你这是何必?”

    薛万彻道:“我怎么能,让一个信不过的人站我背后?”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samp>
<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video></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